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凰妃太嚣张主角云间月容玦全本免费黑煤球小说阅读

  • 时间:
  • 重生凰妃太嚣张作者:黑煤球
  • 重生凰妃太嚣张源于:ZZY

重生凰妃太嚣张主角云间月容玦全本免费黑煤球小说阅读

小说重生凰妃太嚣张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凰妃太嚣张》在线阅读

重生凰妃太嚣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在线试读:

云间月还没到重华宫,本该留守的连镜就匆匆寻来了。

她看见凤印都顾不上惊讶,抓着云间月的衣袖气喘嘘嘘的说道:“公主,来、来了——”

青萝端着招摇过市的凤印说:“让你留在重华宫等消息,怎么还等出结巴来了?”

连镜连忙深吸几口气,大声道:“朱侍郎和宋家三少夫人一起来了!”

听见朱侍郎三个字云间月脸色就变了。

她黑着脸,迁怒连镜:“你怎么回事?没本公主允许,随便什么人你都敢放进重华宫?!”

上次苏知韵的事情过去之后,朱承砚也好几次求见云间月,可每次云间月都不见。

连镜她们也不奇怪,只当是云间月还在因为朱侍郎在成婚前跟别的小姐来往惹恼了她,在闹别扭。

殊不知云间月是见了他就恶心。

连镜一口气终于喘匀了,委屈地看了云间月一眼,然后一撸衣袖道:“那奴婢现在就叫人将他撵出去!”

她鼓着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倒是有些可爱。

云间月那股气立刻叫她逗没了。

她脸色虽然还是不大好看,但语气好歹是没方才那么凶了:“行了,要撵也是本公主自己去撵!”

重华宫昨日走水,主殿昨日走水后就一直晾着,还得等户部那边请示皇帝后批了银子,工部那边在派人过来修缮。

客人们都被请去了偏殿。

云间月刚到偏殿外,就听里面传来朱承砚那令人恶心的声音:“宋夫人多心了,我与月儿感情很好,前些日子只是生了些误会,过几日就好了。”

云间月脸色一沉,眼底掠过一丝厌恶。

连镜跟着同仇敌忾:“真不要脸,自己做不得柳下惠,还告诉别人是误会,呕~”

青萝端着凤印站在一边,没出声——她本想背地里将凤印送去云间月寝房,可云间月却故意叫她端着过来招摇。

朱承砚话音落下之际,殿里就传来一声轻笑。

她笑声清丽,带着属于江南小女子的温软:“可我怎么听说是朱大人不满与六公主的亲事,才借三小姐羞辱六公主呢?”

“是何人这样诬蔑我?”朱承砚语气里多了一丝不悦,“我心里只有月儿一人,为了她刀山油锅我都能去!宋夫人还是不要说了,回头叫月儿听见了,惹她生气。”

宋夫人拔了拔茶盖,笑容温柔婉转:“若真是这样,那朱大人为何会在与公主成亲前与三小姐有了孩子呢?”

朱承砚瞬间变了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像绽放的烟花,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外面听见这句话的连镜立刻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云间月伸出手指将嘴角压了下去,而后揉出一个凶恶地表情,挺直腰杆,端起下巴款步进了内殿。

宋夫人和朱承砚见了,连忙起身见礼。

云间月目不斜视,看也不看朱承砚一眼,淡淡冲宋夫人一点头:“表嫂来了,坐。”

说话间,她走至主位,一撩衣摆,仪态万千地坐下:“连镜,上茶!”

期间,青萝一直跟在云间月身后,等她坐下后,便端着凤印站在一侧。

那凤印实在是独特,即便用宝盒盖着,盒上的凤纹也掩不住风华。

朱承砚和宋夫人几乎瞬间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宋夫人出身名门,家中规矩就是“非礼勿言,非礼勿看”,只一眼认出那是什么后,便移开了视线,将惊心动魄都压在心底。

“昨日重华宫走水,奶奶担心,叫我来看看。”宋夫人轻轻说。

“这是凤印?!”

云间月正要问宋夫人她外祖母的近况,谁知刚张嘴就被朱承砚的惊叫声打断了。

她不悦地转过目光,对上朱承砚故作担心的脸:“月儿,你怎么如斯胆大,竟然偷拿皇贵妃的凤印?!”

没等云间月说话,他又拿出一副“为你好”的嘴脸:“月儿,皇贵妃专横跋扈,回头知道凤印在这里肯定要生气,你要不叫人送回去?”

宋夫人转头看了朱承砚一眼,脸上挂着笑,心里骂道:“蠢货。”

云间月冷笑一身,没说话。

青萝斜着眼看他:“偷?整个皇宫都是公主的家,她要什么东西,直接拿就是了,何须用偷的?”

朱承砚一愣,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这时,连镜也端了茶水来。

有了刚才经验,这次她只给宋夫人上了茶,管都没管朱承砚。

她站在宋夫人身边,笑得恶劣:“还送回去呢?就是公主双手奉上,她也不敢接啊!”

朱承砚脸色变了变,像是要发怒。

他今日来重华宫是为了探望云间月,想重修于好,所以方才跟着宋夫人死皮赖脸混进来了。

可谁知道话还没说两句,倒是让云间月这俩丫头先给羞辱了。

“月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朱承砚看向云间月,艰难地挤出一抹难看地笑容来,“我只是担心皇贵妃找你麻烦……”

以前被云间月围着团团转的时候,朱承砚不把她当回事。如今云间月不把他当回事,疏远地晾在一边,他心里又格外不是滋味了。

云间月凉凉地笑了一声:“我怕你不是担心我,是担心凤仪宫的人吧?”

“月儿,你、你胡说什么!”朱承砚一惊,心虚地移开视线。

云间月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像是能看穿所有一样,哪怕只是一眼,也盯得朱承砚浑身不自在。

“可惜,和你订亲的人是我,不是云落凝!”云间月扬着唇,端的是幸灾乐祸,“还有以后请朱侍郎称我一声六公主,本公主的闺名,原是你不配叫……连镜,送客!”

连镜立刻上前:“朱侍郎,您请。”

被如此羞辱,朱承砚眼中隐隐有了火光,当即就想甩袖离去。

可理智又告诉他为了大业,不能如此。

他只好咬着牙将屈辱都咽回去,重新堆上柔情的笑容:“那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话落,还礼数周到的请了礼,这才转身离去。

也亏他忍耐力好,换了旁人只怕早气得骂娘了。

等朱承砚走了,一直不曾开口的宋夫人才道:“之前公主吩咐的事情臣妇已经着手在办了,这是名单。”

小说《重生凰妃太嚣张》 第19章 羞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