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免费小说-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阅读

  • 时间:
  •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作者:九月樱花
  •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源于:zd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免费小说-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在线阅读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小说by九月樱花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第9章 好久不见

阮宁焕眼看着阮宁渊要走,心里着急,姐,你别走啊。

阮宁渊充耳不闻,走出了房间。左靳楠纯粹是来看笑话的,根本就不想帮忙,她要是还在这里,左靳楠只会更加嚣张,更何况,她这个弟弟也是该给点教训了。

左靳楠看了眼阮宁渊离去的背景,挑了挑眉,对阮宁焕说:你姐姐似乎不想保你,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也走出来房间。

王队长自然也跟着出去了,其他几位警察都知道抓来的这几个人都有些身份,也是很有眼色地回避了出去。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跟着阮宁焕被抓进来的几个人,大家都好像看了一场闹剧似的,特别是跟阮宁焕一起被抓的那几位,其中一个就戏谑得说:我说哥们,你家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我就叫我家人了啊。

阮宁焕脸色黑了下来,最有能力保释他的两个亲人都走了,现在还被朋友看轻,好像他刚刚就是闹了一簇笑话似的。

你要是敢通知你家人,那就叫他们来保你啊。他们这些人出来玩,还进了局子,当然要先瞒着家里。

那位朋友便嗤笑了一声,你以为都像你家那样啊,我姐要是知道了我在这,肯定会来保我,而且还会帮我瞒着家里人。

阮宁焕不出声,心底开始怨恨起阮宁渊,如果不是她,姐夫肯定已经保他出去了。

阮宁渊刚一脚踏出警察局,就接到了助理于欣打来的电话。

阮经理,上周我们跟TC约好了今天见面,您什么时候来公司?

阮宁渊才想起来,这下可遭了,这次的项目非常重要,她也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联系上TC的人,好不容易他们才答应见面,机会难得,绝对不能错过。

可从这里赶过去怎么也要半个多小时,可她现在这身打扮实在不适合见客户,现在,你去我办公室拿到衣服,直接到TC附近的君悦酒店,我们在那里碰面。

挂了电话后,阮宁渊招手叫了辆的士。

在车上,阮宁渊就迅速地化了一个淡妆,幸好包包里的东西没用被淋湿,不然她现在就算能赶上,也不敢去见客户了。

半个小时后,阮宁渊在君悦酒店门口下了车,正打电话问于欣房间号码时,身后突然有人叫住她。

阮大小姐,好久不见啊。

宋依依站在不远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嘲讽似地说:怎么阮大小姐当了五年的凤凰,怎么还是这副杂草似的德行。

阮宁渊此时的形象确实很糟糕,身上的衣裙被雨淋了一个晚上,早已经皱巴巴的不成样子,精神也不太好,即便化了淡妆,气色也还是很差。

但被这位曾经的妹妹这样嘲讽,阮宁渊也是很恼怒,你怎么在这?这个时间,你不是该在学校上课?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宋依依受左靳楠资助,现在不需要做兼职,就有足够的学费读完大学了。

宋依依翻了个白眼,清丽的面容上带着不屑,你管得着吗?你现在跟我可没半点关系。

那行,我有事先忙了。阮宁渊本就赶时间,不愿在这跟她掰扯。

宋依依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离开,竟然敢这样无视她,以为回了阮家就真的了不起了吗?宋依依眼睛微眯,悄悄地跟在阮宁渊的身后进了酒店。

阮宁渊进了酒店大堂,正等在电梯门口。

没想到电梯打开后,里面出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阮宁渊呆愣地看着对方,郁郁英雄,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电梯里的男人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错愕过后,冷峻的脸上扬起了温雅的笑容,小宁,我昨天刚回国,你怎么在这?

阮宁渊回过神,急忙地走进电梯,我现在有急事,有个客户很重要,我们改天再聚。

郁英雄已经走出电梯站在了外面,明明身上带着强烈的冷酷气质,眼里却含着笑意,看着她慌乱的样子,他意味深长地说:不用着急,我会等你。

可惜,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阮宁渊虽然听清了他的话,却没看到他此刻脸上异样的神情。

只是当电梯上升时,阮宁渊才想起,刚刚应该跟他要手机号码,再回想,郁英雄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她刚刚差点没认出来。

匆忙进了房间,于欣已经在等她。

阮宁渊进洗手间洗漱了一下,换上正式的职业套装,又整理了一下妆容,出来后看到时间刚刚好,才算松了口气。

走吧。

于欣刚接了一个电话,神情有些诧异,阮经理,TC的人来电话,说把见面地点改在君悦酒店,说正好请我们一起吃顿饭。

阮宁渊动作顿了一下,阮氏之前跟TC并无接触,双方都不认识,怎么初次洽谈,突然临时要换地址,还换成了酒店?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第10章 你过得好么?

