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长生者我爱吃萝卜最新章节-神级长生者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神级长生者作者:我爱吃萝卜
  • 神级长生者源于:zzy

神级长生者我爱吃萝卜最新章节-神级长生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级长生者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神级长生者》在线阅读

我爱吃萝卜的小说《神级长生者》,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异能小说,主角是萧辰薛雨柔,神级长生者在线阅读:

《神级长生者》第19章 古董市场

萧辰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薛雨柔叫醒。

睁开眼后,发现薛雨柔俏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昨晚的事情,你做的?薛雨柔问道。

昨晚的事情?昨晚什么事?萧辰故作惊讶,以为薛雨柔发现了鼎金地产的事情。

就冯少安和袁飞的事!薛雨柔没好气的瞪了萧辰一眼。

哦,那件事啊,是我做的。萧辰大大方方的承认,看薛雨柔的反应,显然他昨天那几个电话发挥了作用。

虽然早就猜到是萧辰的手笔,但当真得到萧辰承认时,薛雨柔内心还是大吃了一惊,她很清楚,这件事会对冯少安和袁飞造成何种毁灭性的打击。在昨天之前,冯少安是常州市当之无愧的白马王子,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但那件事之后,冯少安却成了恶心的代名词,连带着冯敬远的公司,都在一夜之间损失了两三亿。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萧辰随手而为,薛雨柔心情复杂不已,她很难将现在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萧辰和以前那个窝囊废萧辰联系到一起。

怎么了?见薛雨柔有些失神,萧辰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我爸在古玩街,他要你给他送一幅字过去。薛雨柔说完后,便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楠木长盒。

萧辰接过长盒,洗漱一番后,便打车来到了古玩街。

下车后,隔着老远萧辰就看见了自己的老丈人薛大山。

和张美凤的强势不同,薛大山性格随和,很少争名夺利,一年四季,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外边,和古董临帖打交道。

他对于古董临帖的喜爱,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

今天薛大山便是在古玩一条街看见了一幅临帖,想要买下来,但带的钱又不够,故而想将家里的临帖卖掉一副,凑点钱。

爸。走到一家名为聚宝阁的店铺门口后,萧辰喊了一声。

东西带来了吗?薛大山问道,对于萧辰的态度,既不亲近,也不疏远。

带来了。萧辰将楠木长盒递给了薛大山。

薛大山接过去后,又打开确认了一下,这才带着临帖走进了聚宝阁。

萧辰也跟着走了进去,准备替薛大山掌掌眼,免得自家老丈人被人骗了。

孙老板,欧阳修临帖我带来了,你看看,值多少钱?薛大山将楠木长盒里的发黄的字卷拿了出来,摊平后放在了桌上。

被称作孙老板的是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老人戴着一副老花镜,留着两撇八字胡,笑起来眼睛便会眯成一条线,看上去充满了生意人的精明。

孙大福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将薛大山的临帖拿到了灯光下,开始细细甄别起来。

萧辰撇了撇嘴,心道这老头的本事很一般啊,看个欧阳修字帖还需要这么久,在正儿八经的内行眼里,这种名人字帖,两三分钟就能辨别出来。

而萧辰作为一个活了五千多年的老怪物,更是堪称古董字画百科全书,无论何种古董字画,他都只需一眼,就能鉴别真伪。

半响后,孙大福才缓缓起身,笑眯眯道:韩兄,你这欧大家的临帖,是真迹。

那是,我薛大山什么时候拿赝品骗过人。薛大山颇为自豪的道,他混迹古玩行业二十几年,钱没赚到多少,但口碑真的赚了很多。

哈哈,既然这样,那韩兄,这幅欧大家的临帖,我给你作价两百万,如何?孙大福笑道。

两百万?

萧辰眯了眯眼睛,这老头看上去挺精明的啊,怎么一副欧阳修真迹,会给薛大山一百万?

要知道,在正儿八经的字画市场上,欧阳修真迹,卖一百五十万都算高的了,但这孙大福,却直接要给薛大山两百万,比市场价还高五十万,这有些不符合商人逐利的本性

下一秒,薛大山为萧辰解开了疑惑。

哈哈,孙老板大气!薛大山满面红光,显然也没料到,孙大福会给他这么高的价格。

既然孙老板这么大气,那我薛大山也不能让孙老板看了笑话。薛大山直接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桌上:孙老板,这张卡里有三百万,算上欧大家真迹的两百万,一共是五百万。五百万,你那副颜大家真迹,我要了!

