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猪的理想大免费全文by赵明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3 18:58:49来源:KX作者:猪的理想大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猪的理想大免费全文by赵明小说在线阅读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猪的理想大》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猪的理想大》说的是主角赵明的故事。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6章 守澡堂的工作

本想再煮一碗面,眼看着开澡堂的时间到了,赵明也只能空着肚子去上班。

就算转正了,在没有宣布前,赵明的岗位还是看澡堂子的,不能飘,更不能落人话柄,该上班还得上班。

澡堂离赵明家不远,下了母子间的楼,走上一百多米,左手边就是一个老旧的澡堂。

赵明来得晚了些,单身楼住的那几个单身女人时不时地翘首以盼。

大热天的,她们穿得本来就少,五颜六色的小背心加上一条短裤,清凉的拖板鞋,什么都雪白雪白的,看着晃眼。

赵明的眼睛都快忙不过来了,看着直咽口水,这帮娘们生得真够水灵,看着她们的着急样,赵明就觉得自己被需要,这种成就会让他美滋滋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各位姐姐,我来晚了,马上就给你们开门!

掏出钥匙来,赵明把男女澡堂的门都给打开了,招来几个白眼,听着有人小声地抱怨,赵明,怎么来这么晚啊,人家身上全是汗,臭都臭死了。

啊?我闻闻赵明朝那说话的女孩凑了上去,深深地在她脖子那里你嗅了一口,真香

啊女孩吓了大跳,立马红着脸朝澡堂子里跑了进去,赵明,你就是个臭流氓。

无赖!

流氓!

臭不要脸!

几个女孩子骂了赵明一句,翻着白眼就想往澡堂子里走,赵明挡她们面前摊着手道:洗澡票还没给呢!

瞧瞧你那抠门的样子,一张票才两毛钱,就像用了你们家的水一样!

就是,婷婷刚才进去的时候不也没要票吗?

赵明搓着手,笑道:我也不是油盐不进,人家婷婷刚才让我闻了一口,就当是抵洗澡票了,你们不给票也可以,要不也让我闻闻你们身上臭不臭。

呸,死赵明,成天到晚想占我们便宜,美得你,拿去,洗澡票!

不一会儿,赵明就从她们手里把票给收齐了,嘴里说着,其实我也想给你们免费,不过我就是个临时工,等我以后当了领导,就给你们免费,天天请你们洗澡。

这几个姑娘本来就开朗得很,被赵明逗得咯咯直笑,**连颤,看得赵明头都晕了。

赵明,我发现你不仅无耻,还爱吹牛,你告诉我,你一个守澡堂子的能当什么领导?该不是堂主吧!

哈哈

几个姑娘又是一阵欢笑,这可让赵明更加得意了。女孩子嘛,就得哄,把她们逗得高高兴兴的,距离就近了,只要距离一近,时不时勾个肩搭个背什么的,不都很正常吗?赵明想得很美。

赵明,这是我的票!

声音又绵又软,不经意就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眼前高挑白晰的女人白得晃眼,赵明却看得不愿意挪眼。

文雯是一年前来到供应站的大学生,好多人排着队追她,可是连话都跟她说不上两句,赵明运气好,近来每天都可以跟她说上话,比如,赵明,这是我的票。

赵明的手在屁股上擦擦汗,从文雯手里接过票,顿了顿,要不就算了吧,洗个澡而已,我请你!

咦赵明,你偏心,文雯就可以免费,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文雯是个腼腆的女人,红了脸,端着盆子埋着头赶紧进了澡堂。

去去去,就知道瞎起哄,再不进去,我可就关阀锁门了!

赵明挥着手轰着起哄的女工们,与她们打着哈哈。

一群不要脸的狐狸精,跟谁都给勾勾搭搭,供应站迟早被你们这群破鞋给搞臭了!

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几个姑娘的调笑,她们虽然脸色难看,但也不好发作。

看着那歪眉斜眼儿的女人走过来的时候,几个姑娘脸都绿了,死死地咬着牙,气死了。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几个,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道收敛着点,成天到晚在男人面前卖弄自己,跟发了春的猫一样,一股子骚味!

姑娘们开朗归开朗,可是也架不住被人这么糟践,一时间忍不住,有人眼眶都红了。

范姐,那个我跟你说点事!

赵明伸手拉这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时,被她一把给甩开,鼻孔朝天地哼道:用你在这儿充什么好人,有什么事大声说,别拉拉扯扯的。

是你让我说的啊!赵明见这女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敞开嗓子叫道:范姐,你下次洗完澡能不能把你的丝光袜给带走?你要是不知道自己的脚有多臭,就掰着脚丫子使劲闻闻,跟死人脑壳一样,差点没把我薰晕过去

刚才还黑着脸的几个姑娘被赵明那夸张的表情给逗得噗地笑了出来。

赵明,你你你胡说八道,洗澡的人这么多,你凭什么说袜子就是我的?姓范的女人还嘴硬,结果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还没来得及脱的肉色丝光袜时,老脸一红,低着头就像往里走。

别别别,范姐,还没说完呢,你欠了七天的洗澡票了,今天话都到这儿了,就一块给了吧!

