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洛白溪草免费阅读-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新书推荐

发布时间:2020-03-27 16:01:58来源:zsy作者:朱七慕九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洛白溪草免费阅读-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新书推荐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第12章 五根金条

陆荣坤还和曹玉淳坐在客厅里,根本没看到半个可疑的人影,一时都觉得很荒唐。

进贼?你怕不是看错了吧?陆叔叔可是巡捕房的探长,哪有那么蠢的贼,把主意打到这里来?

溪草抱着肩膀瑟瑟发抖,抬起朦胧泪眼看他,可怜兮兮地道。

陆叔叔,真的有贼进了我的房间,不信你上去看看。

见她那幅柔弱的样子,陆荣坤微微失神,自是狠不下心拒绝,便起身上楼,曹玉淳也只得跟了上去,心中却抱怨乡下丫头就是没见识,一惊一乍的。

可看见溪草房里的情形,两人又都无话可说。

这么一闹,陆家上下都聚在溪草的房间里。

陆良婴也来了,见状很有些得意。

什么进贼,不过是她想看看,这个自称王都来的丫头,箱子里都有些什么家私,结果真是令人失望,就几件土布破衣裳,一点不值钱的首饰。

为了出气,她让小娟用刀划破了她的衣裳,预备等着看她明天如何出门。

没想到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这么点阵仗,居然吓得要报警,真是胆小如鼠!

陆叔叔,你看,我没有说谎,真的有贼翻过我的东西,咱们去巡捕房报警吧!

溪草拉住陆荣坤的胳膊就往外走。

这下陆良婴有些做贼心虚了,正巧看到女佣小娟脚边的白猫玛丽,她灵机一动,干脆指着猫道。

报什么警!我看不过是玛丽顽皮,跳进你的屋里弄乱的,看看这些布条,可不是猫抓的么?也值得大惊小怪。

小娟向来就是陆良婴的应声虫,连忙将猫捉起来,轻轻戳了下它的额头。

正是呢,这小家伙真是让我一顿好找,没想到跑到云卿小姐房里作怪来了!小坏蛋,今晚你可没有鱼干吃了!

这么一唱一和,陆荣坤夫妻马上猜到是什么回事了。

曹玉淳护犊,顺着陆良婴的话骂道。

小娟!说了多少次,让你看好这小畜生,别叫它到处捣蛋了!看这乱的!还不快给小姐收拾好!

陆荣坤气恼女儿沉不住气,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让他为难。

但,纵然不高兴,他也是不会揭穿陆良婴的。

云卿,这不过是只畜生,它能知道什么,别和它一般见识,叔叔看你的衣裳也旧了,不如等明日让良婴陪你去买新的?

溪草冷眼看着这一家人指鹿为马,仗着她不好意思和一只猫儿计较。

而刘良婴翻着白眼撇着嘴,恐怕她还认为,有这么个台阶下,已经算便宜她这乡巴佬了。

以为推出一个畜生就能打发她,未免想得太美了!

溪草眨巴着泪眼,摇头否认。

不可能是猫,衣服也就算了,可我箱子里还有五根金条呢!猫怎么会拿金条?可别错怪了它!

陆良婴愣了一下,几乎是立刻就叫起来。

你撒谎!哪有什么金条!

溪草抬头,泪眼中闪过一束利芒。

良婴姐怎么知道没有?你难道看过我的箱子吗?

陆良婴像被人捏住七寸的蛇,一时结巴起来。

你、你别胡说八道,我是不相信你能有那么多钱!

溪草面不改色心不跳。

当然是我大姨给的,良婴姐难道认为,以谢家的家底,连五根金条都给不起我吗?

她微微一笑。

实在不信,你还可以去谢家问啊!

陆良婴自然不敢去问,就连她爹陆荣坤,也没那个胆子。

而且就算问了,谢夫人爱护侄女,也要替她圆谎,只会自讨没趣。

人人都知道,陆云卿根本没有金条,可谁也无法开口质疑她。

房间里一片死寂,溪草打破沉默。

听说失窃银元三十块以上,就要立案。

这五根金条,可是一笔大数目,陆叔叔,咱们什么时候去巡捕房呢?

她的声音柔得像春水,陆荣坤却似被炙烤般,脸憋成了猪肝色。

陆良婴有点紧张了,虚张声势地嚷嚷。

去什么巡捕房!要是让人家知道,探长家里遭了贼,别人还不笑掉大牙,你让我爸的面子往哪里搁?

