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刘楠免费急诊异闻录免费阅读by白夜乌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7 10:59:55来源:ZW作者:白夜乌鸦

刘楠免费急诊异闻录免费阅读by白夜乌鸦在线阅读

急诊异闻录

《急诊异闻录》小说免费阅读,刘楠是书中的主角,《急诊异闻录》是由作者“白夜乌鸦”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

《急诊异闻录》第九章白眼狼

我问张母:张小霞是谁?

张父神情异样。

张母说:小雅的远房堂妹。指着张父又补了一句:他家侄女。

这个张小霞和张雅的关系怎么样?

两个孩子的关系还不错,但小霞这孩子吧,小地方出来的,心眼比较多......

张母越说越小声,显然顾及到张父的情绪。

倒是后者还算坦荡,主动接上话:跟小霞没关系,她一不到二十的小丫头能有什么心眼?是小霞的父母,我堂弟堂弟媳两口子有些刻薄,给小霞灌输些不该有的思想。

关于这两家的关系,张雅的爷爷和张小霞的爷爷是亲兄弟,几十年前张雅爷爷带着一家到城里当工人,就此安家落户,张小霞这一支则在老家务农,头几年,两家还经常来往,每年的清明春假,张雅一家都要回老家与亲人团聚,但随着张雅爷爷年事渐高,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两家就没怎么联系了,到了两三年才见一面的地步。

张父在铁道局只是普通工人,连个小领导都算不上,可再不行也比老家人混得好,接济几次之后,老家的堂弟两口子只要有困难就向他开口,比如家里揭不开锅,头疼脑热的小病也要来市医院治疗等等,总而言之,就是把他当成冤大头,想尽办法占便宜。

张父心肠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但张母不乐意了。

就在一次堂弟开口借钱时,张母狠狠数落一顿,两家人断了来往。

可如果张小霞的父母有那种彻底不联系的骨气,也不会寄生虫似的赖在张父身上吸好几年血了不是?

后来还是厚着脸皮找张父求助,但没有以前那么肆无忌惮了,而在妻子的约束下,张父也不像以前那样咬着牙当滥好人。

可这样反而养出了白眼狼。

以前堂弟两口子有点小困难就找堂哥一家伸手,张父帮了忙,他们也会感恩戴德一番,可后来再张口时,总被张母刁难,他们就觉得堂哥一家嫌弃穷亲戚,即便有些事情,张父全力相助,堂弟两子也觉得他们没有尽心。

比如张小霞在保定上高中,要交两万借读费,堂弟没钱,让张父支援一把,张父表示爱莫能助后,堂弟在老家大肆宣扬,市里的哥哥变成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连上奖金每年四万,居然连两万块的学费都舍不得给侄女花......

再比如张小霞高中三年,吃住全在张雅家,放寒假回家,张雅父母没给她买一身过年新衣服,堂弟两口子也要出去抱怨一顿。

人之初性本善。

张小霞倒是有点良心,毕竟在张雅家吃住了三年,心里还念着伯伯婶婶的好,可从小被父母灌输不良思想,心里也扎根刺不是?

张小霞性格木讷,学习一般,高考失利后,没有复读的勇气,却又不想步入社会打个小工,就在一次吃饭时,扭扭捏捏求张父帮忙,找关系把她弄到铁道局上班。

张父有这本事么?

还真有!

毕竟在铁道局干了一辈子,豁出老脸托关系给张小霞弄个临时工,再慢慢想办法混编制,不是不行。

只要钱到位!

张父当时就很隐晦的提点:小霞,这个事不好办呀,估摸着得花十多万呢。

张雅父母辛苦几十年,攒了二十来万的样子,留着给女儿置办嫁妆和养老用的,不知怎么被张小霞知道了,她一本正经的说:伯伯婶婶,我家没钱,我知道你有,算我借你的,我以后挣到工资慢慢还你。

张母一听这话就火了,本来觉得张小霞和她父母不一样,没成想胃口更大,居然惦记她家压箱底的老本?!

张母就说了几句气话,虽说没有骂人,却有些刺耳扎心。

小霞,你一农村出来的姑娘安分守己打个小工不好么?跟谁学的这好高骛远的毛病?铁道局那是你能去的地方?

话肯定不对,谁说农村出来的就不能去铁道局,就必须打小工?

但说张小霞则一个字都没错,高考三百多,家里穷成狗,不想做能力范围内的事,凭努力一步步改善生活,只想着赖住亲戚先给自己谋个好饭碗......

