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富少酒足饭饱最新章节-无双富少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无双富少作者:酒足饭饱
  • 无双富少源于:zzy

无双富少酒足饭饱最新章节-无双富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无双富少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无双富少》在线阅读

酒足饭饱的小说《无双富少》,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情感小说,主角是陈宇苏婉秋,无双富少在线阅读:

《无双富少》第19章 妈

陈宇,你想死是吧?

苏建阴恻恻地望过来,拳头捏地咯吱作响,一步步逼近陈宇。

反观陈宇,却丝毫没有惧色,甚至还有点想笑:你自己说的要叫婉秋一声‘妈’,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槽!

苏建暴怒地双目喷火,下一刻就要冲上来,给陈宇来一个难以磨灭的记忆。

但在这之前,唐若海那危险的眼神射过来。

苏老太爷见状,赶忙拦住了孙子。这要是再给唐若海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那他苏家就彻底无法挽回了。

苏老太爷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厉喝:陈宇,给我滚到一边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他今天真的是气坏了。

原本是苏家树立威势的一场盛会,却被两个小杂种破坏了。

现在,这个废物更是蹬鼻子上脸来给他脸上抹黑!

等这场宴会结束后,看我怎么弄你!

却不想,陈宇不仅没滚,反而攥着拳头,怒气冲冲地回吼道:老太爷,我知道你偏心,但我却没想到你会这么偏心!苏建是你的孙子不假,但婉秋也是你的亲孙女。盛唐集团的项目,明明是婉秋争取到的,但到最后你却将大权交到了苏建手上!

呵呵,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是不是苏建变成一坨屎,你也得亲手给他捏出个人型来啊。

寂静,无比的寂静!

谁也想不到一直被称作废物的陈宇,竟然会有这样的胆!在公共场合怒叱苏老太爷。

苏老太爷气得脸都紫了,全身剧颤,指着陈宇愣愣地却说不出一句话。

完了完了!我们家要被这小子害死了。宋蓉双颊煞白,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陈宇而苏婉秋,却呆滞地立在原地,捂着小嘴,心情复杂。

唯有一个人跳了出来痛斥他,那就是陈卫东!

今天所有风头都被别人抢走了,要娶苏婉秋,看起来也非常困难。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获得苏老太爷的支持,只要苏老太爷应允了,以他和苏婉秋之前建立起的感情,还是有机会的。

陈宇,你这个狗一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喝叱苏老太爷!老太爷,依我看,把这条不知天高地厚地狂犬乱棍打出去才最合适

然而,陈卫东刚刚绘声绘色地提了几句,一张黑影大手便使出全力地扇了过来。

啪!

嗡!

陈卫东趴在地上,脑袋嗡鸣眩晕,嘴角含混着淤血。

但他看清是谁打他的时候,整个人却立时清醒了。

唐,唐董,你打我干吗!我,我才是您的人啊。

你特么是谁啊,老子不认识!但老子打的就是你。唐若海脸色阴郁,心中暗道:敢骂少爷,真是该死。打你一顿都是轻的。

唐董,我是盛唐集团业务一部门的小陈啊,我们见过啊。陈卫东快哭了,只能可怜巴巴地套近乎。

滚!老子为有你这样的员工而耻辱,从明天开始,你就收拾东西滚蛋吧。

唐若海大袖一挥,就此宣判了陈卫东的命运。

闻听此言的瞬间,陈卫东整个人都没了精神,让他从盛唐滚蛋,等于将他从天堂打入地狱啊!

失去了这个身份,他还怎么迎娶苏婉秋,还怎么过上富足的生活,还怎么

记下他的名字,从明天开始,他不用去公司了!

是!

唐若海的秘书听令行事,丝毫不顾陈卫东的嘶吼求饶,被几个保镖像是提溜小鸡一般提了出去。

这一切,进行地十分迅速。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

唐若海便将下一个矛头冲准了苏老太爷:刚才,这位陈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苏家将项目大权交到了他手里?

听着唐若海那带有质问的语气,苏老太爷有些慌,他赶忙摆手急促道:唐董,您别听他胡说!您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江州有名的软饭男陈宇,您说这样一个人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

闭嘴!

唐若海眉心深陷,脸色黢黑,暴怒地一吼:陈先生的名誉,是你们能诋毁的吗!

蛤?

苏老太爷傻了。

他陈宇有啥名誉啊?