溪草无辜地眨眨眼,十分体贴地道。

确实是我糊涂了,根本没必要去巡捕房嘛,叔叔是探长,断案英明神武,抓一个毛贼,当然不在话下了,何况陆叔叔那么疼我,肯定会为我做主的呀!

陆荣坤被她将了一军。

他很清楚,事情闹到这地步,如果不给陆云卿一个满意的交待,恐怕难以收场。

当然了,陆叔叔绝不会让云卿受半点委屈!

他嘴上笑呵呵的,心里却非常懊恼。

如果刚才没有包庇陆良婴,直接让她出来赔礼道歉就好了。

现在,陆云卿编出金条失窃,他总不能再让陆良婴站出来,家里人多嘴杂,巡捕房探长的女儿是贼这种事传扬出去,他会威名扫地。

陆荣坤在溪草屋里走了一圈,假意查看门窗,又到走廊上巡视了一下。

他将戏做足,这才回到房间。

窗户是锁死的,门也没有问题,我和你婶婶坐在客厅,也没见什么可疑的人,所以必然是内贼。

溪草一言不发,满脸期待地盯着他。

我就静静地看你怎么演。

陆荣坤的目光在佣人里巡视一圈,落在小娟身上,凶狠下来。

小娟,刚才你鬼鬼祟祟地在楼上干什么?

早在溪草说出金条来的时候,小娟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虽然有陆良婴撑腰,但她还是不安极了,手心里全都是汗。

现在屎盆子扣在了头上,她更是吓得六神无主,急忙跪下辩解。

不是的!老爷,我没有,是玛丽!玛丽跑到楼上去,我只是去捉它而已,我没有进过云卿小姐的房间!

愚蠢的东西!顶缸都不会!

陆荣坤烦躁极了,懒得和她废话,干脆一脚将小娟踹倒在地。

她怀里的玛丽吓了一跳,跳了出来,跑到主人陆良婴身边寻求庇护。

陆荣坤骂道。

你还不老实!秦妈他们都在楼下做事,只有你在楼上,不是你难道是鬼吗?

陆荣坤力气很大,这一脚踢在小娟肋骨上,她一口鲜血吐在地上,颤抖地捂着腹部,痛到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曹玉淳趁机出来打圆场。

老爷,这丫头虽然手脚不干净,但始终年纪小,也怪可怜,咱们慈悲人家,还是放她一条生路,别惊动巡捕房了吧!秦妈,去把她的东西收拾了,明儿一早就辞退出去!

陆荣坤板着脸没说话,算是默认。

秦妈应下,和另外一个女佣一起,将哭哭啼啼的小娟扶了下去。

整个过程,陆良婴抱着她的猫缩在曹玉淳身后,一句话都没有。

佣人们幸灾乐祸,小娟这丫头,很势力眼,平日里就紧紧巴着陆良婴,搬弄是非的事情没有少做,现在这样的下场,只是活该而已。

但同时,却也有些寒心,因为他们看清楚了,对这家人忠诚,得不到什么回报。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第13章 她是怪物

事情解决了,有人得到了惩罚,陆荣坤本来以为,陆云卿无论如何都该满意了。

谁知道她还不肯善罢甘休。

既然是家贼,这贼赃肯定在她房里,请陆叔叔帮我找一找,否则姨妈若是知道我丢了谢家的见面礼,定要不高兴的。

陆荣坤快吐血了。

这丫头竟敢讹他!

她根本不是表面上那样老实单纯,简直狮子大开口,和强盗无异!

可是失窃的事情坐实了,他骑虎难下,实在没有办法反口。

陆荣坤的声音有些发飘。

玉淳,你带良婴去找,一定要把金条还给云卿

曹玉淳马上懂了,她不能置信。

五根金条,不知能换她和女儿多少衣服珠宝了,就算买辆不错的小汽车也是够的。

他的丈夫要搜刮多少油水,才能赚回来!

怎么能白白送给这个狡诈的小贱人!

见她站着不动,陆荣坤提高了声音。

还不快去!

曹玉淳始终是怕陆荣坤的,她没有办法,只得悄悄拿了钥匙去书房开保险箱。

五根金条整齐地码在一处,黄澄澄沉甸甸的交到溪草手中,她终于漾开笑意,如娇艳的桃花,三月春风拂过,绽放了一树。

多谢叔叔为云卿做主!

陆荣坤有些发呆,仿佛看到了多年前,那个高高在上,只可仰望而不能肖想的女人。

差点忘了陆云卿刚从他身上剜走一块肥肉。

可是陆良婴快要气炸了,刚才在父亲的书房里,她被曹玉淳狠狠骂了一顿。

你这蠢东西!就等着看你父亲怎么和你算账!告诉你,三个月内,你父亲是不可能再给你添置半样衣服珠宝!

