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我家皇帝是颜狗林二少免费全文by洛子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3 19:05:58来源:KX作者:林二少

我家皇帝是颜狗林二少免费全文by洛子懿小说在线阅读

我家皇帝是颜狗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我家皇帝是颜狗林二少》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我家皇帝是颜狗林二少》说的是主角洛子懿的故事。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六章 被人羞辱

五十杖便就这般的蒙混过关了,云浮起身回了府中,进了书房。见书房中有人侯着,只冷哼一声,缓步进了屋,门自由那些个外头的仆役给关上了。这日,太子府中书房,灯火常亮,至天边发亮之时,方才有人推门而出。

眦懿穿着粗布麻衣在衙门口眺望,过了会儿,方才搓着手,做足了姿态,凑近那看门士兵那里,嘿嘿笑着压低声音,道:这位官爷,您看您这里缺不缺个什么人?我这从小就仰慕你们这些当兵当官的啊!就盼着哪一天能撞个大运,当个小兵,便最好了!我这前几日听说这里头正在招人,您看,这能不能通融通融,让我这粗人试一试?

那官兵被她一口一个官爷,捧得高,心里正得意能,上下瞅了她一眼,皱着眉头摇头,道:就你这小身板,管事怕是看不上的,我们这里不养闲人。

眦懿抿了抿嘴,有些难堪的低下头,摸了摸袖子,摸出几块那酒楼老板娘留给她的碎银子,就拉着那官兵的手,强行塞了过去。

那官兵做样子,推拒了一番,便为难着脸色收下了,那官兵犹豫一番,叹口气道:我终归收了你的孝敬,再不做点什么,该是说不过去了,这样吧,你与我来,进去了让那管事看。若是行,那你就留下来,若是不行,我人小力微,也是帮不了你什么的,你看这样如何?

眦懿连连点头,道:甚好,甚好,您能这样帮我,已是我的福分了,再不敢多求。

那官兵对门口另一个人使了个脸色,道:这小伙子要来顶那个位置,我把他带进去交与司事,你先替我看着点。

成,你去吧,我给你看着。说着,另一个官兵眨了下眼睛,颇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

眦懿跟着那官兵进了衙门,一路都低着头,让自己显得安静又有些紧张点。

那带着眦懿的官兵不经意回头看见她的那番姿态,只暗自道:这人如此软弱怯懦,怕是入不了管事的眼的,只愿倒时姿态别太难看,牵连了给他牵线的我才好!

拐来拐去,过了一小厅,进到了那衙门的后花园,却见一老者精神抖擞的打着五禽戏,那官兵示意眦懿等一等,便站在一旁与她一起等。

眦懿细细观察着那老者,只见那人颧骨高突,两腮凹陷,眼细小若黑豆,唇薄而皱多,面皮发黄,留着长到胸前的白须,看起来真像是那些些游记杂书中描写的猥琐小人。

那老者个矮,打完五禽戏,看起来颇为好笑,扶着身旁柱子歇了会,便径直去了小亭歇息。

眦懿随着那官兵进了小亭,学着那官兵的样子行了个礼,见那老者目光于她脸上徘徊,便低下头,沉声道:小民眦懿,拜见大人。

那老者喉咙中发出一阵笑声,声音嘶哑,他道:你便是来顶那个武夫的位置的?

眦懿虽不知他说的武夫是谁,但她的确是听了这里有人被撤了职,这才匆匆赶来的,便一抱拳,道:正是!

你可有何所长?那老者眯着本来细小的眼睛,盯着眦懿道。

眦懿道:在下尚识字,会算数,拳脚功夫却是不怎么精通。

那老者摸着胡须,笑呵呵的道:识字,嗯,这个好,以前家里头不普通吧?算数,这个成,不怎么精通也就是尚且会一点的意思了,嗯,这个好。

眦懿也跟着笑,她没想到来这里竟然这么轻松。

不过那老者皱着眉头,缓缓摇了摇头,看着眦懿瞬间尴尬的脸色,道:你会识字,会算数,却偏偏没有这个位置该有的武艺,你这不是来顶替那武夫的,我看你是想来顶替我的吧?!

眦懿脸色一白,急急跪下,咬牙道:小民只是来谋份差事罢了,若是真令您这般为难,那小民也是罪该万死的!

