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牧任春雪小说被夺舍之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 时间:
  • 被夺舍之后作者:瑞妞儿
  • 被夺舍之后源于:ZW

柳牧任春雪小说被夺舍之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被夺舍之后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被夺舍之后》在线阅读

《被夺舍之后》小说在线免费阅读,柳牧任春雪是书中的主角,被夺舍之后是由作者瑞妞儿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

《被夺舍之后》第十二章柳牧,请你滚出孙家!

"你说什么?"孙二宝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柳牧笑着摇了摇头,身子缓缓往后倒去。

从后视镜看了柳牧一眼,孙二宝也没有再说什么。

来时老爷子已经交代了,高人的脾气都比较古怪,尽量少说话,所谓言多必失!

孙家别墅,位于城乡结合部的郊区,几十年前老爷子专门在这儿买了十亩地,建了一座三进三出的院子,作为孙家的大本营。

整座院子,古香古色,完全仿古代建筑建造,

老爷子位于最后一个院子,也是最具有古代特色的院子,不过柳牧却有种进入道观的感觉。

院落小亭子里,孙相龙与一名老者对面而坐,老者不怒自威,只是坐在那儿,就有一种淡淡的气势,这绝对是经历过很多生死之战才会出现的气息。

老者旁边,还站着一位身材瘦削,长发及肩,身穿长衫的男子。

男子手中抱着一把刀,一米左右,呈古铜色,却没有刀刃儿,不过这家伙站在那儿,却自成气场,似乎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

"柳先生来了,快请坐!"见到柳牧,孙相龙异常热情,立马起身对着柳牧做了个请的姿势。

柳牧微微颔首,坐在了旁边那张座位上。

自始至终,对面一老一少耷拉着眼皮,没有看柳牧一眼,似乎这柳牧,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啰罢了。

"柳先生,您治好了老朽的病,我到现在都还没正式的感谢您一下。"孙相龙亲自为柳牧倒了一杯茶,"也不知道柳先生喜欢什么,这样吧,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孙家有这个能力,就一定会满足您!"

"这么客气?"柳牧笑着问道。

"对您客气,那可是必须的啊!"孙相龙哈哈大笑的说道。

话说到这儿,老者身后男子微微一动,变换了一个姿势。

孙相龙这才话锋一转:"对了,柳先生,我要为您介绍一下我这位兄弟,张胜春,人家身份尊贵,要请他来一趟,那可不容易呦!"

"老孙,你说这话可是折煞我了,你也知道我忙,这次如果不是有要事,我也无法抽身来云城看你。"老者苦笑一声。

"你日理万机,我当然理解!"孙相龙笑呵呵的摆摆手,随即说道,"小张,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那位神医,柳牧。"

张胜春依旧只是淡淡的扫了柳牧一眼,摇头说道:"老孙,有些话我是该好好说说你了,你要知道神医这个称号,那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拥有的,我认识一位老先生,医术奇高,却也不敢以神医自居,这个毛头小子,有何资格?"

"有没有资格,也不是你这个一只半脚都踏进棺材里的人评论的吧?"柳牧嗤笑一声,拿起茶杯小抿了一口。

"无礼!"此话一出,身后男子一声暴喝,手中长刀对着柳牧脑袋砍了过去。

柳牧只是盯着他,没有丝毫动作。

直到长刀即将斩到柳牧,张胜春才低喝一声。

令长刀瞬间停下,距离柳牧脑门,也只剩下了一厘米而已。

柳牧又是一声嗤笑,将杯中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

震惊于柳牧的胆识,张胜春却是淡淡的说道:"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小子,你这种人如果踏入社会,多半会被人给打死。"

"彼此彼此,你以为你身份高贵,就可以随意否定别人了?"柳牧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张胜春双眼一眯,盯着柳牧沉默不语。

整个小亭子的温度,似乎骤降了几分。

孙相龙只觉胸口压上了一块巨石,大气都不敢喘,甚至不敢移动分毫。

这张胜春,一生驰骋疆场,杀伐果断,为国家立下过赫赫战功,现在虽已退居幕后,学生却遍布华夏各地,他若暴怒,整个江南都得颤三颤。

柳牧招惹他,岂不是自掘坟墓?!

