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沈问筠元风免费全文阅读-我的王子有妖气小说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5-20 22:42:13来源:WXB作者:韩小帅

沈问筠元风免费全文阅读-我的王子有妖气小说最新章节

我的王子有妖气

《我的王子有妖气》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沈问筠元风,我的王子有妖气在线阅读: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七章 体贴的礼物

司机果然疑惑地扭过头,瞬间,脸上神色一变,他居然再也不说话,啪的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片刻功夫就已消失在暮色中。

这是怎么了?

我呆了呆,立刻也随他刚才指的方向望去.

秋风萧瑟,杂草齐腰。在昏暗天色的掩映下,河畔,乱石杂草间,一座孤零零的荒坟赫然卧于小土坡上!.

他家?

我正瞧得头皮发麻,忽然哇哇两声,一道黑影倏地从石堆间掠起。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只黑老鸹。

哭笑不得。

难怪司机会被吓走,这气氛也太到位了。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只不过他无缘无故丢自己的鞋子,又把司机吓走,难道要在这荒郊野外过夜不成?他脑子发热?

江湖险恶啊,这个色,狼故意吓走司机,这里又荒无人烟,难道他想到这,我立刻也望望周围,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我警惕地瞧着他,倒退着跳了几步:你你想干什么?

我?元风一愣。

渐渐,那俊逸的脸上露出有趣之色,他居然真的朝我走过来.

你别乱来啊!我更吓了一跳,一只脚跳着连连后退,你干什么?

夜色将垂,远处已有星星点点的灯火亮起,并且越来越密集。

躺在温暖的怀抱里,我只觉得平稳而舒适,比坐车还强。抱自己的人可是个帅哥耶,不过,这帅哥是个花花公子想到这,我立刻从陶醉中醒来,果然发现了麻烦。

菊花香里青竹筠,半掩闲门。当元风刚刚吟完这两句话,我抬头就看到了一副令我永生难忘的画面。

碧浪重叠,上面飘着朵朵浪花,金黄、大红、绛紫、雪白

一阵醇郁的、带有独特药味的清香扑面而来,无数菊花铺满山坳,方圆竟有两三百米左右!奇怪的是,这些菊花明明颜色各异,排列也十分随意毫无规律,但看上去却并不杂乱碍眼。

微风吹动,花影层叠,掀起一重浪涛。

远远望去,诺大的花海中央,竟有一片小小的青翠的竹林,地势略高,如同海中仙岛一般,既浪漫又神秘。

这气势,配着四周天然的环境,实在妙极!

只是——我们要怎么回家?

元风半蹲在我的面前,上来我背你。

还是算了吧,我很沉。

你是打算让我背你回去还是你一只脚蹦回去?自己选元风坏坏的问。

两相衡量之下,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前者,我要蹦跶回去恐怕明天也到不了,脚废了是其次,关键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有了。

我不得不感叹元风的体力太好一点,背着一百多斤的人,走了两个小时都不带气喘的。

到了商场门外停下,元风竟然拿走了我另一只鞋子。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我知道他是怕我趁着他不在,偷偷溜了,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元风再次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鞋盒。穿上试试。他打开鞋盒,把鞋取出来。我刚要接过去,元风手往后一扬,坏笑道:把脚伸过来,我替你穿。

我不依,从鞋盒里拿了另一只鞋往脚上套。元风见我倔得很,低头看我的脚,两人的头无意中碰到一起,咕咚一声。

我下意识的摸摸头,元风已经抬起我的脚。我的脚很秀气,又白净,和很多年轻女孩儿一样,脚趾甲上涂了玫瑰红色的指甲油。元风赞道:脚长的挺好看。刚才扭了一下,疼不疼?我替你揉揉。

不用了。我忙道。

元风在手上使了点力,我疼的一激灵。看我排斥的把腿往里缩了缩,元风故意把我的脚放到他膝上。

脚有什么好看的?我忍不住抗议。

那你想让我看哪里?元风的脑子转的倒快,随时随地在语言上占我便宜。我听他调侃自己,哼了一声。

我的腿修长而光滑,非常匀称、毫无瑕疵。元风克制住冲动,不去碰我的腿,缓缓地替我穿好另一只鞋。我见他慢悠悠的,有些奇怪,想把腿缩回来,他却不肯放,只得转移话题:这鞋多少钱,我给你钱。

