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我的王子有妖气韩小帅小说全文-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5-20 20:52:34来源:WXB作者:韩小帅

我的王子有妖气韩小帅小说全文-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免费阅读

我的王子有妖气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一章 偶遇

冬日里天黑的特别早,昏暗的路灯下街道很是冷清。

我裹紧了羽绒服,加快步伐往家里赶。

远处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

这是片老式的主宅区,晚上似乎不那么安宁,我此刻只想快点回家,脚步声已经在自己的身后,接着我的手臂受到一股强大的拉力,被迫被拉进旁边一条阴暗的小巷,然后被结结实实地摔在墙上,还没有出声抗议,唇上已经传来一个陌生的触感。

柔软的,还有一些凉

被吓了一跳的我马上反映过来自己好象是被吻了,刚想开口反抗却让对方更加深的将舌伸了进来。

不要说话,配合我。贴着自己的唇,表达出这个意思。

我想抗拒都不行,这个人这个人实在是

吻技也太高超了

入侵者激烈地卷着自己的舌,任我左躲右闪也躲不开,强迫着自己与之共舞。

呜呜手里的东西已经掉在地上,我双手抵住对方的肩,似乎是企图将他推开,但力量太悬殊,自己的抵抗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我从未与人接过吻,这还是第一次,就被对方吻得死去活来。

我拼命地睁开眼睛想看清对方是谁,但他背着光,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他比自己高得多,有一双厚实有力的手。

人呢??怎么跑了??似乎是后面的追兵赶到了。

大哥,是不是这里??另一个对着他们拥吻的巷子探探头。

我马上感觉到吻着自己的男人将手往腰部挪去。

算了,大概是哪个男人出来打野味,我们到其他地方去找找。

听到这句话,吻着我的人显然松了一口起,待人走远后,他放开了我。

混合着香草香的处。子气息,隐约的飘了过来,他垂眸,勾魂一笑,百媚纵生,红色的瞳仁闪过血般的红。既然这么好心,那就留下来做他的晚餐吧。

嫩滑白皙的皮肤下隐着一条条细微搏动的青脉,只要他凑上前,就能喝到香甜可口的鲜血。

我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我感觉颈间一阵刺痛,他竟然咬住了我的脖子,尖锐的牙齿刺入我的颈侧。

未知的恐惧瞬间袭遍全身,我惊恐的睁大双眼,感觉体内的气力仿佛都随着血液被抽尽了一般。

放开我。我尖叫,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咬我。

意识渐渐模糊,揪住仅剩的一丝残念,我做猛虎扑食状,扑向那个恩将仇报的家伙,狠狠的抱着他的脖子,有样学样的一口咬下。

敢咬我!简直是活腻了!

他修长的身躯微微僵住,冰冷的双眸也成呆滞状,一脸不敢相信。显然他不敢相信我居然敢咬他。

哼,我是小强遇强则强的小强!绝对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咬了我,我自然要咬回作为补偿。

松口。他恢复了冷静。

不成!你刚刚咬了我万一我得了狂犬病找谁去!

黑线沉默。

放心,死人是不会得狂犬病的。他冷冷的看着我。

死人?我眨眨眼睛,终于松了口。

多谢招待对方贴近自己的耳朵,戏谑地舔了以下,你的味道很不错

剧烈的痛楚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口中还残留着腥咸的液体,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混蛋,居然敢逃!一道刺目的银色光芒在我眼前闪了闪,我微微一愣,看向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银环。

是他留下的?

这算什么?留给我抵押的医药费?

还算他有点良知。

本想拔下来仔细看看,却发现那个银环仿佛长在我手上一样,怎么也拔不下来,随便他带着好了,仔细看看,还挺好看的。

直到现在,我想起两天前的晚上依旧是怒火冲天。

自己的初吻耶!!竟然还是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什么叫多谢招待!!什么叫你的味道很不错!!当我是什么美味佳肴吗!!

沈问筠,夏魏找你!室友用力拍我的房门。

俞小可,你想拆房子吗?听到夏魏两字,我的脸张扬了起来,小跑着下了楼。

俞小可笑骂道:这丫头,心里就只装了她夏大哥。

不管是事还是人,只要我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这车真漂亮。看着夏魏开来的车,我心里痒痒,要求道,借我开开吗!

