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叹沈桀寒小说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 时间:
  •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作者:仔仔猪
  •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源于:ZW

秦叹沈桀寒小说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在线阅读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秦叹沈桀寒是书中的主角,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是由作者仔仔猪倾情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第一十二章绑架被人杀掉

第一十二章绑架被人杀掉

她环视了圈,这个厂房搬得干干净净,什么遮蔽物都没有,大得跟足球场一样,自己不可能逃脱。

不过既然是有家世,有孩子的人,就等于有弱点有软肋。

秦叹尝试着交谈,"你知道那两个女人为什么让你杀我吗?"

"她们说你坏事做尽,该死。"

"那你看我,像是坏事做尽的人吗?"

男人安静的看着秦叹。

她很漂亮,虽然眉眼美得有些妖艳妩媚,但眼里却始终带着凛然正气,没有一丝做坏事的心虚,让男人思绪有些恍惚,"不像,但对我来说,钱就是理。"

秦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冷静,"我刚才看见你的手机屏保了,那是你女儿吗?很漂亮。"

提起女儿,男人的表情更加怔忪,但很快,又扭过头冷冷磨刀:"你不要妄想拖时间,在这,没人救你。"

这人,比自己想象中更难搞。

秦叹也只是偶尔看法制栏目普法,才尝试着跟他交谈,想要劝说他改邪归正。

但现在看来,对于一个见钱眼开的人来说,简直是无用功。

"你既然也有女儿,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呢?"秦叹有些愠怒的竖起柳眉,斥责道,"你有没有想过,倘若你的女儿也被人绑架被人杀掉,你会不会难过?同理,我也有家人,我要是死了,我的家人也会很伤心!"

"你懂什么?!"

不知道哪句刺痛了男人的心,他挥舞着刀子咆哮起来,"我的女儿那么可爱漂亮,我多么的疼爱她!多么想用一辈子陪她!可..."

整张脸都逐渐狰狞起来,男人激动的说着,眼眶里涌出眼泪,"那年她得白血病被送进医院!明明有骨髓,可我却连医药费的十分之一都没有钱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死在我怀里!那时候,我真想杀死所有有钱人给我女儿陪葬!"

从那以后,一个慈爱的父亲,就被逼上了杀伐绑架的不归路。

想到自己这辈子最痛的往事,刚才冷血的绑匪退变成了悲伤的父亲,像个野兽一样愤怒地吼着,用拳头疯狂的砸着地面发泄。

秦叹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像这种偏执型人格,出来犯罪不只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报复。

基本不可能突然改邪归正,放掉自己的。

她有些绝望的把目光投向门口,难道,自己真逃不出去了?

蓦的,视野里闯进一道熟悉的身影。

秦叹不敢置信的瞪圆眼眸。

她...该不会是出幻觉了吧?

如果不是此刻意识过于清醒,秦叹几乎要怀疑自己太想获救,而产生了幻觉。

淡淡的月光笼罩下,沈桀寒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门口。

秦叹的心不可抑制的激动狂跳起来。

自己,竟然有救了!

看见秦叹手脚都被绑着,而绑匪背对着自己手里拿着把大砍刀,沈桀寒没有轻举妄动,对着秦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别暴露。

沈桀寒少年时期经常打群架,下手狠戾,从不害怕。

但毕竟要把秦叹给安然无恙的带出来,还要防着绑匪手里的砍刀,不适合硬攻。

就在这时,绑匪停下残暴的动作,用衣服蹭了蹭鲜血淋漓的手,声音干哑,"你跟我女儿一样大,我不会强暴你,你可以干干净净的死。"

他举起了手里的砍刀。

秦叹的心瞬间悬到嗓子眼里,双眼有些僵硬的看了眼正悄无声息潜进厂房里的沈桀寒,"求你...饶了我吧。"

冷汗纷纷。

整个厂房一览无余,倘若这时候男人一回头...

秦叹还不想跟沈桀寒合葬。

急中生智,秦叹连忙吸引男人的注意力,"既然你不能饶了我,那你能不能帮我把项链摘下来,上面有我男朋友的照片,我想在最后看他一眼。"

男人用阴沉的眼神盯着秦叹。

尽管心惊胆战怕男人回头,但秦叹更多的是怕自己跟沈桀寒暴露,所以尽可能的表现临死前的安静。

或许是觉得秦叹没有能够耍花招的余地,男人默不作声的走近她...

