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第九局异闻录白大河小说全本-第九局异闻录免费阅读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3-27 09:22:54来源:ZW作者:花与剑

第九局异闻录白大河小说全本-第九局异闻录免费阅读章节目录

第九局异闻录

小说叫做《第九局异闻录》,免费小说阅读为您提供第九局异闻录小说阅读。

《第九局异闻录》章十四蛊虫出没

地宫内的甬道到底多深谁也弄不清楚,这般往里走,就越发的黑,刚才那段,还有洞口的光射进来,能够看清楚一些。

这时在走,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拿出火把,照亮一些。

刘部长呼喊了一句。

一一拿出,点燃,这才照亮了,继续前行,这么走,恐怕真得走到地底下了。

按照我们目测的那座山,肯定没这么大,而到了地底下,就没准了。

袁小奇拿着那个八卦的东西,一个劲的看,左顾右盼的头前引路。

地先生被扶着,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也跟在两侧,小心看着,东瞧瞧西看看的说道:这地宫可得超过三百年了,看来一早就有,这道观反而是后建的。

一一嘀咕。

而这时,就又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岔路口,还有一个很广阔的广场一类的东西,这有壁画,快看,还有雕像。

不要乱碰。

袁小奇第一个开了口。

警惕的训斥几人。

耗子,马超,张猛比较生猛,差点就碰到了,一一收回了手,你们看,这画的都是什么啊,三头六臂的,还有女人,我的天啊,还有男人干那事呢。

哈哈笑着指。

我们过去一看,还真是。

一女人趴在一颗树前,一个男人戴着面具,面目狰狞的后入,还拿着帆,摇晃,而相交处,还给了大特写,反正给人的感觉很古老。

这得几千年前的壁画了吧,好像是祭祀。

不对,不至于几千年,湖南湘西一代,没这么落后,唐朝时期就几乎已经没有这类的祭祀了,有可能是后人临摹的,就几百年。

但不管怎样,都超过了上面道观的年限。

一帮白痴。

袁小奇这时拿着八卦镜看着发话了,那些道士一直守护着鼎,而这个鼎是在南宋朝灭亡,元朝入主中原时藏进去的,你算算多少年。道观则是之后建立的。

他是有备而来。

刘部长笑道:鼎一直是问鼎中原的信物,元没能掌握,所以天下不过几十年,就匆匆而逝,反之,大清朝比蒙古人聪明,入主中原首先找鼎,找到了,掌握了,才坐稳了江山二百年,要不然那位末代皇帝溥仪,也不会还想来找啊。

没错,没错。

地先生开了口,呲牙说道:鼎比玉玺还重要,你们的皇上,就是弄明白了这一点,比国民党强。

狗屁,我们没皇上,滚蛋。

耗子,马超都骂了娘。

我也气氛,因为刘部长早就说过,列朝历代都在找鼎,控制了鼎,才算控制了江山,可我是不信这个邪的。

无产阶级的解放军战士是战无不胜的。

而这时看着看着那些壁画,又看向了那个雕像,这个雕像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是四大天王,横眉冷目的,好吓人。

没错,三米高,还拿着武器,真的挺吓人的。

观瞧。

结果这时,石像张猛突然开口了,不对哩,那个石像一开始明明闭着嘴的,怎么张开嘴了,难不成诈尸了,是活的。

张猛,你小子可别吓唬人,石头怎么可能是活的,瞎说什么。

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袁小奇那几位则向后一退,神奇的事情也发生了,呜!呜!的突然那个石像的嘴正展开了,碰触了黑烟。

