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过期不爱小红帽最新章节-顾先生过期不爱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顾先生过期不爱作者:小红帽
  • 顾先生过期不爱源于:zzy

顾先生过期不爱小红帽最新章节-顾先生过期不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顾先生过期不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顾先生过期不爱》在线阅读

小红帽的小说《顾先生过期不爱》,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总裁豪门小说,主角是木语安顾秦烟,顾先生过期不爱在线阅读:

《顾先生过期不爱》第19章 嫁给了顾总

木语安,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跟父亲说话!木佳佳一张白皙的脸,写满了不悦:我母亲因为那天的事情,现在卧病在床,都是因为你们这对贱母女害的!

我强压住破口而出的脏话,扯出一抹笑:你母亲就算死了也是她活该,小三做久了,天会收!

你——

木佳佳气得跺脚,她穿着紫色的公主裙,身披小风衣,整个人看起来甜美又可爱,眼下,泪眼婆娑,扯扯木国栋的手臂,可怜兮兮地喘着气息:爸,我胸口疼!

木国栋低头安抚了木佳佳几句,才偏过头,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生气:你也真的是胡闹,好端端的嫁给安家不好,偏要去惹顾秦烟干什么?现在A市到处都在对我们木家指指点点。

那也是我的事,你以为自己好到哪儿去,木国栋,你给我走,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妈跟前!我心里一阵疼。

仿若细小的蝼蚁,在心脏攀爬,又像是毒蝎子尾巴,在心口扎了一下,疼得五脏六腑都说不出个什么滋味。

木国栋衣着一身干练的西装,不怒反笑,笑得几分的和蔼。

眼角挤出几道褶子,那双饱含商场风云的脸上,满是精打细算的虚与委蛇,语安,你既然嫁给了顾总,做父亲的当然也是诚心希望你幸福。

我拽着手心,很疼。

疼得喘不过气。

木国栋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木家资金链断了,几个项目根本无从入手,半年才被迫宣布破产的,爸爸前段时间投资了一个项目,有了一些启动资金,再加上几个朋友的资助,公司准备重新营业,东山再起——

一阵刺骨的疼痛,蔓延到全身。

木国栋咧嘴笑了笑:现在启动资金也到手了,原本你阿姨手里有五千万,但是安家那边总之,语安,爸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木氏企业当年也是我跟你母亲一起创办的

当初赶我妈离开,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陈年往事?

现在,深情给谁看?

我指着敞开的门,出去!

语安,爸要的不多,五千万,顾总也不缺那点钱,你现在又嫁给他了,只要你开口,他肯定会给你钱。

木国栋说完,拉着木佳佳的手:你妹妹有哮喘,身体不好,爸之前让你嫁给A市房地产阳总的儿子,其实也是希望你可以幸福,虽然最后让你嫁给了安家,不过这一切你也应该感谢你妹妹,是你妹妹成全了你。

房地产阳总的儿子自小有小儿麻痹症!我会幸福吗?

爸,我胸口闷。木佳佳柔弱地说道。

木国栋拉着木佳佳的手,对我说:语安,你好好想想,佳佳身体不舒服,我们先走了,钱的事情,你尽快想办法,爸爸日后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望着这相亲相爱的父女两离开房间,心如堕冰窖。

妈我坐在床上,搂着母亲,难受地要窒息了。

母亲安抚地在我脊背上抚了抚,身上都是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语安。母亲的声音很温和,她从枕头底下翻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上,这里面有两百万。

我诧异。

拿去给你父亲吧,之前一直没有用,是因为害怕你外公,一旦用了这钱,方家肯定会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当年我离家出走,至今不敢回去看他们一眼,算了,就这样吧,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算我自己瞎了眼。

妈,他都这样了,你根本不欠他什么!我不理解,木国栋那样的人,根本不配。

语安,谁都可以说他一句不是,唯独你不行,再怎么说你都是他木国栋的女儿,跑他婚礼上闹,这种没有分寸有失颜面的事情,你怎么能做?

妈!你怎么

当初我让你嫁给安家,原以为你可以体面些,过得好一些,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有没有教过你做人要检点,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鼻子发酸,妈,我没有,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她把头一抬,两行泪落下,坐在床上,穿着病号服,身体异常瘦弱。

我过去怎么教你的,现在你把什么都还给了我,你真的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吗?母亲抹了抹眼角,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说我的吗,我风评不好,但是我不允许我女儿背负这些骂名,木语安,你到底懂不懂!

她捂着心口,说这话的时候险些背过气。

我吓得只顾得点头,语无伦次:我知道,妈,你别说了,你别说

把钱拿去给他吧,从此,我们跟木家两清。母亲躺下,拉着我的手,语安,我的偏执害了你跟以凉,我的名声也一直让你们受罪了,以后都不会了,你好好跟着顾秦烟,凉之以后也要麻烦你多照顾了,妈妈爱你。

妈我哽咽。

我累了,你走吧。

《顾先生过期不爱》第20章 我不介意你给他生孩子

我从医院出来,木以凉给我发了消息:姐,我参加了灵风国际举办的漫画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明天有个颁奖典礼,你有时间吗?

