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 首页 > 落魄王妃亦倾城

    落魄王妃亦倾城全文免费试读(许芳辞容菀) 完结版

    来源:wyy|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时间:2020-08-01 17:33:40|作者:00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00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说的是主角许芳辞容菀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明明是出身医学世家,十五岁就出国攻读临床医学,十八岁拿到临床医学、生物学、药理学等数个博士学位,回国后开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年轻医学天才,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被丈夫厌弃、连...

    落魄王妃亦倾城许芳辞容菀

    《落魄王妃亦倾城》第十九章真相

    你居然还有脸问!许芳辞怒极反笑,你整天把那个小狐媚子往家里领,这也就算了。她现在居然把手伸到了我的院子里,苏靖朝,你真当我不敢对她动手么!

    苏靖朝听得云里雾里,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胡说?方才陈大夫去给猫验过尸了,诊断出来的结果是它被喂了断肠丹。王爷,那种东西,除了你的宝贝容菀,还有谁会没事儿带在身上乱跑。

    呵,看来王妃还真是健忘,两年前你以杀人为乐,买了足足几百颗断肠丹,想来用到今日还剩下不少,如今竟有脸栽赃嫁祸到旁人头上,真是好本事。

    许芳辞被呛了一下。

    还有这事儿?她怎么不知道?不过这根本不是重点。

    就算我有断肠丹,但是又怎么可能喂给猫,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谁知你是不是想蓄意污蔑给容菀?

    许芳辞气的肺都快炸了。

    这个眼瞎又没脑子的蠢男人,居然怀疑她用这种法子去害容菀?

    那个只会装腔作势的白莲花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药!

    苏靖朝,你别拿自己龌龊的思想随意臆断别人,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有何证据?

    许芳辞怒目圆睁,我可以发誓,倘若真是我做的,就让我浑身长疮流脓,死无葬身之地!

    毒誓谁不会发,本王不信这个。苏靖朝冷笑。

    好!那我今日在此立誓,若你找到证据,证明毒是我下的,我立刻写合离书,搬出王府,你我再无干系!

    此言一出,书房外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苏靖朝都变幻了脸色。

    许芳辞当年为了嫁给她,简直挖空了心思,连皇宫那边的关系都动用了,这会儿却立下了这样的誓言,而且看她的表情和语气,似乎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

    难不成如他之前所猜测的,真的有内情?

    怎么样,你到底答不答应。许芳辞不耐烦的追问道。

    苏靖朝看着许芳辞的眼神格外怪异,半晌才给出回应,好,本王答应你。

    那王爷可得好好调查,别最后为了袒护某些人,刻意捏造证据,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来。

    面对许芳辞的冷嘲热讽,苏靖朝仍旧面无表情,这个你大可放心。

    哼!许芳辞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的脸,转身大步回了自己的院子。

    王妃主动提出要跟王爷合离的事,没到晚上就传遍了整个王府。

    府邸内上上下下一片欢腾,连瘸了十几年的扫地老头都差点蹦跶起来。

    一时间人人恨不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将碍眼的王妃欢欢喜喜送出去。

    可惜搜寻证据这种事说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

    左右死的都是一只猫,大张旗鼓的去查,未免不值,但随随便便派个下人过去,又显得太潦草。

    事情一拖再拖,已经过去了三五日,许芳辞终于从失去大橘的悲伤中缓了过来,开始了从前那种混吃等死的悠闲日子。

    可她闲着,并不代表其它人也沉得下心,比如雁儿。

    要不是许芳辞当日大发善心,她恐怕已经在牢狱里被折磨死了,这份恩情说什么都得报答。

    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王妃的笑话,她一定要找出足够的证据,证明毒不是王妃下的。

    已经入了夜,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雁儿穿着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一件麻布衣裙,紧贴着后院的墙壁缓缓挪动着,试图往最里面的那个破旧院子走去。

    这里从前是关押下人的地方,已经荒废好久了,到处都灰扑扑的。

    要是她记得没错,大橘最喜欢往这种隐蔽地方跑,指不定此处会留下什么痕迹。

    屏住呼吸,雁儿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她走了好一会儿,突然撞上了什么人,吓得瞳孔紧缩,险些尖叫出声。

    嘘!莫要喊,是我。那人压低声音提醒着。

    雁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张嬷嬷,都这么晚了,您怎么会在这?

