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女仙医免费全文-长生女仙医薛东篱卫一南免费阅读

  • 时间:
  • 长生女仙医作者:吞鬼的女孩
  • 长生女仙医源于:ZW

长生女仙医免费全文-长生女仙医薛东篱卫一南免费阅读

小说长生女仙医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长生女仙医》在线阅读

新书《长生女仙医》主人公薛东篱卫一南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已上线~~~

郑锋捂着自己的脸:"你,你竟敢打我?"

那壮汉又一个耳光狠狠打了过来:"打的就是你!"

郑锋气得浑身发抖,模糊不清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柒哥冷笑道:"我管你是谁!"

卫轩宇皱眉,上前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那又怎么样?"柒哥冷冷问。

卫轩宇说:"我是卫家的人,他是郑家的人,我们都是桐光市大家族的子弟,何况这里是海上月华私人会所!这里的幕后老板是大名鼎鼎的西南第一人,商界帝王--破军。"

这个破军是一个传奇人物,三年前他忽然出现,以雷霆之势席卷了整个西南商界。

但他行事神秘,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甚至没几个人见过他真正的容貌。

他的产业遍布整个西南地区,哪怕是卫家,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原本众人以为卫轩宇抬出这些名号,柒哥就会害怕,谁知道柒哥满脸的不屑,说:"卫家?郑家?听都没有听过。老子是葛家嫡系!"

"什么?"众人哗然,葛家?

郑莎莎低声问身边的人:"难道是那个葛家?西南四大豪门的葛家?"

卫家是桐光市第一家族,但在西南地区还排不上号。

西南有四大家族,葛家居第四。

虽然仅仅排在第四,但也超过卫家太多,更别说郑家了。

"没错,我就是那个葛家!"柒哥嚣张地说,他指向郑锋,说,"你,给老子跪下,向香香磕头,老子就放你一马,否则,老子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凳子坐!"

郑锋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他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何况,他要是真的跪地求饶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圈子里混?

但他又不敢得罪柒哥,咬了咬牙,将旁边的郑莎莎拉了过来,说:"柒哥,这是我姐,无论是容貌还是身世她都比林香那个贱货好多了,我把她赔给你!"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没有想到,郑锋竟然这么无耻。

郑莎莎怒不可遏,骂道:"郑锋!你疯了吗?我是你亲姐!"

郑锋道:"姐,你就帮我这一次,不然咱们今天都走不了。"

柒哥冷笑一声,说:"一个怎么够?这里的女人,我都要了!"

众人的脸色惨白,特别是那些女孩子,她们出身都不错,要是今天在这里受辱,她们以后还怎么见人?

男人们都觉得憋屈,却也无可奈何。

柒哥很享受这种生杀予夺尽在掌握的感觉,对身后那两个壮汉道:"把这里的女人都拖到我的包房去。"

"是。"两人朝女人们走了过来,一手一个,拖着就走。

薛东篱本来在看戏,其中一个壮汉却来到了她的面前,看了她一眼,说:"老板,这个也要吗?"

柒哥叼起雪茄,说:"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这里的女人,我全都要!"

壮汉抓向薛东篱,薛东篱道:"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

壮汉嗤笑了一声,就要抓住薛东篱的胳膊。

薛东篱忽然抬手一点,他的手居然转了过来,啪地一声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个耳光声很响亮,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那壮汉很震惊,他怎么会打自己?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再次抓向薛东篱,薛东篱再次一点,啪,又是一个耳光。

壮汉瞪大了眼睛。

柒哥不满地问:"老东,怎么回事?"

"老板,这个女人有点邪门。"

林香看了薛东篱一眼,眼中满是怨恨。

她向柒哥撒娇道:"柒哥,这个女人很坏的,都说丑人多作怪,刚才他们欺负我,她就是始作俑者。"

柒哥点了点头,说:"老东,把她给我剥光了扔出去。"

老东答应一声,扔开抓住的其他女人,两手抓向薛东篱,可是,在他即将碰到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双手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无论他怎么用力,都动惮不得。

柒哥不耐烦地说:"老东,你还在干什么?"

