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夜焰如初小说全文-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2-14 11:30:26来源:WXB作者:夜焰如初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夜焰如初小说全文-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在线免费阅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by作者夜焰如初小说在线试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第17章娶了她晋王永远不能当储君

大周朝建都临安。

泰承宫大型宫殿群富丽堂皇,矗立在临安城中部,夯土板筑的城墙让它固若金汤。彰显着大周国的强大兴盛。

李云初被大理寺林大人押到泰承宫侧殿,第二次见到周元帝。

昨晚宋管家走后,李云初已经将自己穿越过来发生的事情一桩一桩理了一遍,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着自己向设定好的圈套里走,这个是谁?目标是什么?她都不清楚,所以她才同意了晋王的提议,第二天林大人来提审时就直接承认了太子的蛊毒是自己下的,求皇帝赐自己死罪。

于是,帝后二人就在景怡殿召见了蛇蝎毒妇李云初。

是你对太子下的蛊?皇后娘娘身着华美大红底色绣金凤凰纹凤袍,一派掌凤印六宫之主的霸气惊艳,看到跪在台阶下的李云初问道。

是,这一切都是罪民所为。李云初一身囚服跪在大殿中央,佑大的殿宇空阔阴冷,让她感觉寒冷无比。

是什么人指使你的?周元帝明黄黄的龙袍,让殿宇里的阴冷之气有了缓解。

皇帝陛下,没有人指使罪民。李云初有问有答。

那你为什么要给太子下蛊?周元帝继续质问。

罪民关在王府别院,每日游手好闲,无事可干,就琢磨着干坏事,想引起王爷的注意,于是就想到给人下蛊,好让王爷跪下来哭着求我去给别人解蛊,想想就开心。可那些平民百姓怕是入不了王爷眼,只有太子和太子妃才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就起了邪念。还请皇帝殿下赐罪民一死。李云初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又是怎么让太子贴身丫鬟帮你的?

哦,有一天逛街遇上了吧,给了她一笔巨款,她就同意了。是人都抵不过巨款的诱惑。李云初双腿有点发麻,这身体果然是娇身惯养出来的,睡了两天硬木板腰痛,跪在地上一会腿麻。

那你又是怎么会下蛊的,何人教你的?周元帝双眉微微蹙起。

回禀皇上,罪民从小天姿过人,聪慧机敏,有过目不忘之智,有一学就会之能,所以前些日子在逛街时买了本杂书上面就有写蛊术,回去看了两天便学了放蛊、解蛊一点皮毛。李云初觉得忽悠古人真是一件愉快的事。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你可知戏耍君王罪可当诛。皇后娘娘实在听不下去了,一贯母仪天下的仪态也顾不上保持了。

所以,还请皇上赐罪民一死。李云初知道自己越是这样说,皇上越是不会让她死。何况还有那神秘的同室老囚犯说太皇太后不会让她死。还有上官旭认自己为义女,抚养自己长大,将自己嫁给晋王,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

对于皇上来说,指使她的人还没有查到。

对于晋王来说,太子妃还没有治好。

这么一想李云帝君对于好多人来说都是一枚有用的棋,所以现在不可能弃之。

你就这么想死吗?周元帝从未见过那个女子像她这般的,怎么说,就是不知廉耻,无赖至极,但说的话又头头是道,胡说八道都是条分缕析的。

皇上明鉴,一个女人,得不到夫君的宠爱,不能为夫君生下孩儿,天天以泪洗面,日日独守空房,这种日子简直生不如死。皇上,罪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李云初掩面抖肩,呜呜呜的假哭了两声。

这么说来都是染儿的错了!你为何不直接对他下蛊,为什么要谋害太子?皇后娘娘拢了扰宽大袖口,端了端身姿。

皇后娘娘,晋王没有错,晋王身为皇子,又居要职,心系国事政务,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实乃皇上教导有方,李云初用囚衣袖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星眸微闪,罪民是妒忌太子妃,不想看她过得这么好,一时蒙蔽心智犯下大错。

那你为什么又要请旨为太子解蛊?皇后接着问。

这不是为了皇上的重赏,把那笔巨款赚回来,还可以名扬天下,让王爷对我另眼相看。李云初平静的答道。

皇后起身,金玉凤冠步摇声声,环佩流苏碰撞脆响让安静的大殿有了人气,你即然这么想死,可知大周死刑有多少种?想不想试试五马分尸,还是想试试千刀万剐!

