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绝世修仙免费阅读-段尘风许晚晴免费全文

发布时间:2020-02-15 13:36:38来源:WXB作者:落情泪

绝世修仙免费阅读-段尘风许晚晴免费全文

绝世修仙

主角叫段尘风许晚晴的小说绝世修仙全文免费阅读,由作家落情泪创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仙侠小说。

《绝世修仙》第9章 洞中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当段尘风一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旁边的幽明石依然发出淡淡的绿光,偌大的洞中简单的放着一些东西,春杀四人已不见了身影。

段尘风感觉有些口渴,在洞里面找了半天都没有看见食物和水,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春杀等人是灵仙,灵仙是不需要吃食物的。他们不需要,可是自己需要,现在四人又不在身边,该怎么办,想了会,最终还是决定先出去找些东西填饱肚子。

说做就做,段尘风向洞口走去,刚他快要走到洞口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几个陌生的声音从洞口的方向传来。

刘布,你说昨天看见春杀带了个修真的人回来,是不是真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前辈,你就放心吧!我和几个兄弟一起看到的,不会错的。那个叫刘布说道。

是啊!前辈,当时我们几个兄弟正在散步,同时感觉到了石碑那里有真元之力的修真者,于是变小心的寻找,就在快要找到的时候,却见春杀把那个人给带走了。又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哦?为什么你们现在才告诉我?又是那个苍老的声音的人,话中似乎对眼前这些人知情不报有些不满意。

那,那是因为昨天太晚了,所以就没有去打扰你老人家。刘布小声的回答道,恐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希望是这样,走,我们进去看看。苍老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这个时候他没有必要计较什么,先确定春杀这里有没有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段尘风听到这里,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分明就是来抓自己的,可是这个洞就这么大,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避,出去必然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一时间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先前的一个老者,是一个灵仙,后面跟着六个同样的灵仙,不过年纪要小的多。他看见段尘风以后先是一愣,而后笑道:果然有人在这里。

刘布这个时候也跟在笑道:前辈,我说的不错吧!这里的确有人。

那个老者,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前辈,说道:原来是一个毛孩,咦?春杀他们呢?他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春杀他们没有杀这个小孩,吸取他的真元力呢?可是眼前的事不容他多想。

旁边的一个人接道:前辈,春杀他们在清晨的时候就出去了,好像去找什么东西,估计一时回不来。

老者听见后,嘴角勾勒出开心的笑容,说道:这样最好,省去我不少麻烦。说着又看着段尘风,继续道:虽然这小子的真元力不怎么样,但是也可以补充一点灵力。说着就一步步走向段尘风,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就像看到猎物一般。

段尘风知道现在只有靠自己了,在老者走来的时候,快速的后退了两步,真元力微动,春杀先前给他的那把短剑出现在手中,用并不惧怕的声音说道:前辈,有什么事大家先说清楚,免得伤了和气。

话一出后,老者先是一愣,步子也停了下来,他不明白段尘风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放弃了自己已经决定的事情呢!于是笑道:小子,今天你死在我的手里,也是上天注定的事,既然你也是一个修真之人,和我这么有缘分,死后我教你修炼灵仙如何?

看样子今天在劫难逃了,段尘风心里这么想着,不到死亡的那一秒,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把短剑紧紧握在手中,对方在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剑在手,心在跳,蓦然剑身向后一挥,接着虚空划出一个圆圈,圆圈里面有着极大的真元之力在流动,真元力随剑而动,转瞬间已经来到老着的面前。

老者对于突兀的一幕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毕竟实力相差太多,横空一掌,掌心灵力极强,直接面向已经流转为能量球的那一招,刹那间,掌球相对,只听轰的一声,老者退了半步,眼里流露出惊讶的光芒,还有一丝疑惑。