明天

别明天了,今天你不给,我是真不能让你进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要是不收你票就让你进去,别人还以为我收了你什么好处,范姐,我知道你是没带,要不你多走几步,我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关门,你回去拿一趟。

一看赵明堵范姐的嘴,几个姑娘也开始帮腔,说什么也没多远,走几步的工夫,多走走就当运动了什么的。

关你们屁事,不要批脸的东西!

骂得难听,人总算是被挡回去了,赵明冲几个姑娘笑了笑,快去洗澡吧,不用对我以身相许地感谢,如果实在想感谢,亲我一口吧!

呸,你想得美,谁要感谢你了!

几个姑娘一脸红,扭头就往澡堂子里钻,赵明在后面叫,私底下遇到范春碧绕着走,这个恶婆娘不仅嘴臭,还要动手,你们漂亮的小脸蛋儿可经不起她的巴掌。

对赵明的嘱咐,几个姑娘算是听进心里去了,其中一个姑娘说,想不到这个赵明还挺仗义呢!

怎么?看上了,要不今晚我到隔壁去睡,给你们腾个地方

臭丫头,你说什么呢,看我不收拾你!

啊讨厌,别拿水泼我,都湿了!

听见里面一阵打闹嬉笑,赵明心中痒酥酥的,满脑子都是这群姑娘没穿衣服的画面。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7章 最后一班岗

婷婷,你说赵明是不是喜欢你?怎么经常不收你的洗澡票?

小姑娘笑得咯咯的,拿脸盆接了一大盆水,哗地一下泼到了隔壁,哇哇的叫声响起时,捂着颤微微的凶笑道:赵明喜欢你,每次你来的时候,他都盯着你,恨不得咬你两口。

你你就是个女流氓!

你们别说,赵明的眼珠子每次都把她的盯得死死的,谁让她本钱足呢?

玩笑声不时地传入文雯的耳中,听得清清楚楚的,就算不关她的事,也叫她面红耳赤,别说,那个叫赵明也经常看她,虽然没有正眼瞧过他,却总能觉察到他大胆的眼神,满面滚烫。

正想着,突然听人又道:婷婷,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赵明长得不赖,鼻子又挺又大,我可听人说鼻子大的男人,咯咯咯正合你意啊!

我跟你拼了!怪叫着,她就和隔壁间的打闹了起来。

文雯脸越发的红了,赶紧拿香皂抹遍全身,洗完了早点走,这群女人太能开玩笑,没羞没臊的,她可受不了。

啧啧啧看看文雯这身段,桃子成精了似的!

正下腰在小腿上抹肥皂的文雯吓得赶紧站起来,面朝着笑咪咪的几个女人,轻轻咬着唇,花容失色的样子,像受惊的兔子一样。

文雯,我倒是觉得赵明喜欢你!

啊文雯眼神慌乱,摇头道:你们开玩笑能不能别带上我?

谁知道,几个女人全都围了过来,别说,赵明可能真的喜欢你!

哎哟,我还从来没看过文雯的身子,我一个女人都觉得养眼!

文雯顾上不顾下,脸红扑扑的,想发火但是又不愿得罪人。

呀?这什么味道?好香!

是文雯用的香皂吧这花的味道好好闻,文雯,这是什么味,我能用一下吗?

文雯把香皂递了出去,希望她们放自己一马,毕竟她一直都希望自己不要被人注意到,当个隐形人就好了。

这是玫瑰花香味的,你们拿去用吧!

几个女人抢过去就你争我夺,再也没有工夫顾文雯,轻轻呼了口气,文雯赶紧把身上冲干净了,擦干穿上衣服就走。

这就走了,连香皂都不要了?

你们这些女人,脸都不要啦,跟你们待在一起,臊得慌!

看着文雯跑了出来,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香皂,有人吊着长嗓子嘘道: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呀,这香皂就算找遍整个涪江也不一定买得到,人家的条件可不是咱们能比的,以后开玩笑注意点,没看人家脸皮都红了吗?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装清高,平常对人爱搭不理的,她以为她是谁啊!

不是一路人,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来来来,我给你个壶,你尿给我看,你不呲满地我信了你的鬼,还尿壶里?