沈桀寒也慢慢的逼近...

趁着男人的手伸向自己的脖颈时,秦叹使出浑身力气,双腿猛地向上一抬,脚腕重重的踹向男人的裆部。

"啊!"

男人面目狰狞的捂着裆部后退了几步,彻底被激怒,"你找死!"

他高高的举起砍刀,沈桀寒身形如豹,长腿将男人手里的砍刀给踢飞,狠辣的几拳,男人便口鼻出血,趴伏在了尘埃里。

"垃圾。"沈桀寒鄙夷的掀起唇角,踩着男人毫无反应的身体过去,解开秦叹。

顾不得活动血液凝固的手腕,秦叹怕男人醒来,跟沈桀寒一起重新把男人绑个结结实实。

闪烁的警笛照耀了寂静的厂区。

站在空旷的铁门前,秦叹遥望着远去的车影,想着男人之前痛哭流涕的表情,不由得环住自己的肩膀。

已经没什么感觉的皮肉伤,又隐隐的疼起来。

就连绑匪都会把最柔,软的真心留给自己的女儿。

就算时间过了这么久,这个看起来冷血无情的男人都会因为痛恨自己的无能而失控。

而爸爸呢?

要是她家老头知道她被绑架了,会着急上火吗?

秦叹有些苍凉的笑了笑,还是会很庆幸自己这个祸害终于被收了?

"你现在的样子真丑。"

性感至极的嗓音,随着手帕被送过来。

沈桀寒不知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慵懒的倚着车前盖,双眸有些困倦的半眯起来。

秦叹经过这一遭,脸被打得肿了大半边,身上的睡衣也全都是灰还有些许血渍。

跟之前的女神形象天差地别。

沈桀寒却也觉得饶有兴趣。

邪魅蛊惑的俊脸,让秦叹第一次觉得也还算顺眼。

"沈桀寒。"虽然第一印象不好,但毕竟是救命恩人,说不感激是假的,"谢谢你来救我。"

"谢谢对我毫无用处,只有报答最实在。"

秦叹一愣,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答复他合同的事情。

孟娅母女没对自己杀意毕露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要签了。

经过今晚,秦叹更加确定沈桀寒是个堪称外挂般存在的靠山。

"我签。"秦叹毫不迟疑,"我相信,我没站错队。"

沈桀寒怔了一瞬,薄唇肆意的勾起来,"不枉我往这破山沟里跑一趟。"

今天找秦叹的时候合同留在了车里,秦叹坐在副驾驶,当场就签下。

一笔一划都很用力。

《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第一十三章千倍万倍的索取

第一十三章千倍万倍的索取

契约,就此生效。

沈桀寒点上支烟,欣赏着秦叹秀气却又飒爽有力的笔迹,"我还以为,你会报警,把你后妈她们给捅出去。"

说真心话,倘若没有沈桀寒的这份合同,秦叹的确会。

但倘若现在就把孟娅和秦晚凝绳之以法,然后在监狱监禁起来,太过便宜她们。

孟娅的罪孽,必须要通过层层折磨才能洗清。

她怎么能轻饶?

此刻已经是晨光微熹,荒草为铺的地平线被粉紫色的晨光照耀得像地毯一样美丽,秦叹的心情却比黑夜更死寂。

她以前听照顾自己的保姆说过,妈妈还怀着自己的时候,孟娅就曾经带着人来家里面闹腾,又砸又摔,恐吓着母亲离婚打掉孩子,把秦太太的位置让出来。

她难以想象,一个脆弱的孕妇不仅要忍受着丈夫出轨的痛苦,还要被这样威吓。

妈妈,当时也像自己今天一样害怕,觉得孤立无援,却又倔强得不肯低头吧?

沈桀寒来救她出地狱,可妈妈却无人救赎。

她被困在了地狱里,然后再也没能爬出来。

秦叹无法放过把母亲推入地狱的孟娅。

绝对不能...

想起往事,秦叹的眼眶红着,像只受欺负的猫一样微微颤抖,眼里却闪着凶狠的光,"我不会轻易便宜孟娅,她们给我的痛,我要千倍万倍的索取回来!"

