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庶女世无双顼妍衣欧阳勰小说_绝色庶女世无双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绝色庶女世无双作者:逆光斑斓
  • 绝色庶女世无双源于:zzy

绝色庶女世无双顼妍衣欧阳勰小说_绝色庶女世无双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绝色庶女世无双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绝色庶女世无双》在线阅读

小说《绝色庶女世无双》的主角是顼妍衣欧阳勰,作者:逆光斑斓,为您提供绝色庶女世无双顼妍衣欧阳勰小说在线阅读,绝色庶女世无双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绝色庶女世无双》第13章 惊现断指

奴家愿意一生一世侍奉公子左右,以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那珍儿语气坚定,满脸含羞,双手紧紧交握着,一脸紧张又满目期待地看向欧阳勰。

顼妍衣愣了愣,抬眼看向一直不做声的欧阳勰,见他眉毛微挑,看了一眼珍儿,又不经意地看向她,唇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只听欧阳勰含笑说道:那么,以后你就接替弄影的位置吧,陆冥......他冲着身边轻轻地摆了摆手。

陆冥双手抱拳揖礼,点头道:是,公子!说完后对着珍儿伸出一只手,指了指一处,算是示了意。

珍儿闻言,立刻喜笑颜开,含一脸的惊喜,施施然站起身,走到了欧阳勰的身后站定。

欧阳勰道:今日真是圆满,收得美人一枚,又即将了了心中的一件烦恼事,甚好,甚好,顼姑娘,你说呢?

顼妍衣笑了笑,半福了福身,柔声道:真是恭喜公子了,那么,既然如此,我便不耽误您处理正事了。

欧阳勰道:今儿个这小曲儿被打断没有听成,改日,邀请顼姑娘到舍下来听珍儿唱完,如何?说完这句话,他突然走到顼妍衣身前,俯身贴近,在对方耳边,低声继续道:另外,也想当面听听那晚顼姑娘所答应的,要如何报答我。

顼妍衣微微侧首,低声道:好。

欧阳勰低头,他的眼睛从她露出一截的手腕淤青处淡淡地掠过,薄唇微抿,眼里闪烁一丝怒意,转瞬消逝。

顼妍衣不自然地移步,拉开二人的距离,一直低着头,然后福了福身,转身离开了。

走出千客楼,顼妍衣手捂着心口,深呼一口气。

蜜儿上前扶住,急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顼妍衣摇了摇头,摆摆手:无妨。

只是......隐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头浅浅地划过,不过片刻,便化作无形,继而无知无觉,但是在方才明明清晰可闻。

回到府里,顼妍衣想要一个人走走,怕母亲担心,便打发蜜儿先行回去,她轻轻揉了揉手腕,只是有一点淤青,并不是很疼。

此时,傍晚时分,夕阳照在地上,暖洋洋地,一只白兔正蹲在一堆山石后,两只前爪抓着一把青草,嘴巴一下一下地蠕动着,煞是可爱,顼妍衣突然起了玩心,走到白兔身边,蹲下去,双手轻轻摸了几下白兔,那白兔竟然没有跑掉,做享受状蹲在原地。

啊!突然一声惊呼,自身后一处假山后面传出。

怎么了?红儿,你吓我一大跳!

随后,传来另一个女声惊慌失措地抱怨道。

红儿道:吓死了,吓死了,刚刚一个野猫从我眼前跑过,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这附近总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野猫,冷不防地跑出来吓死个人。

是啊,哎呀,这是什么味道,咱们还是快走吧,老爷吩咐这凝神茶要趁热拿给大夫人喝呢,可耽误不得,咱们赶紧给大夫人送过去吧。

红儿和小喜各自端着茶杯茶壶从假山后走了出来,看见顼妍衣,连忙齐声行礼问好。

二小姐。

嗯,我一个人在这里无聊走走,没什么事,你们快去吧。

见那两人离开后,她摸了几下白兔的耳朵,站起身,走到假山后面。

越向前走,就闻到一股味道,虽然不是很浓烈,却还是清晰可闻。

她走到一株花前停下,有几朵花已经枯萎,花叶也见了黄,这里味道较其他地方也更浓一些。

那花下的土有一点松,似乎近期有人动过。

顼妍衣皱了皱眉,又环伺下四周,见没有人,她随手拿过一只粗一点树枝,开始扒拉那里的泥土。

过了一会儿,树枝下面碰到了一物,她又扒了几下,赫然出现一只断指,正以极度扭曲的姿势躺在那里。

手指已经隐约泛白,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手指细长,那是一个女人的手指!

看这深度大概也是匆忙下草草掩埋的,虽有泥土覆盖,但是,随着天气逐渐炎热,这下面也开始散发出异味,更是招惹了附近的野猫。

她又翻了翻周围,没有其他发现,便重新将断指埋起。

顼妍衣此时心中大惊,平时也是读过一些医书,她回想那只断指的切口处,想必那主人非死即伤。

她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站起身,目光看向不远处凸起的两幢阁楼,一处是顼家长女顼容莹所在的艳暖阁,另一处是顼清若所在的流芳阁。

顼妍衣眼波流转,陷入了沉思。

《绝色庶女世无双》第14章 姐妹情深

妍衣妹妹,今日怎么有雅兴一个人出来游逛。

从后院假山刚拐出,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人喊自己。

顼容莹携婢女佩儿正从前方走来,含着一脸的温柔笑意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点点头,笑道:今儿个天气很好,来附近的池塘纳凉,姐姐呢?

