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拳森凛最新章节-都市狂拳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都市狂拳作者:森凛
  • 都市狂拳源于:zzy

都市狂拳森凛最新章节-都市狂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狂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都市狂拳》在线阅读

森凛的小说《都市狂拳》,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情感小说,主角是陈严赵婉玉,都市狂拳在线阅读:

《都市狂拳》第19章 突然的偷窃案

在咖啡厅外面。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偷人家钱包?

在人群中一个暴躁的中年男性声音响起:大家评评理,这钱包刚才还在我身上,我才和她聊了几句就把我钱包顺走了。

陈严与刘随心在店内看向人群,因为人有些多,导致两人无法看清那个说话的人长什么模样。

这么小年纪就偷钱包了?

一个背着精致小包的中年贵妇尖声道: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人的教育问题,这么小会干出这等事情。

真是社会风气败坏啊!

肯定是她家里人做了不少‘思想工作’吧?

看看她身上穿的衣服,估计也就是二手捡的吧?

本来还只是有些躁动的人群,在这中年贵妇的言语带动下开始声讨起来。

看到这样的局面刘随心皱起眉头想出去帮忙,但陈严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刘随心有些惊讶的看向陈严,目光中有些稍许的轻视。

在他看来,陈严这般举动显然是打算避嫌,本以为陈严是一名正心坦然的人,但对方现在的显然是他高看了陈严的为人品德。

陈严兄弟,你

刘随心刚想让陈严松手,后者稍一用力强行拉到其身旁,同时笑着说:现在还不能出去。

内心焦灼的怎么可能只有刘随心呢?陈严虽然因为那夜的事情让自己对社会的良心觉得抱歉,但他本质还是乐于助人,那名小女孩此时所面临的局面确实很紧张,但也不代表他会像那夜一样不做观察贸然伸出援手。

人心不古。

这句话他可是亲身仔细体验了一回,现在还觉得回味无穷。

可是!

刘随心看着少女不断被周围的路人以言语伤害,心里变得更加着急,刘随心怎么可能不知道因为赵婉玉的事情让陈严伤透了心,可现在和那夜的事情怎么看都是两码事吧?

这样的孩子就应该先交给警察!然后好好责问她的长辈!

在众人以言语声讨的时候一人惊出一语,大声道:抓起来!

场面在这人一番搅和下更得更加混乱,甚至有人开始对少女动手动脚。

抓起来!

对!抓起来!

送到警察局,再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家长会教出这样的孩子!

在混乱人群中,少女较小的身躯似海上小舟,在浪潮中不停晃动着,其中又有多少人是心中带着邪念,趁机在少女的身上乱摸呢?

少女此时早就没有了去斥责这些人的想法,她明明只是因为父母的吩咐给客人送货,之后在回来的路上遇上一名装扮绅士的中年男子,两人也只是稍微聊了几句,不知道为何对方的钱包就到了她的手上,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名本来还像好好先生的绅士者突然面露凶相,开始对她张牙舞爪。

他责问小女孩钱包是在哪里偷的,而少女自己也不知道,本来是打算私底下解决这事,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提出要去偏僻的地方相谈。

对方的意思少女怎么可能不清楚?就算她只是初中毕业的学生,而且她也没有表面上那般单纯。

少女想要挣扎,人群中对她伸出的手。

眼看现场混乱的几乎快变成一个变相的犯罪现场,刘随心已经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冲出咖啡厅。

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要冲出去的时候陈严抓着他的手早就松开,而也就在刘随心冲出去的同时陈严也跟了出去。

陈严很清楚,若只让刘随心出场的话,还没出声恐怕就会被这浪潮吞没。

刘随心进入混乱中心的时候一路无阻,这也是陈严的功劳,他在不会推搡到旁人的同时还给刘随心开出一条直达中心的道路。

都给我住手!

刘随心脸上带着些许怒意,掏出怀中的证件大声道:我是警察,都不许动!