怕了你了,上车吧,小丫头。夏魏坐在副驾驶上,余光瞥到我的侧脸,眼神深了几分。

放任视线游走在那靓丽的脸颊之上,沿着挺直的鼻梁下移,最后停留在绯色的唇边。

无名指上,一枚银色的戒指闪着亮光。

我记得你不带戒指的。

这个吗?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很好看不是吗?我一边说一边转头,结果与近在咫尺的夏魏碰了个正着,四唇相接,我如遇电击。

小心!

砰──

巨响之后是汽车防盗系统刺耳的尖叫。

不敢去看夏魏的眼睛,我说了声下去看看,然后逃似的跳下车。

满脑子都是嗡嗡的杂音,心跳快到可以让我随时晕厥的地步,我拼命甩头,想忘记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可是如影随行的恐惧感却让之前的场景越发清晰。

啊!

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外力卡住,眼前罩下一片黑影,我失控地叫喊起来。

闭嘴!

一个低沉的声音镇住了我的歇斯底里,我慢慢睁开眼,看见一条黑色的领带。领带的主人正用双手掐着我的双臂,强大的力量让我不至于因为腿软而跌倒。

抬头看见一双凛冽的眼眸,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看来你就是肇事者了。他的视线若有若无的集中在我的左手上,此时我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左手正按在男人的胸前。

等等!肇事者是什么意思?

我瞪大眼睛,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看看前方。

车子蹭上了前面的车,车头上醒目的BMW标志,正无声地知会所有人,它的维修费用势必不菲。

手臂被松开了,我转过头,看见他拿出钥匙,中止了汽车尖锐的叫嚣,显然他就是车主。

夏魏开的是公司的车,以前经常开很顺手,根本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主任也默许了他偶尔借用,今天却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一撞就直接撞上一辆宝马。

他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虽然只是蹭了一小块,但那是宝马啊!他工作三十年也未必买得起。夏魏看着两车相蹭的地方,默默的低头。

如果他承认自己才是罪魁祸首,那就意味着他要扛下赔偿的责任,以他的家境哪怕只有几百块都是个沉重的负担。

需要我们怎么赔偿。没有任何停顿,我就把责任扛了下来。

夏魏惊讶地看着我,就像吞了一大把干辣椒,脸色由红变白再转成满脸通红。

我冲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垂下头,任刘海掩去表情。

我相信这只是个意外,宝马的主人突然走近我,拿出一张卡片递到我的面前,这是我的名片,打电话给我。

黑底银字的名片,元风两个大字分外刺眼。我伸出手,张开又握拳,反复几次之后,终于将它接了下来。

别担心,引擎没坏,修好那个凹痕花不了几个钱。

四目相接,我难堪地低下头,紧紧捏住了手中的名片。

你的名字?元风抬高了我的下巴,漫不经心的问着我,彻底无视夏魏的存在。

不,不对,应该说在他红色的瞳孔里,除了我跳动的血脉,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我不想报出自己的真名。

无奈我不说,却控制不了别人,只听到夏魏大喊着:你快点放问筠!

我控制住想要按额头的冲突,元风的目光太强势,强势到让我想要离去。

不过他并没有给我逃离的机会,擒着我下巴的手仍然没有放开,更加不允许我的眼从他脸上移开:我是元风,记住这个名字。

低沉的声音想在耳边,我只觉得心脏一阵麻,不自觉得颤了一下。

这个名字我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这个男人的架势我在哪里见过?

你弄疼我了。我说得有些辛苦,对于这点小痛我是可以忍受的,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他放手而已。

我挣扎躲开他的手,呈九十度鞠了一躬,口里说:对不起!然后大步离开。

元风看着离去的背影又气又笑,当是给死人鞠躬追悼呢!

这一回我没敢再碰方向盘。

无神,迷茫,还有脆弱。

那一瞬间,夏魏觉得心像是揪住的疼。

没事了。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转身,猛地抱住夏魏,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手指无力的攀住他的衬衣,仿佛溺水求生。

柔软的头发抵住下巴,浅浅的清香弥漫上来。夏魏听见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

我该怎么办?我问。

路灯闪烁,映照车壁,窗棱外一幕幕夜景倒映。这个问题,夏魏也无法回答。

高耸的建筑,巨大的广告牌,无数狭小的店面都笼罩在黑暗中,不辨轮廓。

都是我的错,我撞了你的车,你应该也会很麻烦

问筠,你是在担心我么?