二百五,你给我二百就行。你不是喜欢穿二百多的鞋吗?元风抬起头莞尔一笑。我翻白眼:德行样儿,你才二百五呢。我打开包包取出二百块钱递给他,他也没客气,随手把钱放进口袋里。

每个女人都应该有一双好鞋,这双好鞋能带你去最美的地方,遇到你最爱的人。元风看着我脚上的鞋,说了一句。我瞅着他,不信的反问:呦,这是你说的,还挺有哲理。

我送你回家吧。

车开到胡同口,我下车前,元风道:明天晚上跟我一起吃饭吧。

我瞥了他一眼:明天我还加班。我说完就推门下车去了。元风耸耸肩,借着车灯的光看我的脚,确信我的脚没事才离开。

第二天,我八点半准时到公司。

张曼曼无意中看到我脚上的鞋,忍不住尖叫一声:这鞋Fendi今年夏天的最新款,在商场里看到过N回,惦记好久一直没狠下心买。

我见我盯着自己的鞋两眼放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鞋确实很好看,可也没这么夸张吧。我不像张曼曼她们,整天研究各种名牌,我对所谓的名牌,也就知道兰蔻、LV、爱马仕等等那么几个。

昨天还没看你穿,你在哪儿买的?不会是在秀水街买的A货吧。张曼曼怀疑的看了我一眼,脑子转的极快,由羡慕到嫉妒到冷嘲热讽,几秒钟之内迅速搞定。

张曼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去年在巴黎买过一双这个牌子的鞋,九百多呢看我有点愣,我笑着又加了一句:美元。

我还以为是欧元呢,原来是九百刀啊。我不客气的回敬一句。张曼曼讨了个没趣,扭着水蛇腰的走开了。

小林,来了啊,快进来。

部长之所以我的声音有些迟疑,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感到眼前的场面有些出人意料。

李部长正用一脸灿烂的微笑看着我,那个灿烂的程度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至少在我的面前,从来没有如此和蔼可亲的对我笑过。

大只要你有什么问题,随时都还可以来问我。这话听着总感觉带有客套的官腔,李部长对我露出了一个意犹未尽的笑容,看着让人心里忍不住要发毛:小林啊,这么长时间的栽培,将来有机会别忘了在你那位面前给我美言几句啊。

我不禁发怔:你说‘哪位’?

我懂,我懂,我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的。

所以,趁着李部长还沉浸在一厢情愿的想象当中,我只对他说了声再见,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我现在要做的是理清思路。

设计简洁现代的办公室内,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埋头看着什么,连有人进来都没察觉,直到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么神秘说!有什么阴谋?

元风侧身看着他,面无表情。

Dick见惯了他的扑克脸,所以完全不受影响,干脆一屁股坐到他的办公桌上,神情暧昧地问道:心动了?

你知道,她很重要。

重要到需要您亲自去了解她吗?Dick可不是会被轻易绕晕的人。

知己知彼而已,我已经等了十年,不能再等下去了。

——看,她在那里。

——真是可口的食物。

抓小偷,抓小偷。

站住,别跑!我大喊一声追了上去。

那个小偷看见后面有人追,就玩了命的跑。

我也死命地追,追了好几天街,距离越来越近,就是差一点抓不着。到最后两个人都没力气了。

小偷停下来喘着大粗气说:你也太能追了,都追我好几条街了。小姑娘,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就放了我呗,大不了这钱包里的钱我跟你四六分账。

我说:你以为天下乌鸦都跟你一样黑啊,快把钱包给我。

小偷一听这调解不成,又撒丫子跑了。我哀嚎一声,也追了上去。

他们跑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小偷冲了出去,我没多想,紧跟着追了上去。

我被汽车的鸣笛声惊吓到,抬头的瞬间,一辆货车已经逼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给不了身体任何指示,像个木头人一样呆站在原地。

完了。  

这两个字闪过我脑海的时候,我几乎想象到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看见这一幕惨烈的情景。 

突然,一道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我面前,伴随着巨大刺耳的刹车声,我被推开了与货车相隔半米的距离。

是元风?!