"哈哈哈"十几秒后,张胜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敢跟我这么说话的,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你真的让我很好奇,何德何能,敢这么跟我说话?!"

"别人不敢,只是慑于你的官威罢了,我为何怕你?"柳牧不卑不亢的说道,

"况且,你六十九岁,差不多活够了,或许下一秒就会倒地不起,能给谁带来威胁?"

"那个,柳先生,您少说两句吧。"孙相龙嘴角微搐,终于忍不住开口。

今天宴请柳牧,正巧张胜春前来拜访,想着牵线搭桥,给柳牧介绍些机会。

谁知这柳牧出言不逊,上来就诅咒张胜春去死,果然还是年轻,不知轻重!

自己这是看错了这家伙,干脆给他二百万,把他赶走得了!

"我说的有错吗?"柳牧微微耸肩,"我觉得你自己应该也明白吧?你觉得,你还有多久可活?"

"柳先生,我已经跟我儿胜乾交代了,他会给你二百万作为感谢费,没什么事情,你就先回去?"孙相龙轻咳一声,起身客气的问道。

"若是老爷子执意如此,那我这就走。"柳牧剑眉微挑,点头答道。

"不把话说清楚,你就想走?!"张胜春哈哈一笑,低声喝道。

也就是张胜春说话的瞬间,身后男子长刀再度劈出,直指柳牧脑袋。

柳牧一声冷笑,双指点向长刀。

长刀夹杂着万钧雷霆轰然而下,却在距离柳牧还有三十多公分之时被双指拨向一处。

刀芒一闪而没,将十几米远处的一块巨石劈为两半,缓缓向两侧倒去。

一瞬间,张胜春二人脸色巨变。

孙相龙却是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

"放肆!"

"柳先生,我感恩你救了我的性命,想要与你交好,可你却蛮横无理,冲撞了我最尊贵的客人!"

"请您离开,我们孙家,不欢迎你!"

闻讯赶来的孙家人,正巧看到这一幕,也是大吃一惊。

张胜春是什么人,他们是知道的,可以说孙家这些年顺风顺水,完全是张胜春的功劳,柳牧虽然是老爷子的救命恩人,可跟张胜春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孙艳红作为现任掌门人,率先挺身而出:"柳牧,就算你救过我爷爷,我孙家也容不得你放肆,你把我孙家当什么地方了?!"

众孙家人也是一阵冷嘲热讽:

"我孙家把它尊为座上宾,他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还是年轻啊!"

"可不是嘛,仗着有点医术,敢在我孙家撒野,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还不赶紧走,真想在这儿吃了晚饭再离开?丢人现眼么这不是!"

"柳牧,请你滚出孙家,马不停蹄的滚!"

""

孙相龙深吸一口气,扭身为柳牧让开了一条路:"柳牧,走吧!"

"呵呵。"对此,柳牧只能报以呵呵,转身就打算离去。

他不可能想到,孙家,竟也是一群势利小人!

"留步!"张胜春缓缓起身,沉声喝道。

"张老要追究他了?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有谁能在张老面前放肆后全身而退?"

"张老,这小子跟我们孙家可没什么关系,就只是单纯的医患关系而已!"

"张老,不要跟这等小辈一般见识,您若生气,我们可以出手替您教训教训他!"

众人闻言,再度言语起来。

孙艳红更是怒不可遏的瞪着柳牧,这个混蛋,真以为自己有点儿医术,就无法无天了吗?!

"柳先生,还请您为老朽解惑!"下一刻,张胜春却突然对着柳牧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一幕,令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张老拿错剧本了?

