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阅读-主角是沈问筠元风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5-20 22:02:24来源:WXB作者:韩小帅

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阅读-主角是沈问筠元风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王子有妖气

主角是沈问筠元风小说《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试读: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三章 英雄救美

又一个阴天,和平常的每一天没有太大区别。

叮铃铃叮铃铃

床头的QQ闹钟尽责地响不停,无休的铃声使我霍然醒转,忽然发现俞小可不在,只剩自己一个的宿舍让人心里很不安稳,连带这睡眠质量也变差了。

闹钟还在响,我按下开关,推推手伸了一个懒腰后,一把严重休息不足的小骨头利索地爬出被褥,翻身下床。

喝!整一个两眼无神外带披头散发的贞子重现。

梳洗后立于全身镜前只得四个字送自己:惨不忍睹。疲倦的脸外带惺忪的眼就是有力证据。这副尊容自己都看不下去,如何见人?

去了几个面试单位,回公寓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路灯光线干净明亮,白惨惨的路上不见一个人影。

高教区才开发了没几年,除了几所搬入的高校、一些小范围的居民聚集区、一些公司大楼之外,都是还在建设中的工地,很有些荒芜。

路上要经过几个建设工地,和一段湖堤。

沿岸芦苇丛生,散布着零星的美人蕉,蔚蓝湖水向远处铺展蔓延至地平线,白日金波璀璨,夜里月色撩人。

不过现在我的心正被来自生活的重担践踏着,无心伤情。只垂着头苦恼地盘算,租房吃饭穿衣,样样要钱,更何况我现在还有一笔不菲的外债。  

我惆怅于未来的生活,突然脚下一歪!

踉跄着向前扑了几步,竭尽全力地避免自己摔成青蛙般不雅的造型,回过身,皱眉往向来路。只看见一个粉红色的女式挎包,被我这么一踩,打开的拉链露出里面的钱包和手机。

我警觉起来,四下一看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湖边,这一段路的路灯都是观景式,状若白兰花,光线较前一段路暗许多,昏黄的光线下,空荡荡的路面,只有我和这只女式挎包。

这个包里的钱包手机都没掉,没劫财就肯定是劫色。

我走过去仔细看看那只女包,发现包的四周零星散落着几滴血一般的东西。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

我背脊登时发了毛,立马遵循了正常人类最正常的行为模式,摸手机摁了110。

报警之后,我在紧张的等待中,四下不安地观察,发现路边还有更大的一滩血,血迹的去向穿过路边的栈道,直直通往湖边。

我看看路的两头,没听到任何疑似警车的动静,不知还要等多久才来。一咬牙,干脆循着血迹先找了过去。

越往前的栈道越是血痕累累,都是喷溅的痕迹。我在路边找了根粗大的木棒握在手里,猫着腰向前潜行着,走到栈道的尽头就是湖边的芦苇丛。

走了没几步,芦苇丛向内延展出一个大大的凹陷,我手一抖,差点叫出声来。

月色下,黑黄的芦苇向内扑倒,衬托出中间一块黑黑的人影,呈大字型仰面躺倒在正中。她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子,只看见对方从破开肚皮里流出来的、黑乎乎一团的内脏。

捂着嘴连滚带爬地逃出几步,却听见芦苇丛那边哗哗的声音。

像有人拨开芦苇往前走。

手脚发软,我跌撞着抓起木棒就近找了棵树躲在后头,偷偷往外张望。拨芦苇的声音越来越远,混杂了哗哗的踩水声,很容易地就越过不高的芦苇丛,看见远处水面上的人影——

突然感觉到下面一个冰凉的东西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脚!

哇咧!!不会是真的吧?!水鬼啊!!电影里才有水鬼啊啊啊啊!!!我心中狂喊。

俞小可,你不在这里可惜了。

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深墨色躯体,享受般地嗅着空气中余留的甜美气息!

有一种生物,下定了决心,就绝不会罢手。那尝过一次的美味,心心念念地惦记着,就等着入了夜之后的那一口、两口、三口

那东西力气极大,抓着我就迅速地往下拖,接连呛了好几口水,视野里一片黑暗,耳边咕噜噜气泡的声音。

我才二十一!怎么可以这么冤枉地就死了!!

突然间,我的左手发出一阵刺眼的光,那光祥和温暖,渐渐汇聚成一朵流光白莲,黑雾就像脆弱的蜘蛛网一般,被白光毫不留情的全部吞灭!