雍州城的名媛们都追着时髦走,南洋百货公司马上就要上春季的时装了,穿着旧款的衣裙,出现在茶话会、舞会上,是要被人瞧不起的。

陆良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简直恨死陆云卿了。

眼睁睁看着她将金条收起来,陆良婴怀中的玛丽突然扭动起来,似乎要挣开她的怀抱。

所谓狗仗人势,猫也是一样的,玛丽被骄纵惯了,和它的主人一样,脾气暴躁,目中无人。

它不仅常跑到陆承宣的房里到处拉撒,还常常抓伤家里的佣人,猫的指甲有毒,厨房里张嫂的儿子想要逗它,却被它一巴掌抓破了脸,感染病毒,发了半个月的烧,差点死掉。

陆良婴顿时有了主意。

她啊了一声,假装踩到自己的裙子,手中的猫儿脱手而出,朝着溪草的脸扑去。

小贱人,不死也要你破相!

迎面而来的白猫,张牙舞爪,溪草眼中,本能地闪现杀意。

庆园春惩罚不听话的女孩子,便把她们的裙子扎起来,将猫扔进去,用棍子抽打,那猫疼了,便会将女孩的下体抓得血肉模糊。

所以溪草对猫这种动物,有着深深的厌恶。

很好!是陆良婴非要让这小畜生送死,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溪草抬起手臂,假装是下意识要护住自己的脸,五指却猛然擒住玛丽的后腿,将它重重地甩了出去。

这里可是三楼。

玛丽像一道抛物线,直接坠落在客厅的大理石地板上,抽搐几下,头一歪,死了。

陆良婴尖叫起来,提起裙子飞奔下去。

客厅里,谢洛白带着何副官站定,垂目看着脚边的死猫,一脸若有所思。

他处理完军务,回到谢府,就被母亲念叨了一晚。

想到陆云卿一个人在外,谢夫人就坐立不安,一会担心她想家,一会担心她被人欺负,硬是逼着谢洛白过来看看。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这不是好得很么?

一进门,就把只死猫砸在他脚下。

傅钧言说,小女孩都很有爱心,就喜欢这些猫猫狗狗。

她显然不是小女孩,而是小怪物。

陆良婴叫着跑到一楼,想去抱起她的爱猫,但看见谢洛白站在那里,她吓得哭都忘了,甚至不敢走过去。

谢洛白长得高大俊美,可浑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她害怕。

所有人都跟下楼来,见是谢洛白大驾光临,陆荣坤的小腿肚有些抽筋。

蓉城谢二,那是横扫千军,动辄杀人的主,跺跺脚,能把巡捕房震塌,陆荣坤岂敢得罪。

他把死猫踢得远远的,唯恐触了谢洛白的眉头,陪笑道。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二爷派个人吩咐就是了,何苦亲自走这一趟?陆某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陆荣坤不过是个小人物,谢洛白都不屑搭理,于是何副官代为答道。

司令是过来替夫人探望云卿小姐的,陆探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陆良婴终于过去将她的猫抱起来,仗着父亲在身后,指着溪草,恶人先告状。

她摔死了我的玛丽!

刚才损失的五根金条,陆荣坤还没来得及和她算账,于是回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还敢说话!你养的蠢东西,也不好好管教,差点伤了云卿小姐!

陆良婴被打蒙了,一向疼爱女儿的爸爸,居然动手打了她,她简直不敢相信,捂着脸庞愣在那里。

陆荣坤撇下女儿,向谢洛白解释道。

一个没规矩的畜生,摔死了也好,幸好没伤到云卿小姐。

为了招待谢洛白,陆荣坤忙命人烧了平时舍不得喝的阿萨姆红茶来,又用法郎瓷的茶具盛好,亲自从女佣手里接过,端到谢洛白面前。

沙发上的谢洛白,翘着优雅的二郎腿,看了一眼,接都没接,只懒洋洋地道。

大半夜的,谁还喝茶?

陆荣坤面色徒然尴尬,只得收回手,跟着笑道。

二爷说得是,夜里喝茶,影响休息,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考虑不周。

谢洛白略坐了一会,便要打道回府。

他站起来,目光越过人群,落在溪草身上,轻笑。

云卿表妹,难道你不准备送送我吗?

▲《第一宠妻谢少势在必得》完整版已有~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