再见段尘风,在使出他最厉害的一招——残阳落日以后,身体已经虚脱,又和老者对了一下,整个人飞了起来,摔向十米开外的洞中,嘴一张,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老者这个时候没有动,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是残阳派的?刚才他看段尘风使的那一招,正是残阳派的招式。他曾经和残阳派的掌门交过手,对残阳派的招式还是有些了解,所以段尘风一出手,他就感觉到招式特别熟悉,但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难免一时间想不起来。

残阳派,那个修真界第一大派吗?父母亲的死的时候,从他们的对话中已经隐约了解,正是因为残阳派的存在,他的父母才会被害,自己又怎么可以承认是残阳派的人呢!仇恨让他强行用剑支撑着地面,努力的站了起来,对视着眼前的老者,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凝重的说道:我不是残阳派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是那个门派的弟子。语调是那么决绝,夹杂着一死悲凉,让人忍不住产生敬佩的感觉。

感觉毕竟是飘渺的,现实依然是残酷的,此刻面对的是现实,不是感觉。段尘风的话也只让他们的想法停滞了几秒种,接着,又回到当初对立的场面。老者低声说道:不管你是不是残阳派的人,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看到你的招式想到一个故人,想必他已经羽化多年,既然你不是残阳派的人,我更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段尘风依然没有放弃,把短剑横立在胸前,做防守的招式,脸上却没有畏惧的表情。

老者在心里对眼前的少年充满了佩服,在实力相差这么多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临危不乱,加以时日,一定是做大事的材料。只是可惜了他现在所处的地方,这里是锁命岛,没有人可以逃脱死亡的命运,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他早一点解脱。换句话来说,即使自己不杀他,外面那么多灵仙,有怎么保证不会动他呢?

叮一个轻微的声音打破了老者沉思的意识,转过身,身后的六个手下已经做出了防守的准备,于是全身进入戒备中,接着一个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从前方传来,一个闪动,已经来到波动的地方,在身前虚空划出一个防御法阵,灵力波动在迎接法阵之后,消失不见。

虚无剑气!春杀,你们出来吧!老着对着前方的洞口处说道。

话落,春杀等四人的身影出现在洞中,春杀道:秋山前辈,难道你这样一个修真派的开山鼻祖也对眼前一个小孩子感兴趣不成。

秋山前辈?开山鼻祖?难道他就是三百年前兴起的修真门派?难道眼前的人就是秋山老人?段尘风在天风府的时候还是看了几本关于的修真世界的书,所以对修真世界有名气的人物还是有一点了解。

老者笑道:想不到都过去五百年了,还有认识我秋山老人。

春杀也是微微一笑道:前辈,他是我的朋友,请你放过他,在下感激不敬。

秋山老人转过身,看了一眼正在看他的段尘风,而后转回去,一脸凝重,好像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说道:反正我老人家也活了这么久了,就算少活几年也值得了。说完后带着手下,径直走了出去。

谢谢前辈。春杀四人齐声说道。等秋山老人出去以后,春杀才来到段尘风的身边。段尘风这个时候也看见春杀手里拿的是什么,是一只烤好的鱼肉,夏杀的手里是水,秋杀的手里拿着衣服,冬杀的手里上一些器皿。这个时候段尘风才明白,原来春杀他们出去这么早,是为了给他准备食物,心里说不上来的感动。

春杀也注意到了段尘风在看他,于是说道:本来我们不准备一起出去的,但是你需要的东西很多,所以就一起出去了,刚才你没事吧!

段尘风摇摇头说道:没事!说着又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旁边的秋杀连忙把手里的东西仍在地上,扶着他,他明白段尘风受了很重的内伤。

春杀把食物放到一边,说道:这个岛上没有生物,只有海里面有鱼,但是比较难捕捉,你要是饿了,和我们说,我们帮你抓回来。

段尘风吃了点鱼,春杀等人一直在旁边帮他疗伤,直到段尘风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在停止下来。这个时候,春杀说道:尘风,我看你的武功和修真都一般,有没有有兴趣我交你一点别的。

段尘风摇摇头,说道:父亲说只要把一种招式学到最好,其他的招式就会迎刃而解。

不错!春杀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的,可是世界上的武功千变万化,谁又能保证不会遇到高于自己的强者呢?如果实力相差太大,所有的招式都是虚设,但在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交手,微妙的招式往往可以反败为胜。

段尘风觉得春杀说的有道理,于是问道:不知道前辈要教我什么武功呢?