刘随心一声吼,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之前那些带头起哄的有些畏缩的不敢看他一眼,至于那些想要占便宜的人也都收回了自己的手,生怕被人察觉到。

看到现场迅速平静下来陈严不动声色的站在刘随心身后轻声道:你现在立刻联系其他人,我给你护场。

看着周围一圈又一圈的人,陈严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已经湿透,毕竟这里最少也有二十来人,就算是普通人他也没信心能拦住。

当刘随心掏出小手机的时候周边有个别人开始慌张起来,甚至有冲过来的想法,然而他们不敢,因为陈严出现的过于诡异,刘随心身旁本来没有人,可他们仅仅眨了眨眼就突然出现一个。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清楚陈严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刘随心身旁,足可见这个看上去个子略矮,有些消瘦的青年身手绝对不差。

外围的一些人看情况有些不对劲趁早闪人,至于之前那个说少女是小偷的中年男子被刘随心强行留下,然而意外的是,站在一旁的中年贵妇人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

那中年男子见自己走不了,便从上衣内兜里拿出烟取出一根往刘随心那递,同时笑着说:警官,你看,这个小女孩手上拿着我的钱包呢!一会儿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看着中年男子往自己这边递烟,刘随心应付的笑了笑,随后正色道:事情我肯定秉公处理,但你这烟还是收好了,首先我不抽烟,其次我可不能无功不受禄,再者,这次事情影像较大,说不定你也要一起去我们那儿坐会儿!

中年男子脸上谄媚的笑容让刘随心看着就觉得不舒服,相反的,少女脸上的神色充满担忧,但这忧色中却有着丝丝希望之色。

两者相对比刘随心心里大概有数,虽然少女不是百分百无辜,不过他还是希望事情能够反转。

若是警察同志需要我帮忙的话我肯定会帮!

中年男子胸脯一拍笑着说:再怎么说能够帮上警察同志的忙,都是我们老百姓应做的呀!

一直都是中年男子说话,站在一旁的贵妇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真正让陈严在意的不是这个一直在和刘随心扯皮的中年男子,而是这个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看着时态的贵妇人。

这位女同志,这里应该没有你的事情,可以直接离开了。

陈严走到贵妇人身前好言相说:要是你继续留着的话,你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陈严的话语仿佛没有传进她的耳中,对方甚至看都不看陈严一眼

贵妇人的举动让陈严更加好奇,这让他不得不去给刘随心提个醒。

注意点那个贵妇人。

陈严来到刘随心身旁低声提醒。

对于陈严的提醒刘随心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选择听从陈严的话。

很快,警局的人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只不过让两人意外的是所有来的警察似乎都没看这名贵妇人一样,就算从她身旁走过也是一言不发。

看着这一幕陈严和刘随心有些发愣。

很明显,这贵妇人的地位不一般,两人可以察觉出这些警局的弟兄们看上去是无视了她,但在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带着一丝恭敬的模样。

陈严在一旁观察的很仔细,贵妇人身上的衣着很整洁,从布料上看价格应该不贵,但重点就在于这衣服的打理上,定然是有人做了细心的护理。

都检查完了吗?

带队的人看了看四周的弟兄,估计这边也检查的差不多了就开始招呼起来:嫌犯带走!小徐和小马留着维护秩序!

这带队的人目光时不时往贵妇人那边看一眼,动作很谨慎,连刘随心都没能察觉,但陈严能从对方细微的头部动作能够察觉到,他可以看出这个带队的有些怕那名贵妇人,这样一来陈严倒是好奇了。

在当时这名贵妇人也算是推动了浪潮涌的起者之一,可现在却如此安静的看着警察处理事件。

古怪,十分古怪。

可陈严也能从刘随心脸上的表情看出,这个贵妇人他也不认识。

等等!

这贵妇人见带队的想要收队走人,面露冷色道:难道说临安区的警局办事都这么简单吗?

