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夺陆苏小说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 时间:
  •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作者:开工
  •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源于:ZW

王夺陆苏小说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在线阅读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王夺陆苏是书中的主角,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是由作者开工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第12章 命元凝化

工地外的土丘上,面包车内,众人完全看傻了。

"怎么回事?这人什么来路,这么厉害?"浓眉大汉瓮声瓮气地道。

"宏海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号人物"副驾驶座上的年轻人喃喃道。

"他到底用的什么招术,怎么被他碰一下就倒了?"浓妆女子吃惊地道。

"高手,这人绝对高手!"另一人沉声道。

前后不过十来分钟,整个工地上二百多人,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能爬得起来。

"朱情!"年轻人忽然道,"他要走了,你悄悄跟上他,弄清楚他到底什么来路!"

"是!"浓妆女子娇应一声,收了望远镜,开门下车,身形轻灵,转眼没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同一时间,口罩男双手揣回兜里,再不理现场所有人,不紧不慢地往工地外而去。

工地外停着好几辆大卡车,均是费老二带人来时所用。

卡车后面,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那,司机位子上,瘫着一个一头红毛的小痞子。

看到口罩男出来时,他一个哆嗦。

口罩男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道:"你没骗我,这次就放了你。答应我,以后好好做人,好吗?"

小红毛有气无力地道:"好"

口罩男伸手在他肩上轻轻一拍。

小红毛一个激灵,霍然坐直了身子,刚才那竣软无力的模样荡然无存。

"送我回城,你就可以走了。"口罩男淡淡地道。

凌晨四点,车子在宏海市南三环的一处路口停下来。

口罩男没有立刻下车,道:"开下后备箱。"

小红毛愣道:"啊?"

口罩男双眼微眯,道:"人家在里面躲了这么久,也该出来透透风了。"

话刚说到这,后面的后备箱突然蓬地一下,自己打开了。

小红毛吓一跳,转头看去。

他还没动作呢,后备箱怎么就开了!

口罩男微微偏头,看着车外后视镜中映出的轻灵身影,莞尔一笑。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五分钟后,在两条街外的一条小巷内,浓妆女子躲在行道树后的暗影内,缓了好一会儿,才算缓过气来。

已经逃了这么远,该安全了。

到这刻她仍不明白,对方是怎样察觉她藏在后备箱中的。

要知道,她是先进入后备箱,对方才从工地内出来。

但无论如何,既然对方知道她在那,逃命便成了首要之事。

她可没自信,能正面交手,把那一殴二百多的狠角色搞定!

一股不安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浓妆女子警惕地四下探视。

奇怪,明明对方并没有跟来,自己为何还这么不安?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不对,猛地一抬头,瞬间石化!

就在她上方,那口罩男双腿倒勾住树枝,双手抱胸,整个人就那么笔直地倒吊在在树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距离她的脸不过十来厘米!

冷汗瞬间从额头,手心和后背渗出。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在这的?!

口罩男一动不动,浓妆女子也完全不敢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口罩男才缓缓道:"答我三个问题,答完我可放你走。或者你可尝试逃跑,但我保证你逃不出三步远。"

浓妆女子的汗水将脸上的妆容都浸花了,却一动不敢动。

口罩男冷冷道:"第一,你的名字?"

浓妆女子也是见惯场面的人,深吸一口气,强持镇定:"问我问题,得看你有没有资格。"

口罩男若有所思地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回答了?那好吧。"大手一伸,直接按上她头顶。

浓妆女子原本只是想缓一缓,哪知道对方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登时色变,脱口道:"不"

只说了一个字,已被对方按实头顶。

刹那间,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一样,空空荡荡!

扑!

浓妆女子双膝一低,跪倒在地,随即正面向下,仆地不动。

口罩男腿一松,从树上落下来时,凌穿一记翻身,双脚轻松落地。

"不管你是谁和谁派你来的,记着一件事:见着我时,躲远点。"

回到住处时,已是凌晨四点半。

王夺悄无声息地进了自己房间,将房门关上,锁死。

体内生命力潮水般涌动着。

多亏了那两拨人,他才能一夜之间,汲取到超过两千单位的生命力!

原本只是想先凝化出一颗命元,现在看来,两颗也不成问题。

换下衣服后,王夺关上灯躺到床上,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意识在刹那间,潜至脑海深处,踏进那没有实体、仅能靠意识来感应的"空间"内。

无数红点,在空间内做着无规则的移动。

每一个红点,均是一个单位的生命力。

王夺意识驱赶下,空中红点,纷纷涌向某一点,开始聚拢和融合。

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清晨七点,宏海市第三人民医院内。

位于住院大楼顶层的一间特护病房内,陈添躺在病床上,吃力地道:"弟子愧愧对师父。"

跟陈鹿见过面的那个英伟中年人温声道:"感觉好点了吗?"

