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江都月尽浮世歌杨暮聂银烛小说_江都月尽浮世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4 17:07:41来源:zzy作者:白茉

江都月尽浮世歌杨暮聂银烛小说_江都月尽浮世歌小说在线阅读

江都月尽浮世歌

小说《江都月尽浮世歌》的主角是杨暮聂银烛,作者:白茉,为您提供江都月尽浮世歌杨暮聂银烛小说在线阅读,江都月尽浮世歌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江都月尽浮世歌》【离人骨】花神临世诏

栖幽阁突然多了几分生气,原是一贯沉默寡言的楚家小姐一夜之间开了窍,虽然依旧不多言语,和小丫头豆绿交谈的次数却多了不少。

平日里楚郁离不爱说话,每天拂晓时分至夕阳西照统共只和豆绿说几句不得不说的吩咐,其余时间便是倚在窗前看书,信步竹林间数一数春雨后又冒了几株笋尖,更多时候则是在庭院里望着天空发呆。

而人间一行后,楚郁离一天说话的次数比一个月都多,心中更是积了一堆在大梁城看到的趣事异闻,兴致勃勃的样子一改往日二八年华却如衰朽老妇一般昏昏度日的状态,直让豆绿又惊讶又欢喜。

黄昏时分,弯月嵌入竹斑,叶影染落衣袂,去膳房为楚郁离取吃食的豆绿突然风风火火尖叫着进了门,脸上洋溢着兴奋激动又不怀好意的笑容,细瘦的胳膊缀着鸡爪似的小手,正捏着一张纸笺上下挥舞着。

"小姐小姐!你看咱府上那方士郎君给你送了啥!"

楚郁离消停的心在听到应明玕的消息时又开始嘭嘭乱跳起来,她忙不迭掩住了心跳声,眸中藏着三分心虚,却又有七分的期待和惊喜,焦急地问道:"送了我何物?"

豆绿嘿嘿嘿怪笑着,将手里的纸笺与饭菜一并摆到了楚郁离案前,说:"喏,小姐你自己看吧,豆绿可不懂这上面都写了劳什子玩意。"

她顾不得饭食,匆匆展开了素白的纸片,却见这巴掌大的纸片上空空如也,正过来反过去都没有一点留痕。

见自家小姐一声不吭对着张白纸皱眉头,豆绿忽地想起了一些东西,一拍脑门暗骂自己忘性大,忙告诉楚郁离道:"你看我这木头脑袋,刚刚送来信笺的阿离姑娘说了,这纸上玄机要用小姐的一滴血来探知。"

豆绿还在埋怨应明玕花花肠子太不地道,这边厢楚郁离已经迫不及待地取簪刺指,将一滴烛光下透亮晶莹的血珠点在了纸笺上。

只见纸笺如有生命一般将那一滴宝贵的鲜血舔舐干净,纸面素净一片,下一刻便突然绽出七彩流光,缠绕交互, 宛如锦鲤跨过龙门一般跃然于纸面之上,最后化作一束花影,映在楚郁离银河流波的眼底。

她识得这花,是昨日锦缎般的大梁繁花独径中,落入楚郁离眼中的第一朵花,亦是她此生见过的第一朵并非墨色的花蕾。应明玕告诉她,这叫白萼,又称白鹤仙,朴白中浸润着淡淡的蔻丹色,可入药,是味清热解毒的药材。

而此时这朵白鹤般的花朵就盛放于楚郁离的掌心,栖幽阁漫长而静止的屏障里,以化形的模样虚浮于半空中,却可闻见其香,观其色,一瞬间芬芳了她的心。

依稀记得昨日分别之时,应明玕叫住转身回屋的楚郁离,道:"你那么喜欢大梁城的花,不如此时带几朵回去养着吧。"

