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千秋落盛君御免费全文by莫南栀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作者:千秋落盛君御
  •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源于:KX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千秋落盛君御免费全文by莫南栀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千秋落盛君御》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千秋落盛君御》说的是主角莫南栀的故事。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006 以身相许什么的

好啊!

听到这两个字时,莫南栀简直目瞪口呆。

这家伙居然答应了!

好什么好?我可没同意。莫南栀连忙抢白,一边给儿子使眼色。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她和这男人才见了两次面,他居然就把她给卖了!

小包子压根没理会她的眼色,兴冲冲地伸出小短手,推搡她,南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换套好看点的衣服啊。

莫羡!!!莫南栀警告地喊他名字。

小包子小手顿了一顿。

莫南栀极少连名带姓的喊他全名,一般喊的时候,就是即将生气的征兆。

他不由巴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声音软糯地问道:南栀,你在生气吗?

莫南栀又是一怔。

这小子又卖萌!

她一下就气不起来,无奈道: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和这位哥哥不太熟,吃饭什么的,不合适。

莫小姐,不过是吃个饭而已,你怕什么?再说,这件事的确是因我而起,所以这顿饭就当作是赔礼,更何况我不喜欢对小孩子食言,所以,给你十分钟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话落,也不等莫南栀反应,转身就走了出去。

莫南栀愣在站在原地。

这男人怎么这么霸道!

蹙眉间,小包子已然按耐不住,继续催促道:南栀,走吧,我们换衣服去。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你的。

于是,约莫四十分钟后,莫南栀带着小包子,已随盛君御坐在一家高档西餐厅内。

这餐厅名为‘feast’,在黎城颇具盛名,里面装修辉煌雅致,婉转的小提琴曲在空中流淌,为气氛增添了几许浪漫感。

这是莫南栀第一次来这里。

据说,这里有媲美米其林三星级主厨的大厨坐镇,平时想来,还得提前两个月定位置,人均消费,几千起跳。

今晚她们三人,一顿饭,都能抵上花店大半个月的收入。

莫南栀暗暗咋舌,呆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包子倒是不客气,坐在旁边的儿童餐椅上,对着一盘餐前开胃菜奋斗,腮帮子鼓鼓的:南栀,这个不错,你试试。

莫南栀没反应,只是淡淡瞥了对面的盛君御一眼。

男人就坐在那,似乎也没开口的意思,一张俊脸清冷俊美,没太多表情,看着倒不像是来赔礼的,反而比较像来讨债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

莫南栀郁闷地拿起叉子,往嘴里塞东西,由衷期盼着这莫名其妙的饭局能早点结束。

盛君御瞧见她一脸不郁,下意识的问了句,怎么了?东西不合胃口?

莫南栀呛了一下,连忙摆手,怎么会,挺好的。

这一顿几千块钱,就算煮的是大白菜,都得说好吃吧,不然多侮辱那些钱啊!

盛君御见她眉眼生动,想法几乎都写在脸上,不由勾起嘴角,泛起一丝捉弄她的兴趣,是吗?那我怎么看你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还是你觉得,我这样的赔礼方式,不够诚意?如果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

莫南栀连连摇头,不用了,这样就够了。

你确定?真不用我以身相许什么的?

这话一出,莫南栀当场就被呛到了,咳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顿时没好气道:谁要你以身相许了?

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像逗小狗似的。

她瞬间会意过来,自己被耍了。

莫南栀有几分恼怒,想斥责他,正巧,服务员把主菜送过来了,于是,她刚到嘴边的话,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

过了一会儿,菜全部上了桌,有红酒,牛排。

那牛排摆盘精美,仿佛一副艺术画作,让人舍不得下手。

盛君御见状,干脆把她面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动作甚是优雅的帮她切,一边道:这里的食材,都是两个小时前刚空运过来的,很新鲜,你今晚有口福了,多吃点。

莫南栀忘了生气,开口道:我可以自己切。

盛君御却不理会,利落的切好后,又绅士的放回她面前,吃吧。

莫南栀顿时有些脸热。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给她切牛排。

以往她总觉得,这样的情景,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出现,但现在,这个才见了两次面的男人,竟做了类似的事情。

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与此同时,时家。

宽敞的大厅内,时薇坐在沙发上,有些气恼的把手机丢到一旁。

她面色满是不快,混蛋盛君御,竟敢不接我电话!

