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陆七七薄时初小说_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作者:楚瞒瞒
  •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源于:zzy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陆七七薄时初小说_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在线阅读

小说《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的主角是陆七七薄时初,作者:楚瞒瞒,为您提供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陆七七薄时初小说在线阅读,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第13章 你是第一个

你看

话还未说完,薄宸初皱着眉头打断她。

给你的药膏呢?

尽管不像那天刚回戚家,被鞭子打得手臂红肿,血液似乎叫嚣着要冲破皮囊,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陆七七穿着薄宸初让人送来的衣服。

无袖的长裙,还有件开衫。

酒店里的温度比室外温暖多了,初秋的凉意不重,陆七七便没有套上开衫。

薄宸初的视线灼灼的盯着手臂,似是有些不满。

药膏记得早中晚都要敷抹。

陆七七脸上一热,刚想开口谢谢薄宸初的好意。

下一刻,又听见他说——

过几日,有个宴会要你和我一起去。

哦明白了。

身上的伤没好,至少还未淡化的话,都难以参加。

难以穿上礼服。

陆七七低声应了一句,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也不知道是什么宴会——

脑海里琢磨着薄宸初口中的宴会,突然脑子一道白光闪过。

那个——

猛然一抬头,直直的撞入男人深邃如海的眼眸。

陆七七一下子便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僵立在原地。

明明隔得不远,可偏偏男人幽深莫测的黑眸,赤|裸|裸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两人间的距离仿佛不是几个步子可以测算。

想说什么。

男人低醇的嗓音震碎了陆七七的神游。

陆七七咬了咬唇,有些羞于齿口道;就是景天的邀请函

说来很没有底气,尽管事先与薄宸初沟通说过了,要赊账

但真正要说出口的时候,却发现脸上臊红。

薄宸初并未立即回答,转过身去,走向方才坐着的沙发。

微微弯腰,拿起一旁桌上的一封信。

不紧不慢的转过身子,薄宸初修长的节骨分明的手,夹着信封。

敢跟我赊账的人,你是第一个。

他在商场驰骋这么多年,还未曾听过有人敢跟他先要东西在交钱。

眼前的这个女人很大胆,即便这东西在他看来并不是那么值钱。

不过,对于她来说,足够了。

陆七七脸红红的,急促道:你放心吧,我最近会加快速度把它完成的。

牛皮纸的信封随着薄宸初的手左右晃动。

你可以不用太赶,但必须要保持质量。

若只是求速,那这样的人公司一抓一大把。

如今,大多数人的思维被束缚在一定的范围内。

很多名牌学院毕业的设计师,反倒束手束脚,交上来的作品也许能够入得了普通人的眼。

但是却远远达不到他的要求。

陆七七点了点头,又听见薄宸初说,给你三个月时间,完成它。

我会完成的。

男人将手上的信封,放到沙发前的长桌上,往前推了推。

陆七七上前几步,将信封拿在手中。

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了。

真的十分谢谢你!陆七七诚恳道。

薄宸初应了一声,接过突然响起的电话。

打开并未密封的信封,看了眼暗红色的邀请函,简单的设计,却又显得无比正式。

陆七七将信封合上,耳边响起男人的答话声,我还在。

《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第14章 你去那儿做什么?!

陆七七趁着男人接电话的功夫,这才观察起这间套房。

暖黄色的灯光营造出一股温和闲适的氛围,制作精良的真皮沙发,沙发后头的那堵墙上,还有一个酒架。

上头摆放着不少酒瓶,想来也是价格不菲。

陆七七收回视线,往后看,纯粉的书包大刺刺的放在Kingsize的大床上!

嗖的一下。

陆七七大步上前,将自己的包抱在怀里。

自己这百来块的书包,放在这样奢华的大床上,她不知为何感到一股浓浓的羞耻感。

你在干什么?

男人冷不丁的话,惹得陆七七身子抖了两下。

抱紧怀里的书包,背过身去,却不敢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睛。

我拿下包,把邀请函放进去。

邀请函可不能丢了,丢了她可该怎么办。

你今晚住着,我有事先走了。

薄宸初的视线跳过陆七七手上捏紧的信封,盯着女人巴掌大的脸蛋,淡淡道。

啊?陆七七愣住,我住这?

薄宸初似乎是被她脸上的惊愕逗乐,嘴角微微弯了弯,快得让人捕捉不及。

手中握着的电话再次响起,薄宸初接起,同时往外走。

留下陆七七一人,抱着书包,还处于状态外。

等到终于反应过来,陆七七走到大床边上,直直地躺下去。

柔软舒适的kingsize大床,让她舒服的动都不想动弹一下。

她此时唯一的想法便是,怪不得有人喜欢赚很多很多钱,因为有钱人可真他妈会享受啊!

薄宸初出了房间,走了几步,再隔壁房门前停下。

拧开门,走了进去。

徐特助盯着俩黑眼圈,将他这顶头上司急匆匆要的资料送了过来。

总裁,今晚闹事的那名男子就是一暴发户,这两年一家子刚到A市,还未在A市站稳脚跟。

同时,还查到,今天陆小姐的妹妹也在烈火。而且和那名闹事男子相识。

薄宸初盯着文件的视线,终于抬起,目光清冷毫无温度。

要你调查的资料呢?

徐特助将准备好的文件递给薄宸初,同时也简单的解释。

那是陆小姐同父异母的妹妹,戚安琪。据查,陆小姐随母姓,一直与母亲生活。直到前两年,其母去世才回到戚家。

薄宸初翻看着手上的文件,说文件,也顶多是有个文件夹装着。

里面不过薄薄的几张纸,却完整的包含了陆七七这二十年。

薄宸初坐在沙发上,盯着手中的文件,有些出神。

落地窗外的夜色浓重,一如他在戚家外看到狼狈地被丢到大马路上的陆七七。

薄宸初烦闷的点了根烟,慢慢地吐出烟圈,白烟不一会儿消散开来。

模糊了男人的面容。

将手上的那根烟抽完,薄宸初拿起陆七七的资料,重新查看。

隐隐的做了某种决定。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入屋内。

大床上的人来回着翻动身子,烦不可耐的接过响个不停的电话。

谁呀?

素来有起床气的陆七七,一大早被吵醒,心里憋着口气。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陆七七突然瞪大了双眼。

你去那儿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