可张小霞不这样想,她觉得一辈子的好坏全看这一回了,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伯伯婶婶帮个忙怎么了?

还是爹妈说的对。

伯伯婶婶看不起我们农村人。

转过天,张小霞回了老家。

半个月后,她又回来了,依然请张父帮她找工作,但没有原先那么大的胃口,只要别让她沦落到饭店端盘子的地步就行。

前后就是这么一档子事。

而两家大人闹得不愉快,张雅和张小霞的感情却不错。

至于张雅为什么在回魂夜不停念叨'小霞'......

张母说:前段时间小霞回来让小雅她爸找工作,可一时半会哪有合适的?她就在我们家住下了,后来我们在工厂给她找了个活儿,先凑合干着,上个月周末,小雅去小霞宿舍玩了两天,回来一直喊头疼,我们问她撞了哪里,她说不知道,过两天又不疼了,我们就没有当回事。

说完,张雅父母盯着我。

可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张雅的死有关。

给陈树打电话,没人接。

我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天亮后再联系陈树。

搞了这么一出,我不敢再睡,就在客厅里坐着,不停给陈树打电话,直到凌晨四点多,他手机关机。

我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气息。

上午八点,我准备吃完早饭再见不到陈树就去报警。

正吃着,他回来了。

双眼迷离,精神萎靡,满身酒气。

我一闻就觉得是茅台的味,十分不满的问:陈树,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打不通电话?

陈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含糊道:应酬,有应酬!你怎么样,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

不可能吧?张雅没回来找你?

提起这个我就来气,说好不会有任何危险和恐怖的事情发生,我却撞鬼了。

我想跟他好好理论一番,奈何张雅父母不在意我的情绪,立刻将张雅回魂,呼唤小霞的事情告之,并说了两家的恩怨。

陈树有气无力:既然在头七夜里这么重要的时间喊小霞,张雅的死肯定跟张小霞脱不了干系,你们把她叫来问问就行了呗。

张父立刻给张小霞打电话,很有心计的隐瞒真相,只说请她来家里吃午饭,商量换工作的事。

白眼狼,一家子都是白眼狼,管吃管住养了她三年,她居然害死自己的堂姐。

张母哭着痛骂。

陈树却说:凶手...唔,凶鬼是那个老太太,张小霞肯定跟这件事有些关系,但张雅不是她害死的,否则张雅早就找她算账去了。

张小霞的厂子有些远,坐公交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

陈树毫不客气的窝在沙发上补觉。

张父十分贴心,给他盖了床被子。

我趁没人注意,悄悄从陈树的裤口袋里掏出奥迪车钥匙,未曾想到又顺手带出一张收据。

某某KTV,消费2600元,开票时间为昨晚十一点二十四...

这个畜生,说什么去火葬场帮张雅买路,居然跑到KTV去了。

快中午,张小霞踩着饭点来了。

一个模样一般,打扮另类的女孩,一米六的身高,不只几天没洗的头发扎成马尾,头顶上能看到不少头皮屑,眯眯眼厚嘴唇,长得不算漂亮,穿得却十分嚣张,牛仔小夹克,厚皮裤,发糕鞋,都是色彩鲜艳,极具非主流气息的那种。

张小霞一进门就察觉到气压极低,好奇的看了看我,便要往屋里钻:婶婶,我给姐上柱香。

张母冷着脸说:不用了,你过来,我们有话要问你。

被我叫醒的陈树揉着睡眼,见了张小霞也不说话。

张父先问:小霞,伯伯问你点事,你姐的死,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张小霞大惊:我姐不是病死的么?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

不对,你没有说实话,昨天晚上是你姐的头七,我梦到她了,她一直哭着喊:小霞...小霞...

张小霞脸色狂变:伯伯,你别吓我,你是不是撞...撞鬼了?

陈树终于清醒,阻止张父漫无目的的套话,直截了当道:张小霞是吧?我叫陈树,你姐姐的朋友,你最后一次见你姐,或者跟她联系是什么时候?

我姐去北京治病前一天,我俩还有聊微信,最后见面,是一个多月前她去厂里找我玩。

那两天你们去了哪里,有没有发生某些特别的事情?

就在附近转转,没发生什么事。说话时,张小霞不停偷看张父。

陈树又问:那她头疼是怎么回事?你们出去玩事,她有撞到哪里么?