老东正要开口,忽然一个声音幽幽传来:"我听说有人在我的地盘上闹事?"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脸上戴着面具,很简单的黑色面具,让他看起来冷硬而阴狠。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他们身材普通,看起来平平无奇。

卫轩宇等人露出了喜色:"是破军!"

"破军来了!你完了!"卫轩宇指着柒哥,激动地喊道。

柒哥眯起眼睛,眼神危险。

"破军,你想跟我们葛家为敌?"柒哥吐了一口烟圈。

破军身材挺拔,站在他的面前,给他很大的压迫感。

"哪怕是葛家的家主亲自来了,都不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破军的声音低沉沙哑,似乎用了变声器。

柒哥沉默了片刻,忽然道:"破军,我听说你武艺高强,打遍西南无敌手。正好,我两个手下都是明劲巅峰的武者,你要是能打败他们,我"

话还没说完,破军身后的一个男人忽然出手,众人都看不清他的动作,柒哥的两个手下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破军的手下又站回了他的身后,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沾上。

"暗劲巅峰!"柒哥大惊,手中的雪茄跌落在他的脚边。

连破军身边的人,都有这样的修为?

破军冷淡地说:"这种修为的人,还不需要我动手。"

柒哥忽然害怕起来,他早年间犯了事,一直在国外躲避,最近才回来,听说了破军的事情,却没有当一回事。

今天,他才见识到了破军的厉害。

"柒哥"林香还想撒娇,被他一把推开,骂道:"闭嘴,你这个丧门星!"

林香被推倒在地,痛得龇牙咧嘴,却什么都不敢说。

他看向破军,恶狠狠地道:"今天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咱们走着瞧!"

破军目光沉静,说:"在西南地界,没有人能威胁我。"

那个暗劲巅峰的高手再次出手,咔擦,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响起,柒哥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右腿惨叫。

《长生女仙医》第12章百年前的故人

破军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他侧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薛东篱一眼。

薛东篱勾了勾唇角。

卫轩宇等人都被破军的狠辣吓到,都不敢多待,纷纷离开,没有人叫上薛东篱,仿佛都将她彻底遗忘了。

薛东篱也没在乎,自己往外走,而卢家姐弟俩却出了电梯,走进了会所。

卢薇是来谈生意的,硬是拉上了弟弟卢晓,免得他整天花天酒地不干正事。

"姐,你看,那是不是薛东篱?"卢晓忽然叫道。

卢薇一惊,转过头,果然看见她迎面走来。

"薛小姐。"卢薇大喜过望,立刻迎了上去。

薛东篱看了他们一眼,道:"两位有何贵干?"

卢薇对她十分客气,说:"薛小姐,听说你在医院治好了卫家七小姐,医术十分了得。"

卫家七小姐,就是卫苍霖的妹妹。

薛东篱没有否认。

卢薇心中更加欣喜,说:"薛小姐,我奶奶身患重病,危在旦夕,我们寻遍了国内外所有的名医都没有办法。不知道薛小姐能不能为我奶奶诊治?"

薛东篱淡淡道:"你我没有缘分,治病一事不必再提了。"

说罢,转身就往外走。

卢薇一惊,连忙追了上去,大声道:"薛小姐,请看在我们姐弟一片赤诚之心"

薛东篱的步伐很快,没有半刻停留。

卢薇又急忙道:"我们愿意奉上一百万作为诊金!"

薛东篱没有回头,道:"有缘之人,分文不取;无缘之人,千金不治。"

卢晓很不满,你的医术到底如何还说不准呢,你就这么狂妄!

姐姐也是病急乱投医,医生都是越老越吃香,这个薛东篱这么年轻,就算有本事,又哪里能比得上那个国医圣手?

他性格冲动,开口就道:"我奶奶可是京城冯家的人!"

薛东篱步子一顿,侧过头来:"你说什么?京城冯家?"

