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溪草谢洛白免费全文阅读-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小说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2-14 11:24:52来源:WXB作者:朱七慕九

溪草谢洛白免费全文阅读-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小说最新章节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穿越架空小说,主角是溪草谢洛白,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在线阅读: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第7章 可怕虚伪

终于,脚步声停歇,谢洛白在离她半步远的位置停下。

有人替你死了,如今你自然只能做另外一个人。

在溪草满脸震惊中,谢洛白突然单膝蹲下,彬彬有礼向她伸出了一只手,脸孔依旧高傲,可目光中却多了一层不同于平常的柔软。

云卿表妹,欢迎回家。

第二天傍晚,溪草搭上开往雍州的火车。

溪草没坐过火车,但也知道就算是末等票都很贵,这两年北方不太平,百姓都往南方逃,火车票更是紧俏,而谢二却将整个头等车厢都包了下来。

车厢里窗明几净,座椅柔软,甚至还有单独的会客室,桌布是雪白钩花的,桌上的玻璃瓶里插着红玫瑰,还有露水在花瓣上打转。

溪草倒不认为谢二有多喜欢讲究排场,无非是提防暗杀罢了,军阀之间斗争残酷,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诸事都要留心。

车窗外,燕京的景色渐渐被抛远。

溪草心头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想了那么多办法,做过多少次尝试,她怎么也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踏上了前往雍州的旅程。

本该兴奋的,可抬头看到谢洛白的脸,溪草就激动不起来。

昨天半夜,谢洛白抓到一名叛徒。

他很有兴致地将溪草从睡梦中拎起来,邀请她参观了逼供现场。

眼见热乎乎的内脏、肠子、胆汁从那人肚子里流出来,溪草转身就吐了,谢洛白却看得津津有味。

他扣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我一向不喜欢对女人动粗,所以到了雍州以后,你可要乖一点。

溪草胳膊上起了层寒粒,此前她一直在思考,怎么从这魔鬼身边逃脱,可昨夜之后,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的脖子捏在他手中,随时可能被拧断,但往好处想,姓谢的必然是个人物,若能把事情替他办好了,借着他的势力在雍州狐假虎威,也不是没有可能。

两天后,雍州终于到了。

走出火车站,两辆福特汽车早已恭候多时。

谢洛白上了前头的车,傅钧言便带溪草坐了后面那辆。

因为之前的事,傅钧言起初有些膈应溪草,可无奈火车上时间太难打发,他不敢去纠缠谢洛白,又对何副官、小四等糙汉不感兴趣,只好和溪草搭话。

溪草也很懂审时度势,她急需寻个靠山。

比起恐怖的谢二,讨好傅钧言显然容易得多。

她长得一脸无害,桃尖刘海剪成垂丝刘海后,越发清纯水灵,又很会说话,所以三天下来,傅钧言早把前嫌抛至脑后,和她热络起来。

为了不露出破绽,傅钧言把谢、陆两家的事情,大致和她说了一遍。

谢洛白的外祖父,曾官拜翰林院学士,后因支持皇帝变法,被太后罢了官,前朝没落后,其子谢信周便参了军,在军阀手下混了个连长当。

比起自己的两个儿子,谢信周似乎更器重外甥谢洛白,不仅带他入军营历练,还送他到柏林军事学校留学三年。

谢洛白果然不负所望,归国后没几年,就干掉了舅舅的上司,又先后吞并了大小势力无数,终雄踞蓉城一带,成为了当今最年轻的大军阀。

难怪万处长一听到蓉城谢二的名号,便咬牙做了缩头乌龟。

两个月前,谢洛白带了一队人马,进入雍州。

溪草心惊,姓谢的已经是蓉城霸主,却不满足,雍州固然是块肥肉,但据说藏龙卧虎,盘踞着许多惹不起的大人物。

谢洛白带兵入驻,别的势力表面装死,恐怕背地里早已暗潮涌动,迟早有一场腥风血雨。

谢洛白必然也料到了,他找上自己,绝不仅仅是为了哄长辈开心,只不过因为那个失踪的表妹,刚好姓陆。

陆家,可是谢二渗透雍州的绝佳切入点。

这些事,溪草看破不说破,只问些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关心的问题。

二爷怎么会跟着夫人姓谢?