君悦酒店的二楼,贵宾室里,阮宁渊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

经过了短暂的错愕后,阮宁渊终于明白了过来。

眼前的这位好友,早已经不是当年小巷里那位聪明外表出众的年轻人,当然,仍旧是最有出息的那一个。

真没想到,这几年全球商业圈异军突起的TC竟是你的公司。

她端起高脚杯,敬他,恭喜。

郁英雄同样端起酒杯,回敬。

他们曾经是贫民区的伙伴,有着相似的经历,如今,大家的生活都有了不同的变化。

你,现在过的怎样?郁英雄看着她,眼神温和,只是对她今天来酒店前的经历很好奇,前一刻还那么狼狈,此时端坐在他面前的,已经是职业白领的模样。

阮宁渊颇有些不自在,前后换装的形象都被他撞见,而且他还是今天她最重视的客户。不过他们是多年的好友,曾经在糗的事都撞见过,今天这一出也就不足为笑了。

我现在当然比以前好多了,虽然没你厉害,但我起码也是部门经理。阮宁渊笑着回答。

郁英雄偏头笑了笑,棱角分明的五官变得柔和了许多,他看向旁边大大的落地窗户。

夏天清凉的微风拂过,白色的窗纱随风晃动,玻璃窗外是一片翠绿的小花园,环境优雅静谧。

阮宁渊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他们此刻所拥有的一切,以及眼前这样优美的景致,在多几年前,那个曾经在贫民区的他们,是从不敢奢望的。

命运开了个玩笑,让她一夜之间,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她知道郁英雄想问的不是这些,但阮家的情况,还有关于左靳楠的那些事,她实在说不出口。

好了,下面我们先谈公事吧。阮宁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文件。

包间外面,当宋依依看到阮宁渊进了贵宾室后,便匆匆地离开了。

左氏集团顶层,左靳楠从电梯里从来,刚要进办公室时,突然被人拦住。

左大哥,你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好久。宋依依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急切地说。

左靳楠看了眼站在她旁边的杨助理,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过来的?

宋依依也跟着瞪了杨助理一眼,埋怨似地说:来了有一会了,你的助理就是不让我进你办公室等你。

左靳楠走进办公室,边说:以后宋小姐过来,我不在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是。杨助理恭敬地应下。

宋依依急急地凑到左靳楠身边,用夸张的语气说:左大哥,我今天过来的路上,碰到了件古怪的事,你猜我遇见了什么?

左靳楠并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坐进大班椅里,他的办公桌上整齐放着厚厚的几份资料夹,都是等他审批的文件。

什么?左靳楠翻阅着文件,随口问了一句。

宋依依得到他的追问,脸上扬起了笑脸,我在君悦酒店碰到阮小姐了哦,我还看到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正好我也认识,以前还是阮小姐的青梅竹马呢。

左靳楠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来,挑眉看着她,你就这么高兴?

宋依依一脸坦诚,当然,我早就说过她不是什么好人,我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可比你了解她,我就怕你被她骗了。

她一脸期待看着左靳楠,左大哥,你可千万不要被她表面的纯真给骗了。

将手上的文件合上,左靳楠一只手搁在文件上面,节骨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看向一旁的杨助理,去看看。

宋依依闻言,眼里满是兴奋,转身就向门外走。

走了两步,直到杨助理出了办公室,她才察觉出不对,回头看过去,发现左靳楠还端坐在办公桌前,疑惑地问:左大哥,你不是要去看看吗?

左靳楠头也不抬,淡淡地说:这种事,让杨助理处理就好。

宋依依颇有些失望,她心心念念的捉奸场面就这样泡汤了,不过,能让左大哥看清那个女人,也是一件好事。

你该回学校了。左靳楠一边审批文件,一边说。

宋依依看着他,脸上带着不舍,目光瞟过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眼睛一亮,问道:左大哥,你有我姐姐的消息了吗?

左靳楠正在签名,手上一用力,划破了笔下的文件,语气清冷了许多,你姐姐回来,自然会见你。

宋依依察觉到他的情绪,就算再不想离开,此时也不敢多做停留了,那,我先回去了。

君悦酒店的贵宾室里,刚用完午餐,服务员收完餐具出来。

阮宁渊坐在餐桌上,怎么也没想到,郁英雄会这么固执,正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我没事,不用去医院的。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