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妖记免费阅读-陶弘景免费全文

  • 时间:
  • 寻妖记作者:旧文字
  • 寻妖记源于:WXB

寻妖记免费阅读-陶弘景免费全文

小说寻妖记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寻妖记》在线阅读

主角叫陶弘景的小说寻妖记全文免费阅读,由作家旧文字创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仙侠小说。

《寻妖记》第二章:诃梨鬼母(三)

萧练一进屋内,一眼就望见了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一对夫妻,他们干瘦的躯体抱在一起就像是一捆柴火堆在一起,盖着一块粗糙的麻布,眼神躲躲闪闪地望向这边,甚是可怜。

萧练一见及此,顿时也觉得自己方才所为似是有些不妥。便朝这对夫妻走进前去解释道:两位,适才是因有急事相告,故而举动有些莽撞。

那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你们是强盗。看看贵人这幅装束哪瞧得上我们家这些破烂玩意儿啊.....放放心了。这对夫妇嘴上虽是说着放心,可仍是战战兢兢地缩在角落里,也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害怕。

萧练向来直来直往,便把来时路上的所见所闻,一并说给这对山民听了。

萧练话还未说完,那对夫妻脸上立刻便露出惊骇至极的表情,男主人把头偏过去,猛地咳嗽几声,也不知是在掩饰些什么。女主人更是一瞬间躲进被子之中瑟瑟发抖。

萧练看了一眼这对夫妇,又回望了一眼陶弘景,见陶弘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也不知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便只得直截了当地问道:这座村子,近日是否有孩童走丢?我们怀疑山里的那个小孩就是这村里的....

这对夫妇脸色煞白,僵直了好久,才张口结舌说道:这.这位公...公子,可否暂且回避一下,容我们穿好衣服,再再来和你说。

怎么如此要紧之事,他们反倒不慌不乱?萧练心中有千般疑问,可又不便说出,便只得应了一声而后退至门外。

你有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萧练一出来就拉着陶弘景急急问道。

不对劲的地方太多了。我觉得不止是这对夫妇,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躲着我们。陶弘景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又是为何?我们看起来又不像强盗!

穷怕债主富怕贼。他们穷成这样了,怕的恐非是盗贼吧?

可可我们也不是债主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是否欠了什么债,待会儿问清楚就明白了。陶弘景说完,重重地打了个哈欠,而后指着那间屋子道:差不多可以进去了。

天色朦朦亮时,两人再次进到屋里。

男女主人都是粗葛短衣之上罩着几块麻布,虽然简陋,可到底是比方才那副模样体面多了,看起来,也比先前年轻了许多。

一问才知,他们二人不过都只二十来岁,男主人姓马叫马赖狗,女主人姓张叫张细花。他们虽然年龄较萧、陶二人要长,但也许是隅居山中,久未见生。又或者是因贫贱劳苦而自惭形秽,所以面对着气态轩昂的萧练和清逸俊迈的陶弘景,气势上自然是低了许多,生怕触怒了这两位不知来自何处的贵人,连说话都是战战兢兢、小声小气的。

你看,我早和你说过了吧让你不要穿得这么招摇,别人都怕了你。陶弘景捏着萧练的衣角,到这个时候还不忘笑话他。

萧练没去理会陶弘景,而是一直盯着这对山民:丢失的那名孩子,可是你们村子里的么?

话还没说完,马赖狗就使劲地摇着头。

萧练不甘心,继续问道:这方圆百里,就只有这一个村落,小孩不是你们村子里的,难道还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马赖狗一时无言,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屋内的气氛也随之僵住了。

萧练不信,还要再问下去,陶弘景却拦住了他:他没有说谎,我一进村子就感受到了这座村子,几十户人家中,无一个小儿。

萧练大惊:这这怎么可能?这么多户人家,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孩都没有!你会不会弄错了?

不会有错的,这是望气术,通过各家各户顶上的岚态来感知地气人事。

岚态?

所谓岚态就是风云之变化,我望诸宅气,状若人形,白若练絮,晦弱不明,阳气衰颓,丁口稀薄,不似有孩童居留。陶弘景说完,眼睛瞥向屋主,顿了顿:不知弘景所言,是否如实?

是,是...是....整个村子里都没小孩了马赖狗说着,忽然就哀泣起来:我们这是要绝后啊!

陶弘景锐利的眼神扫视了这一对夫妇,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么村子里为什么没有小孩呢?想必你们不会不知吧。

陶弘景一说,马赖狗就吓得哇哇大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细花见马赖狗如此失态,匆忙将丈夫拉回原座,而后掩袖哀泣道:我男人一时之间回忆起了一些往事,故而情难自禁。还请公子体谅一下为人父母的软肋,勿要见责。

哦?什么软肋?