哈哈,韩兄爽快,我这就去给韩兄拿东西。

看着孙大福笑眯眯的转身离开,萧辰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算是明白,孙大福为什么会多给自己老丈人五十万了,原来在这藏了一手。

片刻后,孙大福拿出了一幅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字卷。

韩兄,这颜大家的临帖,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海外弄回来的,你拿回去之后,可得好好保管啊。孙大福眯着眼睛将字卷递到了薛大山手里。

孙老板你放心,颜大家的临帖,可比我那亲闺女还宝贵,我一定会保管好的。薛大山此时已经笑出了花,用五百万买到颜真卿真迹,这比他祖文冒青烟还值得高兴。

爸,我能看看这颜大家的临帖吗?这时,萧辰忽然开口。

你?你又不懂字画,看什么看。薛大山不屑的看了一眼萧辰,很不情愿。

萧辰叹了口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孙大福给薛大山的颜真卿真迹,根本就是假的,因为真正的颜真卿临帖,根本就不是五百万能买的下来的,再联想到孙大福之前刻意抬高了薛大山的欧阳修真迹的价格,萧辰便更加不安。

韩兄,这位是?孙大福看了一眼萧辰,问道。

是我去年给雨柔招的上门女婿。薛大山似乎有些不高兴,虽然他平时很少回薛家,但他也知道,萧辰在外面名声并不怎么好,很多人都说,是他薛大山眼光差,才会招到萧辰这么个窝囊废,所以他自然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提起萧辰。

原来是贤婿啊。孙大福嘴角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讥讽,萧辰的大名,他或多或少听过一些,是常州市出了名的窝囊废。

不对!这窝囊废,为什么会突然想看临帖,难道他看出了什么?孙大福心头顿时生疑。

不过很快,他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那副颜真卿临帖,可是找了著名的造假大师张柏豪弄的,别说萧辰,就连他自己,钻研了半个月都没看出哪里是假的。

想到这里,孙大福心头的疑虑被彻底打消,反而笑道:韩兄,既然贤婿想看,那就给贤婿长长眼吧,毕竟颜大家的真迹,一般人可没机会看到。

萧辰心中冷笑,这孙大福倒是自信,还真当老子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好吧,孙老板发话了,那你就看吧,不过你记住了,只能看,不能摸!虽然不情愿,但孙大福都这样说了,薛大山只能拿出来,让萧辰看看。

你放心,爸,我不会摸的。萧辰微微一笑,道。

薛大山小心翼翼的将字卷放在桌上,慢慢铺开,但他只铺到一半,萧辰就摇了摇头,剩下的已经不用看了。

虽然仿造者很用心,对颜真卿的字迹理解也很深刻,但依然瞒不过萧辰的法眼,萧辰很轻易的就能看出来,那是假的。

《神级长生者》第20章 看走眼了

真正的颜真卿字迹,点画丰厚饱满,结构阔大端正,让人望去犹如金刚怒目壮士挥拳般震撼。

眼前这幅,字迹虽然浑厚挺拔,开阔雄劲,但他只是模仿到了颜真卿的形,距离真正的神,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样的赝品,最多也就值二十万。

爸,这颜大家的真迹,好像有点问题。萧辰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薛大山被骗,只能委婉提醒。

谁知他刚说完,孙大福还没说什么,薛大山倒先怒了:你胡说什么!这可是颜大家的真迹,你这个窝囊废,知道个屁!

孙大福本来被萧辰这话惊了一跳,但当看到薛大山的反应后,孙大福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有薛大山这样的队友,哪怕萧辰真看出来了什么他也不担心。

萧辰不由哑然,自己好歹是薛大山的女婿,但现在,薛大山竟然信一个外人,不信自己。

爸,这颜真卿的字帖,真是假的,你看这字迹

你给我闭嘴!萧辰还想再劝,但薛大山根本不听,直接呵斥道:你有几斤几两的本事我还不清楚?入赘我薛家一年,你连个像样点的工作都找不到,这会儿你在这卖弄什么?不嫌丢人吗!

薛大山措辞严厉,萧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这字迹是假的,这岂不是说他看薛大山眼瞎了,掏五百万买了个假货。

韩兄消消气,别跟贤婿一般见识。现在这年轻人啊,电视上看了几期鉴宝节目,就觉得自己是鉴宝专家了,他们根本不懂,咱们这一行的水,有多深。孙大福假惺惺的道,看似是在劝薛大山,实则是在挖苦萧辰,这点萧辰自然听得出来。

哼,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滚回去。薛大山又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萧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自己这老丈人,真的是又蠢又自以为是。

但偏偏,萧辰还拿他没什么办法,总不可能,像打红毛一样把薛大山打一顿吧。

就在萧辰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的余光却扫到了孙大福摆在角落里的一幅字,瞬间,萧辰眼睛便亮了起来。

贤侄怎么了?莫不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孙大福眼睛很锐利,发现了萧辰的异常。

孙老板,能不能把那副字给我看一下。萧辰指了指方才看到的字卷。

这个?孙大福走到角落里,拿起了萧辰指的字卷,满脸疑惑,这东西是他花一千块钱从一个乡下农民手里收的,回来后便发现没有半点价值,所以被他随意扔到了角落里,萧辰怎么会对这幅字感兴趣?