那个带队的立马发觉不对头,连忙露出笑容连忙道:这位女士,我是这次带队的黄伦,黄警官,这次事件的前后我们在初步已经了解的差不多,这只是一起民事纠纷事件,来这里带人回去是一点,现场查看也是一点,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还需要后续调查,现场方面已经留人继续查看,而之后带人回去也是为了能够加快这次事件的处理进度。

黄伦说的话倒也在理,只不过贵妇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这次的事情她其实也有一些过错,如果她在那时没有一时兴起跟着起哄也不至于会到这种地步,因此她也要被带走也是应该,可这些人明显是没有想要动她的意思。

这是的事情我也算是有点过错,当时我跟着瞎起哄,既然我也参与其中,那我是不是应该也要跟你们一起去一趟警局呢?

这正是贵妇人心中所想的一点,这些警察从她旁边经过也不问她事情经过,只是低头忙着查看现场,这样的处理方式让她觉得有些不妥。

这样的话,小吴,请这位女生也一同上

黄伦无可奈何之下做出要带贵妇人一同回去的决定,只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倒是冷笑起来,带着一丝嘲弄声:我也只是提一提你就这般草率做了决定,难道说你们办案处理事件还需要别人点着?

显然,黄伦这一次的处理方式让贵妇人有些不悦,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个中队长所说的贵妇人居然这般刁难他们,其实他也是因为中队长早些时候让他注意点这个贵妇人,黄伦把话语理解为不要去找贵妇人麻烦,结果,这下好了,他没去招惹对方,对方直接挑眼寻刺。

这位女士,我觉得事情还是不要闹的太过分比较好。

黄渤说着开始把目光不停瞟向陈严二人,按理来说这次的事件很容易解决,然而无可奈的是现在多了这个贵妇人。

刘随心知道对方明摆着就是想找麻烦,若是他不帮忙就有些过不去了。

这位女士,若是还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觉得先回局里再说会比较好。

刘随心明白这贵妇人的身份不一般,但不一般也只是局里头的事,处理事件怎么说也是他们这些当警察的活儿,这贵妇人再这般计较下去这事还处理不处理了?

显然刘随心的意思贵妇人也清楚,她也只好松口:明白了,不过我也应该要过去一趟吧?

贵妇人说完也不再多言跟着黄伦一起上了车。

这前后不到十分钟,人都散的差不多,只剩下陈严两人与留下来检查现场的两名警员。

你到时候回警局?

陈严有些担心的说:回去的话你注意点那个贵妇人,总觉得有点奇怪。

陈严的提醒刘随心表示赞同的点点头。

《都市狂拳》第20章 请吃饭

两人交谈完后离开现场,刘随心就下来还要去警局值班,而陈严往城中心外走,打算回家。

今天的事情也让陈严觉得很是头大,前后不是打架就是被挑衅。

警局的格斗比武啊

陈严还在思考着刘随心的话语。

他可以从刘随心的话语中感觉到这个比武多半来的都是一些高手,不过他也倒没担心自己的实力,他的任务也只是让刘随心的小队摆脱垫底的名次而已。

在陈严快要离开城中心南大街时,他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他。

陈严转过头想看看喊他的人是谁,结果他刚转过头就看到了屈衡。

同样,屈衡也在看着他。

此时屈衡身上穿着黑色道袍,让他不禁感觉这老者是不是故意装出一副高人模样,你看看大夏天的居然还穿着这样的衣服,全身被黑色笼罩,而黑色又是最吸热的颜色,这样不就像是让自己的身体置于小蒸笼里头吗?

直到陈严走近了才发觉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他虽然没有高档品衣服,但那些叔叔伯伯操练他的时候装的和屈衡差不多,这是上等冰丝织品。

关于这些那些叔叔伯伯还是有提到一些,刚才因为站的远没能看出来,现在他倒是能肯定屈衡不是一般的富有。

哟,这不是严小子吗?

屈衡看着陈严走到跟前就开始打趣道:怎么?被人按角落打了?一脸好像有人欠你命一样。

这屈衡话还真说对了,上午他确实被人追了一路,中午差点跟张承打起来,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屈衡从他上午开始就一直被其监视着,毕竟今天可是带自家小公主出门,怎么能不小心点呢?