该是臭名远扬才对吧。

一个废物,用着这么维护了吗?

但苏老太爷也没多想,他只以为唐若海爱屋及乌,是因为欣赏苏婉秋的才能才维护陈宇的。

但,接下来唐若海的一句话,却让他,乃至整个苏家直坠九幽!

现在,我宣布,盛唐集团与苏家的项目合作,即刻终止!

哗!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大家还以为听错了,抠了抠耳朵后,依然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

苏老太爷身形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他脸色凄惨,可怜地望向唐若海:唐董

我认为,我们盛唐没有再和苏家合作的必要!你们苏家,好自为之吧!

唐若海如定调般的一言,让全场沸腾。

苏家没有了盛唐支持,又变回了那个默默无闻的三流家族。

这场宴会,就变成了一场小丑般的闹剧。

可笑他们还花了大价钱买那么多的贵重礼品,现在反应过来,立即有人当场提出收回礼物。

我们张家送出的玉佛呢?收回收回,这样的好东西,怎么能送给一个三流家族。

还有我的彩礼钱,他苏建是个什么玩意,我李家岂会因为这样一个小辈大肆花费!

现场气氛,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苏老太爷被人搀扶着呆立在那,他想找唐若海求情,可是唐若海却丝毫不理他。

没了办法,他只能一咬牙叹气,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苏婉秋身上。

婉秋啊,爷爷就算是求你了,去和唐董事长求求情吧,只要能将项目再谈回来,爷爷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苏婉秋闻言一滞,没有立刻回答。

这一刻,她想到了爷爷独宠苏建的画面。

见苏婉秋不言,苏老太爷只能转向另一侧的宋蓉:EX妇,你帮忙劝劝婉秋吧。

爸,您别着急,我这就劝婉秋!宋蓉见势欲要走上前来。

然而,一道声音却横加打断。

婉秋,不能答应!

陈宇,我给你脸了是不是!

宋蓉气得就要一脚踹上去。

不过这次,被陈宇躲开了。

只见陈宇义正言辞地提醒向苏婉秋:婉秋,如果你现在轻易地答应了,那日后苏家就会觉得你太好欺负了。到那时,又还有谁能帮你。

不得不说,陈宇的话像一根利刺扎进了苏婉秋的心里。

她眼神复杂,几经变化,最后好像是决定了什么,深深吸了一口气。

婉秋,你别听这废物的,听妈说

妈,爷爷!苏婉秋抬起头,目光坚定:就按陈宇说的去办吧。

婉秋

妈,别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苏婉秋撇过头去,再不发一言。

宋蓉、苏老太爷等人面面相觑。这一刻,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真的要听那个废物的话?

万一那废物提出些过分的要求怎么办?

怀着这样的心情,苏家众人以及全场宾客的目光缓缓投过来。

陈宇也不客气,直接指着苏建喊道:先让他履行诺言,叫婉秋一声‘妈’吧!

陈宇,你这小杂种,我非打死你不可!

苏建气急败坏,下一刻就要冲上来。

然而,还没迈出两步,就被一道威严的声音喝止住:

叫!

爷爷苏建不敢置信地看向苏老太爷。

我说了,叫!苏老太爷阴沉着脸,又重复了一遍。

苏建碍不过苏老太爷的威严,只能从嗓子眼里挤出一道嘶音,小声羞臊道。

苏建,你叫的什么玩意啊,你这是没吃饭吧?陈宇嘴角一翘,揶揄道。

大点声!苏老太爷眼眸冰寒,沉喝一声。

苏建紧紧闭住了双眼,硬是强逼着自己吼出一句:

妈!

哎,这声还算不错。你爹代你妈谢谢你啦。陈宇哈哈一笑。

噗!

尽管大家都强行憋着,但还是被陈宇逗得一乐。

苏婉秋更是莞尔一笑,如同牡丹在春日里绽放般美丽。

而苏建,羞愧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至于他苏建的新娘子白宁,早在他叫出‘妈’的那一刹那,摔门逃跑。

还结什么婚呐!脸都丢尽了。

《无双富少》第20章 生日快乐

这下,总可以了吧?

此时,苏老太爷面目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了,望向陈宇的目光更是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今日的一切,看似与陈宇无关。但每到关键时刻,总是这小子在推波助澜。若不是他,恐怕局面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境地。

苏老太爷为人老辣,知进退。但即使再知进退的人,也有自己的底线。

而此刻,就是他的底线!