——好,明天我来学校接你。

我回复了信息。

陈特助一直在医院门口等我。

夫人,您是去公司还是回陆家园?陈特助问我。

公司?我忽然又想起了木氏。

木国栋这天杀!竟然张口就是五千万!

陈特助,你跟在顾总身边多久了?我小心翼翼试探性地问道。

两年半。陈特助言简意赅。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总裁之前一直跟她母亲住在国外,那她母亲现在身体还好吗?

夫人一年前去世了,凌江总部在Y国,凌江集团在A市差不多成立了七年,之前都是由职业经理人负责这边的运营,不过自顾总母亲去世后,总裁就亲自接手了A市凌江集团。陈特助有条不紊说道。

那总裁是不是很有钱?我问了一句堪称废话的问题。

陈特助少有的语气里充满了丝丝笑意,总裁他不缺钱。

那我要是问顾秦烟要五千万的支票,男人会不会拒绝呢?

我有些举棋不定。

半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入陆家园小区。

步入大厅后,陈特助又对我说:夫人,晚上总裁要出席安家举办的慈善晚宴,下午您可以先休息一下,晚上同总裁一起出席。

安家吗?我点了点头:好。

陈特助走后,我回了卧室。

十分钟后,管家上来了,一脸为难的模样:夫人,楼下有客人来了。

我迟疑,是顾总的客人吗?

管家摇了摇头,便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我跟着管家下楼。

楼下大厅中央,双人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雾蓝色的衬衣,白色牛仔裤,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身材比例纤瘦完美,女人转过头时,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我顿了顿,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

她真的好美,我一个女的,都不自觉被这张脸吸引。

你好,我叫楚诗韵,是顾秦烟前女友。她自我介绍,并且伸出了手。

我尴尬地伸出了手。

我早上才听说你跟秦烟结婚了,所以才急着赶回来。她笑容落落大方,十分温婉柔美。

她笑了笑打断了我的话,我是一名时尚设计师,跟秦烟是两年前分手的,我们在一起七年,实不相瞒,这次我回来,就是为了跟秦烟复合。

我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笑说:楚小姐,我跟他结婚了。

但他给不了你感情,相信我,木小姐,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只会爱我,我们分手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今天来也只是抽出十分钟见你一面,我等会还要参加一个时装秀。她说完,便站了起来。

我呆愣在原地。

完全被她的气场碾压。

听说他是因为怀孕才娶你的,我不介意你给他生孩子,希望木小姐是个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她就像是宣布了所有权似的,眼睛在大厅里流转了一圈,随即拎着包,抬腿离去。

我站在原地,心里的酸涩不言而喻。

对了,木小姐。楚诗韵转过身,眉眼弯笑,今天晚上安家的慈善宴会我也会出席,期待我们第二次见面。

随即,她头,步履优雅。

在她身上,我看不到沈清雅那种矫揉造作的身影,也没有剑拔弩张的气焰,有的是一幅志在必得胜券在握的自信。

高贵美丽,气质与优雅兼具。

算了,反正也是三年婚姻。

三年而已。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这样难受?

陈特助四点五十来了家里,带我去了一家国际商城。

我就像那天游轮就会前期准备一样,被几个知名顶级化妆糟心事簇拥着。

夫人,这件黑天鹅晚礼服,Prada首席设计师操刀,昨天时装秀上惊艳四座,没想到今天就在穿在您身上了,您比模特穿着都好看!造型师安娜在我身后一通彩虹屁。

我哪能跟模特比啊。我低下头,脸颊微微发热。

被人夸,总之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从国际商城出来,刚乘电梯到底下停车场,陈特助跟在我身后:夫人,今天的慈善宴会,安家老爷子的目的主要是宣布安氏继承人,另外老爷子放了话,想单独会见一下总裁夫人。总裁说,今晚您务必谨言慎行,切勿给他丢脸。

好。我点头,跟陈特助上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很快就开到了酒店,我跟着陈特助一路来到宴会厅,刚出电梯,我就远远望见宴会厅门口站满了人,似乎在等待着谁。

我眼尖,看见顾秦烟就站在人群的正前方,在他旁边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跟他谈笑风生。

我定睛一看,那个漂亮的女人正是我今天下午才见过的顾秦烟前女友,楚诗韵。

看见这个画面,我的内心竟涌起一点小失落,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个陌生来电。

电话刚一接通,通话里传来急切的声音:您好,是木语安小姐吗,您的母亲出事了!

《顾先生过期不爱》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