昨夜,她应了盛君御的约,去跟他吃饭,去的时候,她心情比什么都愉快。

谁知,吃完后,那男人居然撇下她,直接走了,连送她回家都没有。

今天她打了他一天电话,结果他不是没接,就是故意挂掉。

越想越火大,时薇再度捡回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不是让你去查盛君御的行程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

助理许易战战兢兢地应道:小姐,盛总的行程,已经查到了,只是只是

说到一半,他有些欲言又止。

时薇极度不耐烦,只是什么?有话快说。

呃是。盛总目前在feast跟人吃饭,我已经把照片发您手机上了。

听着助理口气有些不对劲,时薇立刻挂断电话,翻开微信。

然后就看到盛君御和一个女人吃饭的照片。

时薇面色一下扭曲起来,扬手直接把手机摔了个粉碎。

盛君御!!!

晚上八点左右,一顿昂贵且浪漫的晚餐,总算结束了。

莫南栀抱着小宝,和盛君御并肩走出餐厅,一边道:盛先生,谢谢你的晚餐。

盛君御把车钥匙丢给侍者,吩咐让他去把车开过来,完了才淡淡瞥她一眼,不必,这是赔礼晚餐,以后就不欠你了。

莫南栀一时无言以对,她怀里的小包子,则虎头虎脑地探出脑袋,道:哥哥,看在你诚意不错的份上,就原谅你啦。

盛君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不叫坏哥哥了?

小包子歪着脑袋,理直气壮道:莫南栀说过,有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所以你不是坏哥哥了。

盛君御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什么歪理?

谈话间,侍者已把车开了过来。

盛君御接过钥匙,对着母子俩道: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呃,这个就不麻烦盛先生了吧?

莫南栀一心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连忙拒绝道。

盛君御停下步伐,淡淡瞥了两人一眼: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上车,二,我抱你上去。

语气是不容置喙,且霸道的。

莫南栀顿时有些没好气。

她算看出来了,这男人就是个暴君!

就在她举棋不定间,盛君御居然一把抢过她怀中的小包子直接给塞进车里。

这男人真的一点都不讲道理啊!

莫南栀正要跟他急,里头的小包子在挣扎过后,竟然由衷的感慨起来,哇,这个车子的座位好舒服,好软呀,就像坐在棉花上一样!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呢

莫南栀一头黑线。

这么小的年纪,居然也学会了势力的享受也不知道谁教他的。

她心想着,回去一定要把这个小家伙好好教育一番不可!

思忖间,盛君御已经十分绅士的开了另一侧的车门,他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道:莫小姐,请吧。

话虽如此,语气却没有一点谦恭的意味。

特别是那张俊美不似凡人的面庞,更是矜贵冷酷

莫南栀撇了撇嘴,也是这时,距离这不远处的一辆轿车里,驾驶座里的时薇表情阴冷,死死的盯着他们二人。

特别是针对莫南栀时,那刀子一样的目光,像是恨不得将她给碎尸万段。

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时薇手指紧紧的抓住方向盘,指甲几乎要扣紧掌心里。

盛君御简直太过分了!

昨天不愿意送她回家,今天居然跟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吃饭,还摆明要送她回去!

看他那个神情,不仅没有跟她在一起的不耐烦,反而像是乐意之至。

这不是摆明了对她的羞辱么!

这个狐狸精何德何能,居然敢胆大包天的勾引她时薇的男人,简直是找死!

这个念头一冒出,时薇的瞳仁都变成了血色,大脑的血液在翻涌着。

下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的踩向油门,直直朝莫南栀的方向撞过去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007 你这个贱女人

此时的莫南栀正准备上车,远处忽然照来两道耀眼的车灯,接着,是一串急促刺耳的喇叭声。

她下意识举起手遮住光,而盛君御,则是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给拦腰抱到了一边。

剧烈的撞击声回响在耳畔,莫南栀心中猛烈一紧,从盛君御怀中抬起眼眸。

车门已经被撞歪,车身更是被撞得凹了下去。

想到小包子刚刚还坐在里面笑嘻嘻的场景,莫南栀脑海一片空白,险些失去理智。

而一旁的盛君御,莫名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包子!吼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身体像是一根离弦的箭,飞一般趴到车窗上,无助而急促的拍打着。

可座位上空无一物。

莫南栀见状,差点没晕过去。

她的声音很快带着浓重哭腔,包子,你没事儿吧?你在哪啊!