我操,真诈尸了,快跑。

有机关。

全都后退,而黑烟散发出来,还有很多虫子爬了出来,没错,就是活生生的虫子,那个东西是什么啊,好像大个的蚂蚁。

那是蛊虫,我的天啊,那个石像内是空的,蕴含着毒气和蛊虫,就是为了防备有人盗墓的。

发丘中郎将拿出了面纱,啐吐沫,弄湿,捂住了嘴,往后跑。

袁小奇立刻喊道:你们不是有手榴弹吧,炸了石像,里面肯定还有很多,炸开了,能炸死一大半。

耗子,上。

我呼喊了一句,拿出我的三八大盖,砰!砰!的开枪。

结果我们身后的一个甬道,突然轰隆!一声,一个夹板翻动,出来了一个和那个石像一模一样的雕像,张开嘴,往外喷烟,还有蛊虫。

她奶奶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就是想杀了咱们啊,赶紧撤出去吧。

这就是机关啊,肯定是碰到哪了,不能久留啊。

耗子却已经弄了三个手榴弹,一拉线直接扔了过去,快躲。

往远处跑着一一卧倒,只有地先生疼的骂娘,我的腿,我的腿。

我则起身喊道:另外那个石像,也炸开,也炸开。还看向了袁小奇,袁先生,走哪条路啊,赶紧说。

袁小奇掐指再算,就走石像的那个,炸开,炸开后冲过去。

耗子又扔了过去,一样三个。

轰!的整个地宫内,轰隆隆!的快赶上地震了,碎石飞舞,灰头土脸的。

摸金校尉小胖子喊道:那些黑气是水银,水银挥发被固定在了石像的肚子里,一炸开就全出来了,别呼气,呼进去会让人产生幻觉的。

一一提醒。

我们都用袖子挡住了嘴,起身喊道:冲过去。

地面依然有很多大个的蛊虫蚂蚁,还有水银的蒸发物,黑气,不管了,快速的往前冲,踩在那些大蚂蚁上,如踩在石头上,硬的要死。

这些蚂蚁居然活了几百年,还这么硬,这是什么玩意啊。

是啊,太硬了,咬上一口,还不咬死人。

地先生了解,哭丧着说道:湖南属于湘西,自古对蛊虫就有研究,他们不是活了几百年,是把石像内变成了蚂蚁窝,出生了就吸收水银,然后吃掉同伴,一代接一代,具体不清楚,但绝对不能被咬到,咬到就必死无疑。

快跑。

所幸,炸出来的碎石,黄土,也遮挡了蛊虫蚂蚁,我们一行人都跑了过去,脱离了危险,还跟着喊道:耗子,再扔一个,拦住他们过来的路线。

是,连长。

耗子断后,随手又扔了一个手榴弹。

轰!的炸开了,冲过来的寥寥无几。

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互相一看,都是笑了,果然是机关重重啊。

摸金校尉却嘟囔了,后路都被炸了,这下咱们怎么出去啊。

结果却还没完,你先别想出去的事了,想着怎么活命吧,你们看。

炸了碎石挡住了路。

但蚂蚁太小,密密麻麻的不下几千只,居然从缝隙间又爬了出来,我的天啊,这下怎么办啊。

发丘中郎将道:这种东西,就得找到专门克制的东西,有那只战獒好了,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立刻避退。

都死了你说毛啊。

我看了看前面道:袁先生,继续往前走吧,蚂蚁的速度还是慢了些,只要有路,咱们就死不了。

就怕被挤进死胡同。

袁小奇点了点头,继续往里走,我就不信难得了我。

刘部长,米组长这时就多半不说话了,尾随其后,回头开枪阻击,还过来询问我道:注意点伤亡情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革命,别把命丢在这里。

是。

我看了看,目前还没伤亡。

可只是刚刚开始,谁有说的清以后的路呢,沉了一口气,继续拿枪回击,能打死一只是一只。

也是恨,巫小苗这么不讲道义,居然真的想把我们害死,抓到了,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她。

而跑啊跑的,居然真的出现了死胡同。

袁小奇道:靠你了。

上次就是发丘中郎将打开的,他立刻凑了过去,找机关,来回摸索,笑了,在这呢。结果一拧,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陷坑。