    张嬷嬷叹了口气,我都在这好几天了,一直盼着有人来,今天可算是等到了。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毒是张嬷嬷下的吧?这可是她孙子最喜欢的猫,根本不可能才对。

    还不是为了那件糟心事,大橘就喜欢往这儿跑,几天前我为了让小虎子安心,所以偷偷来瞧了一眼,没想到刚到一会儿就听到了脚步声。此处偏僻,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我下意识的就躲到了柱子后面躲着。

    然后呢?

    然后,我就看到容菀姑娘手里拿着块熟肉,引着猫去了她跟前。张嬷嬷说着,心有余悸捂着胸口,我原以为她是心善,怕猫饿着,正要出去感谢,就看到她拿出了一颗小药丸塞到了肉里,猫儿是个不懂事的,就直接吃下去了。

    什么?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直接去王爷跟前说,反倒一直在这守着等我过来?

    张嬷嬷无奈道:我倒是想去,可王爷与她之间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满京都城的人,谁提起容菀姑娘不是赞不绝口,这话我就算说,也没人肯信啊。

    哼!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有些人看起来是救世菩萨,实则心肝儿都黑透了。而王妃受尽诋毁,却是实打实的热心肠,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王妃被陷害!

    你打算怎么做?

    雁儿一咬牙,张嬷嬷,我人微言轻,但你是府邸里的老人了,要不咱们一起去王爷跟前,将这件事说道说道?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就不信王爷听不进去。

    而且王爷这些年来饱读圣贤书,绝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她相信一定能够还王妃一个清白。

    张嬷嬷看起来颇为犹豫,毕竟这事儿一个弄不好就得丢了饭碗。

    张嬷嬷,小虎子伤心的几天都没吃下饭了,您若是指出了真正的凶手,他也能舒心啊。

    小虎子是张嬷嬷的心头肉,听雁儿这么一说,当即就做出了决定,好,我跟你去!

    《落魄王妃亦倾城》第二十章我都是为了王妃

    黑色渐深。

    张嬷嬷与雁儿跪在地上说了一炷香时间,从容菀何时过去,当天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戴的是什么配饰说的一清二楚,分毫不差,甚至连她的表情都生动的描述了出来。

    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狰狞。

    房内黄豆般大小的烛光啪的跳跃了一下,昏黄的光亮映照在男人刀削般的侧脸,愈发显得阴鸷。

    你们该知道对我说谎的下场。

    张嬷嬷重重磕了个头,王爷,您知道老奴的,先前因为小虎子落水的事,我对王妃始终心怀怨言,所以绝对不可能对她有一丁点儿的偏袒。今日所说,句句都是实话。

    苏靖朝袖下大掌紧握,关节都泛出了白色。

    是容菀!

    居然真的是她!

    相识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那女人温柔贤淑,怀有济世之心,没想到竟会对一只猫下如此毒手。

    王爷,王妃纵然有再多不对,可这些天以来真的把那只猫视作亲人一般。雁儿声音哽咽,大橘埋进土里那一日,王妃笑着说,她在这府邸里又成了孤零零一个人了,要是没有奴婢在,她指不定连死了都没人知道。奴婢不敢求别的,只求您能还她一个清白。

    这样戳心窝子的话,若是从前的苏靖朝听到,一定会嘲笑她咎由自取,可如今却觉得胸口像是压了块什么东西,堵得厉害。

    本王知道了,你们先下去,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再提起。

    是,奴婢(老奴)告退。

    张嬷嬷与雁儿一同退出了房间,苏靖朝静静坐着,哑声道:影,明日去传信给容菀,让她入王府一趟。

    隐匿在窗外的影恭敬应了一声,是!

    翌日。

    在自己府邸中无所事事的容菀听到苏靖朝邀请自己去王府,激动的差点踩到自己的脚。

    她对着镜子仔细梳妆了小半个时辰,又挑选了一件颜色素雅的衣衫,这才动身。

    马车行驶片刻便已经到了王府正门,容菀被客客气气带去了书房外。

    她扶了扶发簪,抬手敲响了门,王爷,容菀可否进去?