陈严笑着说:那也不及衡老这年轻装束,我站的远了还以为您是什么可以份子嘞!

你这小子!

屈衡没想到陈严竟然还会反呛,不过想到第一次和他见面时的情景,屈衡也只能摇摇头苦笑道:真没想到我屈衡居然还会有怕人的时候。

论实力屈衡有信心打几十个百个陈严,但论这言语上的互怼他还真有些无奈,常日见的那些公子哥可没有像陈严这般不卑不亢的人,至于那些上岁数的也惧其实力不敢真怼。

爷爷,这人是

在屈衡同陈严相互斗嘴的时候一个较弱的声音从屈衡身后传来,对方此时正探着小脑袋看着陈严,是一个小女孩,从身高上看,最多也就十四岁的样子。

只不过这小女孩在看到陈严的面容时目光微微一滞,连话都没说完重新躲回屈衡身后。

这小女孩样貌陈严倒是没仔细看,毕竟对方还没等他看上一两眼就把头缩回去了。

这是我孙女,若有失礼的地方,你权当没瞅着知道不?

屈衡恶狠狠的瞪着陈严,先声夺人,再怎么说他可是知道若让陈严先说话,肯定又要和他互怼,那倒不如先在陈严开口前把话说死了。

然而陈严没有去在意屈衡的话,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

这小女孩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他就是想不起这小女孩什么时候见过,加上现在对方还一直躲在屈衡身后,太过模糊了。

屈衡有些好奇,这次陈严居然没有接他的话,反而一脸沉思的表情,这不对劲。

严小子,你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吧?

学着陈严的话,屈衡这回倒是好好的反击了陈严。

别,别,别。

陈严笑着说:我这人比较清淡,重口味的东西不大喜欢。

屈衡被陈严这样一说脸色略有些难看,轻咳一声悠悠的说:你小子就不能留点口德吗?多大的人了还要和我一个老头子计较。

别说,屈衡现在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陈严,有骨气不说,说话也比较有意思,远比那些幽州内的公子哥们强上数倍。

衡老这话说的,实在是折煞小辈了!

陈严心里自然清楚,现在屈衡还只是和他开些小玩笑,若是真动起手来,恐怕还没提脚就被制服,把着度见好就收是他做人的基本。

行,行,行。

屈衡对陈严的让步倒也欣慰,笑着说:你这小辈可比我这个老头子神气多了!

一直躲在屈衡身后的小女孩看着这一老一少斗嘴心里也是开心得很,再怎么说现在的屈衡可比在家族的时候开心多了。

她也好奇这个陈严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不怕屈爷爷不说还能相互斗嘴。

更重要的是,她记得陈严,在陈栋国公司仓库那次的意外事件中,救了她的人就是陈严,只不过当时光线比较昏暗,加上陈严没有仔细看,所以这时没认出来倒也正常。

不知道严小弟接下来有没有事情?若是有些闲时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想着上次说的有机会就好好聊聊,屈衡索性借着这次带常芸出来吃饭带上陈严一起,这样还能从陈严那边套出些什么东西。

屈衡对陈严的好奇和些许好感也是因为李尚的推荐,加上他也想知道李尚和陈严之间的关系。

屈衡向其发出邀请,也是打算探一探陈严的底细。

陈严内心有些犹豫。

屈衡向他发出邀请的原因,他自然不会清楚,不过想来屈衡一个高手级别的人物会为难他什么呢?

不过,陈严难免会有些担心自己的父亲,虽说常大山同陈平说过我是因为有事情不能回家,掩盖我住院的事情,但陈严可不觉得自己父亲会这么容易就相信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回家和父亲好好说下比较好,就算是会追问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若是你今天没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改天请你。

屈衡看出陈严有些许的犹豫,他也不想为难陈严,不管怎么说,屈衡在这段时间的观察上看,陈严是值得自己去好好交谈的青年,仅仅是惜才上。

陈严抬起头看看天,估算着时间,想了会儿,笑着说:若是衡老不嫌弃,小辈自然愿意。

《都市狂拳》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