公子可知为什么这么大一个村子里,竟无一个小儿吗?其实早在十年前,我嫁过来时,这座村子也满是童言儿语,热热闹闹的。

第二年,我就给我男人生了个白胖小子,我们给他取名叫小虎,他长得可真是虎头虎脑..这乱世里,日子虽然苦了些,可这么寒一日暖一日地也过过来了,眼看着小虎长到了七八岁,能帮着孩儿他爹去山上拾柴伐木了,我们想着,日子总该好过了些吧,哪知虎子竟然忽而失踪了!

我们急得可是肝胆欲裂,带着大伙儿前山后地的找....仍是半个人影都没见到....

那几天,我们闭门在家,日日夜夜哭得像个泪人。后来一出门才得知,不只是我们家虎子.....村子里所有的小孩都一个接一个地失踪了乡亲们全体出动,不分日夜、找遍了整个前山后山,都没找着一个孩子!

连续好几个月,偌大一个山村,每家每户都是日夜哀哭、嚎啕不止,简直成了个人间地狱....可怜我们这些为人父母,守着孩子的遗物,心里像是被剜去了一块肉。这以后,马家村家家户户都不再生育了,谁愿意自己的骨肉沦为他人的盘中餐?

张细花越是说到后来,越是止不住眼泪。她把披着的麻布扯了下来,捂在自己的脸上,一个劲地大哭。不多时,眼泪竟把厚厚的一层麻葛给浸得完全湿透了。

他男人虽是背向而立,但看他浑身发抖的样子可知他一个七尺之躯也在抽泣不止。

孩子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踪?盘中餐?这是什么意思?萧练一边听着张细花的泣述、一边满脸疑惑地望着陶弘景。

张细花声泪俱下,继续说道:我们也是后来才得知.孩子们不是失踪,而是被吃掉了啊!这座山中,来了一个妖怪,专吃小孩的妖怪。据说有人在半夜路过时,看到她趴在地上扯小孩的肠子.原来我的虎子,你不是走丢了,你是被妖怪抓去吃的啊!

果然是她!萧练瞬间便想到了入山时见到的那个阿婆,心中随机一惊,急急忙问道:那个妖怪,可是一个身形佝偻、蓬头垢面的妇人模样?

是...是就是!女人抹了抹泪,咬牙切齿地说道,就是她!.这个妖妇,从前她把全村子的孩子都吃了!现在没有小孩了.她就每天每夜地游荡在山林各处,逢人便问:你看见我的孩子了吗?路人若是帮他找到了小孩,小孩便被她吃掉。若是没有帮他找到小孩,那路人,自己便会被吃掉。

糟了!萧练拍案而起。

怎怎么了?张细花问道。

那便是了!我们来时看到的那名阿婆,应当便是妖怪了!萧练眉头紧锁,来回踱着步子,你们既知山中有妖,怎么不请僧道来降妖?

张细花又开始抽泣了起来:我们也想着替孩子报仇啊!这全村上下,有哪一个不愿把那天杀的妖孽除去?我们也曾举全村之财力,请临近州郡的高僧道人来此降妖,可是他们,领着数十弟子、带着许多法器,入山之后,竟无一人幸返!全部都死掉了....连个尸体都没找着。从此之后,那座山林,就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踏入了。。

萧练听完之后,心中似是已经有了定夺。他用眼神瞥了瞥陶弘景,似乎是在问:怎么办?你搞得定吗?

张细花也在此时赶忙追问道:怎么.公子,你们要去山里吗?听小女一句劝,不不要去啊。玄坛法师,几十年修为的得道高僧,都折在那妖手里尸骨无存了!妖怪作恶多端,自有老天收拾,犯不着再搭上两条年轻的性命.我家小虎,要是活到现在,也该到你们肩头了.呜呜呜

陶弘景看看女人,又回望了一眼萧练,耸了耸肩、两手一摊:她说得对,我这次怕是无能为力了。

什么?萧练一听陶弘景有意推脱便气得跺了跺脚,地上顿时显出一道两寸来深的印痕: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斗不过那妖怪?

陶弘景冷笑道:试试?试试就没命了!你知道我夜里为什么感觉不出那阿婆身上的妖气吗?你知道那妖叫什么,有多大的神通吗?