这倒是跟他的原则很契合。

沈桀寒微微勾唇,启动引擎,"你放心,只要你遵守承诺帮我跟芊芷铺路,我绝对不会委屈你。"

"那真是谢谢你了。"秦叹疲惫的阖上眼睛,"那就麻烦你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回去。"

她很期待,孟娅母女看见自己平安无事回来的反映。

沈桀寒向来都是享受飙车的快,感,短短十分钟,就将秦叹带到目的地。

连着好几天没好好休息,顶级真皮座椅带着按摩功能太过舒服,秦叹昏沉沉的睡了全程。

"到了。"男人甩门下车。

秦叹有些懵懂的揉揉眼,刚想下车,却愣住了。

"你把我呆这里来做什么?"

她错愕的瞪着繁华的商场建筑。

"你不是想要虐杀你后妈?"沈桀寒强势的拽她下车,语气邪佞,"挫军心的最好时机,岂能放过?"

秦叹如此聪慧狡黠,很快也理解到了沈桀寒的用意。

现在孟娅母女以为自己死了,肯定是高兴得忘了姓什么。

要是这时候自己光鲜亮丽出现在她们面前,岂不是最虐的打击?

忍不住释然一笑,秦叹点点头。

果然,自己没看错人。

......

宁静美好的清晨,秦家别墅却热闹得很。

佣人像下雨的蚂蚁一样不停的把秦叹屋子里的东西往外搬,无论是衣柜还是浴缸和床,全部搬着鱼贯而出。

刚刚享受过一顿没有秦叹的完美早餐,秦晚凝跟母亲孟娅坐在露台上,享受着清晨香槟,看着佣人忙碌的身影,心里别提多么的畅爽。

孟娅也一脸痛快,"没有那个祸害就是舒心,早知如此,咱们无论花多少钱都应该早些动手!"

母女俩相视一笑,举杯庆祝。

品尝着香槟的迷醉,秦晚凝却还是稍微有点疑虑,"不够妈,你确定你找的那个人靠谱吧?万一真的像秦叹说的那样,她活着回来了..."

"胡说什么呢你!"孟娅瞪了一眼,"秦叹一向都只是嘴厉害而已,有什么用?不还是凉透了?"

"可..."

"没什么可不可的!事实就是事实,秦叹要是能活着回来,我改口倒过来叫你妈!"

秦晚凝眼眸突然瞪得滚圆,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叫喊,"妈...妈呀!"

孟娅一个激灵,酒杯差点打翻,"真...真回来了?!"

顺着女儿惊愕的眼神看去,孟娅的眼也直了。

这...简直就是梦里出现的画面!

顺着欧式铁门进来,十多辆定制版林肯簇拥着一辆限量版兰博基尼驶入,停靠在别墅前。

就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孟娅也被这么土豪的排场闪瞎了眼。

十辆林肯啊!

只有在漫威电影里才会出现的酷到炸裂的定制版兰博基尼啊!

这是什么致命大富豪?

秦晚凝最先回过神来,激动的扯扯母亲的衣角,"肯定是跟爸爸合作的合作商来了吧?妈,你来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下去迎接人家啊?"

母女俩连忙整理仪容,兴奋地下楼。

刚刚走到前厅,母女俩一致的露出恰到好处的优雅微笑,想要上前迎接时,车门也开了。

看见车上下来的人,秦叹和孟娅的脸立刻毫无血色,灰白的僵住。

然后,爆发出惊叫,"秦...秦叹?!"

秦晚凝跟孟娅恨不能把眼珠子扣下来。

她居然还活着?!

经过大牌化妆师和造型师的精心装扮,秦叹一袭露肩抹胸西裤,性感而又美艳,照人,卷发造型蓬松完美,完全不像是被绑架过的,倒像是出国旅游回来。

看见秦叹身上单价奇贵的奢侈品,秦晚凝跟孟娅铁青着脸,好像随时都能够抽过去。

这样的反应,可真是大快人心。

秦叹很满意的睥睨着两人,红唇缓缓扬起,冷傲的转过身,"老公,看来她们昨晚睡得不太好呢,脸色白得像鬼一样。"

▲小说《甜妻蜜宠:腹黑首席求放过》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