李云初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唉,还是自己大意了,没考虑到古代的死刑有这么多可怕死法。

皇上皇后开恩啊,罪民虽犯下大错,但还是治好了太子,将功补功,罪不至死啊,不如废去罪民王妃之位,流放漠北为大周边疆建设献出绵薄之力。李云初低首俯身,声音也弱了几分。

大胆!是死是活,怎么都是你说。周元帝大掌拍向龙椅扶手。

帝后圣明,英明神武啊,罪民只是给一点建议,当诛当斩当然皇上说了算。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上下五千年老祖辈们留下来的名言警句。

周元帝当然不会被她的糖衣炮弹迷惑,当皇上的早就对各种吹嘘马屁之言免疫。知道从她嘴里得不到一句真话,也知道她背后不可能会有人相助,李家早就无权无势流落民间,李家族人更是凋零失散。

上官旭为两朝忠臣,作为他义女也不会沟结到她的头上;晋王为当朝皇子,太子出事他第一个被怀疑,作为他王妃人人都知道她不得宠,所以李云初不可能是害太子之人。

既然太子已无大碍,只要你将太子妃也治好,朕就既往不咎,让你回王府继续当你的晋王妃。但她这般巧舌如簧,颠倒事非还是要严惩重罚的。还有什么是把她送回晋王府让她继续过生不如死,继续做不得夫君宠爱的晋王妃更好的。

皇上!皇后娘娘震惊,这女人谋害她的皇儿,就这么算了。

皇上,还请三思。李云初惊讶,怎么跟自己设想的不一样,太皇太后还同出场,上官旭还没来救场,晋也也没来落井下石,这个糊涂皇帝就在自己的两句马屁下放了自己。

朕意已决,不必再说。万寿节在即,朕本就要大赫天下。留着这个女人,不怕背后的人不出现,徐GG,现在就带她去太子府给太子妃诊治,如果太子妃有任何闪失,就当场将她千刀万剐。

当初自己赐婚,也是因为只有娶了这个女人,他的三皇子,晋王才永远不能争储君之位,那怕他背后站着周大将军周国公也不能。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第18章老娘活得像个乡野农妇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锋回路转的,它不受任何人的掌控。

谁也没想到,李云初与上官焉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一个一身囚服灰头土面站在寝殿内,一个紧闭双眼面容憔悴卧在病榻上。

一个是晋王府失宠的王妃,一个是太子府身患寒疾的太子妃,曾经她俩也有过姐妹情深,共同欢笑的时刻。此时只能感叹一句,事事无常,人心难测!

究竟是谁害了谁,谁欠了谁,真的很难说清。

李云初不知道自己面对这位原主的情敌是什么感觉,但却知道自己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有些酸楚。

太子妃的寝殿,淡蓝色的薄纱帷缦轻舞飞扬,给人一种平和静谧的感觉,装饰古典高雅,内室的布景摆件精巧别致,一看就是很得太子宠爱的。

床榻两角还悬挂着两个镂空银制薰球,清淡的瑞麟香从里面向外飘散,雁鱼铜灯的灯火明暗适度,寝殿内还有两个很大的红檀木书架,一张很大的红檀木书案都堆放着书册,笔墨纸砚等整整齐齐。

李云初在心里跟自己住的那鸡飞狗跳王府别院比了一下,这他妈的,老娘过得就是乡野农妇的生活啊!

一院子的野兔,野鸡,野狗,前几天自己还在院子里搭了个葡萄架,还有一块地被晴儿刚刚种上了萝卜。

啧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没有夫君疼爱的女人真可怜。

李云初拿着让林大人回王府找晴儿要的那套银针包袋放到了圆桌上,看了看站在四周一屋子的仆从们,你们都站这里,是想学我手艺吗?我们李家的医术可是从不外传的,只能传承给自己子女。要么叫我娘,要么都出去。

仆从们都望着太子榻前的那位绿衣女子。

那绿衣女子李云初认识,是太子妃从上官府带过来的陪嫁丫鬟紫娟,是个很灵巧懂事有主见的,之前在上官府与晴儿相处得很好,只是后来自己跟上官焉闹得不可收场,她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

