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嫡女荣宠记秦婉悦宇文慎小说_将门嫡女荣宠记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将门嫡女荣宠记作者:秋慈
  • 将门嫡女荣宠记源于:zzy

将门嫡女荣宠记秦婉悦宇文慎小说_将门嫡女荣宠记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将门嫡女荣宠记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将门嫡女荣宠记》在线阅读

小说《将门嫡女荣宠记》的主角是秦婉悦宇文慎,作者:秋慈,为您提供将门嫡女荣宠记秦婉悦宇文慎小说在线阅读,将门嫡女荣宠记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将门嫡女荣宠记》第13章 喜忧参半

看着街道两旁众人跪拜,秦婉悦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在马背上不住的蹦跶,挥着小手跟众人打招呼。

武状元绕城三圈,最后直接去了皇宫受封赏,被授予了都督的职位。

都督?秦腾起最后一笔落偏,不敢置信的又问了管家一遍,那可是正三品的职位,你确定没听错?

不会错的。现在前来道贺的人,已经堵满了将军府的门口。陈叔脸上也是难掩的兴奋,估摸着,大少爷也快要从宫中回来了。

大少爷回府了!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秦腾起赶忙放下手中的笔,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

爹!

前堂里早就围满了人,秦文博看见自家老爹,急忙跪拜,孩儿中了状元!

好,好!秦腾起眼眶湿润,不愧是爹的好儿子。

恭喜秦将军啊,前有令千金被封为县主,如今长公子又中了状元,官居都督,实乃之兴啊。

是啊是啊,将军好福气。

看着自家老爹就算被埋在人群里,也难掩幸福,秦婉悦不禁捂嘴轻笑,看来,以后的她的靠山又稳固了一分。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以后我儿文手也能高中状元!身旁传来柳姨娘抱怨的声音。

大小姐,我们去那边玩。张嬷嬷不想让她过早看见人心的丑陋,转身就要离开,却看见不远处秦连正小步跑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巴。

肚肚,痛痛。

大小姐肚子痛?张嬷嬷紧张道。

秦婉悦摇头,指向她身后的秦连,痛痛。

张嬷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秦连正在跟柳姨娘偷偷说些什么,最后柳姨娘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真的?

秦连点头,娘,我该怎么办啊。

柳姨娘扫了一眼周围,小声道:晕倒。

什么?秦连没有听清。

哎呀。柳姨娘拽着她的衣服,再次强调,晕倒,现在,马上!

秦连瞬间明白,哎呦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连姐儿!柳姨娘急忙扶住,惊恐的大喊,快来人啊,连姐晕倒了!

这一出大戏,张嬷嬷和秦婉悦躲在暗处全程看在眼里,见此,张嬷嬷瞬间变了脸,急忙去找郑氏。

发生了什么事?秦腾起最先赶过来,看见晕倒在地上的秦连,紧张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柳姨娘眼中泛着泪光,刚刚连姐儿跑过来跟我说肚子痛,然后就晕倒了,将军,你快给连姐儿找个大夫吧。

找,来人啊,马上找个大夫过来。

而另一边,张嬷嬷抱着秦婉悦在更衣室里,找到了正在补妆郑氏。

张嬷嬷?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要是伤到了悦姐可怎么办。郑氏挥手挡开正在给她补妆的婢女,伸手接过宝贝女儿,说话的语气略带责备。

肚肚,痛痛!

悦姐肚子痛?郑氏心疼的摸向她的小肚腩。

秦婉悦不干了,攥着郑氏的手不松,焦急的说,不不,痛痛。

郑氏疑惑了,这究竟是哪里疼啊。

夫人,大小姐的意思是,他看见连姐儿肚子疼了。张嬷嬷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话应该从哪说。

秦连?郑氏蹙眉,将女儿放到床上,今天是文博大喜的日子,柳姨娘母女俩又在搞什么鬼!

这张嬷嬷欲言又止,小声的在她身边开口,依老身所见,连姐多半是有了。

有了?郑氏接过婢女的发簪,对着镜子摆弄,有什么了?

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儿,她拿着发簪的手一顿,将房中的下人遣散,这才震惊的看向张嬷嬷,你是说秦连有了?