一听'头疼'这两个字,我发现张小霞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她低下头,不敢与任何人对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出她试图隐瞒什么。

《急诊异闻录》第十章吊在厕所

张小霞,你到底对小雅做了什么?张母一把揪住张小霞的衣领,尖声痛斥:你把女儿还给我,把女儿还给我。

婶婶你冷静点,我什么也没做。

张小霞神情慌张,挣脱张母的手,一溜烟跑到墙角。

陈树劝道:阿姨你先冷静。

眼看张母不听劝,又要追过去厮打张小霞,陈树只好让张父想将她抱进卧室,冷静冷静。

二老离开,客厅里只剩我们三人后,陈树说:张小霞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姐的死有蹊跷,昨晚她回魂跟我们伸冤,提了你的名字,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我相信你没有害他,可整件事跟你有关这是千真万确的,你最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

意味深长的威胁,张小霞看看我又看看陈树,估计是察觉了后者才是做主的人。

她问:我姐的死有什么蹊跷?她不是肺炎病死的?

不是,不怕告诉你,你姐姐是被脏东西掐死的,一个戴着手镯的老太太,你对这老太太有没有印象...

陈树的话还没说完,张小霞已经面如土色,抖如筛糠。

她结结巴巴说:被被被被...被脏东西掐死?我姐她...她她她撞鬼了?

不等我们回答,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定是那间屋子里的脏东西,一定是的,她就是在那间屋里磕了脑袋!

我急忙追问:哪间屋子?

张小霞没有立刻回答,捂着脸哭哭啼啼一阵,张父也回到客厅后。

她才说:其实堂姐不是去找我玩的,我在纺织厂附近找了个男朋友,堂姐去帮我考察对象的,那天中午在我对象家吃了饭,下午在网吧打了会游戏,五点多的时候我就带堂姐回厂里,路上堂姐要上厕所,我让她在路边解决,她不好意思,我俩就去找附近的人家借厕所,正好看见一户开着门的人家。

门口喊了几声,家里没人回答,我俩就自作主张进去了,发现家里没有人,堂姐就去上厕所,我在外面等她的时候,突然听见她叫了一声,我跑进去就看见堂姐扶着墙,摇摇欲坠的样子,说是磕了脑袋,我问她磕在哪里,她说不知道,我扶着她坐在台阶上休息,后来她就不晕了,我俩回了厂里的宿舍,晚上睡觉时,她就开始头疼。

然后呢?

没然后了,第二天早上堂姐就坐公交回来了。说完,张小霞转头对张父说:伯伯,我只知道这些,真的没有骗你们。

本来还没什么,张小霞这一句保证却让我觉得多此一举。

正常情况下,说完张雅磕到脑袋的经过后,不应该追问这件事与张雅的死有没有关系嘛?

她却画蛇添足向张父保证,反而让我觉得她在撒谎。

我看陈树的反应。

陈树没有反应。

张父问:小陈师父,你看现在...

陈树说:张小霞,你还记得那天张雅磕到脑袋的房子在哪里吧?

这个...只记得在回厂里的路边,那是一片棚户区,我也不记得究竟是哪户人家了。

有个大概方位就行,你带我们过去看看吧。

陈树起身,口袋里摸了两把,惊呼道:卧草,车钥匙呢?我把车钥匙弄丢了?!

在我这呢,你睡觉时掉出来了。

掏出钥匙在他眼前一晃,却没有交给他,王主任的A6是无钥匙启动,车钥匙在我身上,陈树休想再丢下我出去鬼混。

陈树要去张雅碰头的地方看一看,张小霞却要给张雅上香,再跟张雅父母说几句话,我们下楼在车里等他。

陈树宿醉未醒,瘫在驾驶位上。

我毫不客气的质问:陈树,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找孤魂野鬼疏通关系,免得它们拦路,不让张雅回家。

需要去KTV?

你怎么知道?陈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不得陪人家玩高兴呀?!

那两瓶茅台呢?你不说要给鬼喝么?怎么从你身上冒出一股茅台味?

那...不得陪人家喝两杯呀?!喝完酒,它们提出要去KTV唱两嗓子,这一群能吓死人的好兄弟,我不陪着能行么?也没跑远,就在火葬场旁边的KTV。

这种拿我当傻子的态度,让我十分恼火:火葬场旁边开个KTV?你他吗坟头蹦迪呢?

陈树死猪不怕开水烫:对呀,吃完骨灰拌饭就去坟头蹦迪,为了不让我酒驾,好兄弟开着灵车一路漂移,KTV里点还俩纸人陪唱。

是么?你的好兄弟唱了什么歌?