他一只手从她身上松开,另一只手刚刚从货车上离开。

她的心跳依然强烈,还没有从刚刚的惊恐中解脱,但是理智犹存。

你让它停下了? 我看到了货车上的手掌印。

它自己停下的,如果不停,该违反交通规则了。他面无表情的对我说,然后指了指已经变绿的信号灯。 

《我的王子有妖气》第八章 奇怪的车祸

不,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  

我拍了拍身上由于刚刚被推倒时沾到的灰尘,环顾四周,看到了周围目击者唏嘘的表情。  

货车司机跑了过来,连连问:怎么样怎么样,小姑娘,没事吧?

这是个好心的司机,我应该庆幸。其实责任在于我,假使他气急败坏的骂一句:X,你没长眼睛啊?我也不会抱怨。

没事,叔叔,对不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司机大叔嘴里念叨的同时,我发现元风已经不见了。

叔叔我先走了。我去搜寻元风的影子,却一无所获。 

司机叔叔追上我,坚持要送我去医院检查,嘴里一直说着即使没有撞到也有可能因为过渡惊吓造成神经上的问题还是检查一下比较保险。事发时彼此离得那样近,他无法相信我真的毫发无伤。  

我想,他也许没有注意到元风。

他行动得太快了,以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在我身边出现又恰好赶上交通意外我都一无所感。

我向司机大叔极力展示我的健康与活力,又是甩手又是踢腿,就差没有现场做一遍中学生广播体操了。司机大叔看拗不过我,于是让步。

和司机大叔告别的时候,他依旧不停向我嘱咐这嘱咐那,还塞给我一张名片说有任何问题一定要联系他。我当时只想告诉他,现在有问题的,是他的车子。

但毫无疑问的是,没有元风,我已经投向死神的怀抱了。

高大挺拔的身躯,严肃的黑色西服,一丝不苟的发型,虽不及他身旁的红发男人显眼,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就像察觉了我的视线,元风突然将脸转到她的方向,我赶紧低下头,疾走离去。

怎么看到你跑得比兔子还快?Dick压低声音,侧身对元风耳语。

元风没有回应Dick的调侃,视线追随着我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让人无法察觉的微笑。

一脸茫然地张望着,那小小的、无助的样子莫不让人怜惜。但元风知道,她并不如看上去那么脆弱。她是一个随时戴着透明盾甲的孩子,她柔弱的样子只是天生的假象,她会与自己遭遇的困难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周身的保护全部碎裂。他早就知道她是个漂亮的孩子,不是那种光芒四射的漂亮,而是沉静的带着魔力的吸引。他喜欢这种吸引。

心动了吗?元风嗤鼻。这只是寻常的狩猎,男人们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据为已有。

开到一半,元风不受控制的拐弯,错过几条街道,开向那栋破旧的民居。

安静的树荫下,路灯昏黄,元风摇下车窗半靠车边,她家的窗台暗着。

树影婆娑,朦胧月光流泻一地。

他想起了那个吻。

那个实在不怎么光明的强吻。

当时只是一时冲动,现在想来分明想做那件事很久了。

元风发动车准备离开。

车灯刚一亮,对面走过来一个熟悉的人影,拿着电话,似乎在说什么。

元风停车,打开车门。

好好睡吧,晚安。我的声音很轻,在安静的夜里却格外清晰。

借着路灯,薛文看见我嘴角残留着的温柔笑容。

那么的,刺目。

你有什么事情么?挂断电话我才看见元风,微微皱起眉。

有事,当然有事。

什么事?

元风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我

却没想我竟然先开口打断了:元先生,我可以问你件事吗?

元风没料到我会这么说,还是下意识点头。

你是不是对我有兴趣?

我的态度那样自然,仿佛陈述事实般的冷静,甚至连被元风拽在手里的手臂也没有想要挣脱。

不是。元风一愣,瞬间反应过来:我不只是对你有兴趣

沈问筠,我想追求你。

拽着我的手松开,元风的表情很认真。

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语气温和,没有起伏:元先生,别在我身上白费功夫了。我有男朋友了。

你拿这个当挡箭牌,我的确无话可说。

我闻言,绕过元风正要走。

他却又一次拦住了我。

可是,你问问自己,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么?我是真的喜欢你,很认真,我发誓这样的话我漫长的一生也不会说几回。

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你至少也该给我个机会。

我顿住:我不会很迟了,我回去了。

元风突然想起刚才听见我在电话里同别人告别的声音。

好好睡吧,晚安。

温柔而耐心的模样。

而几分钟前他们的道别。

很迟了,我回去了。

冷淡而生硬。

元风按下倒退键,路灯的微光一闪,车已驶出巷弄。

我站在窗前,原本没想和元风说的这么不客气,太过尖锐不但容易惹怒人,更容易挑起某种被称作征服欲的东西,可是当面对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想控制自己真的不那么容易。