盛君御心也跟着提起来,甚至忘记要去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跟着走到莫南栀的身边。

好在,车窗里很快就出现了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

小包子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笑眯眯道:莫南栀,你可真是个爱哭鬼,我没事,好着呢,就是刚刚被颠到座位底下去了

莫南栀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泪眼婆娑的同时,将另外一边车门重重拉开,小包子趁势爬了出来,被她紧紧抱在怀中。

刚刚那一霎那,她真的是被吓疯了。

差一点,她就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包子了。

以后不许再吓你妈咪了,知道吗?盛君御见到他这副俏皮的模样,声音略有责备。

小包子吐了吐小舌头,可爱的回答:知道啦!

驾驶座里的时薇,看到这温馨的一幕,简直气到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恶心了!

居然敢带着一个小野种,光天化日之下勾引她的男人!

此时,她面前的安全气囊已经高高弹起,除了额头上有一个小小的淤青,别无他伤。很快她就整理好仪容,步伐很重的走下车。

你们在干什么!时薇食指发颤的指着他们,脸色非常不好。

莫南栀一愣,回过头来,这才看清了时薇的脸。

你这个贱女人!还不等他们开口,时薇便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扬起了手想要扇向她。

小包子条件反射瑟缩了一下,可还是顽强的张开双臂,想要挡在莫南栀面前。

眼见她的手掌就要挨到莫南栀脸上的那一瞬,忽然有人比她动作更快。

有力的大手握住时薇的手腕,盛君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寒意:时薇,你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时薇冷冷的一笑,我在惩罚勾引我男人的狐狸精!

莫南栀这才猛然连想起来,时薇跟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是男女朋友关系。

想来,她是误会了自己跟这男人怪不得她这么生气呢。

想到这,莫南栀赶紧将包子给放下来,尴尬的道歉: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你是个下贱荡妇的事实?时薇当下也不顾这里是公共场合,当场发起飙来,话说得十分难听,你老公呢,他知道你在外面这么明目张胆偷人吗?呵呵,居然还有脸带着自己的小孩过来,难道你是想让你小孩也继承你下贱的风气么?

原本一心想要解释的莫南栀,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

不管怎么说她可以,但小包子是她的禁忌!

莫南栀死死咬住下唇,同时将小包子的耳朵给捂住,想让他隔离掉这些不好的话。

小包子稚嫩的声音里,有着掩藏不住的怒意,不许你这么说南栀!

盛君御的声音则是满是冷冽:时薇,你给我住口!

一大一小两句话,同时在空气中回响。

我凭什么要住口?时薇冷笑连连,简直气到快要发疯,盛君御,你别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夫!

原本,时薇以为自己这句话能够威胁到他。

但没想到的是,盛君御接下来的这句话,直接将她打入了谷底。

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婚约取消。盛君御薄唇微动,冷酷的声音里,没有夹杂丝毫的感情。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时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声嘶力竭的大吼着:盛君御,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008 就吻了她

盛君御并没有理会她,如同万年冰川一般寒冷的声调里,仍旧在不动声色的宣布着,顺便提醒你,我的未婚妻,也另有人选了。

是谁?时薇下意识就问道。

是她。

他重重揽过身边莫南栀的肩头。

莫南栀闻言,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时薇也呆住了。

几秒之后,她开始情绪失控,开始发狂:我不信!你的谎言实在太粗糙了,盛君御,你一定为了跟我赌气,才说这种气话的对不对?!

盛君御笑意泛寒,他不是个小孩子,不仅没时间跟她赌气,也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至于莫南栀,反应过来后,脸上爆红,潜意识就要将他推开。

盛先生,你别闹,放开我。

她急忙要挣扎出他的怀抱。

可盛君御不容她抗拒。

宽大的手掌穿入她的发间,冰冷的薄唇直接覆盖上来。

脑袋天旋地转的那一刻,莫南栀的世界里仅存着的,只有他霸道的气息。

他这个带着宣誓性的吻,等同于直接跟时薇证明了,他没有说谎。

可除了他自己外之外,所有人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莫南栀眼睛瞬时瞪大,愣在原地。

小包子萌萌哒的小脸,更是呆了又呆,脑海冒出一连串莫南栀曾经跟他说过的话女孩子是不能随便被男孩子亲亲的。

而现在这个坏哥哥,居然当着他的面,亲亲了莫南栀!

这种吃豆腐的行为,十分不好!

小包子顿悟过来,立刻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抬起脚,用最大的力气,对盛君御噌亮的皮鞋踩了下去,小嘴还在愤愤不平的喊道:坏哥哥,谁让你吃莫南栀豆腐的,快放开她,不然我就跟你决斗!快点莫南栀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亲亲!