呵呵。那老者一笑,道:万死倒是不至于,不过我今儿到底是坏了一天的心情了。

眦懿说不出话,只作惶恐状,俯在地上,身子细微的颤抖着。

之杨啊,去吧他给我丢出去,这尿骚味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熏到就不好了,哈哈哈。那老者笑的猖狂。

是!那带着眦懿进俯的侍卫抱拳应和,随即扯了眦懿便往外拖。眦懿被拖的一个踉跄,又趴在了地上,还不待她爬起来,便又被拖走了,身后还传来那嘶哑难听的表现,眦懿涨红着一张俏脸,面容有些扭曲。

那名之杨的官兵把她拖到衙门口这才堪堪放了手,给她留了面子,见眦懿眼睛大红,喘着粗气,便叹声道:小兄弟,你也别怪我,我只是奉命着般做的,要不这样,你以后有什么事就来这儿找我吧,能帮的兄弟我一定帮!成不?

眦懿张了张嘴,道了声好,便整了整衣物,绕过那官兵往外头走去,门外还守着一个官兵,见她出来,眼眶绯红,只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们这行也不是好做的,你唉,你自己努力吧,我也不晓得说什么好。

眦懿对那人勉强的笑了笑,转身便面无表情的往她包袱的方向走去,只是步子依旧有些踉跄,看起来倒真像是被伤害极大似的。

眦懿拿着包袱又在这城中游荡几日,一日傍晚,用她那花哨的手脚功夫救了两个穿着体面的小姑娘。

那两个小姑娘得知她现在无处可去,便红着脸颊说他们府上尚且却一名杂役,包吃住,就是不晓得他是愿不愿意了。

眦懿身上的银两这几日已是快用光了,当下便点头应了,没想到跟去一瞧才发现这竟是那衙门的父母官府邸,真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七章 毛遂自荐

眦懿求着那两位姑娘把她安排在那父母官的地方工作,那两位姑娘有些游移,眦懿一人塞了些碎银子,那两位姑娘才勉强道试试看,之后眦懿便被分在了那父母官的院子之中当杂役。

可是那杂役一天到晚的活儿多不胜数,她哪有时间去接近那父母官?更何况她偷跑去见那父母官,也是进不了那父母官三米之类的,而且,她就算是要毛遂自荐,那也得有契机,得需天时地利人和,她方才有可能被重用!

这日,眦懿急急的出了府,去给跟她熟识的那位侍女抓药,那侍女今天下午起便开始腹痛不止,许是吃坏了东西。

眦懿事无巨细的把那些症状都说出来,那看大夫撸了下胡须,道:这症状倒似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我给你开一房子,温水煎服,一副三碗水,煎三次,一日喝三次,不出半月,这症状必好!

谢谢大夫。眦懿恭敬的接过手中的药方,抓了药便紧赶慢赶的回府了。

他一个杂役,是不得擅自进出厨房的,只能把药先交给那病了的侍女,让那侍女托人去煎药。

病了的侍女叫做墨荷,是这父母官身边的掌灯侍女,身份高,自己单独有一个小房间。

眦懿推门敲门进去后,便见墨荷斜斜的靠在床前,衣服贴服着身体,那墨荷脸色苍白,只颊上是枣红色的,杏仁眼水汪汪的,见她进来,便羞涩一笑,拖着疲乏的身子坐在那小桌旁。

眦懿看着她叹口气,把手中的药材放到桌上,见那墨荷惊讶的神色,便解释道:我一个普通杂役,是不能随便进厨房的,你看你有没有什么相好的姐妹,让她帮你煎药?

墨荷捂着嘴轻笑,道:这倒是有的,你暂把药放下,等会儿我叫她去给我煎了,就是未曾想到,你怎地会晓得我病了,去给我买药?

眦懿微微一笑,道:路过听了那些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着,便也顺道听了几句,这才晓得的,左右想了想,也没什么能帮你的,便去买了些药材,对你这症状的药材,有没有用都还不晓得呢!

墨荷哼笑,道:那些个嘴碎的丫头,我看她们迟早因着这个要受罪。

眦懿笑了笑,两人这又说了几句话,她才起身告辞,道:还有好几份活计未干,再不干,那管事又该罚他了。

墨荷呲笑一声,道:你刚来府中不久,他们也就看着这个欺负你,下次谁欺负你你告诉我,看我不削他!说着娇俏的哼了一声。

眦懿转身便要走,却被那墨荷叫住了,墨荷看着她,犹豫了下还是道:我观你为人尚可,我病未好这几日,便由你去替我掌灯吧?

眦懿直直的看着她,半饷抿着嘴,哑声道:好。又抱拳道:大恩不言谢,我记住了!