虽然疑惑,但孙大福还是将字卷拿了起来,掸了掸灰,递给了萧辰。

字卷长约三尺,宽约一尺,用的是很普通的宣纸,除了微微有些发黄外,单从外表看,看不出什么稀奇之处。至于上面的字,更是稀松平常,感觉就像刚学书法的小孩子胡写乱画的一般。

孙大福实在想不到,萧辰为什么会对这样一幅字感兴趣。

老板,这字多少钱?萧辰笑眯眯问道。

这玩意不值多少钱,本来我都打算扔的,既然贤侄喜欢,那我就做个顺水人情,送给贤侄吧。孙大福道,他也懒得问萧辰为什么看上这幅字了,毕竟刚白赚了五百万,这种小物件,白送给萧辰又何妨。

孙老板确定?萧辰似笑非笑。

怎么?贤侄还怕我反悔?我孙大福做生意,一向讲究信誉二字,哪怕这幅字真是个宝贝儿,我也愿意白送给贤侄。孙大福一副豪气云天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送了什么价值入城的东西。

那就谢谢孙老板了。萧辰将字卷装好,笑道。

你要这破东西干什么?薛大山恨铁不成钢的道,他想一脚把萧辰踹回去,这丢人东西,就跟个捡破烂的一样,人孙大福准备扔的东西他都要。

爸,这可是个好东西。萧辰神秘一笑,道。

屁的好东西,真要是好东西,还能轮得到你?薛大山撇了撇嘴,古玩圈里,的确经常发生捡漏这种事。但大多数情况下,能捡漏的都是那些本来就有本事,眼力劲好的古董贩子,像自己女婿这种半吊子水平,说去给人交学费还差不多。

萧辰摇了摇头,不再解释,他手里这幅字,给他十副颜真卿真迹都不换。

咦,王老!薛大山刚准备离开,却看到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常州市书法协会会长王培晟。

王培晟不但是常州书法界的泰山北斗,对于古董文物,他也有极其高深的造诣,曾是央视寻宝节目的特约嘉宾,在民间,有着很高的声望。

薛大山心情顿时激动起来,王培晟可是他做梦都想见一面的偶像。

王老,您怎么来这儿了?薛大山热切的迎了上去。

王培晟穿着一件黑色唐袍,看上去精神矍铄,完全没有丝毫老态,见到薛大山向自己打招呼,老人皱起了眉头,显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薛大山。

你是?

王老,我是薛大山啊,曾在常州文物博览会向您请教《鉴宝录》箴言的那个。虽然王培晟对自己没印象,但薛大山丝毫不尴尬,毕竟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老头子,说他是常州书法界第一人都不为过。

喔~我想起来了,你是薛崇海的儿子吧。老人拍了拍脑门,顿时恍然。

是是是,王老您记性可真好。薛大山喜笑颜开。

萧辰揉了揉眉心,已经不知道该说自己这老丈人什么好了。

大山啊,你来这里做什么?王培晟问道。

王老,不瞒您说,我今天在这里买了一副颜大家的真迹。薛大山说着便将手中的字卷拿了出来,言语间不无炫耀的意思。

颜大家的真迹?!王培晟精神瞬间抖擞起来。

嗯,王老您看。薛大山笑着将字卷展开。

王培晟立即便进入了状态,眼睛一眨不眨的开始研究起来。

店铺内,将这一切目睹在眼里的孙大福此刻头上却满是冷汗,其实从看到王培晟那一刻起,他心头就多了一抹不安,生怕薛大山把字拿给王培晟看,但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薛大山还真把字拿给王培晟看了。

和萧辰这种愣头青不一样,王培晟的话,在古董字画界,那可是金科玉律。一般的东西,只要王培晟说是假的,哪怕本来是真的,也会变成假的。

孙大福现在只能祈祷,张柏豪够给力了,他造的假,能把王培晟这位真正的大师也瞒过去。

但显然,孙大福想多了。

看了一分多钟后,王培晟稀疏的眉毛便皱了起来,随即他拍了拍薛大山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大山啊,你这次,恐怕看走眼了

《神级长生者》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