哗!的掉了进去。

里面全是倒刺,长枪,一瞬间,噗!噗!惨死在了我们面前,我操。

都是瞪大了眼睛。

旁边跟着的张猛,差点掉进去,直咽涂抹,太尼玛狠了吧。

死了一个。

在看袁小奇,他一直在前,这时躲过了一劫。

袁小奇道:我他妈知道,就不让他碰了,有的是办法,我是真不知道。无奈叹气,他还是有些本事的,就这么死了。

很无奈。

自己凑过去,小心翼翼的在找机关,才轰!的一下子打开了门。

我们跑了过去,只留下了发丘中郎将,惨死在那里,我日他大爷,找到那个死娘们,一定弄死他。

气愤不已。

因为换了人,谁去动那个机关,谁就得死,这就是想要咱们的命,故意设下的啊。咬牙切齿。

袁小奇则拿着八卦,无奈看了看道:赶紧注意下一步吧,过来了,就过来了,别在想了。

往前看。

才注意到,是一个大圆弧的洞口,一个十二个,还有一个枯树一般的东西摆在中间,很古怪,很大,还有很多人脑袋一般的东西,挂在上面。

让我们再次陷入了迷茫。

《第九局异闻录》章十五转世

我们一行人靠了过去,看着那颗大树,不,应该是像一颗大树,是某种制作出来的东西,不是真树,很有些祭祀味道。

地先生看的清楚,趴在那里说道:你们记不记得前面那幅画,两个人交配的地方,背景就是这样一棵树。

一语惊醒梦中人。

看过的几人都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样子的,难不成画的就是这里。

刘部长、米组长等人也转着看了看,好像很古老的样子了,应该是从某些地方搬过来的,放在了这里。

不对,就是这里。

袁小奇笑道:那里画的是这里,而这里,也有画,赶紧找,找到了,就是下一个地方,一还套一环,赶紧的。

闹了这么一下。

虽说蛊虫蚂蚁跑得慢了,但也不敢耽搁。

看着他拿着八卦镜,来来回回的看,其他人也不敢耽搁,到处找。

十二个洞口,岩壁不多。

下面,下面,看看下面。

袁小奇拿着脚去搓,下面岩壁非常坚硬,好像大理石,一弄,还真弄的出现了图案,快一些。

耗子,马超,张猛等人都蹲下了,拿着袖子去蹭,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情景,断头台,是断头台吧。

很多人站在一个湖边。

无数的人被绑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大汉,拿着斧头,正在坎人头,上面有一个台子,一一被送上去,砍头。

这又是什么意思啊,告送咱们下一个就是断头台,去了就得死。

八成是了,而且已经死了一个,到了这,又这么多洞口,肯定有其他出路,找一个出去吧,别再找了。

发丘中郎将的死,让摸金校尉一个劲的叹息,这样下去,就得全军覆没啊。

但多半是没人听了,就想一条路走到黑。

这时袁小奇就开口了,弟子抬头忘青天,十八罗汉身在前,大喝三声天兵来,小喝三声地兵到,皮破皮相骨头连,骨折骨相精肉连,太上三清道相传,弟子行一退一前。

念叨着,拿着八卦镜罗盘,一个劲的看。

这到底行不行啊。

耗子,马超咋舌了,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啊,念叨几句,太上老君,三清祖师就真的帮忙。

是啊,真的假的啊。

很不明白。

这时地先生开口了,这是按字数算的八卦,念叨这个,其实就是在念数字,事先记住了,哪个字,在哪个数上,其实就是在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但相士这个行当,就必须得装神弄鬼,就弄了很多口诀,其实都是算好的,和乘法口诀差不多。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那就是装神弄鬼了。

张猛哈哈大笑。

地先生却又说道:但这个一二三四五又是不同的,把八卦九宫全都算在了里面,然后用口诀记住,很难得,我这个能耐,一些小麻烦还行,到了这等地宫,真心不够看。

耗子就冷哼了,那你还跟着来干什么啊,添乱?!

一路上一直扶着。

地先生无奈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啊,我都这岁数了,还不是我那倒霉儿子,当了国民党的官,被抓了,如果我不帮忙将功赎罪,我儿子就得被枪毙。

说出了实情。

怪不得,刘部长说地先生不会出卖我们了,原来他儿子是国民党被抓了,这家伙是在帮助儿子戴罪立功。

这一刻,我倒是对他尊敬了几分。

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耗子,别乱说了,行啊,大家会一起出去的,出去了,就都好说了。

而这时。

袁小奇算出来了,指向了左边的第一个甬道道:按照九宫八卦的算法,那边是生门,走生门。

继续头前带路。

这时,刘部长还过去询问了一句,都说,你这位南国奇人,曾经给蒋在上海还混迹于青帮时,就算过命?不知道是真是假的。

袁小奇看了过来,撇嘴道:你家那位在北大当图书馆管理员时,我都算过。

英雄不问出处,每多草莽屠狗。

刘部长竖起了大拇指,今天看到了你的身手,果然非同凡响,能遇到你乃是我的造化,不如,您也给我算一卦如何。

袁小奇看着他,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你不配。

继续向前面走了。

刘部长也不生气,耸了耸肩。

米组长过来说道:这家伙性格孤僻,据说在上海滩,谁的帐都不买,蝴蝶你知道吧,大明星,传说中找他算命,他连见都不见,只送了一张纸条过去,蝴蝶给了他三根金条,还差点以身相许。