而那时月色醉人,楚郁离远眺星辰下的大梁闹市,银辉散落一片,也铺满了酣睡的百花嫩叶,她便笑着婉拒了。

她知道这星光撒不到身后的栖幽阁,亦不想让这些人间的精灵同她一起被囚禁在雕花金笼里不见天日。

而此时手心里虽不是一朵真正的白萼,却已然让楚郁离欣喜感动。

这是她看到的第一朵花,他记得,并且将它刻成了永恒,馥郁了竹香满溢的栖幽密境。

小丫头豆绿不知何时躲出去了,坐在庭院里看着漫天的星河,惊讶地发现常年空寂的栖幽阁的夜晚竟是如此好看。

她一回头便看见了自家小姐,对着手里一张会发光会变出花来的白纸傻呵呵地笑,她又拍了下小脑瓜,心说完了,这下小姐是在劫难逃了。

事实证明豆绿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果不其然,第二天她打着哈欠开门时便看见化身成楚郁离模样的悬丝傀儡阿离早已候在门口,见栖幽阁开了门便将又一张空白的纸笺递给了她。

小丫鬟接过纸笺,瞅了瞅眼前这猪皮作肌肤的木头傀儡,忽然觉得阿离今日有些许不同,似乎比初见时更有生气和活力。

然而悬丝傀儡阿离转交了纸笺后便遁地离去,豆绿只好揉着眼睛将些微的疑惑抛之脑后,又兴冲冲地去喊自家小姐看纸笺了。

赤红的血滴落,木芙蓉花瞬间展露身姿,楚郁离捧着花又是一阵仔细打量,脑海中描摹着当日看到的木芙蓉真容,却控制不住地在思绪翻腾间描摹出了一个俊俏公子的模样。

那公子白衫随风轻漾,眉间透着舒朗的正气,平静而没有波澜的眼中似乎映着楚郁离的脸,是那夜垂眸看向楚郁离时刻下的影子。

未知男女之事的楚家小姐,在短暂人生的第十八个年头,倏尔于心间某处冒出了幼嫩的绿苗,她不知这微微发痒的感觉应该如何称呼,却明了这株翠色是何人播种。

应明玕自须弥鬼市之夜与楚郁离分别后便再未亲身去过栖幽阁,连着送了十天的花笺后,终于在楚郁离隐隐期待中携着悬丝傀儡阿离来到了竹林深掩处。

他此番前来是要带楚郁离去看花神降世,大梁城春时最隆重的上巳花朝节庆典就在这天。

甫一进门便闻见满园花香,再一细看才发现栖幽阁的廊桥尽头挂满了他送给楚郁离的纸笺,那些纷繁富丽的花朵在竹叶交错中流光溢彩,他知道该是颇为细心呵护之人才能保持术法之花长久的新鲜。

应明玕转头看了眼阿离,楚郁离的十一滴血已经让这个本无生命的悬丝傀儡如同活人在世,只不过她与楚郁离最大的不同便是她更活泼外向,更如常人家的千金小姐一样娇憨。

和风拂起花叶,也迷了应明玕的眼睛,纵使心中此时波涛汹涌,他也不得不承认楚郁离困在清幽外表下灼热的魂血正为他一心向魏国大业和金石正道的豪情壮志传送着汲汲不绝的暖意。

花神降世这番盛况,应明玕不知怎地就想带着楚郁离去看个新鲜。他也知道这对于楚郁离而言又是一个人生惊喜,当他故作淡漠地邀请她时,那眸中擦出的银光亮辰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小丫头豆绿却满脸写着不情愿,这几日她帮着转交纸笺,应明玕做了几朵花,她便眼睁睁地看着小姐刺了多少下的手指。

楚郁离的十个指头被扎了个遍,昨日睡前洗漱时刚沾上水便疼得她一阵龇牙咧嘴,而自家小姐的脾性她又最清楚,能让小姐动容的疼痛就真的是钻心之感了。

只去了一次外面便扎破了整双手,这回出去说不定连割腕取血都做的出来了,思及此,豆绿愤恨地瞪了应明玕一眼,却在视线触到楚郁离眼底星光时收回了想要阻隔的心。

小姐很苦了,她偷偷叹了口气。

于是大梁花朝盛典这天,悬丝傀儡阿离又替了楚郁离的位置,楚家小姐轻轻握住了应明玕的手随他飞出墙外,指间触到他涔涔冒汗的手心,蛰得伤口略微麻痒,似乎在强调着,此刻,大梁和他皆在身边。

