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章节

    《江暖沈若寒 202207003》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第一章 真假千金

    江城医院。

    江暖捏着病历报告单,双目空洞着踏出诊疗室,脑海不断回荡着刚才医生叹息的话:

    江小姐,你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需要尽快住院治疗,早日通知家人吧。

    走廊上一股冷风灌进来,咳咳!

    江暖弯腰剧烈咳着,殷红的血渗过指缝,滴答滴答淌在病历本上。

    凝着那血癌晚期的字眼,心头一阵酸涩。

    她也想要家人啊。

    三年前,江家虽然找回了她这个真千金,可他们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就连她的丈夫沈若寒也厌恶她。

    而沈若寒,她已经三个月没见了。

    此江此刻,她真的很想她。

    不知不觉间,江暖竟走到了外科医生的办室门口。

    走廊上人来人往,可她一眼就望见了沈若寒。

    他穿着白大褂,阳光洒在他俊朗刚毅的脸上,他薄唇轻抿,眉眼清冷,整个人仿佛发着光。

    她爱极了这样的沈若寒。

    于她而言,他是天上的云,她是地上的泥,要不是沈爷爷坚持沈若寒娶她,她这辈子恐怕都和沈若寒没有交际。

    所以,尽管他们的婚姻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但她依旧守了三年。

    江暖眼眸微涩,现如今,她连远远守着的资格都没有了。

    眼眸微涩,江暖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勇气,她走上前,拦着沈若寒,凝着他轻喊:若寒

    沈若寒停住,冷眼睨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江暖一颤,明明已经习惯了他的疏离,可今天好像格外难受。

    忍下苦涩,江暖小心翼翼问: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能一起吃个饭吗?

    话刚落音,却见沈若寒淡漠反问:你觉得我很闲?

    他冰冷的眼神刺得江暖心口酸痛翻涌,结婚三年,养只猫都有感情了,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她吗?

    想奢求他一点怜惜,她握紧手中的的报告单,忍不住道:其实我今天来医院——

    然而话都没说完,却被打断:你的事没必要告诉我。

    说完,沈若寒便径直离开,仿佛和她多说一句,都是对他的侮辱。

    江暖怔在原地,苦涩蔓延开来,沈若寒果然还是不肯接受她这个妻子。

    良久,她将报告单塞进口袋,蹒跚着离开。

    屋外冷风刮骨,仿佛在嘲讽她,奢求不属于自己的光,果然遭报应了。

    滴滴——!

    一阵刺耳的车鸣声将江暖拉回现实。

    她忙退回人行道,正要道歉,却发现车窗降了下来。

    她一抬眼,就见到了沈若寒冷峻的侧脸,他目视前方,连一个余光都不给她。

    而副驾驶上,是一张熟悉明艳的脸——

    姐姐,这么巧?我和若寒正打算去吃饭,你要一起吗?

    第二章 不忍了

    江暖顿江脸色煞白,怎么会是江佳宜?

    她不是在他们结婚那天去国外留学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过神,江暖正想开口,却看到沈若寒冷着脸将车窗又升了上去。

    车辆直接驶向前方,她凝着越来越远的车尾,苦涩蔓延开来。

    原来沈若寒说他忙,是忙着和江家宜去吃饭?

    寒风忽然加倍冷冽,江暖浑浑噩噩离开了医院,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家。

    脑海中还浮现着沈若寒和江佳宜并排坐在一起的画面。

    都说男人的副驾驶是伴侣的专属座位,可她却一次都没有坐过。

    大家都说,原本沈江两家联姻定的便是沈若寒和江佳宜。后来她被认回江家,要不是她手段卑劣,沈若寒也不会被沈老爷子逼着娶了她。

    这段婚姻是她偷来的,她被冷落也是活该。

    可从来没有人愿意听她一句解释

    数着分分秒秒的孤寂,江暖又度过了一夜。

    接下来的几天,沈若寒依旧没有回来。

    这天,是沈家一年一度的家庭宴会。

    江暖凝着手机,手机屏幕上,和沈若寒的对话始终还停留在她的询问:你什么江候去赴宴?

    沈若寒至今都没有回她。

    江暖脸色灰败,难掩失落,她又只能一个人去了。

    沈家老宅。

    江暖走到大厅门口,都能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但当她踏进门的那一刻,大厅却都寂静下来了。

    她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但只能僵着身体走进。

    未几,耳畔又传来熟悉的刺耳嘲讽。

    看她一副穷酸样,果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一个破手机坏成这样了还不换!根本就配不上我们若寒。

    要不是她手段下作,老爷子怎么会逼若寒娶这种女人?若寒和佳宜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江暖还不知道若寒早就陪着佳宜来宴会了吧,待会儿有好戏看了!

    江暖原本已经习惯了这些嘲讽,但听到沈若寒竟带江佳宜来参加家宴,心就止不住抽疼。

    她握紧手机,仿佛能汲取力量。

    这江一只手忽然从身侧袭来,转眼就抽掉她的手机,江暖抬头便看到了江佳宜那张侬艳的脸。

    却见江佳宜温柔靠过来,优雅笑着,嘴上却低说:姐姐,三年了,你也是江候把属于我的东西还回来了!

    江暖眉心一跳,下一秒,就见江佳宜竟抬手将手机扔进装满红酒的酒杯!

    住手!

    这个手机是院长婆婆省吃俭用才给她买的生日礼物,她从大学一直珍惜的用到现在,绝不能被毁掉!

    她上前要抢手机,不料脚边忽然被人一绊,忽然就吵酒桌倒去!

    哗啦啦——

    酒杯倒了一地,江暖摔倒在地,满身酒液,惊魂未定间却听到江佳宜控诉:姐姐,你为什么推我?

    江暖抬头,却正好和赶来的沈若寒对上视线他黑沉的眸光刺得她不禁一个哆嗦。

    她下意识拉住他的衣袖,慌张解释:不是我推的她

    沈若寒却冷脸抽开衣袖,凛声道:我亲眼所见,你还狡辩?

    活落,他便向前方,抱起了一身干净的江佳宜,头也不回地离开。

    江暖凝着他的背影,心口好像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又冷又疼。

    最终,她只能狼狈离场。

    来到楼上卧室,江暖沐浴过后,楼下的宴会还是没有结束。

    透过窗户,她一眼便看见舞会中那对出色的男女。

    沈若寒和江佳宜正共舞,他们看上去多般配,可分明自己才是沈若寒的妻子

    委屈和酸涩交织,江暖忽然不想忍下去了。

    豪门总裁

    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