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章节

    《虞嫣卫子肆 昨夜星辰待君归》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第01章

    大周,平王府上。

    身体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虞嫣跪坐床边,不知过了多久,寝殿大门终于开了。

    卫子肆带着一身酒气走进来,看到虞嫣,他的眉头明显地皱紧了许多。

    子肆,我疼......

    虞嫣气若游丝,她抬手想要抓住卫子肆的衣服,可是衣角却从指缝间溜走。

    虞嫣,这个招数你就不会用腻吗?卫子肆缓缓低头,声音冷淡。

    这个女人,从前便喜欢用这种伎俩博他的怜悯,如今演技倒是越发精湛了。

    听见这话,虞嫣又羞又愤,可是身上的疼痛太过难忍,即便是拧眉也想在示弱:没有撒谎......我真的好难受,你......你送我,去看看--

    若非浑身无力,她绝不可能这般低声下气。

    话音未落,卫子肆已经粗鲁地勾起她的下巴,警告道:虞嫣,从你两年前投靠郑邀时起,你的存在便只会让本王觉得恶心,所以你为什么还要枉费心机招惹我。

    虞嫣的瞳孔猛然一缩,她张了张嘴,满眼都是迷茫。

    子肆,当初我也是被逼无奈,况且我跟郑邀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

    闭嘴!卫子肆怒声打断她的话,冷笑道,只怕是我脱险太快,你才没有这个机会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卫子肆已经认定她背叛了他。

    虞嫣几乎快要将嘴唇咬破了,吼得几乎咳血:子肆,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啊!

    若非额娘去世前让我许下照顾你的承诺,父皇又下旨赐婚,本王怎么可能娶你?就别说什么明媒正娶的笑话了,我同你没有任何感情!

    卫子肆决绝地转身离去,因此也没有看到身后的女人像软泥般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虞嫣已经躺在了床上,贴身丫鬟星儿一脸担忧地跑了上来。

    平王妃,您总算是醒了!她偷偷抹去眼泪,这会儿又是哭又是笑的。

    郎中也走过来,拱手行礼道:王妃娘娘,我谢某行走江湖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雪姬毒。

    雪姬毒传自西域,自从老怪去世以后,它已经灭迹多年,您怎么会染上这种毒呢?

    虞嫣的心骤然一提,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对这种毒异常陌生,于是试探地问道:雪姬毒,那是什么?

    是西域老怪的独门秘药,能让濒死之人多活半月,却也能让正常人在一年内渐失五感、受尽折磨而死。

    虞嫣猛然回想起,一年前为救重伤的卫子肆,她曾犯险前往西域取药,也确实被人强迫着吞服过一味药丸。

    难道就是那个时候中了毒?

    娘娘,若是中了此毒,除了西域老怪本人之外,没人能解,可老怪已经去世多年。

    ......那我还能活多久?

    娘娘,最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第02章

    江湖郎中离开前给虞嫣开了几副中药,可减缓些许痛苦,而星儿则在听到自家主子命不久矣的消息后便哭个不停。

    好不容易打理好一切,虞嫣才重新梳妆,将病容收敛起来,她去了卫子肆的书房。

    你来做什么?卫子肆伏在案前,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虞嫣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垂放在腿侧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衣角。

    要是没事的话就出去,我没有空闲跟你玩哑谜。卫子肆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折子,他背靠着椅子,疏远地看了眼有些局促的虞嫣。

    子肆,我中毒了。

    短暂的沉默后,卫子肆笑出了声,先是一声急促的哧笑,接着便是不加掩饰的大声嘲笑。

    虞嫣啊虞嫣,从前你尚且还算聪明,怎么如今越活越回去了,现在编的谎话真是越发可笑了。

    他从桌子后面走到虞嫣面前,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淡:那你说说,你中的是什么毒,气色竟然还能保持得这么好。

    虞嫣挤出一个苦涩的笑来,她的心抽疼得厉害,却还要保留最后的体面:子肆,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吧?

    也许是终于在虞嫣脸上看到了无奈的表情,卫子肆快意地扬起嘴角,颇为愉快地点头。

    不错,这会儿倒是又聪明起来了。

    她默然地埋低了头,隐忍着咬紧牙关,硬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再次抬头,她笑靥如花。

    如果我说,我快要死了呢?

    或许可以得到本王开怀一笑。卫子肆云淡风轻地说道,微微扬起嘴角。

    虞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死后还能博王爷一笑,我之荣幸。

    她淡然离去,尽管身上穿着厚实的斗篷,可背影瞧着却格外瘦削,卫子肆皱了皱眉。

    在他的印象里,贵为公主的她从来都是骄傲地扬着下巴,何时像现在这般佝偻着身子瑟缩一团。

    装成这样,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江湖郎中说她会渐失五感,不过三两日功夫,虞嫣已经失去了味觉,视力和听力也日渐模糊。

    大周海晏河清,岁丰时和,一切都在向好,只有她仿佛秋天之落叶,日渐凋零。

    所以即便是二十三岁生辰到来时,她脸上也没有什么喜色。

    青州路途遥远,她父王只能差使臣将生辰礼送来,虞嫣心中酸涩不已。

    最后一月,她还能否有机会再见父亲一面?

    这时,星儿推门进来:平王妃,客人们都来了,您要是不舒服,奴婢就出去说一声。

    虞嫣摇了摇头,又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胭脂涂抹后的脸上倒是减了些病容,可一双眸子里却没什么光彩。

    只怕以后的妆要越发浓郁了。

    府苑中满是前来祝贺的人,虞嫣妥帖地一一谢过,卫子肆姗姗来迟,身边还跟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

    贺昭昭——喜欢卫子肆喜欢到不惜为他丢掉半条胳膊的女人。

    豪门总裁

    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