《死了都要爱》。

大爷的。

都把老子气笑了!

不知在家里聊了什么,下楼后的张小霞钻进车里,报了个地名,我正要导航,陈树说一句不需要便开车上路。

张小霞工作的纺织厂在保定下的一个县城里,离张雅家六十多公里,开车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纺织厂是七八十年代兴办的老厂,已经到了半死不活的地步。

一路逶迤。

快到纺织厂时,张小霞指路,带我们去张雅磕头的那户人家。

陈树开车七拐八绕一番,最终车在一个老小区外停下。

张小霞说是棚户区,其实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六栋老式步梯楼加几排平房,关于步梯楼,现在常见的都是七层,但这片小区里的楼房只有四层,要追溯到施工技术只能盖四层楼的八十年代,而那几排平房都是几间屋子串起来的联排平房,十分破败。

门口停了车,就能看到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坐在小区空地唠嗑,显然,这里几乎没有年轻人居住了。

张小霞说自己记不清那户人家具体的位置。

陈树让她形容一下大概的模样,比如门窗的颜色,好向户主打听。

见我们铁了心要找到那户人家,张小霞又改了口。

要不...要不咱们先找找吧,只要看到我就能记起来了。

说是要找,下了车,张小霞却很径直带我们走向棚户区,没有半点周折,最终停在一条胡同尽头的一座小院外。

铁门虚掩着,门上的绿漆被风雨侵蚀变得辩驳破碎,门旁是厨房的小窗户,沾满油污的玻璃有两块都烂了,厨房里黑漆漆毫无半点生气不说,门缝里甚至能看到小院中枯死的野草和蜘蛛网。

陈树问:就是这里?

张小霞点点头。

陈树推门进去。半拉身子刚刚跨过门槛,他突然僵了片刻,不知感受到什么,但也没跟我们说,深吸口气,进入小院。

院中空荡荡的,除了地砖缝隙探出膝盖高的枯死的野草,只在墙根处堆着整齐的红砖,但砖头已经没了棱角,看上去推了有些年头。

这种平房是一条走廊的两排开几间屋子,'串'字型的格局,进门是院,院后是主屋,主卧、卫生间、次卧。

主屋的木门只剩个门框子,可以看出门框应该嵌着防蚊虫的纱布,但早就烂的不成样了,主屋里只有缺腿沙发,没桌面的茶几,两个柜子。

落满灰尘,门窗残破。

一进主屋,陈树打个冷颤,感叹道:真脏呀!

没进屋时,我就意识到张小霞的话有些不对劲,此时听到陈树的话,我也旁敲侧击:是呀,一看就是好久不住人的样子。

张小霞脸色难看,陈树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不知有没有领会我的暗示。

继续向里走,经过一间闭着门的小屋时,陈树伸手推门。

是卫生间。

一股子发霉的湿臭味,白瓷蹲便器上沾满莫名的污渍,钉在墙壁摆放洗漱用品的铁架子空无一物,锈迹斑驳,屋顶吊着没有灯泡的电灯底座。

还有一根手腕粗的铁水管,横架在屋顶中间,应该是房顶太阳能热水器的送水管。

陈树看看蹲便器,又看看屋顶的水管,转头盯着张小霞,再一次感叹:这里...这里真的很脏呀!

张小霞手足无措的样子。

张小霞,咱们分析一下!咱们一路来到这里,最少经过七八户人家,着急上厕所的张雅为什么不去别人家借厕所?这样一间一看就好久没住人的破屋子,你俩还在门口喊了半天有没有人?你觉得合理么?

张小霞张张嘴想要解释,最终却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这里真脏呀!脏东西的脏,一进屋我就闻到死人独特的味道了,看到卫生间的模样,我甚至能想到张雅头疼的原因。

这些话是对张小霞说的,但她没有反应。

我问:是么?张雅磕到哪里了?

你蹲下。

我找陈树的话做,老老实实蹲在便池上做出上厕所的样子。

陈树戳戳我的脑袋:怎么样?感觉到了么?

我满头雾水:没有呀。

他又戳两下:就是这个感觉,当天张雅应该像你这样蹲着,然后感觉有人踢自己的脑袋。

他指指横在屋顶的水管:你没发现嘛?如果水管上吊着一个人,脚尖差不多就在蹲着上厕所的人的脑袋旁边!张雅不是瞎子,她来的时候这里当然没有吊着人,因为人早就死了,吊在这里的......是gui!

▲《急诊异闻录》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