墨荷扑哧一声笑出来,打趣道:不就是顶几天班吗?我还得谢谢你呢,至于其他的,就看你自个儿的运道了。又道:不过你的运道也是极好的,你看我这不就病了吗?

眦懿尴尬一笑,道:抱歉。

那墨荷却是不愿再多说了,只细细嘱咐了眦懿掌灯之时该做的,还有需要注意的地方,见眦懿听的差不多了,便自个儿回了房中。

是夜,月明星稀,月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子里,有点清冷。

眦懿低垂着眉眼点了蜡烛,便静静地立在窗户旁,眼睛飞速的扫过那父母官手中的折子账本,又见那父母官白净的面皮眼下发青,额头虚汗。眦懿又扫了眼那案几之上,思绪飞转。

噗通——

那白姓父母官下了一大跳,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来源,见是一普通小斯,便皱着眉呵斥道:大胆!谁允许你在这儿扰我办公?!速速滚出去,我方可既往不咎。

眦懿磕了一个头,扬声道:小人可为您解忧!

那白姓父母官似下了一跳,猛的站起来,手指哆嗦的指着眦懿,道:满口胡言!本官有何忧愁需得你这个杂役下人来解?!

眦懿把头伏在地上,轻声道:账本。

那父母官一愣,随即腿一软,便瘫坐在了椅子上,两人一跪一坐,坐着的像是跪着,跪着的却像是坐着看那下跪之人的狼狈。

那父母官静了半饷,才哆嗦着嘴唇道:你是哪位大人派来的?

他这几日慌乱了心神,这时被人说破,只觉是有人看他处理不了,随即想要一了百了,处理了他!

眦懿一愣,随即抬起头,眼睛在灯火的照耀下愈发的明亮,她道:无人派使小人,乃是小人自个儿壮着胆子猜的!

那父母官却是不信,只当他不愿暴露自己,便颓然道: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杀我的?

眦懿苦笑道:大人,小人就是一会算数的奴才,只会些拳脚功夫,怎可能是别人派来的呢?再说了,要我真是别人派来的,那我在这内院多日,大人恐怕早就不似现在这般了。

父母官闻言,坐直了身子,狐疑的看着她,半饷,闭了闭眼睛,再睁开便道:你当真是来帮我的?

眦懿沉声道:是!小人定会用尽一切来帮大人您!

那父母官咧嘴一笑,绕过案几,关上窗户,这才手拍着桌上的账本折子,道:你先改对几个我看看,若是成了,那你便继续做,把这些都改了,若是不成你便永远不要出这个门了!说这话的时候,父母官依旧笑的温和可亲。

眦懿心底一凉,站起来行了一礼,语气却是自信道:在下绝对会改好!

说罢,径直走向那堆满了桌子的账本之物,挑了几本,拿起笔墨,找了一张空白纸张,又细细看了约莫半个时辰,这才落笔书写。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八章 处理账本

书房的灯火一夜通宵,眦懿自打进了那房间就再没有出去过了,整日整日的修改那漏洞百出的账册。

照那白父母官白釉的话来说,她一直待在房间里有两个好处。

一是不会把消息传出去,而他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照常去公堂。

二是眦懿就在屋子里帮他修改账本,节省时间。

这两个好处可没有一个对眦懿有用的,这日她方把一本漏洞百出的账本改的勉强可以,几日未睡,倦意袭来,见那白釉未曾归来,便想着偷个小懒,就着那溢满屋子的墨香与烛火香味,缓缓入了梦乡。

正梦到鼾甜之时,却只见一把大火,烧光了宅府中众人。火光冲天,周围一片死寂,只留一小斯打扮之人捶地哀嚎,眦懿远远看着,眼中干涩发疼。

我儿。只见火光中缓缓升起一高大伟岸,又有些佝偻的身影,眦懿一愣,随即猛的跪地,道:我在,父亲。

那身影转过身,却是留着血,歪着脖,凄厉的嘶吼着,他道:你不是我儿!你不是我儿!你为何不陪我下来?你不是我儿!!!