他仿佛在用眼神提醒陈宇:见好就收吧。

谁曾想,陈宇压根不在乎他的眼神威胁,在凌厉的目光逼视下,悠悠摇头: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这一个字,几乎是硬生生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

苏老太爷重重地喘着气,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难以言明的诡异气氛。

但陈宇却丝毫不顾忌这些,指着苏婉秋道:下一任族长,必须由婉秋担任!

嗡!

陈宇的话,就像点燃一颗深水炸弹般,造成的影响,何其之大。

连苏婉秋自己都没预料到陈宇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花容失色之下,却隐藏着一丝丝激动。

不可能!

这次,苏老太爷拒绝地干脆,竟连思考都未思考。

为什么!陈宇的眼神一下子冰寒了数分,淡淡说道:以婉秋的能力和人品,难道还有谁比她更加合适吗?

苏老太爷随意扯出一个理由搪塞陈宇:这件事,需慎重考虑

那就没得谈了。陈宇无辜地双手一摊。

唐若海适时紧跟陈宇的话语:盛唐集团,即日起彻底断绝与苏氏集团的所有往来

断就断了,我堂堂苏家,何需寄托在一个盛唐旗下!

忽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这道声音充斥进宴厅的瞬间,让人为之一滞。

这是谁啊,好大的口气!听这话,连盛唐都不放在眼里?有人暗暗嘀咕。

唐若海也被这声音呛地暗恼,立时回喝:你又是谁,敢如此小瞧我盛唐集团!

那人却不回应唐若海,而是清声一啸:长松,别来无恙啊。

苏老太爷望着门口若隐若现的人影,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难道是

想到这,一股狂喜涌上心头,他也不朝着唐若海卑躬屈膝了,扭过身子来便急忙出门而去。

苏建一头雾水,不解问道:爷爷,那是谁啊?

那是你大爷爷回来了!

苏长松激动地眼蕴泪光,身子颤抖地仿若筛糠,他的回答让场间一时安静。

苏家大爷爷?

苏建尚没有反应,但他父亲那一辈的人却如遭雷击,满目震骇。

如果真是他回来了,我们苏家在这江州还用怕谁!

便是盛唐,也压不住我们苏家了!

心想至此,也赶忙随着苏长松,一齐向外迎去。

在众人的拥簇中,一个满面红光,精神尚且比苏长松还矍铄数分的老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许多人,每个人手里皆提着用红绸子绑着的贺礼!不过在其中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一块牌匾,上书‘四海通达,盛世苏家’八个大字。

这块牌匾通体为金玉打造,需六个壮汉合力才能勉强抬起来。宝气升腾之下,更将那‘苏家’二字映衬地无比尊贵。

便是连唐若海,看到这块牌匾后,也不自觉息声。

大哥

苏长松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胳膊,激动地胡须颤抖,涕泗横流。

长松,来之前没告诉你,就是为了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应该不会怪罪我吧。苏长柏眼中温情流露,紧紧攥着苏长松颤抖的双手。

大哥,当初你执意外出创业,一走就是数十年,我真的没想到,在有生之年,我们还能再见到。

苏长松无比感怀地看着苏长柏,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这次回来,还走吗?

苏长柏呵呵一笑,朗声道:不走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与二弟你重振我苏家雄风的。

如果,有谁要对我苏家指手画脚,我苏长柏第一个不让!

说完,目光一厉,转向唐若海所立之处。

你是唐若海?

虽是如此问着,但话语中带着的敷衍之意,非常明显。

唐若海眉头深皱,总感觉对方有些眼熟,但至于从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应了一声,回问道:你是

长生集团,苏长柏!

苏长柏

唐若海先是忖思着,而后似是猛地想起什么,惊得一阵肉跳,瞪圆双目看着对方:你是南边近几年崛起的【医药大王】苏长柏!

呵呵,没想到唐董事长也听说过老朽的名号。

苏长柏淡然一笑,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

他虽淡定,但其他人却就没那么淡定了。

一听苏家竟突地蹦出个这样的亲戚,还声明要回归江州,那日后江州岂不是要改朝换代,由苏家执牛耳了?