画堂三月初三日,絮扑窗纱燕拂檐。

上巳花朝节是大梁城最隆重的庆典,而这一年却不同往日,尤为引人注目,大梁城万人空巷,皆在皇城门前等待着花神娘娘降临世间。

开春时分,魏帝召集八方金石术士算出这一年上巳将有花神临世,以百花之名佑魏国安泰,人间的盛宴便染上了神灵的色彩。

当应明玕带着楚郁离来到皇城门口时,平日威严的城门早已人头攒动、私语不断,大梁城的百姓俱是期待又怀疑着花神娘娘的真身显灵,他们的位置离中心处怕是有几十列人那么远。

楚郁离焦急地踮着脚尖张望,应明玕见她这模样不由笑了出来,眼中竟是自己后知后觉的宠溺。

猛地惊醒过来,他便又换上一副睥睨天下的神色,不急不慢地按住了楚郁离又一次垫高的脑袋,道:"别蹿了,一会看不到我捏着隐身和行路符带你到近处观看便是。"

楚郁离应了一声乖乖站好,心中小鹿却依旧跳得欢畅。

人群喧闹了许久,忽而听到远处有报令之人高喊:"时辰已至!大梁众生叩迎花神娘娘!"

周围的百姓全都诚惶诚恐地跪伏在地,楚郁离作势便要俯下身子,却被应明玕生生扯了回来。

她疑惑未从口出,便聪颖地察觉到应明玕已用术法将二人的身形凭空抹去了。

当楚郁离看清那随着万民惊呼飘飘落下的花神真容时,一种说不清楚的异样之感油然而生,她瞟了一眼应明玕,发现他的眉头也是微微蹙起的。

若说楚郁离曾对花神娘娘有过怎样的构想,当是圣洁无暇之身,伴着纯粹的仙光慢慢降临世间。神者爱人,那眼中眉间该是对世间万灵一视同仁的爱怜,只有这样的神祗才堪为众花之神。

而此刻,众人拥护之中的花神真容却并非她想象中一样,虽也是白衣无尘,裙带浮空摇曳,但那眸中却不见任何匹配着的纯洁肃穆,而是透着几分邪气。

应明玕亦有此感,他本就不相信花神降世一说,当日众术士卜问天道时他便查出其中隐隐有不妥之处,最后突然卜出的花神落临大梁城的结果更让他狐疑满腹。

他听师父说过九重天的重重仙障和神仙品级,从不知哪一重桃源仙境里还有花神这等职位。于是此番带着楚郁离游玩也是借机观察花神真容,结果不出他所料,是个透着邪性的伪造品。

应明玕一面慨叹着那些跪拜着祈求神灵的百姓的无知愚昧,一面揣摩着魏国帝王设此花神降世大典的真正含义,当他将这些与国运牵扯到一起时,骨中竟发凉意。

这份寒冷还未消散,楚郁离扯住他袖子的力道便将一切都排尽,他回神用询问的眼光望向她,却发现楚郁离正死死盯着正前方的假花神,喃喃道:"你看,她是不是在看我?"

应明玕刚想说怎么可能,他设下的屏障怎能是一个伪劣品能看透的,可视线随楚郁离转向前头时却惊觉那高台上的假花神竟然真的在邪笑着看向楚郁离。

来不及思索,他扯出两张行路符便要带楚郁离逃开这妖冶之地,动作却生生被高台上又一声洪亮的报令打断了。

"恭请花神娘娘宣告天诏!"