嗯眦懿闷哼一声,睁开眼睛,手撑着桌子坐直了身子。

屋子里不知何时被点上了烛火,屋子里就只剩了烛火的燃烧扑烁声。

眦懿静坐了一会儿才回神,她回神后便见那白釉皱着眉垂眼在喝茶,眦懿垂目,开始翻看修改着手上的账目,却是越来越烦躁。

耳边不断传来的叹气声扰的她心绪不宁,语气难免有些暴躁:老爷请安静!旋即意识到自个儿的语气不对,便又加了句:您这样会打扰我修改的。

那白釉好似有着重重心事,也不跟她计较,只随意摆了摆手,便把袖子一甩,被在身后,缓缓把自己挪出房门了。

眦懿见那人挪出去了,这才揉着额头又回了位置上,这夜,书房的灯火又是彻夜的亮着。

如此又过了几日,那白釉终究是等不及了,在书房中质问着眦懿。

那白釉一甩袖子,皱着眉头斥道:这已经是几日了?巡查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你怎地还未改好?!

眦懿这改了几日脾气也是愈发急躁了,她呛声道:大人你自己不知道这账本的漏洞吗?千疮百孔的,让我这就起日就改好?我这日日夜夜的改,也只把漏洞掩掉一小半!

那白釉又如何不知道这账本中的玄机,一时之为逞口舌之快,亦不愿在这下人很前失了身份,游移片刻,便冷哼一声道:明天之前你给我把这些东西改好,若是未成哼,我们一起赴那黄泉路吧!

眦懿睁大眼睛,手指哆嗦,她道:明,明天?怎么可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白釉也不再多废话,只转身出了门,又叫来几个家丁看住书房,叮嘱:切勿让别人进去,也别让里头的人出来!

然后便匆匆换了衣物出了门去。

待到夜色将晚才回到府中,只和出去时不同,凭白多了一份木然与死气,他一回来便直直去了书房。

却说眦懿,自那白釉匆匆摔门而出时便呆愣立于屋中,过了片刻,便在屋中疾步来回走动,忽的一停,猛的拍手,便推门要出去。

却见门外立着两位大汉,虎背熊腰,面容普通憨厚,板着脸看她。

她略惊,思索片刻,便晓得了原由,无法,又试探了一番。

她抱拳道:这位大哥,小弟我有急事禀报老爷,可否让让,让我出去?

左边的大汉一笑,挠挠头,粗声粗气道:不好意思啊,主子吩咐了,不能让任何人出去,也不能让外头的人进去,不然我们的这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眦懿皱眉,脸上焦急之色不减反加,她哀声求道:两位大哥!便是让小弟见老爷一面也好!小弟怕迟则生变,唯恐有性命之忧啊!

那看门两人闻言对视一眼,暗自心惊,右边的人开口道:你这时追出去也是晚了,我那路过的丫鬟念叨说老爷出了府,神色焦急,恐怕这时已是走远了!我们若真放你出去你也追不上,反倒会让我们丢了饭碗,何必呢?你自己进去待着吧,看你这身板瘦弱,我也不想欺负你。言辞却是威胁。

眦懿眼中闪着惊恐,恨恨的瞪了右边那人一眼,便转身进了屋内,房门也被那两人关了起来。

眦懿神色恢复平静,从书架中抽出一本游记,悠闲的看起来,也是没有写那账本的意思了。

待到天色昏暗,她便点上了蜡烛,把凌乱的书桌收拾整齐,待那白釉父母官来。

吱呀——

眦懿转头看向门口,只见那白釉踉跄着走进了屋子,手上还勾着一个白瓷酒壶,脸色是酒醉的酡红,嘴里迷糊的嘟囔着什么,眯着眼睛看眦懿。

眦懿皱了眉头,又缓缓松开,走那白釉面前,弯腰摆手,行了一礼,才道:我已想到解决之法,不知大人可愿用?

对面那张被酒醉成一团的脸先是微微张开,随即又皱成一团,似是对眦懿的话不信。

眦懿也不气累,接着温声道:您也知道现在的处境,也就我的这法子,用上,险上加险,方可一搏!

那白釉听闻这话,方才睁大了眯成一线的眼睛,沉声问道:你口中,所谓何法?

眦懿嘿嘿一笑,轻声道:贼喊捉贼,死无对证!

那白釉能把这位子坐稳,也不是个蠢的,立马便晓得了这杂役打的什么主意。他方才求救之时被上头随意打发了,自觉遇上那煞神太子,定是要丢了乌纱帽,指不得连项上人头都是难保,便一个斟酒饮尽,顾影自怜,已是抱了必死之心,这时听闻眦懿这冒险的做法,也只是沉默不语,并未曾反驳。

眦懿见这白釉神色清明,却是沉默不语,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想法,便又一一的分析这些事情。

那夜,提督府走水了。

小说《我家皇帝是颜狗》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