傅钧言面色变得艰难,含糊道。

当初姨妈带他离开夫家,投奔了舅舅,那时起才改姓谢的,总之这事是他的忌讳,我也不敢细说,你可别不怕死去问,反正迟早要知道的。

溪草乖巧点头,心中却在冷笑。

又何必问,无非是幼年被父亲抛弃,难怪这么冷酷残暴。

雍州谢府,是一栋气派的法式别墅,门楣浮雕、铁铸镂花,到处都有持枪的士兵把守。

雍州显贵都比较时髦,爱住洋楼,而燕京的房子却还保留着前朝的模样,犹如穿着旗装的迟暮美人。

汽车一前一后开进巍峨的堆花拱门,绕过花园,停在别墅门口。

谢家的老管家陈叔立马带着下人们迎了上来。

二爷回来了?哟,还有言少爷!一年没见!您越发精神了!

说着,陈管家向后头递了个眼色,女佣忙接过溪草手中的皮箱。

这位就是云卿小姐吧,夫人接到电话,喜得一夜没睡好,念叨了一早上,可算是把人盼来了。

陈管家笑盈盈地引路,溪草跟着走到门口,谢洛白扶住她的肩。

表妹,小心台阶。

这活阎王突然像个绅士般体贴有礼,让溪草很不适应,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

没想到谢洛白身子一低,贴在她耳边,语气徒然森冷。

交待你的事,记牢没有?若说错一个字,我就把你丢进雍州城的勾栏,让你从哪来滚哪去。

溪草怒火涌上,既然进了谢家门,她就是表小姐,谅谢洛白不敢在这里拿她怎么样。

她竟然猛地推开谢洛白,几步追到前头,挽住傅钧言喊表哥,一副委屈的模样。

傅钧言十分莫名其妙,还是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

溪草靠着傅钧言的胳膊,回头冷冷瞟了谢洛白一眼。

这臭丫头竟然在对他甩脸子,谢洛白面色立马变得阴暗,只听客厅里一个女声略带斥责。

洛白,还不收收你那幅阎王脸,可别吓坏了云卿!

一位妇人正从楼梯上走下。

说了多少遍,在家就得和颜悦色的,别搞得像军营里审讯,我看着都瘆的慌,莫说小表妹害怕。

她约莫三十多岁,看上去很时髦,穿着暗青色绣梅枝的丝绸旗袍,黑色的貂皮短洋装,发髻后别着金边翡翠梅花。

虽然体态已不再窈窕,但她依旧优雅,五官和谢洛白很像,是个温润的江南美人,连眼角细纹都是温软的弧度。

谢洛白上前扶住谢夫人,柔声唤姆妈,又笑吟吟道。

我怎么会吓她,是表妹胆子太小,习惯就好了。

溪草悄悄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杀人如麻的活阎王,在母亲面前竟然温顺得像只大型犬,真可怕真虚伪。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第8章 演戏看戏

谢夫人拉溪草在沙发上坐下,温暖白皙的手摩挲着她圆润的脸蛋,细细打量。

乱世之中,三姐妹各奔东西,聚少离多,更莫说这些小辈,所以真正的陆云卿,谢夫人并没见过几次,只觉得少女清汪汪的双眼,和记忆中有几分相似,但她还想再确认一下。

云卿,可怜的云卿,你还记得小时候,是怎么和姆妈走散的?

陆云卿走丢的细节,谢三夫人只和两个姐姐说过,连谢洛白和傅钧言都不清楚。

溪草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他们只告诉过她,陆云卿是在下着雪的冬天丢的。

傅钧言有些紧张地看向谢洛白。

溪草并没有惊慌,她的眼神突然就悲伤起来,表情似乎陷入了回忆,一咬嘴唇,泪珠滚落下来。

然后她抬袖子胡乱擦了一把。

那天非常冷,我记得下着雪我本来牵着姆妈的手,后来

她双眼通红,断断续续地说着,因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每说到重点,不是哽咽,就是泣不成声。

谢夫人隐约觉得是那么回事,但很多地方又听不清楚,想仔细问问吧,又被溪草的情绪感染,觉得这种真情流露不可能是装的,若反复揭孩子的伤疤,实在过于残忍。

谢夫人心慈,早忍不住跟着落泪。

别说了,好孩子,是姨妈不对好,不该一回来就问你这些伤心的事。

谢夫人展臂搂住溪草,她就干脆钻进谢夫人怀里哭,哭得双肩颤抖,泪水把谢夫人的旗袍都晕湿了一大块。

傅钧言看得瞠目结舌,若非知道此女底细,他恐怕也要信以为真了。

而谢洛白冷眼看着,唇边浮出一丝讽笑。

小骗子,不去做戏子,真是可惜了!