恶灵脸色一变,黑雾是他分离出来的,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黑雾遭到了毁灭,就像他的身体被人切下来一块一样,对他的伤害,是很大的!

该死?!

恶灵低咒,凶狠地瞪视那出异样光芒的白莲!

是哪个混蛋在捣乱!恶灵愤愤然地伸手,要用自己那又长又尖、锋利地像刀的指甲把金莲摧毁。

可是,就在恶灵的指甲尖碰到金莲的时候。

恶灵大惊失色地收回了手,瞪大了的眸子,看着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指尖,生生地碎了一大截!

这不可能,人间的武器根本就伤不到他!

电光闪过,月光下惨白的水花四下喷溅!而后逐渐归于平静,只余轻微的波纹荡漾。

几秒以后,哗啦!

元风抱着我破水而出。

远处响起了警笛声,愈来愈近

车以极慢的速度前行着,雨刷左右扫动,却只是徒劳,每一格的清晰视野很快又被雨水湮没了。

湿漉漉的衣服紧箍在身上,冰冷而粘滞,这让我很不舒服,还好我身上的裙子质地比较厚和硬,不然那惹火的身材非得看得旁人鼻血直流。

元风见我抖得厉害和喷嚏不停,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我披上,我带你找个地方洗洗吧。

那个谢谢你救我。

嗯。他淡淡道。

惊魂未定,勉强镇定了一下我才开口:你上次开的不是这辆

这辆闲的久了,偶尔溜一下。

听上去像是遛狗我听完默默。

你很勇敢,但是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可不是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

这算是表扬吗?但是听上去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我不会勉强女人的,你不用害怕。

周围的景物开始向后退去,不对,不是景物向后退,而是他们在前进。

我本来还想问他我们要去哪里的,但听着他播放的音乐,居然是那种很容易让人沉浸在其中的古典乐曲,原来这个男人有这个癖好?

于是,我慢慢停止了对外界认知的思索,只留下耳朵在倾听那绵长的乐声。

元风开着车,我也不敢问目的地在哪里。

车子直接开进了酒店,订好房间,元风不知道想起什么,又打了个电话。

送一套女装去406号房。

我洗了澡,门口响来敲门声,是服务员,手中提着一条暂新的裙子。

元先生吩咐送来的。

我凌乱一番后,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衣服。

款式一般,不过质量不错,我看了一眼牌子,不觉咋舌,土豪就是土豪,这个牌子的衣服随便一件都是上万。

我突然怂了有点不敢穿。

穿坏了找自己赔怎么破?

算了,还是等自己衣服来吧。

等了一会,客服给我打来电话,很抱歉的对我说衣服送过去洗的时候就发现有点损坏,问还需要给我送过去吗?

损坏?怎么会损坏?

你们还是送过来我看看吧。

好的,那您稍等,我们马上派人给您送过去。

这次衣服送过来的倒是挺快,确实烂了,那是件纱材料的裙子,特别容易勾丝。

上面多处就被勾了丝,完全没法穿。

不管了,我也不能再去买一条,既然是他送的,不穿白不穿。

我换上元风的裙子,能更凸显出我姣好的身材,显得小清新很多。我便出房觅食,现在我饿的,感觉一头牛都能吃下。

下楼来到自助餐的地方,上面摆的食物很精致,看着特别有食欲。

前胸贴后背的我现在也不想管什么形象,拿了满满一盘东西就开吃。

很快吃完一盘又去拿了一盘,我不觉感叹世上竟然有如此好吃的东西。

胃口挺好的啊,这么快就生龙活虎了?头顶响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

我满嘴油腻的抬眼,便见一脸玩味的元风正盯着我,我赶紧用舌头舔了舔嘴边的油,讨好的笑道,你来了啊,快坐快坐。接着我起身。

多吃点!元风将另一盘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受宠若惊,您也吃。

我不需要。

什么叫不需要,是人都需要吃东西的?难道是有钱人的怪癖,害怕外面的食物不卫生?

他火辣辣的注视令我心惊。很难说这其中所蕴含的复杂情绪,如果真的只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欲望倒也能理解,可偏偏不全是。那个眼神,像是在看盘子里的美味佳肴。

我的大脑里突然滑过了这么一句话,不明原因的。

我抬头的时候看到元风对着我的眼神,温柔的,像是护着一件不存在于人间的极品一般。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如果是他兴趣爱好中的艺术品,也一定不是光用精致二字就可以描绘出来的。我的头皮不禁有些发麻。

这男人,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吧?

他会不会是那种有奇怪嗜好的有钱人?