一瞬间,那样的距离似乎从车内狭窄的空间里无限延伸开来。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二章 十万赔偿金

撑着额头,我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突然觉得累。

脑子里的可怕影像再度浮现。

我记得自己的头上罩着件硕大的衣服,衣服的一角突然烧着了,我惊叫起来,但一张嘴就有股浓烟呛到喉咙里。

我开始剧烈的咳嗽,母亲捂住我的嘴,在我耳边低声警告:别出声!再出声,坏人就要来了!

母亲的手又大又凉,几乎遮住我的大半个脸。我战战兢兢的透过母亲的手掌向外望,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火海,到处是浓烟滚滚。

我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身子又热又轻,好像正在变成一块烧焦的炭,我怕极了,当时,小小年纪的我,第一次想到了死。

我觉得自己是走不出去了

我睁开眼,看着灯光映衬下夏魏的侧脸,至少我们现在都很好,不是么?

车一个大拐弯,开往巷弄。已经可以看见公寓的窗台,车慢慢靠在路边,我低头准备下车。

黯淡的灯光洒落,柔和的面颊镀上浅晕,半明半暗,唇角的弧度被勾勒,薄而冷淡。

突然间,像是疏离了,为什么不能再近一点?

念头一起,无法抑制。

玄关处有女生的帆布鞋,一只正着一只翻着,我俯下身把两双鞋一起收进鞋柜里。却被迎面突然冒出来的一张煞白的脸吓得头皮发麻。

诶?我煮了方便面,欺吗?因为敷着面膜已经快干了,张不开嘴,俞小可话说得含糊不清。

我恢复镇定的速度够快,毕竟已经差不多习惯。我的妈啊,你能不能买一双走路能发出声音的拖鞋?

我的妈不是称呼而是尴尬。

不要。会刮花地板的。

我知道她还是固执,提出建议时原本就没抱什么期望,淡定地去吃面了。

这倒是不意外,俞小可的想法总是很多,但就怕很离奇。

问筠,你今天遇到了什么人吗?我发现你身上有妖气。一进屋,俞小可就开始围着我转圈。

俞小可,你就不能换个话题吗?我已经习惯了她喜欢把事情妖魔化的性格。

好吧,我后天去杭州,大概一周左右能回来,你要照顾好自己,宝贝。

为什么去杭州?我问。

我本来是想去百慕大采访一下外星人或者去尼斯湖采访一下水怪的,主编说经费不够,我就只能去杭州感受一下人鬼情未了了。俞小可极其振奋,好像胸前闪烁起电池殆尽信号灯的奥特曼,抱着身负重任的英雄情怀。

我长吁一口气,转身,离开,丢下一句:我的意思是,你去了就不是囧死人而是囧得世界都要毁灭的大事故了。

俞小可愣了两秒,动了怒:问筠!你怎么也不相信我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的。

妖怪吗?或许吧,现在对我来说钱比较重要。

转眼过了一周,夏魏终于在公寓门口堵到了我。

我有话跟你说。

看着夏魏那张紧绷的脸孔,我犹豫再三,终是点了点头,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上次那个汽车的事,怎么样了?

我会去找他,看看要赔多少钱。

咳!夏魏清了清嗓子,不知道如何往下说。

我转过身背对他,黯然地垂下眼帘,说:我要去面试了。

等等!夏魏突然抓住我的手腕,挡住我离去的步伐。

如果不是我家太穷了,我会承认是我撞了车子,你知道的,我爸刚失业,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说着说着,夏魏放开我,懊恼地蹲在地上,拼命揉搓自己的头发,我真混!

车子本来就是我撞的,不怪你。

可是不知道那车要修多少钱,你家里会不会怪你呀!

没关系的,应该不会有多少钱吧,只是一个小坑而已。回想那个小坑的尺寸,我狠狠地甩了甩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那我陪你去找那个人。被我的乐观态度感染了,夏魏终于露出了微笑。

嗯。

像以前一样环住我的肩膀,夏魏感慨地说:你一直躲着我,我还以为你打算这辈子都不理我了。

怎么会?

怎么不会,我以前真不知道你跑起来比兔子还快!

胡说!