张嬷嬷点头,多半是不会错的。而且,老奴亲耳听见柳姨娘让连姐在前厅当众晕倒,估计就是想将这件事闹大!

啪!

玉簪被折断,郑氏被气的浑身发抖,这个柳姨娘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竟然故技重施,她以为我这样就没有办法了么?

夫人。张嬷嬷一直服侍在郑氏的身边,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当年柳姨娘大着肚子找上门的事情,不禁忧愁道,这件事千万不能闹大啊,要是被传出去,影响的可是咱们悦姐儿今后的姻缘啊。

郑氏看向塌上还什么都不懂,闷头玩虎头娃娃的秦婉约,心里咯噔一声。

是啊,这件事要是让秦连得逞,以后只要一提到秦家的女儿,想得到的都是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的字眼,谁还敢上门提亲。

夫人?看见郑氏发呆,这可急坏了张嬷嬷。

这样。郑氏急忙从箱底拿出了一枚玉佩交到她手中,你马上拿着这枚玉佩到宫中面见太后,将这件事说给她听,最好能带个宫中的太医回来!

老身这就去。张嬷嬷不敢耽误时辰,将玉佩收好,急急忙忙就从侧门出了府。

郑氏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她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柳姨娘竟然会用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

只要她现在出去,只怕柳姨娘更会借此弄得不可开交,可是她若是不去

夫人,前厅出了事,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郑氏更是为难,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拒绝的理由!

看着娘为难的样子,秦婉悦实在不忍,不进眼珠微转,爬到床边,找到一个看似安全的地方——翻身!

哇——

房间里瞬间响起孩童的哭声,郑氏一回头,就看见自家宝贝正以大头朝下的诡异姿势掉在床沿上。

心,瞬间揪起。

郑氏急忙将她捞回怀中,看见她脑袋上已经红了一大片,不禁心疼的红了眼眶,娘亲给你呼呼,给你呼呼就不疼了啊。

夫人,老爷请您去前厅呢。

听见门外小厮的声音,秦婉悦哭声更大,她的傻娘亲呦,她都做到这个地步还不明白么?

《将门嫡女荣宠记》第14章 家门耻辱

听不见悦姐儿在哭么?郑氏抱着孩子走出房门,对着小厮冷声道,你快去将将军找来,就说悦姐儿受了伤。

啊?这小厮为难道,可是,将军那边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郑氏威仪的昂着头,一双凤眸微拧。

是,是,小的马上就去。小厮一声哀嚎,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偏偏两边谁都不能得罪。

小厮匆匆赶到偏院,里面已经传来秦腾起的怒吼声,这大夫怎么还不来。大娘子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娘子怎么还坐的住!

将军!小厮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吓得快要哭出来,夫人说大小姐受了伤,让您过去一趟!

悦姐儿受伤了?秦腾起青筋直冒,今天原本大喜的日子,这出的都是什么事啊。

小的看见,大小姐的额头好像红了一块,夫人急着让您过去。小厮知无不言。

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秦连,秦腾起两面为难。

将军。看出男人的心思,柳姨娘哭着扑到他的怀中。

秦腾起以为她是要争宠将自己留下,不禁烦躁的想要将她推开。

将军快去看看悦姐儿吧在,连姐儿这里有妾身看着就好。

秦腾起举在半空中的手迟迟没有落下,震惊的看着怀中的女人,你要本将军离开?

嗯。柳姨娘梨花带雨,大小姐身子金贵,将军理应去看看,切莫出了什么事才好。连姐儿从小就皮实,将军不必担心。

短短几句话,勾出了秦腾起对柳姨娘的愧疚之心,原本推拒的手变成了搂抱,叹息着说,这些年,是我亏待了你们娘俩。

将军千万不要这样说,妾身还在在府中,能有一口热饭吃已经很知足了。说着,柳姨娘擦干脸上的泪水,将军快去吧,不要让大娘子等急了。

可是秦腾起却反将她抱在了怀中,连姐儿伤的比较重,还是先等大夫来了再看看吧。

那大小姐那边?