陈添微微喘息了两口,才道:"头没那么疼了,待弟子痊愈,定要找那家伙报仇!"

英伟中年人叹道:"还在逞强!为师收的四个徒弟中,就你最爱逞强,个性又傲。希望这次,能让你稍稍成长一点吧!"

陈添默然不语。

英伟中年人顿了顿,说道:"告诉我,你觉得对方实力怎样?"

陈添微微一震,眼内透出厉芒,旋即转为恐惧,接着又现出愤怒,诸般杂合,复杂之极。

英伟中年人道:"看你这反应,就知道对方已经给你留下了心理阴影。告诉我,你觉得他最可怕的地方在哪里?"

陈添微微一怔。

英伟中年人耐心地道:"大概而论即可,速度,还是力量?"

陈添微微摇头:"都不是。"

英伟中年人错愕道:"还有什么?"

陈添眼中透出迷惑不解:"是他如何能够在被我打断颈骨之后,迅速治愈。"

早前陈添时醒时睡,醒时也是头疼不止,难以细述,因此英伟中年人还没和他详谈过当时情形,此时听到这句,不由愕然:"什么?打断?"

几分钟后,听完陈添的话,英伟中年人皱眉道:"除非神仙,否则不可能短短几秒就治好脖断之伤。照我看该是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练有软骨之术,可以令颈骨也大幅度扭曲。你以为打断了他颈骨,实则只是他扭曲颈骨,卸去你的力道而已。"

陈添豁然道:"徒弟懂了!多谢师父指点,当时看到那幕,弟子着实惊讶,现在想来,被对方一击击倒,中间也有我分神的因素。"

英伟中年人却道:"不,即使你没有分神,也远不是对手。他会任你击中,恐怕也是自恃实力远超于你,才敢这样。"

陈添一时无言。

英伟中年人再道:"你先好好休养,为师会设法探一探对方深浅。"

陈添会错了意,道:"对方虽然厉害,但有师父你和陈鹿配合,该没问题。"

英伟中年人微微一笑:"你陈家这个大小姐,可没想过要和我配合。她已经明确告诉我,此事不必我插手,她已安排妥当。"

陈添一时愕然。

半晌,他才问道:"师父认为她能成功吗?"

英伟中年人唇角微微上场:"在她眼中,拳脚功夫已经落后于时代,我倒要看看,她怎样用她的办法,对付一个连你也毫无反抗之力的高手。"

陈添脸色难看起来,好一会儿才道:"师父,弟子有个不情之请。"

英伟中年人看他一眼:"你想让我暗中保护她?"

陈添叹道:"弟子相信师父的判断,没法坐视她出事。对方如果一怒之下,对她下杀手,那就一切都完了!"

英伟中年人轻轻摇头:"你呀,真的是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不必多言。"

天亮后,王夺长舒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来。

大功告成!

此刻两颗新鲜凝化而成的命元,已在脑海深处的意识空间内,飘浮不动。

自解封第一层记忆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凝化。

车祸过后,近三个月的适应期,终于让他完全适应了所有记忆。

包括汲取、释放、凝化和解化。

现在看来,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但却仍然得心应手。

但若可以选择,他宁可选择不解封。

那就像跨入一道只能进不能出的大门,一旦解封,就踏上一条不归路。

未来某天,"那一刻"必然会来临。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在那之前,尽可能将其余六层记忆,设法解封。

而那需要的,就是巨量的命元,远超过一颗两颗这种量级。

他翻身而起,感觉体内生命力源源不断而生。

命元本身不能像生命力一样使用,不能用来直接增强力量、速度或者进行其它方面的体质提升。

它有若生产机器,每时每分每秒都在不断产生生命力。

一颗命元,便足以让他像常人维持正常生活,每天产生约十个单位的生命力。

而两颗命元,则令他可以将体质二十四小时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准,达到相当于一个壮年男子的两倍水准。

《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第13章 卑鄙手段

普通人的身体,一天之中,消耗的生命力总共也就在个位数单位。

但一旦剧烈运动,无论是体力运动还是脑力运动,均会令生命力加速消耗。

像运动员参加比赛,短短几分钟的消耗,就已经超过常人一整天的消耗,所以往往在比赛后,需要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来恢复。