《寻妖记》第二章:诃梨鬼母(四)

叫...叫什么?萧练一时之间怔了怔。

你说出这般妄言我也不怪你,我也是听了方才主人的描述才知她来历的,此妖名为诃梨鬼母。古代王舍城有佛出世,举行庆贺会。共五百人前去赴会,途中遇一怀孕女子诃梨,诃梨随众人行,不料中途流产,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诃梨历经丧子之痛,遂发下毒誓,来生要投生王舍城,食尽城中小儿。后来她果然应誓,投生王舍城,化作鬼母,诞下千子,千子俱是鬼王。诃梨鬼母与其子日日捕捉城中小儿食之。

萧练闻言惊骇不已,这个诃梨鬼母之来历、作风,果然和女主人对山中妖怪的描述十分相似。

释迦牟尼闻之此事,逐趁鬼母外出之际,藏匿她其中一名儿女。鬼母回来后遍寻不获,恸哭于道中,最后只好求助释迦。释迦佛祖劝她将心比心,他人有子,亦如汝爱之,亡子家亦行道啼哭如汝,汝反盗人子杀噉之,死後当入太山地狱中。母闻是语,便恐怖。顿悟前非,成为护法二十诸天之一。

她....她既已被释迦降服,成为了佛教护法,怎么还会为害世间?

陶弘景摇了摇头:这便是费解之处.难道说鬼母是恶念未消、积习未改?所以复来人间作恶?

没有办法降服她吗?

陶弘景叹息道:诃梨鬼母乃是释迦牟尼的二十护法之一,灵通广大,能与神佛斗法。我这种小道士,谈何降伏?

既是佛祖的护法,佛祖他怎么也不出来管管!萧练气愤不止。

她现在只是呆在这一片小小的山林中,只要注意提醒路人不要入山即可。若贸然出击,惊动了鬼母,引其下山出林,到时候,恐怕不止是一州一郡。全国的小儿都要被她吃了去。

萧练咬了咬牙,眼中满是不甘:那我们呢?

当然是走咯!陶弘景慵懒地伸张双臂,打了个哈欠。随即便向主人告辞。

你....你....你!萧练指着陶弘景鼻子骂道:降妖除魔不是你们修真之人的职责所在吗?岂可一走了之。

谁说降妖除魔是我的职责了?我又不是那些酸儒庸吏,我可是无职无责,一身逍遥。陶弘景满脸的不以为意。

我要走了,你是想跟着我一起逍遥快活呢?还是想和鬼母一起相逢阴间呢?哈哈哈哈哈!陶弘景说话时一脸轻佻,似时丝毫没有把鬼母放在心上。

笑声未毕,陶弘景人影已逝,如穿堂之风,倏尔不见。

萧练气得肺都快炸了,都来不及与主人道别,便直接跃上屋顶、飞檐走木,死死追着陶弘景。

陶弘景双手束在腰后,在弯折起伏的山路间翩迁而行。脚尖一点,便飞过了一道峡谷;衣袖轻扬,便掠过了一座山头。

反观萧练,则是腾挪跌宕、攀枝踩岩,动作大开大合,雄浑壮阔。

两人在山间,一如白鹤,一如猛虎,前驱后驰,引动山林,直教那竹波松涛、阵阵不息。

直到眼看看着村子的轮廓越来越远,陶弘景这才缓缓地收气、屏息,最后侧卧身子,缓缓躺在了一颗松树的叶盖之上。

休憩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萧练气喘吁吁的声音:你你跑不动了吧!

看着萧练累成这副模样还要逞能,陶弘景只是微笑不语。

萧练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你为什么一走了之?!那个小小孩目前生...生死未卜大..大丈夫仁...仁以为己任,岂可爱身贪命.管管她什么鬼母鬼婆,我我萧练一一剑便斩了她!你你这贪生怕死之辈我.我萧某没.没.没

没你这个朋友一句话还未说完,萧练便已瘫倒在了地上。

陶弘景轻轻从树下飞落,笑了笑:萧公子诶!你可别生气了,你且看看这是哪里?

萧练扭动脖颈,左顾右盼了好几遍,这才恍然大悟:这是昨晚我们来过的地方!

可是很快萧练又重新迷糊了:怎么,你良心发现了?不怕鬼母了?

陶弘景拿拂尘柄轻轻敲了敲萧练的脑袋:哪有什么诃梨鬼母哟!我是做戏给他们看的。

做做戏?这是怎么回事?

陶弘景清爽的笑容之中尽是深意:他们做戏给我们看,我们就做戏给他们看咯!

小说《寻妖记》陶弘景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