顼容莹叹息道:唉,我这身子向来不争气,总是容易生病,白日里太过闷热,这会子凉快一些,才能出来走走,不如咱们一起吧。

顼妍衣柔声安抚道:好啊,不过姐姐不用担心,许是近日天气的缘故,不过,姐姐平日里也要格外注意一些才是。

顼容莹性格温良,在三个姐妹里,她性子更加温吞一些,对待下人时常是和颜悦色,行事又通情达理,深得顼府上下的喜欢。

她对待顼妍衣也向来是谦让有度,温柔可亲,秀外慧中,堪称的上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她走到顼妍衣面前,抬起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含笑说道:好妹妹,姐姐记下了。突然轻拍她自己的额头,惊呼道:对了,瞧我这记性,我记得今天可是妹妹的生辰,之前早早地备下了礼物,此番未料到在这里遇到妹妹,不如和我一同回去?

顼妍衣连忙回握对方,笑了笑,连忙说道:谢谢姐姐记挂着,姐姐的心意,妹妹已经收到,不必麻烦啦。

顼容莹嗔怪道:哪里的话,快随我看看给你准备了什么?你呀,也有些日子没有去我那了呢,说起来呀你还真是讨打。

拗不过,她便任由对方牵着,跟着去了艳暖阁。

烟暖阁里四周摆放着各色各样的花朵,飘香四溢,每一个走进来的人都会感受到里面的芳香,花香清雅恬淡,并不刺鼻,看过去,五颜六色,仿佛置身在花海里。

顼家长女,喜欢百花,将军更是吩咐下人隔几天就要摘来新鲜的花朵,摆放进来。

顼妍衣一脸笑意地看着四周,突然被一个正吃力捧着几乎有一人高花瓶的丫鬟撞到,里面是还算新鲜的粉色百合花,幸亏身后顼容莹及时伸出手来扶住她。

是丫鬟小翠,她惊吓地跪倒在地:奴婢该死,这花瓶太大,花叶又遮住了奴婢的眼睛,没想到会撞到了二小姐,奴婢该死,请二小姐原谅奴婢。说完连连磕头。

顼妍衣摆了摆手,道:我没事,你也是无心的,不必害怕。

谢谢二小姐,谢谢二小姐。那小翠却仍然不起,一脸惊慌失措地看了一眼顼妍衣身旁的顼容莹。

顼妍衣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快起来吧,没事了,快去做事吧。

见小翠依旧看向顼容莹,她回头也看了一眼她,都知道顼家大小姐温暖善良谦顺。

果然,顼容莹马上含笑说道:既然妹妹认为没事就好啦,你呀,以后要小心点,还不快下去。

小翠急忙磕头谢恩,说完起身继续搬那个大花瓶离开。

顼妍衣看了一眼那花瓶里的花,柔声道:这狐尾百合看起来真是讨人喜欢,现在搬走是要移到他处?

小翠急忙回道:回二小姐,这是要扔到后院做花肥......不经意瞥了一眼顼妍衣的身后,顿觉说错话一般,她立刻住了声。

只听顼容莹隐含怒意却依旧温柔地说道:哪个让你这么做的,这花看起来还可以,怎么没有谢掉就要扔了,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觉得我铺张浪费?你这又是安得什么心?语气里隐隐夹带一丝委屈。

小翠忙又跪下,惊慌道:是奴婢错了,奴婢这就放回去......

顼容莹温柔安抚道:嗯,去吧,下次别再这样大意了,以免惹得旁人胡说,再弄出一些闲话来。

她随即拉住顼妍衣的手,一脸抱歉地说道:真是让妹妹见笑了,来,跟姐姐去里面。

顼妍衣轻声回应:好。

眼角不经意瞥向房内忙碌着的其他下人,她们手里大概也是要取走的花,大多数仍然娇嫩,正从她身前走过的一人,手里的大红蔷薇,正泛着沁人的清香。

她没有再做声,脑海中却突然乍现方才小翠托举花瓶的手臂,露出的一截手臂处赫然是一块淤青,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一处,正想着,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顼妍衣回过神来,见顼容莹正将一个珠串套在自己的手上。

妹妹,据说这是从海里捞出来的稀有物呢,看看这血珊瑚珠串,色泽鲜艳,你再闻闻,好自然的清香,据说这香味经久不散呢,来,戴上,瞧瞧,多美。

顼妍衣道:如此重礼,妍衣怎么敢收,姐姐......

傻瓜,咱们姐妹之间,见外个什么,你放心,这个好东西,我也留了一串呢你瞧,咱们俩一人一个呢,怎么样?说完伸出戴着同样珠串的手,在顼姸衣眼前晃了晃。

见对方不收,努了努嘴,叹息道:你从小到大,我也没有送过什么像样的礼物,如今送了,唉,妹妹却嫌弃了......

顼妍衣忙道:姐姐哪里话,妹妹岂敢,这珠串我很喜欢呢,谢谢姐姐。

这才乖嘛!对了,还有呢!顼容莹露出神秘一笑,说完啪啪啪击了击掌。

门外立刻走进来一个黄衣女子。

接着便听顼容莹道:妹妹身边素来只有一个蜜儿,这毕竟还是太过寒酸,再则侍候起来终是难免会有疏漏,这是梦喜,她是李婶一手训出来的,做起事十分细心,话也不多,手脚也麻利,很是稳妥,前几日我见这丫头也颇为伶俐,就要了来,想着给你,以后你以后多个人侍候着,也让人放心。

顼妍衣正要拒绝,看到顼容莹一脸的真诚,还有紧紧握着自己的那一双手,她浅浅一笑,一双手也轻轻回握过去,轻声道:

那么,妍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