虚无剑气!春杀认真的说道,那表情无比的坚定,不像是在开玩笑。

虚无剑气,修真世界十大门派之一的冷杀门,不外传的绝学,一个才相处一天不到的人,又为什么要传授给自己呢!段尘风实在想不明白,只好问道:前辈为何会传授我绝技?

春杀来到段尘风的身边,说道:你也知道,我们冷杀门此绝技不外传吧!

段尘风点点头,没有说话。春杀继续说道:所以你要加入我们冷杀门。

什么?段尘风听见以后还是比较惊讶,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不想加入任何门派,我有自己的使命,我还有未完成的任务。

春杀听段尘风这个一说,口气也放松了下来:你不加入也可以,只是希望你以后离开此地,在冷杀门有什么大事的时候,希望你可以帮助他们。

段尘风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多学点东西,对以后报仇也会多一点信心,于是说道:前辈你客气了,如果以后冷杀门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的话,就算你今天不传授我武艺,我也会尽力去帮助冷杀门的。

春杀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我没有看错人,你先休息,等伤完全好了以后,我再交你虚无剑气。

段尘风谁了以后,春杀四人聚集在一起,秋杀忍不住说道:大哥,你为什么要传授那小子虚无剑气。声音带着责备,对于春杀要传授段尘风虚无剑气很是不满。

春杀笑了笑,对旁边的冬杀问道:四弟,你觉得尘风怎么样?

冬杀思索道:他是一个性格很坚定的男孩,那次你给他清光戒的时候,他表现出不在乎的表情,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不爱财,你让他加入我们冷杀门的时候,他也同样拒绝,看样子,他也不在乎势力,他又会残阳剑法,又不承认自己是残阳派的人,我想,他说的任务一定与残阳派有关,或者说他们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不愧是冷杀门第一智囊,分析的这么透彻。我也觉得尘风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孩,所以我才会把虚无剑气传授给他,你们也明白我们四个在这里根本就出不去,即使出去也是一个死,现在上天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孩子,我想让他做我半个徒弟,以后风杀有困难的时候,尘风也可以帮他。春杀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大哥,你真的觉得那小孩值得相信吗?秋杀还是有些担心。

春杀笑道:三弟,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把短剑交给了尘风,又传授他武艺,我想掌门师兄和风杀都不会怀疑什么的。还有,我的确相信尘风那孩子,觉得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春杀都这么说了,秋杀也不好说什么,便在一起随便商量怎样保护段尘风和如何送他出锁命岛之类的事。

此后的日子里,段尘风便和春杀学起了冷杀门的绝技——虚无剑气。虚无剑气之所以是冷杀门的绝学,是因为它是一种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招式,以真元之力运气,以气化剑,直入对方体内。在双方实力相差无几的程度上,虚无剑气是一种很难破解的招式,也正是因为冷杀门有了虚无剑气这样的绝学,才使冷杀门在众多修真门派里面处于不败的地位。

春杀从最简单的凝气教起,只有把体内的真元之力凝结为气之后,才算是真正的进去学习的门槛,凝气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关键靠的是理解能力。春杀在旁边说,段尘风就在比画着,他觉得虚无剑气也不是很难,只要能把气体熟练的运用为剑气,虚无剑气就能真正的掌握。

段尘风把体内的真元之力,熟练的在体内循环着,接着,他用春杀说的循环路线缓慢的运行着凝气的过程,先把凝聚的气体分出一鼓到手上的经脉中,再把分出的气体逐渐的压缩,最终压缩成一条细线。这个时候,他感觉身体里面的真元之力,开始慢慢的循环起来,像是动态,又像是气态,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理解的差不多了,随手一挥,一道虚无的剑气直射到身边的洞壁中,听不到石头破裂的声音,远远看去,并没有剑气留下的痕迹。

就在段尘风感觉奇怪,认为自己是不是那里出错的时候,旁边的春杀拍手大叫道:好,好。以前我自因为自己是冷杀门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如今看来我真的老了。

段尘风不明的问道:前辈,为什么我发出的剑气无法打入石壁呢?