走出树林的阴影,先前的不快烟消云散,如同过去的每一天。

按着名片上的地址,我与夏魏找到了元风所在的公司。

对不起,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元先生不能见你们。精明能干的前台小姐公事化地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我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元风只让我一个人进去。

你的车修好了吗?我只关心这个。

车?没有这么快,少说还得一个星期吧。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我问。

元风笑道:那车要全部重新上漆,半个月算短的了。

全部上漆?为什么要全部上?我大为吃惊。

小朋友,局部上漆会有色差的。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不可能忍受那样的瑕疵。元风把视线定在我身上,直到把我盯得鸡皮疙瘩爬满手背时,终于说了句:大概十万吧。

十万?!这也太贵了,怎么可能赔得起啊!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帐单出来以后,我一定会它交给你的。

或者,你可以先还一点利息。

例如?我不禁好奇,还会有其它方式吗? 

例如 

元风笑着凑到我的颈窝,暖暖的鼻息扑到我的脖颈间,接着一团温热映到了我的颈子上,软软的,痒痒的,他好像是在抿我的脖子似的我正觉得这种感觉有点难受时,忽然他的嘴巴一张,紧接着我的一声惨叫响彻宫廷! 

你居然敢咬我!!! 

元风直起身子,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不冷不热的说:下次就没这么轻松了。 

什么~~???还想有下次!!!

看着元风扬长而去的背景,我忽然觉得阴风嗖嗖,他是个危险人物,绝、对、是! 

洗手间里,我对着镜子照啊照,脖子那边的牙印已经没有了,恐惧也烟消云散

怎么样?那笔钱

到时候再说,我现在没心情。我单手撑着额角,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难受得厉害。

大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讲心情呀?夏魏完全不会察颜观色。

我有些烦了,敷衍道:过几天吧。

夏魏完全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还在接着说:不要拖了,要敢快想办法。那个元风,看起来好可怕

你又不能帮我还,在这里罗嗦什么?

没料到我会语带嫌恶,夏魏足足愣了半分钟才缓过劲来,犹豫了一下之后扭头跑开了。

看着夏魏的背影,我张口想叫住他,最终也没能发出声音。

一切都会好的,对吗?我有些茫然,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

南郊帝景名居。

未曾想过去刻意营造什么,一切倒是梦幻得理所当然。

浅橘色的灯光越过精致简约的流苏淡淡洒下来,细碎灯影如溪水一般在米色抱枕上轻晃缓流,似情人之手抚上巨幅婚纱照,万千缱绻。

那晚的月状似弯弓,惨红如血。月光在天空昏暗的底色上铺染出大片暗朱色的墨迹。

明明晴夜无云,一道惨白的闪电却诡谲地划破天际。

元风等了许久,都未能听到本应随之而来的轰鸣雷声,警觉地抬起头,看了看恢复阴沉暗哑的天幕,接着回头看向自己的书桌。

桌的正中,原本在黑暗中安静卧伏的一只掌心大小的仓鼠,蓦地发出了尖锐的叽叽叫声,圆溜溜眼睛闪烁出赤红色的光芒

书桌前,已经不见了元风的身影。

窗外渐渐升起的黑雾,正在逐渐形体化,淌着腥臭的口水。

他一抬手,几乎像是有了感应般。啪嚓!落地窗有了细小的裂纹。

滚。他的语调是惯有的不平不淡,却让窗外不知名的东西神色剧变,仓皇而逃。

无风,他的头发却猛然间飘扬了起来,瞳仁变成了如血般的妖红。

平日的他似乎将吸血鬼的特征都隐了下去,只有在召唤使者时才会显露出他嗜血的本性。

几乎只是眨眼般,幽暗之中,凭空多出来的一团黑雾里,缓缓地散开,闪现出来了一张苍白

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以及那代表着邪恶和罪恶的一双血红双眸:主人。

元风狭长而妖异的眼眸中流过的淡淡的光彩,宛若浮光掠影:去查查外面的幽灵是从哪里来的。

是。女郎垂眸,语调就像是死人般,丝毫没有起伏。

她的主人,永远那么高贵。

连残杀人类都不屑的他竟会留一个人类在身边。

元风一手慵懒的撑着下巴,一手轻轻的贴在我的脸上:小东西,幽灵应该是跟着你来的。

每隔一百年都会降临一个,其鲜血甜美至极,惹来各路妖魔,难道会是她?

元风沉沉的笑了,舌尖轻轻的划过我的唇瓣,然后微微眯上了眼,脸上出现陶醉的神情,似乎是在享受血餐的盛宴。

果然很甜。有些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整夜的噩梦,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汗湿了大半张床单。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