你说谁啮满地,你啮满地

又打起来了,有的女人看不下去轻轻摇了摇头,把香皂放盒子里,冲水走人。

涪江以江为名,夏天的时候尤其的湿气大,只要出那么一星半点的汗水,身上就粘哒哒的。不过嘛,洗起澡来也利索,不过从头淋到脚,香皂一抹,再一冲水,浑身顿时就爽利起来,人也舒服了。

几个姑娘终于洗完出来了,头发湿漉漉的,不过滴落在那白嫩嫩颈脖子上,顺势就滚进了领子里,走起路来,胸晃臀摇的,赵明的两眼发直,也不避讳,当着几个姑娘的面猛咽口水。

姑娘们低头一笑,手挽着手嘻嘻哈哈地离开澡堂,时不时还扭头看看赵明。

这几个姑娘那是真水灵,赵明心想,要是能混到办公室里去,跟这些姑娘们成天混在一起,日子挺逍遥。

按照规定,夏天的澡堂开到晚上九点,所以赵明在八点半的时候打扫卫生,男澡堂没几个人用,轻松,女澡堂里就要麻烦一点,时不时的就会被几张带血的卫生帅堵了排水口。

不过今天倒也轻松,等赵明把一切都收拾好了过后,才看见一件白色罩子挂在那里,这款式,以前没见过,摸摸料子,面上很滑,里面很软,赵明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还有一股香味,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穿的,该不会是文雯的吧?

可能性很大!赵明把它塞进包里,是不是找个机会问问她呢?不太好吧,要是她害羞了,那可怎么办?管她呢,有机会再说吧!

最后一次打扫澡堂,赵明很认真,别说,要离开这里了,赵明还有点舍不得。

再看一眼的候,名叫刘中全的男人才叼着烟慢吞吞地摇澡堂前,无耻地说,哟,这就完啦?我还说我来打扫呢!

没事,全哥,已经打扫干净了,不用麻烦你了!

刘中全的烟头往地上一弹,啐了一口,你特么什么意思?老子没出工出力?

赵明咬了咬牙,反正最后一晚了,不跟他一般见识,转身回家去了。

曰尼玛的,话都不会说!

刘中全狠狠地骂了一句后,就听有人说道:这小兔嵬子他太不是东西了。

范姐?你怎么来了?

范春碧刚才在赵明那儿碰了一鼻子灰,正想着怎么出口气呢,眼看着刘中全骂人,就起了心思,你不是喜欢二丫头吗?帮姐一个忙,我替你跟她说去!

真的?快说说,什么忙我都能忙,只要范姐帮我牵红线。

范春珠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立马说道:中全,你不是跟马吉关系不错吗?去告赵明那个小畜牲一状,就说他提前脱岗,不到时间就把澡堂给关了。

赵明平常勤快,人见人夸,不经意就把他刘中全比下去了,刘中全本来就不爽,加上范春碧从旁煽阴风点鬼火,苍蝇跟屎一拍即合。

临时工,在这个国企的单位里是最没有保障的一个群体,这一状要是告成功了,赵明的工作也就丢了。

范春碧得意是有理由的,你不让老娘占便宜是吧,老娘让你工作都丢了,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理由单薄了一点,就在这时,刘中全抬头一看,路灯下一个人影朝这里走了过来,远远地看上一眼,刘中全心中一喜,暗叫,有办法了!

拉着范春碧躲在了一边,看见那个女人过来叹了口气,很不高兴地离开。

站长夫人没有洗成澡,看赵明这个小杂种明天拿什么话来说!

等刘中全把自己的点子一说时,范春碧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小杂种,我看你怎么狂。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8章 清晨的冲突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赵明的脑子很乱,弄死了一个人,这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回家冲了个澡,倒在床上没有睡意,从椅子上的裤兜里拿出那件东西来,狠狠地嗅了一口,香味挺安神的,盖在眼睛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道纤细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只见她慢慢地转过身来,快看到了,马上就看到了

老天爷杨皎月,我的天!冷颤之后全身发麻,整个世界都美好了!

大清早起来就躲在厕所里洗内裤,赵明觉得亏死了,要是把这些都捐给杨皎月的话,那该多好啊。

一想到杨皎月,就回忆起水嫩的手感来,昨天摸了一把,回味无穷,要不是有了真实感,晚上的梦也不会逼真到他防都防不住。

年轻火旺,隔三叉五地来这么一茬,太可惜,赵明心想,这要是用在哪个姑娘身上,才叫物尽其用吧!

哟,洗裤衩呢?

赵永远瞅了一眼,边刷牙边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至少证明你没有打手冲,身体好!

赵明冲他爸翻了个白眼,挠着屁股走了出去想找点吃的,才发现家里连个屁都没有,随口问,我妈呢?

一早买菜去了!赵永远走了出来,脸上写着有喜事的样子。

赵明见他红光满面,顺口就问,昨晚胡耀光票娼没让你请客?

闭上你的臭嘴!人家是工会主任!

赵明哼了一声,工会主任白嫖不是挺正常吗?

看到赵永远扬起的巴掌,赵明终于是闭嘴了,没想到赵永远马上笑道:你工作的事今天就会有结果了。

胡耀光跟你说百分之百能解决我的安置问题吗?