正当大家胡思乱想之际,苏长柏又再次出声:

我刚才听到唐董要解除与苏家的全面合作,解除就解除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嘶~

在江州,能用这种戏谑语气恶心唐若海的,他们尚还是第一次见到。

偏偏唐若海只能黑着一张脸,却无话反驳。

对了,你叫什么!

恶心完唐若海之后,苏长柏转向苏婉秋,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凌厉起来。

回大爷爷的话,我叫苏婉秋。

苏婉秋心里惊慌,但还是勉强地压制住,小声说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是

从今往后,你没有生日了。

啊??大爷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苏婉秋一愣,旋即小心翼翼地抬起眼帘。

苏长柏顿时脸色一厉,惊雷似地一喝:不明白吗?我说:从今往后,如果谁再给你过生日,我先打断那个人的腿,再掌你的嘴,这下明白了吗!

苏婉秋委屈地咬紧嘴唇,楚楚可怜地立在那里。

我问你话呢,明白了吗!

骤然又是一声沉喝。

孙女明白了。苏婉秋深深地低下了头,发丝间,隐约有一滴清泪洒落。

见苏婉秋低头,苏长柏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苏长松更是将刚刚的郁气一扫而光,笑容满面。

而这时候的其他苏家人,一改之前羞愧模样,高扬着头颅,威风凛凛,目光所到之处,众人眼神避散。

唯有一人,却在此时,发出一道悠长的冷哼。

闻听此声,苏长柏刚刚翘起的嘴唇忽然结了一层寒霜,在人群中寻找着那道声音。

最终,确定在一个青年身上。

你又是谁?不服我对她的处置吗?

众人顺着目光看去。

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此刻,陈宇正毫不畏惧地直视向苏长柏,一脸愤怒。

还不等陈宇回答,苏建却抢着尖声答道:大爷爷,他就是苏婉秋的废物丈夫,我们苏家的上门女婿。你不知道,这些年,他没少给家族抹黑!

你闭嘴!

陈宇怒叱了苏建一句,转而向苏长柏质问道:你凭什么一句话就取消了我老婆的生日,我老婆过生日还需要向你报备吗!

陈宇,你大胆!

废物,怎么跟大爷爷说话呢。

来人,把这个废物给我轰出去。

陈宇这一句话像是炸进了鸡窝,如潮水般的厉叱从四面八方漫过来将其包围。

苏婉秋的眼泪像决堤一样奔涌而出,没有想到,到了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竟会是他在维护自己。

等等!

苏长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慢条斯理地看向陈宇,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我苏长柏把话撂在这里了,谁敢忤逆我的话,就等于跟整个苏氏集团与长生集团作对。

你可以试试,看看有没有人敢再给她过生日!

嘶!

众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太狠了!

果真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

苏长柏的自信正是来源于他身后庞大的财力和权力,就连盛唐、周氏集团都无法与他抗衡。在整个江州,谁又敢触他的霉头?

这一对废物加衰女的组合,路走到头了!

呵呵,可笑之前所有一切,都如镜花水月。我看这之后,谁会因为一个女人敢与长生集团树敌!

闻听着周围人的声音,苏婉秋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就要摔在地上。

不过,一个温暖的胸膛先一步裹住了她。

别怕,还有我。

陈宇温柔安抚之余,却是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上的时间。

呵呵

一缕冷笑,缓缓爬上他的嘴角。

你笑什么!

这种嘲讽似的冷笑让苏长柏心里很不爽,不由皱眉厉声喝问。

然而,陈宇并不理他,仿佛一边计着数,一边喃喃道:

十,九,八

装神弄鬼!

苏家众人嗤然,瞬间便有几人出列,要前去伸手抓向陈宇。

三!

打断他的腿,扔出去吧。苏长柏再懒得和这样的废物怄气,挥挥手惫懒道。

二!

苏建得令,狰狞一笑,正好报刚才的仇恨。

一!

全场人,眼神戏谑,就要去瞧那废物的丑态。

哗啦!

而就在这时,之前一直掩着的宴厅窗帘骤然开启,一缕缕强烈的明光透过窗户,射入每个人的眼中。

婉秋,看。陈宇不顾忌周围的目光,温柔地在苏婉秋耳边轻喃。

苏婉秋下意识抬眼望去,惊震过后,转瞬泪流满面。

灯花百结,樱瓣漫天。

在那漫天的樱朵之中,‘婉秋,生日快乐’五个大字震撼飘立。

《无双富少》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