所以人体的自我控制机制,会在生命力低于正常水平时,以疲累感来提醒人休息甚至睡眠,以够影响健康。

但两颗命元,令王夺可以二十四小时内,都保持高于常人的生命力输出水平,无论是听力、视力或者反应速度等方面,都要高于常人。

又或者在体内积攒起来,供特殊时刻使用。

像昨天那一击消耗掉二百单位的生命力,以瞬间取得胜利。

不过,两颗命元只是个开始。

他需要的是成千上万的数量。

如果只是靠现有两颗命元来自我积攒,除去最基础的消耗保证外,他得一百天后,才能再凝化下一颗命元。

那当然不行,时间耗费太长了。

最好的办法,仍然还是"狩猎"。

只是想要像昨晚那么好的机会,恐怕十分之难。

王夺一边思索,一边穿好衣服,开门出了卧室。

刚一踏出卧室,就看到正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的陆苏。

"咦?你起来了?"王夺脱口道。

"你知道我今天要去培训中心上班吧?"陆苏寒着脸道。

"啊?噢!记得记得!"王夺想起来了。

"现在几点了?"陆苏冷冷道。

"我看看八点三十。"王夺看了看时间,突然反应过来,"你几点上班?"

"九点正式上班!"陆苏一双玉手握成了拳,"从这过去,坐车至少要十分钟!"

王夺登时傻眼了。

他当然明白陆苏什么意思,除去坐车还有二十分钟,他得给她做好早饭,然后她还要吃,怎也不够啊!

平时他会起得很早来准备,但今天因为凝化命元中途不能中断,他起晚了

八点五十分,出租车在西一环外侧的一栋大厦下停下。

王夺苦着脸听着陆苏的数落,跟着她下了车。

时间来不及,只好路上买了包子小米粥,吃得陆苏秀眉大蹙,忍不住又数落他一通。

她自结婚后,饮食由王夺一手包办,早习惯了他的手艺,吃外面的相当不习惯。

"算了,明天不准再出现同样的事,明白吗?"到了大厦门口,陆苏总算数落完了,停下来道。

"是是。"王夺陪着笑脸道。

不断有人自他们身边走过,无不被陆苏丽色吸引。

但同时也看到了王夺的脸色神情,无不暗暗诧异。

"我已经跟郑总谈妥,你做为我的助手跟着我一起工作,负责我的私人事务。"陆苏精神已经完全转移到了新工作上,"不要给我丢脸了!"

"那我的薪水是?"王夺精神一振。

"你不属于培训中心的编制,属于我的私人团队,由我支付薪水。你想要多少?"陆苏盯着他。

"啊?那那五千就好了。"王夺小心翼翼地道。

"你还真想让我付你工资?"陆苏玉容登时沉了下去。

"没有没有!我开玩笑开玩笑!"王夺赶紧道。

"哼!"陆苏轻轻哼了一声,"端正你的身份,薪水什么的不要想了,你是我的老公,不是我的员工!"

"是,是。"王夺喏喏而应。

"每个月我会给你20k的生活费,由你支配,少了自己想法补上。"陆苏一转身,朝大厦内走去。

王夺微微一怔,眼睛一亮,小跑着跟了上去。

"谢谢老婆!"王夺笑嘻嘻地道。

"莫名其妙,有什么好谢的。"陆苏头也不回地道。

"不够的我自己补,可是每月两万,光生活费,哪用得了那么多,多的当然就是我的零花钱了,哈哈!"王夺喜孜孜地道。

他们现在的生活水平,房子有住,租金早付,又不用养车,吃的好点顶天了一个月一万来块,剩下一万,仍然比他做销售时爽多了,还不用那么辛苦!

"你这么一说,好像给的确实有点多。"陆苏瞥他一眼。

"不多,不多!"王夺吓一跳,赶紧道。

"你是嫌我给的少了?"陆苏俏脸又是一沉。

"不少,不少!"王夺苦着脸道,"老婆你别逗我了"

"哼。"陆苏一声娇哼,不再理他。

这家伙,永远都这么软弱贪财,什么时候他能硬一回呢?