什么前辈,现在我也算你半个师傅,你应该叫师傅。春杀心情特别好,笑道:不是你无法打入石壁,是因为你发出的剑气太细,速度又太快,所以从外表上看来,你那道剑气只是绣花枕头,其实不然,你看。说着他走到刚才打入那道剑的地方,在墙壁上一手指轻轻按了一下,来道段尘风的身边说道:这是什么?

旁边的三兄弟都是冷杀门的高手,又怎么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眼中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他们真的很难以相信一个只听过一遍功法讲解的小孩就能把剑气运用到如此的境界,不禁有些叹为观止。

段尘风先前还不明白春杀在做什么,当他看到春杀手指的时候才恍然憬悟,刚才的那道剑气成功了。由于剑气太快太细,所以只留下了一抹灰尘。正是这一抹灰尘,又有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

《绝世修仙》第10章逃亡

转眼间,数日就这么过去了,段尘风的虚无剑气也已经达到顶尖的境界,除了缺少熟练以外,可以说的上是毫无瑕疵。春杀等人依然帮助段尘风解决他的饮食问题,其余的时间都是他一次人对着墙壁修炼虚无剑气。前些日子,夏杀给他带来一把一米来长剑,那把剑只是普通的法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那已足够,在修炼虚无剑气的时候还可以修炼残阳剑法。

日子一天天过去,现在的段尘风已经可以把虚无剑运用到剑身之上,再以剑身发射出去,这样以来在速度和效果都上一个新的层次。除次之外他还不忘修炼真元之力,他明白,即使拥有再离奇的招式,如果没有强大真元之力做后盾也难有大的成就。这么多天以来,他的真元力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不仅突破了第三重黄色真元的第三段,连第四重红色真元力也有了小成,渐渐的向第二重迈进。

这一切,春杀都看在眼里,心道:果然是一个百年难见的修炼奇材,如果这样下去,说不顶百年以后会有第二个断天一样的修真高手出现,他心里也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段尘风的安全,让他平安的回到大陆,那样对于冷杀门和整个修真世界都是一件莫大的好事。

但是事与愿违,段尘风在这个岛上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半年之内,曾经有不少灵仙借闲谈之名想来看看虚实,但都被春杀以修炼为名,拒之洞外。渐渐的,人越来越多,都是为了来看看热闹,随便证实一下洞里是否藏匿修真之人。

现在追究是谁走露了风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把段尘风送回大陆,可是眼前形式急迫,又怎么容得他多想呢?于是他准备把段尘风先转移到亡魂洞外。

这一日,段尘风如往常一样在洞里修炼,春杀找到了他,直接说明了来意,要把他转移出洞外。段尘风一问之下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于是同意了春杀的做法。春杀告诉他将在今夜将他带出洞外,地方他已经想好了。

如往常一样度过了一天,唯一不同的是,段尘风的心里有一点紧张,眼看就要离开这陪伴自己半年以来的洞穴,不免有一点落寞。夜黑了,幽明石发出的绿光照耀了整个房间,段尘风取出几块幽明石放入清光戒里面,以做备用。

春杀来到段尘风的身边,说道:走吧!