水流温柔的冲刷,流淌。

照他一贯的性格,对方如此作为,干脆放弃了事,可是,竟然会舍不得。

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想要接近,想要了解,想要保护的情绪从没有那么强烈过。

第二天一早,夏魏就在宿舍楼下等着我,看,他是多了解我。

对了,车祸是怎么回事?夏魏问。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但是怕他有所怀疑,于是接着说:什么事没有,虚惊一场。

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知道不严重。你好好休息,看起来你很累,别担心,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夏魏伸手抱了一下我,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儿的僵硬,还是不行吗?他快等的没有信心了。

谢谢。突然的对视,竟有种恍惚的错觉。

恍惚还在剧中,两个即使再接近也无法了解的人。

瞬间的情绪让夏魏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光滑的触感,那么真实。

我回过神,挣了一下没挣开,低低道:请放开。

夏魏放开,扭过头,没解释也没说话。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俞小可一阵旋风似的从房间里飘出来。

你回来啦!

我先走了。

我看了一眼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俞小可,又看看她手里的袋子,你又乱买东西?

什么乱买东西?俞小可不满,衣食住行是人的基本需要,你看,衣还是放在首位哩!

看着我不以为然的神色,俞小可自然知道自己好友在心里想些什么,她挑剔地看了一眼衣着随意的我,问筠,不是我说你,你改变一下你的衣着品味吧,天天牛仔裤加T恤,简直就是单调乏味之极。你知道么,天天看着你,真是污染我的眼睛!

我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穿有什么问题。

俞小可挑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脸蛋这么漂亮,可是却被老土的眼镜、残旧的衣着掩盖了美丽,暴敛天物!

我翻了翻白眼,拍开俞小可的狼手,吃饭没?

没,外面的猪食怎比得上问筠的手艺!俞小可立刻谄媚地道。快点快点,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出去。

天上没有星星,月亮孤单的俯视着大地。

淡淡的花香随着夜风四处流荡,深吸一口气,醉人的花香似乎随之渗入人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将人薰醉。

陌生的环境,凄美的月色似乎特别容易让人迷失,而梦幻的事情发生的机率,在这种环境中仿佛特别高。

面色寒冷的青年一手撑在槐树上,旁人远远看去,像在那里倚站休息。然而在他风衣和身体遮掩之下,他的另一手却压着一柄剑刃黝黑、柄缠红绳的长剑,与他极具现代感的穿着形成强烈对比。

俞小可看到了一张帅气冷酷的脸,一双紫色的眸子让她印象深刻,这个人的身上,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夜里起了大风,我那屋正对风口上,窗外塑料搭的雨檐被吹得砰砰作响。我迷迷糊糊爬起来去关窗,手探出去接了一下,感觉似乎在下小雨,估计一会儿要下大了。

光着脚丫摸黑出去上厕所,顺便把厕所和厨房的窗也给关了。正打着哈欠穿过客厅往自己屋里摸,突然听到钥匙在门锁里转动的声音。

天空一道惊雷闪,映亮了客厅墙上的挂钟。深夜两点。

我死死瞪着门,一时间僵硬不敢动弹。

门缓慢地打开,吱呀声拖得很长。俞小可湿漉漉地走进来,摇晃了两步,扶住墙。抬头看见我,愣了一下。

蹭到对方的衣服,湿意和寒意顺着衣服染过来。

俞小可抱怨了一句出师不利,打着哈欠回了自己屋。

我开始进入梦乡,丝毫意识不到自己散发出一种异香。

不是花香,不是叶香,也不是香水香。说淡,却在夜风吹拂下久久不散,说浓,飘入鼻端,却是那般的飘渺,不像是人间能够出现的香味,无法捉摸,极为诱人。

晨光出现的那瞬间,身上的异香骤然敛没,再也闻不到丝毫,那些恐怖的身影,也不知何时离去。

元风看着沉睡中的人儿,终于不再惊慌,嘘了口气,想要擦掉额头上的冷汗。

床上的人儿,依然睡的香甜。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去上班,大概是昨天回来晚了,小可还在熟睡。

沈问筠元风小说《我的王子有妖气》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