对他的赞扬反正是越来越多。

我听在了心里,正好这段路够长,就凑过去说道:那你能不能给我算算啊,我知道我也不配,我不问我的前程,我就问我的以前,我父母是谁,我自小孤儿,是一个老猎人带大的,你能不能给我算算啊。

他瞧了我一眼道:你不是孤儿,你无父无母,乃是天生地养,白家沟存前的石碑下原本压着一只霸下,后石碑断裂,你转化为人,久经战阵而未死,是因为你身上有一个外壳,挡住了子弹。要不然以你的性格,早死了。

语不惊人死不丢。

把我听傻了,说我是什么霸下。

而我听说过很多关于我的来由。

村子里容不得我,编排了很多,说我是亲近结婚的,还说我是道士下山和山下牧羊女私通的。

但后来参加了革命,班长说,那都是无稽之谈,近亲结婚生的孩子都是傻逼,你不是,至于道士,道士很多地方是可以结婚的,不至于私通。

就说,我是孤儿,跟着党,有饭吃。

可他却说我是什么石头,霸下,我哭笑不得,你怎么不说我是孙猴子啊,石头变得啊。

袁小奇道:天有定数,只要通晓天数就可以算数一个人的命数,谁也逃脱不了,反而是你。当年禹帝治水,你乃是夏朝禹帝手下的治水大臣,生死遁入轮回,是领了当年禹帝的任务,世世代代保护那华夏重宝,九鼎,生死轮回,你正好是第九世了,能否超脱就看你的命了。

说得一本正经,丝毫不像开玩笑。

却又让我傻逼了。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知道转世轮回那回事,那几幅画,好像是我的前几世,可是又弄出什么禹帝手下的治水大臣,那就不理解了。

你这人,真是红口白牙,什么都敢说啊。

那是,你明明说了什么霸下,又说什么禹帝,到底几个意思啊。

马超还过来安慰,连长别听他忽悠,这就一神棍,胡说八道呢。

摸金校尉却开口了,当年禹帝的治水大臣就是霸下,背的功德碑最早就是禹帝治水的石碑,后来传的多了,才变了样子。

说完低下了头,不言语。

地先生眼睛滴溜溜的转,不说话。

场面陷入了尴尬。

刘部长,米组长哈哈大笑起来,袁先生真会开玩笑,真会开玩笑。

笑着,闹着就也过去了。

无人再提,却是给我沉重一击,没谱了,因为我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被他这么一说,再加上那几张照片,心里惶惶的。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摸金校尉小胖子还过来说道:那个,白长官,你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我的情况我战友都知道。

我就简单和他说,我从小无父无母,何时生的,父母是谁,我都不知道,只记得一记事就在一个山沟沟里,叫白家沟,过着要饭一般的生活,哪家如果有多出来的吃食,就会给我一份,我会帮忙下田,当然也有一些村里的刁民,泼皮无赖,不懂事的小孩欺负我。

说我是野孩子,说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是一个白眼狼。

后来,一直到了我十多岁,遇到了一个山上打猎的老绝户,就是无儿无女也无妻子,看我可怜,带上山,教会了我打猎。

相依为命。

他还说,白眼狼名字太难听,给我起名为,叫,白大河,山沟沟的村落就叫白家沟,有一条河流,叫白大溪。

我就叫白大河。

后来,好景不长,老绝户一次在山上遇到了一只熊瞎子,撒手人寰而去。

只剩下我,在山里打猎,活着,过来又没多久,日本鬼子来了,烧杀抢掠,整个白家沟的人都被杀了。

我开枪反抗,在山里与日本鬼子周旋,就在快死时,被八路军救了,就参加一起打鬼子。

打完了鬼子,打国民党,从没想过我的身世有什么特殊,可是现在•••••••

说到这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摸金校尉则听出了猫腻,你没饿他说过你记事的村叫白家沟,袁小奇却知道,看来,他所说多半是真的了。

一想还真是。

可是真的,我就不是人了,是什么霸下,还有个外壳,我才没死,让我脑袋都大了。

而这时走着,走着,眼前一亮,还真出现了那个断头台的情况,甚至还有暗河,在一旁留着,和那幅画一模一样。

袁小奇就也笑了,看来,咱们都找对了,那么下一步就该好办了。成竹在胸。

小说《第九局异闻录》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