悦姐儿那边有大娘子,无妨的。

听见秦腾起的话,柳姨娘眼中闪过一丝得逞。

不多时,大夫赶来,忙秦连诊脉。

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秦腾起担心。

老大夫却拧眉,反复确认了几遍,惊奇道:脉象沉稳有力,脉中有脉,看似好像是喜脉。

喜脉?秦腾起大惊,我这闺女还未出阁,怎么可能会是喜脉,你这老庸医,切莫在这胡言,坏我秦家名声!

将军息怒。老大夫急忙跪在地上,小的行医数十年,怎么会不认识喜脉,这确定就是喜脉啊。

放屁!秦腾起大怒,挥手让将士进来,将老大夫拖走,快把这庸医扔出上京。

一时间,房间静了下来,秦腾起跌坐道床边上,黑着脸看向柳姨娘,说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我也不知道啊。柳姨娘满脸无辜,仿佛也深受打击般,跌跪在地上,将军可要为连姐儿做主啊,查出究竟是哪个畜生玷污了连姐儿。

玷污?秦腾起冷笑,那她当时怎么不说?

柳姨娘眼珠微转,许是连姐儿不敢说。

不敢?

对,不敢。柳姨娘膝行到秦腾起的跟前,小鸟依人道,连姐若是被官家子弟欺负了,您说这要她如何说出口啊!

混账东西!秦腾起推开柳姨娘,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官家子弟竟然欺负到我秦腾起的头上。

将军息怒。柳姨娘急忙上前安抚,这件事千万不能闹大,一旦被捅出去,名节不保的不仅仅是连姐儿,只怕大小姐也会受牵连。

秦腾起变了脸色,那要怎么办?难道这口气我就这么咽下?连姐儿以后还怎么嫁人!

柳姨娘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急忙上前进言,妾身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哦?说来听听。

不如待连姐儿醒来,我们问问那个男人是谁,然后,促成这桩婚事。

还促成?秦腾起冷笑,我不扒了他的皮都算是轻的。

将军!柳姨娘得寸进尺的坐到他的膝上,您这样做,无异于在朝中给自己树敌,不如就让连姐嫁过去。若是两家结成亲家,您不就多了一个助力,这件事也可以悄无声息的掩下,保全了府中其他姑娘们的名声,至于连姐儿,是福是祸就全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秦腾起一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不禁一喜,刚要应下,门口就传来了郑氏的声音。

若那家不是官宦,而是个乞丐流氓,你又当如何?

柳姨娘急忙站起来,惊恐道:见过大娘子。

夫人,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悦姐儿受了伤?

听见秦腾起的话,郑氏冷哼,亏得将军还记得悦姐儿。这不,将军不关心,太后已经遣了太医来。

秦腾起羞赧,知道不能再惹自家夫人,急忙从张嬷嬷怀中抱过孩子,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心中万分自责。

可是秦婉悦却不买他的账,挣扎着从秦腾起身上下来,支棱着小腿奔到了秦连床旁。

让你装睡!

秦婉悦将秦连的手指塞进嘴里,用刚冒出的八颗小牙来回捻磨。

啊!

原本昏迷的人惊呼着坐起来,捂着自己的手指,惊恐的看着榻旁的秦婉悦,不禁咬牙。

悦姐儿!张嬷嬷惊呼着上前,将秦婉悦护在怀中。

郑氏看着醒来的秦连冷笑,将刚刚的问题又问了柳姨娘一遍。

不论是个官爷还是乞丐流氓,连姐儿都认了。柳姨娘装作伤心,这是她自己做下的孽,自然要自己承担。

不,不是乞丐流氓,是公孙家的小侯爷。秦连解释。

看来连姐儿是病糊涂了。郑氏转身对以为身着太医院官服的老人开口道:刘太医,,麻烦给你我这庶女悄悄吧。

刘太医点头,拿出脉枕上前,姑娘,请。

秦连自然不怕他诊脉,把手大大方方的放了上去,太医,你可要好好看看啊。

众人屏气,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刘太医收回脉枕,走到郑氏身前,夫人,小姐脉象凌乱,看似喜脉,实则是因为气虚,不过几副药的事。

不是怀孕?秦连变了脸色,冲下床榻,揪住老太医的衣服,怎么可能不是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