某些有钱人,或者是有固定对象的金主,他们会有暴虐、甚至s.m的倾向,总之十分变态。有些男人会用鞭子抽打或者猛扇耳光,这还算轻的,最恐怖的是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四章 想象力

你想象力丰富了吧,表情那么惊恐。原来我无意的想法已经表露在了脸上。

其实我就是想要有个人陪。我给你机会,而你就陪我。你放心,我是永远不会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要把这件事认为是潜规则也好,交易也好,反正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一时之间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等元风说完只感到他紧握着自己有些冰冷的手。身后的眼光和声音都是饱含指点意味的,无非是在断断续续地诉说他们这对:男人很帅,女人很靓。

能不能,送我回家?我承认,自己是胆怯了。

车内是一片沉默,谁都没有说话。我觉得身子一阵接一阵的发冷,头有些晕眩。然而,我却不敢闭上眼睛,眸光始终戒备的逡巡。

美味的晚餐,元风甚至能闻到我身上香甜的味道,那么干净,那么熟悉。

到了目的地,元风随手解开安全带,接着熟练地俯身压倒我,趁我还来不及反应,两片嘴唇紧紧贴下,并毫不迟疑的托住后脑霸道深吻。

靠,起开!我在心里大骂,却被禁锢着脱不开身,只有逮住他的舌头狠狠咬下去。

啊!

哈哈哈哈哈!

这叫什么世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行又遇打头风。倒霉人喝口凉水都塞牙。我捂着嘴嘶嘶的吸气,瞪着对面笑得全无形象的家伙,恨得牙痒痒的。

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元风笑完了,终于想起我可怜的舌头:乖,张嘴让我看看!

我张开嘴让他看。不严重。消消毒,睡一觉就没问题了。

闷哼一声,血腥味从嘴唇间蔓延开,牙关一松,元风乘虚而入,舌头纠缠住我的。

动作是强势的,然而吻却是温柔的。

轻柔的吮吸舔咬,舌尖刷过齿列,情人般缠,绵。

轻微的喘息声在安静的车厢里萦绕,盘旋。

楼道灯不知何时亮了,透过窗户,投射在车前的地面,橘光暖暖。

元风收回身,撑着方向盘舔唇笑:我还没试过混着血接吻,感觉竟然不错。

我低头握紧拳又放手。

深吸口气,我推门下车:元先生,很感谢你救了我。可是,抱歉,我不习惯这种玩笑。

元风的声音遥遥传来,深夜里分外清晰:

还有,如果认为是玩笑能更让你接受的话,那你就当是玩笑好了。

擦,又被吃豆腐了!

元风驱车离去,过了会,电话那头才传出略不自然的声音:阿风,又找到什么猎物了?

元风敛声,突然语气认真地说:Dick,我今天强吻了一个人。

强吻?你没搞错?当然这其实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请,听我说完。

好吧,你说。

我本来并没有那种打算的,可我还是做了。我一向喜欢你情我愿,你知道的,但我做完却一点也不后悔。

Dick,我觉得我是认真的。

元风,你没发烧吧。

我已经三百年没有生病过了,我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醒,你觉得我什么时候糊涂过?

叹了口气。阿风,是谁?

薛寻想了想:一个女人。

人?!——你是指人类吗?阿风,我看你是真的发烧了,我只当你是喜欢了一道甜品。声音了满满是不可思议。

不早了,Dick你睡觉吧,我挂了。

等等,你如果再给我

嘟嘟嘟

拔下耳机,把车停进车库,元风对着后视镜舔了舔嘴唇,偷笑。

站在一旁的夏魏看着这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元风道貌岸然的样子是出于某种伪装。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所以他无法阻止元风接近我。事实上,他也没有立场阻止我做任何事,他只是个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没用的家伙而已。

你回去吧,我没事。

不行,今晚我住你家好了。

为什么?呃!听到夏魏要住我家,我有些手足无措。

夏魏帮我拍拍背,理所当所然地说: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夏魏说的是事实,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个让他留下的好理由。我不需要你可怜我。

我没可怜你,就是怕你晚上一个人会觉得闷。夏魏急了,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他是那么急切地想做点什么,却又总是不得其门而入,如果连最简单的陪伴都轮不到他的话,他会难受死的。

感受着手腕上的力道,我知道自己该拒绝。与夏魏单独相处不是件明智的事情,我不愿失去那双温暖的手,不能再失去这个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见我不说话,夏魏继续说服她,让陪着你好不好?我只是想陪着你。