在报令官久久盘旋于皇城上空的余音下,那台上邪气的女子慢慢摊开双臂,朱唇未启,声音却似从四面八方传来。

"天佑大梁,神女降世,召统魂兵,永振国纲。"

她将神谕昭告天下时,双眼未从楚郁离身上移开过。

《江都月尽浮世歌》【离人骨】唇齿传情

是夜,风吹疏竹,幽烛摇红,灰蓝色的月影倾洒在楚府前庭的某间客房中。

应明玕独自坐在微弱的烛火旁,半边身子隐在黑夜中,光将他此时孤冷的面庞分割成两半,而那朱红色的火焰却也没有点亮沁满苦索的眼睛。

他便这样坐在案前,面无表情地对着面前摊开的空白纸笺发怔,对身后逐渐逼近的脚步声置若罔闻。

当他终于感受到周遭有生灵的气息靠近时,一双葱白柔嫩的手已然抚上了他的发丝和面颊,这双手虽有人类的骨血的温度,但又透着香樟树的幽香。

应明玕猛地转头,便看见悬丝傀儡阿离竟快要整个伏在他身上,温香软玉贴着他硬朗宽阔的后背,猝然而生的不适之感迫使他将阿离直直推了出去。

阿离摔倒在地上,刚踉跄着直起身子便又被一道黄符变成的袖箭击倒,她擦了擦颈脖顿感冰凉之处,竟摸了一手的鲜血。

"大胆傀儡!"应明玕立在她面前冷视她,眼睛里的寒冰似要将稍有回温的春意打回原形,"未经我允许便擅自化形为人,料你也是活够了。"

却不想阿离对他的呵斥毫无反应,低低掩唇笑了一声,抬头望向他,揶揄道:"明玕大人果然动了春心,一时间将我看错成楚家小姐的欣喜眼神,阿离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听到这话,少年方士瞳仁紧缩,抬起手便要将面前自作聪明的傀儡剥皮抽筋,而阿离接下来的话却生生截住了他的狠厉。

"明玕大人今日废了阿离,于我而言不过是几滴血的损耗,但于楚家小姐就是回天乏术了。"

应明玕心里一惊,他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谋划竟然被这个香樟木作骨猪皮作肌的悬丝傀儡看了个清透。

见他片刻的震惊,阿离便知道自己全都猜对了,她慢慢站起来,一步步向应明玕走去,道:"阿离虽是悬丝傀儡,却也是活了百年的香樟木精,百年来多少痴男怨女在我林荫之下分分合合传情达意,这人间之事我也摸了个透彻。"

应明玕不动声色,心脏却越跳越快。

"第一滴血是图个新奇,第二滴血是不想将纸笺描花白送,那第三滴,第四滴,第十一滴呢?"阿离的嘴角勾起了然自得的笑,丢给了应明玕一句发人深省的话。

"明玕大人,阿离没了还可落地重生,而楚家小姐这完全的骨肉之躯遭了难,当真是天人永隔了呀。"

这番话说完,阿离便脱去人形化作了丑陋粗糙的悬丝傀儡僵在墙角,唯留下应明玕一人久久伫立于烛火旁,眼中的深邃漆黑愈发明显。

自前几日花神降世日同游大梁,应明玕便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他比决定为楚郁离做花笺时的心情更加迷惑复杂,以至于不管走到哪里,做什么事情,楚郁离望向大梁城的身影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蓦地,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便快步冲到案前,捏了个开眼诀便在铜镜中投射出了另一幅景象。

镜子里是栖幽阁中楚家小姐的书房,此时散落着一地的竹片,油绿色在灯火照耀下闪着光。夜色已深,楚郁离却也没有安眠,而是一手执着刻刀,一手执着一块竹片,正在专心致志地摹刻着什么。

应明玕瞪大眼睛凑近,不肯放过镜中景致一丝一毫的细节,他又捏了个符将那些竹片上刻满的字查了清楚,对着读了一会,发现都是诗经中的句子。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应明玕,应明玕"