赵永远干笑了两声,那倒没有,不过他应该跟站长提过了,老子在供应站勤勤恳恳干了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站长一定会考虑的。

这位爹,真单纯,功劳和苦劳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能有用?你的上司说它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想打消他的极积性,傻乐呵两声,差不多也该去等通知啦。

赵永远正好也到上班的时间了,跟儿子一道出门,从公共阳台走廊一直走到这一栋楼的正中的楼梯,然后下楼。

从一二号楼中间林中大道向外八十米,直直的一条路就到家属院与办公区分隔的大门。

父子俩人没到,就听见王素芳骂街的声音。

我曰死尼玛卖批,我儿子不行,你儿子行?楼上楼下偷个遍,偷不到就回去背你们家的彩电,尼玛的棺材本还在不在?

王娼妇,你就是个烂货破鞋,你儿子能好到哪里去?开个澡堂时间不到就关门,钱这么好挣?一个临时工,比正式工还狂,这是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啊?范春碧也不甘示弱。

谁特么是领导?谁?给我站出来,哪个领导昨天晚上去洗澡没开门,啊?给我站出来脑子短路的王素芳被范春碧给激怒啦!

赵永远的魂都快没有了,两三步冲到王素芳的身后伸手就去捂她的嘴,上班时间,姑奶奶,求求你别闹,再这么下去,全家都得完蛋。

谨小慎微是赵永远这些年在单位养成的习惯,对谁都和和气气,不愿意得罪人。

赵明发自内心是不同意的,这个时候他同意赵永远的话,王素芳这么一闹,可能会给家里惹麻烦。

她一个没工作的女人不用怕,可是赵永远还得上班,赵明才刚转正还没下通知,就闹这么一出,真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以后的日子的确不太好过。

看看周围这些人,有职工有家属,有人劝有人笑,谁也不肯走,摆明了等着看热闹。

王素芳的嘴被堵上了,范春碧像极了栏杆里的狗,呲牙咧嘴地骂了好多难听的话,指着赵明的脸,冷笑,就这么个龟儿子,一个临时工,上班偷奸耍滑,你跟我说他要转正?领导他都不放在眼里,他还能转正?他要是能转正,我把这乒乓球台给吃了!

吃你玛卖比哟!赵明翻了上白眼,水泥板子的乒乓球台说吃就吃?

越来越多的人靠了过来,范春碧就像吃了村药,骂得越来越起劲,王素芳被捂住嘴都快憋出内伤了。

纵使王素芳再有不对,赵明也不能让亲妈吃亏!摆摆手,低声下气地跟范春碧说道:范阿姨刚才说,如果我转正了你吃水泥台子是吧?别吃了,咬坏你一口牙我赔不起。这样吧,给我妈认个错,抽自己一大嘴巴子,这事就过啦!

好!范春碧一口就应了下来,别说一嘴巴子,十嘴巴子都由你抽,不过你要是没转正,老娘不把抽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话音刚落,刘中全带着人就过来了,看看,你看看,马主任,我说什么来着,赵明是不是挺狂?自己脱岗,还在大庭广众下耍横,简直无法无天了。

听说马吉他妈原本是不想要他的,吃了打胎药,结果他命硬,没流掉,最后生下来,先天不足,撑死了也只长了一米五四,发际线在头顶,类似于晚清民初改变发型的那一代人。

他是谢宇的搭档,后勤办的副主任,供应站什么狗屁倒灶的事他都管。最大的特点是爱拍马屁,而且拍得非常不收敛,怎么明显怎么来,怎么夸张怎么来,曾说站长可比秦皇汉武(武夫),又夸书记为唐宗宋祖(腹黑)。

这样的人对职工可从来没有好脸子。

好你个赵明,组织上看你困难,安排你在澡堂工作,你可倒好,偷奸耍滑,脱岗漏岗,提前关了澡堂,你让别人去哪儿洗澡?蔡主席(站长夫人)特地去澡堂,大门就这么关着,你说说,让站长怎么看我们综合办?我们部门的名声都特么的让你给败坏了!

原来昨晚站长夫人去了澡堂,赵明这才明白马吉突然发飙的理由。

站长夫人是个舞蹈爱好者,俱乐部二楼有时开个连欢会,有时开开茶话会什么的,大多数时候都成了站长夫人的练功房。

每晚跳上两三个小时后人,下楼路过澡堂就会进去洗了再回家。

昨晚赵明还特地多等了一下,结果人没来,就把卫生给打扫了!没想到这倒成了范春碧报仇的借口,还跟刘中全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串通好了!

【作者题外话】:新书上传,新老书友兄弟多多支持,老书《女领导的私生活》月底完结,兄弟们可以放心观看。

小说《我的家里真的有矿》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