二爷,陆家得到消息,派人来接表小姐了。

至亲相认的场面被陈管家打断,谢夫人抬头,用帕子擦了一下眼泪,脸色有几分冷意。

十年不闻不问,这时候冒出来认女儿?没这么便宜的事!去告诉他们,云卿以后就留在谢家!哪都不去!

谢洛白笑笑,柔声劝道。

姆妈,无论如何,表妹始终是陆家的女儿,谢家没有强留的道理,何况如今三姨父病重,您总不该阻止他们父女相见。

留在谢家?那他这枚棋子可就废了。

这么好的戏子,就该送到台上,看她能唱一出什么好戏。

雍州城黑帮之首——陆家,就是最好的戏台。

提起这个,谢夫人更为来气。

陆承宣如果真疼爱女儿,就不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死样子!让云卿看了也是徒留心伤。

谢夫人的怒气不是来得没有源头,傅钧言和溪草说过,陆云卿生父陆承宣虽是雄踞雍州的黑帮子孙,却和其他几位天生戾气的兄弟截然不同。他不好争斗,自己主动退出了家族生意,早年更是远赴巴黎游学。然而大抵是性子太过绵软难经风雨,自唯一的独女陆云卿失踪,妻子离世后竟一蹶不振,不知怎的还染上了大烟,短短几年原还潇洒儒雅的一个人便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在雍州城小西口的陆公馆养病。

看溪草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一张小脸写满了若有所思,谢夫人心下一软,还当她思念父亲,心中叹了一句。

罢了,陆家派了什么人来。

陈叔恭敬道。

是陆探长。

闻言,谢夫人面上的气才消了一半,吩咐陈叔请他进来,转脸再面对溪草时已是带上了几分欣慰。

算陆家还有规矩,若打发个阿猫阿狗来迎你回去,姨妈可不依。话毕,又担心溪草不明白其间弯绕,正要低声向她介绍来人来历,溪草已是羞怯一笑。

言表哥怕我不会应付,已经提前把陆家的人事和我详说了一遍。

谢夫人却还没有放过她,再次确认。

云卿,陆家有些复杂,你再想想,如果不想回去,我一会便帮你回绝了。似乎怕她拒绝,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想见你父亲,大姨随时可以派人送你过去。

溪草感激地抬起头,天真的小脸上态度分外坚决。

谢大姨关心,云卿省得。

眼前的小姑娘扭着衣角一双眼满含期许,生怕自己不答应,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谢夫人欲言又止,终是叹了一口气。

看她终于不再坚持,溪草松了一口气,她和谢洛白早有约定,如果自己坚持留下,活阎王还不知会怎么整治自己。不过谢夫人这般谨慎,让溪草不由也认真起来,飞快回忆陆探长的资料。

陆探长,全名陆荣坤,因和陆云卿之父陆承宣一见如故,六年前经陆承宣举荐加入陆家背景的华兴社,在陆家做事三年后加入巡捕房,短短几年官运亨通,现已是雍州城巡捕房探长,出入仆从车马,好不威风。

然而此人最为知恩图报,看陆承宣这几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又不愿和唯一的大哥打交道,身缠恶疾好不孤苦,便举家搬到陆承宣家就近照料,自称做人不能忘本,本来也是得陆四爷恩,如今他有难怎能袖手旁观。

因他姿态极低,虽贵为探长,里里外外却一副陆公馆管家派头,把颓败的陆公馆打理得紧紧有条,陆承宣得他照顾身体显也好了不少,无一不夸口称赞,被旁人称为陆大善人,名扬雍州。

没想到这世道竟还有如此的好人。

溪草记得自己听完陆家林总,发出这样的感叹。

傅钧言也点头。

不说别的,陆荣坤此举确实君子,不枉被三姨夫引为知己。

乱世之中,礼义廉耻皆为浮云,竟还有真正人心向善之辈。联系自己的过往,溪草越发感慨,如果自己和妹妹当初也遇上这样坚守良知的好人,那会不会

可惜仅仅只是如果。

在黑暗中呆太久的人往往向往光明,可以说这人是她雍州之行最想见的人。

然而随着大厅中藏青色的身影逐渐踱步而入,来人摘下军帽,彬彬有礼地朝众人行礼,再抬起眼,溪草的呼吸霎时窒在了喉口,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溪草谢洛白小说《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