这举动为什么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啊?!

《被夺舍之后》第十三章我想要一场旷世婚礼

"小张,你这是?"沉默了几秒,孙相龙这才问道。

"这位柳先生,医术的确十分高超。"张胜春一笑,冲柳牧竖了竖大拇指。

柳牧却是嗤笑一声,转身就走。

"柳先生,留步啊!"孙相龙立马冲过去挡住了柳牧的去路。

这让柳牧感觉十分好笑:"孙相龙,你很搞笑啊,请我来的是你,赶我走得是你,喊我留下的又是你,你觉得我好欺负么?"

"不不不,我只是"孙相龙一时语塞,憋红了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行了,没工夫跟你们逼逼,我要找地方吃饭去了!"柳牧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柳先生,我向您道歉!"孙相龙把牙一咬,立马九十度鞠躬,"小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我也是为了维护他才赶您走的,我不知道小张身体有恙,不然我也不会如此中伤您!"

"我爷爷向来嫉恶如仇,他刚才误会您了,我们全家都误会您了。"孙艳红也是一脸无奈,上去给柳牧鞠躬说道。

众人却是沉默不语,谁能知道事情会转变成这样?

"上次在好味斋,虽然你们对我一再中伤,可我还是救了孙相龙。现在来了你们孙家,你们再次中伤于我,这真的让我很生气。"柳牧冷哼一声,

"我本以为你们孙家作为大家族,容易相处,可我现在才明白,你们与那些势利小人,并无区别!"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柳先生,此事因我而起,我向你道歉,也替孙家向你道歉!"张胜春缓步走来,站在孙相龙一侧,说着也再次鞠了一躬。

"这,是最后一次!"柳牧冷哼一声,转身坐回到了座位上。

"呼"孙相龙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转身骂道,"你们这些不屑子孙,还不给老子滚出去!"

"走走走!"孙家众人闻言逃也似得跑出了院子。

大家不明所以,见老爷子赶柳牧,这才无所顾忌的开骂了,谁知道闹了这么一出。

幸亏柳先生没走,不然

"柳先生,还请您不要见怪,我让不二试探您,只是想看看您的功夫。"

"我知道您看出了我的病症,但如果您没有功夫,我不确定您是否可以为我治疗。"

"接下来,我衷心的请求您为我看病!"

三人坐定,张胜春这才恭敬的说道。

抿了口水,柳牧没好气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得到了一本修炼功法,只是这本功法残缺不全,你只修炼了上面的那些,至于后面的,你因急于求成,所以自己琢磨着修炼,却走火入魔,伤及五脏六腑,虽看起来生龙活虎,实则已经油尽灯枯,大限将至!"

"不错!"张胜春身子一颤,连连点头。

本来他对柳牧还抱着怀疑态度,只是柳牧说的一字不差,这让他震惊万分,世间竟真有如此神医?!

震惊之余,张胜春想都没想就跪了下去:"还请先生救我!"

"小张!"此举令孙相龙大惊,立马上前将张胜春扶了起来。

张胜春苦笑道:"这些年,我一直四处寻医,他们虽然可以为我续命,可我却感觉我的生命正飞速流逝。正如柳先生所言,或许下一刻,我就会倒地身亡啊!"

"我可以为你治疗,但是你天资如此,必须要放弃更进一步的机会,否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根本救不了你!"柳牧说着,十几根一次性银针已经摆在了茶桌上。

"多谢先生,老朽定当铭记于心!"张胜春抱拳,一本正经地说道。

其实张胜春的问题,十分容易治疗,只是那些所谓的神医,修为根本达不到那个层次,即使知道如何治疗,也无可奈何。

短短半小时,柳牧就帮张胜春疏通了经脉,修复了五脏六腑,将当初走火入魔的隐疾全部消除掉了。

而当拔下银针的那一瞬间,张胜春更是忍不住仰天长啸,一拳轰向地面,竟将地面轰出了一个二十多厘米的小洞,一股强大的气流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散去,给人感觉微风拂面,仅此而已。

"噗!"