太子和太子妃中蛊,这丫头没被关进大牢吗,可太子的贴身丫鬟都关进了大牢。

紫娟果然是个通透的人,马上知道了李云初那一眼的意思。

她先招呼仆从们都出去了,再回身道:晋王妃,太子和太子妃中蛊那天,奴俾回了老家不在太子府中。所以还能继续服侍太子妃。

哦~这么巧啊?这虫蛊可不是毒药一下会马上发作的,什么时候下的蛊,真不好说,看来大理寺办案也不怎么样啊。李云初摆弄着那一套银针,意有所指道。

晋王妃,现在大理寺已经找到下蛊的人了,所以奴婢真的只是回了一趟老家。紫娟盈盈福身,奴俾也退下了,晋王妃如有需要什么叫一声,奴俾在门外候着。

你不怕我对太子妃做什么?李云初淡笑抬眸。

晋王妃有皇命在身,奴婢知道晋王妃绝不会以命犯险。紫娟梨窝淡笑。

果然是上官焉教出来的人,她家的傻晴儿如果有她一半的厉害自己要省不少心。

行吧,你下去记得把门关好。可不能叫外人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我和姐姐许久未见,有好多话要说。李云初缓缓起身,对紫娟抬了抬下巴。

晋王妃尽管放心,没有人敢随意靠近太子妃寝殿。紫娟说完退出寝殿。

李云初纤细白皙的五指夹住四枚银针慢慢向床榻走去,坐到榻旁的圆木凳上,仔细地打量起躺在床上的那位美人。

美人双眸紧闭,三千青丝如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小脸更加苍白,那双如蝶翼般纤长的睫毛,在眼部投下了深深的阴影,显得眼窝更深,鼻翼更挺直,淡色的唇形也生得极好。

倾国倾城太子妃,才高八斗上官焉。

美貌与才智兼得的女人,是应该得到天下所有男人的倾慕。

李云初拿着银针比划了半天,不知从何下针才能让这美人少受点痛。

正当她找好穴位准备下针时,那蝶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薄薄的眼皮跟着动了两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眸,气若游丝道,你,你要干什么?

姐姐醒得可真是时候!李云初没有收起银针,也没露出惊讶之色,好像早知道她会这个时候醒。

你怎么在这?上官焉害怕地抓紧了锦被,紫娟呢?

姐姐啊,我们之间的话还是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吧,你说呢?李云初在心里给她鼓掌,被太子妃职业耽误的一代影后啊。

你说什么我不懂? 上官焉吃力的支起身体,向床里侧移过去。

行吧,姐姐既然不懂那我就来说到姐姐懂。李云初把银针一枚一枚收到包袋里,漫不经心地道。

姐姐根本没有中蛊对吗?只是被自己养的蛊反噬了,而太子体内的虫蛊因为没有蛊师掌控开始吸食太子心智,所以太子也晕迷了,大家就以为你和太子都是种的毒,后来你清醒了,却继续装晕,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怀疑是你给太子下的蛊。 李云初说得有些口渴,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你不要无中生有,诬蔑我。上官焉将垂落在额前的头发挽到耳后,将锦被提到胸口,眼里已有泪光,一脸委屈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恨我,可我已经被你害得够惨的了,你还要我怎样?

姐姐,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演的戏也没有第三个人看。我们把这几年的帐算一算吧。李云初白色的囚衣在这华丽的寝殿是显得格格不入,但她身上那强大的气场却令人无法忽视。

算什么帐?上官焉一脸茫然。

李云初没有理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这段时日,我一直在回忆以前的事,困惑不解。十岁前我的爹娘将我教导的极好,知书达礼,待人和善算得上是有家教的性子。怎么就突然变了一个人呢?变成一个蛮横无理,娇纵跋扈,善妒善嫉的性子了。

李云初停下,抬眸与上官焉对视了片刻,姐姐,你说我是不是曾经吃错过什么药,或者是爬树的时候掉下来把头摔坏了。我的这样恶习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上官焉杏眼带泪,微抿了下双唇,声音柔柔弱弱的,父亲把你接回来,生怕你受一点委屈,对你上心照顾,事事顺你的意,处处为你着想,对你的宠爱早就超过了自己亲生儿女,父亲要是听你这么说,会有多伤心。

是啊,我都这么坏了,义父竟然对我从未有过一句责骂。那怕我把教书的夫子打到不敢来教书,把皇上赐的花瓶拿到赌场去下了注,把你大哥上官轩骗到青楼喝得烂醉耽误了上早朝,最后为了一个男人给你下迷药陷害你义父始终对我宽厚仁慈,一次也没责打,惩罚过我。

当年我还跑去找府上的老人问过,我是不是义父亲生的女儿啊!现在我才懂了报复仇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养废他的孩子,而想要养废一个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溺爱她!李云初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却带着寒气透骨的冰冷。

小说《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