回家的路好像有走向世界尽头那么远,树叶在路旁狂乱地摇晃,风似乎也比平日要清寒许多。我慢慢地拖着步子走,身上一阵寒一阵热,脑袋里象有大锤用力敲砸,痛得她连呼吸都滚烫滚烫。

终于走进大楼。

我靠在楼门的玻璃上,喘气,咳嗽,最后一份力气也消失了。她眼前发黑,双腿软得朝地面慢慢滑去,好难受啊。

一双温暖的手扶住她,手背关切地放到她额头。

你发烧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蓦地就像开了闸,泪水哗哗淌落她的面颊。

每次我身子不舒服,夏魏总是会非常非常担忧,哄我吃药,哄我去医院,趴在我床边陪我睡觉。呵,他怎么会舍得扔下我呢?泪水迷蒙中,我紧紧抓住那只手的主人!这次,我死也不会再放他走了!

家里有退烧药吗?

泪水怔怔地风干在面颊,我的眼睛微微红肿,苦笑着努力站稳身体:我没事。

夏魏一直扶着我送上四楼,推开门,轻轻让我躺到床上,帮我盖上被子。坐到床边,又拭下我的额头。

发烧好像挺厉害的。我去把体温计拿过来。

我的心里一阵热流,这些天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我难过极了。虽然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事情总会过去的。

然而小可不在,我一个人好孤独啊,都没有人可以讲话,好像生活在一个冰冷冷的铁盒子里。

夏魏

眼泪凝聚在我眼中。

想吃点什么?今天你就不要下床了,想吃什么我帮你到食堂去买。夏魏微笑着问。

不想吃。

我吸吸鼻子,不晓得为什么,夏魏越是温柔,我越是想哭。

我做碗蛋花给你喝吧。他把拧干的毛巾敷在我的额头。

喝不下去胃里好堵。

蛋花里多放一点糖,甜甜的,香香的,好不好?夏魏轻声哄她,眼底满是温柔。

好熟悉的一句话

我的心骤然被揪得剧痛!

蛋花香喷喷地散出热气。

夏魏坐在床边一口一口用勺子喂我喝。

我靠着枕头半躺,表情尴尬:不用了,谢谢你啊,我可以自己喝的。这样多不好意思啊,我又不是生了什么很严重的病。

夏魏闪过我欲夺勺子的手,房间里又陷入古怪的沉默,我挠挠头,不知该怎么打破僵局,夏魏只是一勺一勺喂我喝蛋花。

时间慢慢流走。

问筠,让我来照顾你吧。

看着夏魏诚恳的眼神,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意志那么薄弱,我

最近的事已经焦头烂额了,我不能再给自己找麻烦。我不停用这话催眠自己,我已经承受不了任何变化了,够了!

不用了,我一个人没问题。

可是

我想一个人待着。我强硬起来,不想与夏魏再争下去,我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热脸贴了冷屁股,夏魏知道自己再说也没用,便不再出声。只是默默地关上房门,然后垂头离去。我捏紧拳手,费了好大力气才压制住想要叫住他的冲动。

电话响了起来。

我按下通话键,那边已经传来了欢快有活力的声音:问筠,有没有想我,我俞小可又回来了。

听到你的声音真好,这几天怎么了,电话也不通?

回去讲给你听,这些天精彩极了,对了,你还好吗?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吗?俞小可听到我的声音有些低落。

我很好啊,等你回来。

好,挂了,你要好好的。

火车飞快地前进着,耳边传来沈闷的铁轨磨擦声。

俞小可背靠着车厢,随意地站着,感觉有些无聊,于是便透过薄薄的镜片观察着周围的人。

俞小可身边有两个女生,正在小声地说着话,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怪异的笑声。

觉得好奇,俞小可便留意起我们的对话来。

那两个女生一人一句正在说在俞小可听来有些冷的鬼故事。

A说:有一块面包在大街上散步,肚子饿了,就把自己吃了。

B说:有一瓶矿泉水在沙漠上旅行,实在渴得不行,就把自己喝了。

A说:有一只吸血鬼在墓穴里睡觉,又饿又渴,就把自己的血挤出来,喝了。

B说:有改错带吗?你看,他们给我送的花圈的名字弄错了。

A说:我出身很显赫的,你读读我的族谱就知道了,就是这本──《聊斋志异》。

B说:听说这间屋子闹鬼?别听人瞎说,我喜欢安静,从来不闹。

A说:瞧你这满头大汗,快把脑袋摘下来,让我帮你洗洗。

沈问筠元风小说《我的王子有妖气》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