扭头吐出一口黑血,张胜春红光满面,再度对着柳牧深深地鞠了一躬:"柳先生,谢谢你,我现在感觉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甚至比巅峰时还要强上一筹!"

"只要你自己不再做死,我保证你可以长命百岁!"柳牧点头,坐回到了座位上。

"我本想突破,再进一层,看来,只能是奢望了。"张胜春苦笑一声,也跟着坐了回去。

"你能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修炼到炼气第八层,已经很不错了。"柳牧敲了敲桌子,"这是一条逆天而行的路,很多渴望强大的人,最后都会不得善终。"

"老朽记下了!"张胜春心中似乎有了几分明悟,连连点头答道。

"爷爷,张爷爷,酒宴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就在二老准备在说什么的时候,孙二宝从外面走了进来喊道。

"柳先生,我们先吃饭,然后再详谈吧!"孙相龙也不好再说什么,立马起身冲着柳牧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张胜春也连忙起身。

两人的命都是柳牧救的,不管他们在外人面前如何,但是在柳牧面前,却是保持着绝对的尊重!

席间,十几人,全都一言不发,规规矩矩的吃饭。

刚才对柳牧不敬,已经被老爷子一顿狠批,他们可不敢再触老爷子的霉头了。

两位老人家也只是在聊着曾经的故事,偶尔奉承柳牧几句。

直到酒过三巡,孙相龙才终于正色说道:"柳先生,刚才还没来得及说,您救了我,更救了小张,不知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没什么要求,不过我需要一场可以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如果我将婚礼主办权交给你,不知你有没有把握?"柳牧考虑了一下,盯着孙相龙问道。

"先生要结婚了?!"孙相龙一愣。

当然不止孙相龙,近乎所有人都满脸疑惑,毕竟整个云城,又有谁能配得上柳牧?

"父亲,柳先生要娶任家三女儿,任春雪。"孙胜真位于下首,此时起身回答道。

"任春雪,那个丑女?还是个傻子那个?!"孙相龙脸色一变,立马站了起来,"柳先生才貌双全,云城又有谁能配得上您,怎么能娶小户人家的痴傻丑女?!"

"我是入赘任家。"柳牧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这句话,直接让孙相龙站了起来,"柳先生您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啊,您如果真想结婚,若不嫌弃,我可以做主,将艳红许配给您,何必去当倒插门啊?"

"爷爷。"孙艳红却是幽怨的看了孙相龙一眼,脸色微红,低下头去。

"有些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你只要告诉我,能不能搞定?"柳牧再度摇头。

"当然可以,我可以保证这绝对会是一场旷世婚礼!"孙相龙不敢再多言,立马点头答道。

"婚礼日期,九月十四。"柳牧这才点头,"另外,我需要你为我做一对东西,等会儿我会将图纸交给你。"

"没问题!"孙相龙拍了拍胸脯。

"我也没什么可送的"见孙相龙这么干脆,张胜春有些尴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柳先生,这张卡,是花旗银行限量发行的至尊黑卡,全球只有一百张,额度十个亿,有了它,您可以成为任何一家银行的超级会员,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享受最尊贵的待遇,我将它赠送给您了!"

"小张,你有心了。"孙相龙哈哈一笑,立马接过黑卡双手奉到柳牧面前。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柳牧也没推辞,接过来放进了口袋。

这老小子一看就是人傻钱多的主儿,不要白不要!

"对了小张,你这次来看我,说是有要事来此,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孙相龙红光满面,非常高兴,却是话锋一转,突然将话题引到了张胜春身上。

张胜春眉头微皱,没想到孙相龙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先是看了柳牧一眼,这才回答道:"我来云城,是为了云山的一件宝物。"

▲小说《被夺舍之后》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