被打扰的盛君御显然十分不满,而莫南栀也借机,十分狼狈的推开了他。

她捂着通红的脸颊,羞愤又恼怒的瞪着盛君御。

这混蛋

他怎么能不经她同意,就吻了她呢?

太过分了!

她本想斥责一翻,时薇一张脸已经气得颜色变幻,你你们

此时的时薇,内心是震惊大过于愤怒的。

谁都知道盛君御是个超级洁癖的男人,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特别是女人,他一向是敬而远之。

因此在景城,他素来有禁欲男神的称号。

可现在,他竟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搂抱亲吻。

时薇感觉自己活生生被打了脸,气得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莫南栀连忙要解释,时小姐,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清白?时薇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当着她的面这么卿卿我我,她居然还说自己是清白的!

如果刚刚那个小孩子没出声,他们是不是打算还想活活来场春宫大戏?

时薇简直要气疯了,你所谓的清白,就是当着我的面,更加肆无忌惮的勾引我未婚夫是吧?你这个贱人,简直不要脸!

莫南栀哑口无言,人生第一次,她有了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而旁边那位‘肇事者’,居然还若无其事的不说话。

莫南栀顿时没好气地扯了扯盛君御的衣袖,道:你倒是跟她解释一下啊!要是让她一直这么误会下去,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解释什么?盛君御勾唇邪肆一笑,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下来,解释你是我未婚妻的事实吗?我觉得,以她的智商,对这件事已经足够了解了。

你!莫南栀简直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无赖,这话也是,简直是越说越乱,越来越解释不清

时薇看着两人显得无比亲昵的互动,又看着莫南栀满脸通红的神情,气得浑身都在发颤:贱人,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落,她整个人朝莫南栀扑了过去。

莫南栀抱着小包子下意识的后退,而盛君御速度极快的挡在他们娘俩的跟前,面色沉冷,闹够了没有?

不够!盛君御,明明我才是你未婚妻,你为什么要这样个对我?时薇尖声怒吼。

盛君御眼中划过一丝厌恶,挥开她的手,道: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

时薇连退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她瞧见盛君御有些愠怒,心头不由一凛,所有嚣张气焰,顿时缩减了一半。

这男人发起怒来的威慑力,还是不能小觑的。

她顿时不敢再张牙舞爪,只能满腹委屈控诉,盛君御,你凭什么凶我,我承认刚才是我冲动了,可是你怎么能跟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

这样的女人?

盛君御冷着一张扑克脸,沉声问:我要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与你何干?

时薇被这话刺激到了:你怎么能这么说!

盛君御眼中已经开始不耐烦,声音越发冰冷无情,时薇,话我已经说明白了,今后,她就是我的女人!所以闹够了就给我滚!

时薇气得七窍生烟,满心不甘。

凭什么啊!

她相貌、家世都比这女人好无数倍,盛君御凭什么不要她,宁愿捡这么一只破鞋?

盛君御,你就这么喜欢当接盘侠吗?你以为,以盛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会接受这样一个女人进门么?你难道忘记盛家长辈已经内定,我来当你的未婚妻了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 ,时薇已经开始有恃无恐。

没错,只要盛家长辈一天不承认,这野女人就一天进不了盛家的门!

盛君御闻言,丝毫不为所动:我的未婚妻,不需要别人来定。在我眼中,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至少比你可爱一万倍。

他的嗓音带着好听的磁性,而那股寒冷的调调,却无情地刺穿时薇的心。

时薇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瞬间又暴走。

她气双眼都泛着通红的色泽,好,很好,盛君御,我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了。说完,视线转向莫南栀,充满怨毒,贱人,别以为今天他护着你,我就会饶了你。得罪我,别想有好日子过。

莫南栀眉头不由蹙得死紧。

这事情真是越扯越乱了。

她下意识地抱紧小包子,狠狠刮了盛君御一眼。

都是这混蛋惹的祸!

盛君御眯了眯眼睛,浑身散发着极其可怕的低气压,时薇,我也警告你,你要是敢动他们母子两一下,我会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安生!

莫南栀一下愣住,就这么看着他

男人身材颀长伟岸,面色冰寒,原本该令人畏惧的气势,却在此刻,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感。

某一时刻,她心里竟生出一个错觉。

眼前这个男人,会一直一直守护着他们娘俩儿似的。

小说《天价萌宝:漫天繁星不及你》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