念到最后,竟是应明玕三个字,那些竹纹被刻刀割裂之处,皆是他的名字。

应明玕恍然不知此时尝得了什么滋味,悠悠回神之时,手里的纸笺上竟也是用金石药粉堆满的楚郁离三个字。

明玕,郁离,都是竹的别称。他们冥冥中便是要有牵扯的人。

胸膛中刹那涌起热流,烧得他不及思考其他,原地盘腿落座便遁形而走,角落里的悬丝傀儡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

应明玕想见楚郁离,此时此刻,这种冲动已经超越了他平日里严格拘束自己的不露声色和深谋远虑。

于是,这边厢楚家小姐还在对着竹片刻下心中脉脉的情思时,一阵凉风刮过,她想着的少年就出现在了身前。

"有什么话,当面告诉我不行吗?"应明玕盯着惊讶错乱的楚郁离问道。

楚家小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为他突然闯入闺阁而高声呼救,还是该捂住满地篆刻下的他的名字,或是怎样才能藏住她又惊又喜的心思。

"我"那少年看向她的眼神是明目张胆的炽热,不同以往只丝丝缕缕遮掩下的认真,直看得她瞬间语塞,本就不太擅长言语的她只勉强说出一个字,手心里紧紧攥着的名字还没有刻完。

应明玕稍稍冷静了一些,调匀了内息,却仍是真挚地看着她,暗藏满腔欣喜,一字一顿地接着问道:"楚郁离,你喜欢我对不对?"

这语气分明就带着十分的笃定,自信又自负的应明玕让楚郁离喘不过气来,沉默了一会才垂眸嗯了一声。

而这嗯字尚未吐完,楚郁离就突然感觉到一个温热柔软的触感袭击了她的樱唇,她立刻抬眸,面前是应明玕放大的面容,整齐浓黑的眉,微阖狭长的眼,一绺发丝将硬朗的下颚勾得柔滑,金石草药的味道扑鼻而来。

更重要的是,他的双唇正含着她,生涩却热情,她能感受到他嘴唇的纹路在她嘴上打磨着,口中倾吐的气息一路遮住了她的双眼,于是眼前迷蒙一片,如同江南的烟雨缀在眼帘。

不合时宜的夜晚,不循礼数的男女私会,不可人知的唇齿相缠。

可是这样又如何呢,狂喜已经淹没了少年少女的理智,他们在此刻都将对方的心意查得明白,唯有齿间温热的触感能将久掩内心许久的爱意缓缓倾吐。

楚郁离垂落腿间的双臂慢慢搭上了应明玕的肩膀,嫩白色的手直伸到他的寸缕青丝中,刚刚发生过的一幕似乎又要上演,而这次应明玕却不想也无法拒绝。

"楚郁离,你爱我,对不对。"唇齿稍稍分离时,应明玕喘息着在怀中可人的耳畔吐出这句话,依然是少年方士的笃定和自信。

而这回楚郁离一反常态,她睁开迷离的晶莹的双眼,两颊的绯红如残阳似鲜血,她微微仰头看向眼前人,看着心上人,用力点了点头。

"是,我爱你,应明玕。"

毫不迟疑的一句话,是她十八年来第一次如此真诚而恳切地吐露心声,她爱应明玕,不知何时开始,不知延续多久,但爱意早已从幼嫩小苗变成了参天高木。

她肯定着自己,同时也想从对方口中得到同样坚定的回答,便反问道:"应明玕,你也爱我,对不对?"

然而令她瞬间心冷的是,应明玕在听到这句话时猛地一怔,他似乎又顿悟了什么一样,轻轻与楚郁离拉开了距离,视线左躲右闪不敢看向她询问的眼。

唇边的余温还未消融,楚郁离依旧能感受到那个宽阔臂膀里的温暖,但应明玕却迅速整理好衣冠化形而去。

走时只仓皇留下一句对不住。

"对不住"。

楚郁离面对着一室散落的竹片,诗经中男女传情的诗句扎疼了眼睛,逼得几滴泪珠缓缓滑下面庞。

她在黑夜中将对不住三个字念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在破晓鸡鸣之时,自嘲地笑了。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