卢晓有些得意,你不是很狂傲吗?

听到京城冯家,还是要低头!

连卢薇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得意和不满。

得意的是京城冯家的身份,不满的是: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卢家吗?

薛东篱问:"你的祖母,是冯家的嫡系还是旁系?"

卢薇更不高兴了,都说神医都是世外高人,你却这么势利,难道是旁系你还不治了?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客气地说:"是嫡系。祖母的父亲是冯家上任家主。"

薛东篱似乎想到了什么遥远的事情,道:"好,我就随你们走一趟吧。"

冯家的老宅在城东的老街,这条老街保留了明清传统建筑,是桐光市的旅游胜地之一。

冯家的宅子占地并不广,但闹中取静,环境竟十分清幽,走进宅中,竟然听不到外面的人声。

卢晓得意地说:"我们这宅子当年可是请了远近闻名的大风水师设计,就算外面闹翻了天,里面也安安静静。"

这宅子的风水的确不错,但还入不了薛东篱的眼。

走进正厅,薛东篱一抬头,就看见正堂上悬挂着一幅画,画中画的是一名年轻女子,那女子面容绝美,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旗袍,旗袍上绣着一丛翠竹,令她看起来清隽而优雅。

薛东篱问:"这画中的女人是谁?为什么挂在正堂上?"

卢薇道:"这是冯家的恩人,对冯家有再造之恩。冯家上任家主定的规矩,只要是冯家后人,哪怕外嫁,也要将她贡在正堂之上,日夜上香参拜。"

薛东篱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前似乎又出现记忆中的那个身影。

那个少年跪在她的面前,激动地说:"仙师,我愿做您的仆人,服侍您的生活起居。"

百年之前,华夏兵荒马乱,冯家遭逢大难,树倒猢狲散,作为家族嫡系的少年逃出京城,半路上被仇家追杀,她正好路过,便随手救了他。

那少年见了她的本事,硬要拜她为师,被她拒绝之后,又要当她的仆人,像苍蝇一样烦人,怎么都赶不走。

少年很殷勤,她也不讨厌他,便任由他鞍前马后地服侍自己,平日里,她也会时不时地点拨他几句,少年很快就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

一个夏日炎炎的午后,她给他留了一笔财宝,便悄然离开,从那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她离开后没多久,他就以雷霆之势返回京城,重建了冯家,再现冯家的辉煌。

再回首,已百年。

"薛小姐。"卢薇在一旁轻声催促。

薛东篱微微颔首,跟着她走进了后面的一间卧室。

这间房很大,有客厅有卧室,客厅与卧室之间是红木做的满月门,门框四周是博古架,上面放着精致的古董,可见极其讲究。

一进门,众人就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腐烂气味,卢晓几欲作呕,但他拼命忍住了。

病人躺在架子床里,两个女仆正在给她上药。

薛东篱上前查看,发现床上的卢家老夫人身上缠着绷带,仆人将她左手的绷带小心翼翼地解开,露出里面腐烂的皮肤。

卢薇眼睛发红,说:"三年前,我奶奶忽然得了急病,刚开始的时候就背上长出几颗疮,疮很快就腐烂了,最后蔓延到了全身。我们请了全世界的名医来,都查不出病因。"

薛东篱看了看女仆手中的药膏,问道:"这药是"

"这是京城大名鼎鼎的国医高大师所调制的药膏,正是因为有这药膏,奶奶的病情才没有恶化。"卢薇有些哽咽,"但奶奶的病也没有好转,奶奶快六十五了,看到她这么大年纪,还要天天遭受这样的折磨,我"

薛东篱点了点头,说:"卢老夫人的病,我知道了。"

众人都是一愣。

中医讲究个望闻问切,你连诊脉都还没有进行,就知道了?

若是别人,自然要望闻问切才能确诊,但对于活了八万八千年,治好的病人比得上整个华夏人口的薛东篱来说,只需看一眼就可以了。

但卢家姐弟俩却一百个不信。

▲小说《长生女仙医》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