不过,也多亏了他的软弱贪财,才使她现在更能好好"利用"他。

要是换了个别的男人,说不定就会趁她现在落魄,欺负她。

但王夺永远不会。

至少这一点上,他还是可以让她放心的。

几分钟后,两人到了位于十四楼的"天英国际精英培训中心",前台接待的小妹显然早接到指示,见到陆苏,立刻亲自带她到培训中心的总经理办公室。

"这地方好像不怎么大,才占一层楼。"路上,王夺小声道。

"你以为个个都跟广拓似的?"陆苏白了他一眼,"完全不同量级的公司,没有像你这么对比的。"

"不是,我是说这么点地方,这个培训中心居然给你开那么高的薪水?"王夺疑惑地道。

"如果我没有在广拓的两年经历,如果没有打通人脉,即使我能力再强,现在也顶多拿到一半。"陆苏淡淡地道。

"到啦!陆小姐您请自便,我先忙我的去啦。"前面的接待小妹停了下来。

"谢谢。"陆苏礼貌地说了一声。

那接待小妹转身离开,错身而过前,朝王夺看了一眼,露出古怪神情。

王夺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凭他这模样长相水准,怎会和陆苏这种极品美女扯上关系的?

王夺上前小心敲门。

"请进!"办公室内,传出一个男声。

王夺这才开了门,侧身让陆苏先进去。

办公室内,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迎了过来。

"郑总,你好,我没迟到吧。"陆苏走上前,伸出纤纤玉手,准备和对方握手。

"呃,这个"郑总却没有伸出手来,表情古怪。

"怎么了?"陆苏芳心一紧,轻描淡写地问道。

"那个,陆小姐,事情有点小变化。"郑总吞吞吐吐地道。

"什么变化?"陆苏沉住了气。

"不如我们单独谈谈?"郑总看了看一旁的王夺,迟疑道。

"好。"陆苏简短地道。

王夺会意,不等他们说话,自己拉开门,退了出去。

砰!

房门关上,再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几分钟后,办公室的门打开,陆苏脸色铁青地走了出来。

王夺吓了一跳:"怎么了?"

陆苏反手把门关上,咬牙切齿地道:"陈--鹿!我跟你没完!"

工作的事,泡汤了。

陈鹿亲自给郑总打了电话,向他施压。

广拓本身是郑总的公司大客户,他哪敢和这当红的广拓集团新一任继承人候选作对,无奈之下,只能违背和陆苏的约定。

回到家,陆苏气得够呛,一个人关在卧室里生气。

一直小心翼翼安慰她的王夺,也被她赶出了房间。

客厅内,王夺脸色一沉,眼中厉芒大亮。

陈鹿终究还是无视他的警告,对陆苏下手。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了!

砰!

卧室内发出撞击声。

王夺看了房门一眼。

陆苏摔东西了

算了,这事等她平静下来后,再去处理。不然他离开期间,要是她出了事,就麻烦了。

上午十一点,王夺换上上次找陈鹿时穿过的那身蓝色运动装,戴着帽子口罩,出现在上丰居别墅小区内。

上丰居离广拓集团总部大厦只有五分钟车程,陆苏搬离后,陈鹿就搬进了她之前那栋别墅内。

王夺去了趟广拓大厦,没找着陈鹿,只找着她的助理钟阳,稍施手段,就从钟阳口中,逼问出这消息。

显而易见,若陈鹿提出要求,广拓完全可以另外给她安排住处。

但她却故意选择陆苏的旧址,摆明了是在示威。

她不但要夺走陆苏的职务、前途,甚至连后者曾经拥有过的住处也不放过。

别墅的前门,就那么大开着。

王夺站在门前,停了下来。

陈鹿是在表示,她正等着他来这。

看来,自己真的是低估了这个能力上可挑战陆苏的女人。

只是简单的武力恐吓,并不能让她真正恐惧。

王夺唇角,浮起一抹冰寒的笑意。

友善的方式即使不能让这女人明白,那就换一招。

反正,他有大把的办法,一招招地换,总有一招,能让她明白不听话是多么不智。

抬头看了一眼门廊上的监控摄像头,他一抬脚,踏入门内。

前行的过程中,生命力已经在他意念操控下,迅速积聚至身体各处。

第一颗命元用于维持正常生活,第二颗命元产生的生命力他一直留着,此刻正好拿来使用。

在运动服掩盖着的躯体上,肌肉开始迅速隆大,将原本有些大的运动服撑得饱满起来。

假如他现在将运动服脱掉,那一身虬结的肌肉,保证就算是最熟悉的人站在他面前,也休想相信那是他王夺。

这是他惯用的办法,用来暂时性改变体格,一来可以临时提升体质,增强反应能力,二来也可混淆对方的判断。

毕竟,常识中,任何人都没办法在短短几秒或者几分甚至几天迅速改变体格,这反而更易迷惑别人。

穿过玄关和前廊,踏入一楼的大客厅时,楼上传来甜甜的声音:"你终于来啦。"

▲小说《身为豪门召唤婿王夺》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