    进。

    吱呀——

    推门而入,容菀的视线准确无误的锁在了案桌前坐着的苏靖朝身上,娇羞不已的行了个礼,参见王爷。

    无需多礼,坐。

    多谢王爷。

    许是太过高兴,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靖朝的神色比往日里还要是森冷不少,沾沾自喜的坐在了凳子上。

    今天苏靖朝突然送来邀贴,难不成是几日不见,开始思念她了?

    许芳辞那个贱人,就算整天住在王府里都未必能见上王爷一面,而自己却能被如此对待,这就是明珠与劣玉的差距。

    王爷,您让容菀前来,可是有什么事么?

    苏靖朝袖袍轻拂,敞开的门自动关了起来。

    他站起身,一步步靠近了容菀,本王确实有事要问你。

    眼瞧着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容菀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今天的王爷这是怎么了,从前他们两人虽然也到了彼此爱慕的地步,但从未有过任何逾越,这会儿却

    难不成苏靖朝决定要休了许芳辞,另娶她为王妃?

    一想到这种可能,容菀高兴的几乎要昏厥过去。

    王,王爷,您到底想说什么?

    苏靖朝的脚步停在了距离她两尺之外的地方,声线冷的像是要掉冰碴子,本王这两日调查王妃院中猫儿突然暴毙一事,并无头绪,不知容菀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原来是为了问这个。

    容菀眼底划过了一抹失望,但仍保持着微笑道:这个容菀也不是很清楚,毕竟猫是一直待在王妃身边的。

    是么?可昨日有个下人来本王跟前,亲口说看到你给猫下了毒,菀儿,你当真不知道么?

    什么?!容菀大惊失色,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这,这分明是诬陷,王爷您千万不能相信。

    她分明记得那地方空无一人,只有那只蠢猫在,这一定是苏靖朝在用激将法,她绝对不能露馅。

    她这副竭力辩驳的模样让苏靖朝很是反感,容菀,本王既然问你了,便是有了十足的证据。你无需否认,本王只想知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知道已经不能再继续装下去,容菀咬着唇,立刻换了个应对方式。

    她噗通跪在了苏靖朝面前,梨花带雨道:既然王爷都知道了,那我也不敢再隐瞒,那只猫确实是我做手脚毒死的,至于原因,其实都是为了王妃?

    为了王妃?

    是啊,王爷您想,自从王妃阴差阳错救回了小虎子,就一直觉得自己医术高超,若再继续下去,下一次有人重病或者中毒,她一定会继续用自己的法子胡乱医治,到时候只会害了更多的无辜之人。

    可那只猫又何其无辜?

    容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知道这法子不妥,可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王爷,容菀自幼跟着师父学习医术,每一条人命在我眼里都是无比珍贵的。王妃拿旁人的性命胡闹,我怎可眼睁睁的在旁看着?所以想着,只要猫死了,她就能意识到自己的法子不妥,以后就能收手了。

    她说的合情合理,言辞恳求,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可苏靖朝始终觉得她这做法太过恶毒了些,跟从前的许芳辞又有何差别?

    可毕竟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又不好多加责怪。

    罢了,你先起来。沉吟半晌,苏靖朝沉沉叹了口气。

    容菀垂眸抹去了眼泪,故作柔弱的艰难站了起来,王爷,容菀自知有错,愿亲自去向王妃和小虎子道歉,以求弥补心中愧疚。

    不必,这件事本王会处理妥当,你且回去歇息吧。

    这样的回答早就在容菀预料之中,她楚楚可怜的看了苏靖朝一眼,随后低头出了书房。

    容菀离开不久,离开小半日的影终于回了府。

    他将怀里毛绒绒的小东西放在了桌上,拱手道:王爷,属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找了只跟之前那只猫一模一样的回来。

    本文节选自作者00的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主角是许芳辞容菀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试读结束。

    标签: 落魄王妃亦倾城 00 许芳辞容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