段尘风点点头,跟在春杀等人的后面向洞外走去,他们什么也没有带,谁也不知道离开这里会发生什么事,万一被别的灵仙盯上,他们也可以更快速的逃离。来到洞口,才真正的看清这个岛屿在夜幕下的样子,以前来的时候是被春杀抱着的,并没有看清,现在看起来,夜更显得苍凉,连风都不曾吹过。

春杀等人已经漂浮在空中,段尘风也御起自己的宝剑飞了起来,到达红色真元的他已经可以修行御空术,虽然只是半吊子技术。第一次飞行不免出现差错,幸好旁边的四人眼疾手快保护着,才使他没有坠落在地面。

段尘风见春杀对他点点头,便向一个方向飞了过去,于是也迅速的跟上,其他三人在周围保护着。四人都是灵仙,身上发出幽幽的蓝光,让他不会在黑夜中迷失方向。

五人飞行了一段距离,突然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有些喘不过气来,春杀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担心的说道:不好,中埋伏了。

春杀,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这个时候无数的灵仙从四面而来,幽幽的绿光显示了他们的身份。

五人落在地上,春杀道:张宁,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把他转移地方?

张宁恣意的笑道:我们当然不知道,甚至连你们藏着修真之人都没有肯定,但是我们叫人日夜监视着你们,发现你们有出海扑鱼过,也就肯定了几分,所以我加派人手看着你们,没想到你们果然出现了。

春杀在这个时候异常的冷静,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张宁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们不想怎么样,只要你乖乖交出那个修真之人,看在同是灵仙的份上,我会考虑放过你们呢!怎么样。

春杀听完后,讪笑道:把他交你给?门都没有,如果你要他,就先踏过我们的尸体。他的话是那么的决绝,没有商榷的余地。

好,都说冷杀门的人是条汉子,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不管怎样,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张宁说着对旁边的人一挥手,说道:兄弟门,动手,杀了他们以后,那个修真之人的真元我们一起吸收。

春杀等人对他这个好,段尘风又什么忍心看着他们死在对方剑下呢!于是站了出来,说道:前辈,你要的是我,对吧!如果我跟你们走,是不是放过他们呢!?其实他心里明白,如果春杀等人今天如果有什么不测,他以后离开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反正都是一死,为何还要拖着这么多人陪他去死呢?再说自己死了以后还有修炼灵仙的机会。

不行。春杀伸手把段尘风挡着身后,道:你不能和他们走,他们会要了你的命的。

可是段尘风话没说完就被春杀打断。

没有什么可是。春杀道:你站着这里,没事的,相信我。说着对段尘风点点头。

既然都这么说了,段尘风也不好说什么,于是点点头,站在一边。

旁边的张宁笑了,说道:好一幕感人的场面,春杀,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成全你们。说着大喊一声:布阵,绝对空间。只见周围几十个灵仙同时施展法术,巨大的灵力在空间中凝聚成一个气团,慢慢的靠拢,等到气团完全靠拢的时候,一个合力的绝对空间眼看就会形成。

不好,等他们法力完全施展出来,我们就没有希望出去了。春杀这个时候已经有死的决心了,他对其他三兄弟看了一眼,见他们的想法和自己一样,就在他要施展灵力的时候,冬杀拦住了他:大哥,我先来,也许你以后还可以帮助尘风离开这里。

段尘风从他们的话中已经明白了端倪,刚才说什么,只见冬杀大声说道:灵——魂——破一个看似比刚才更为强大的灵力开始在他的身体内凝聚着,他身体幽幽的绿光越来越胜,当绿光已经让人无法睁来眼睛的时候,他动了,像离弦的箭一般冲想那个将要形成绝对空间的气团。

轰一声巨大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岛屿,气团被突如其来的灵冲击的微微有些震动,凝聚的速度只是微微一滞,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它凝聚的路线,眼看整个绝对空间就要形成,秋杀和夏杀点点头,同时发力,在绝对空间即将形成的那一刻再次冲了进去,一个比刚才更大的声音回荡在耳畔,岛屿也在巨响时晃动了一下,段尘风只感觉自己听不见任何声音,短暂的失聪。

这次一,凝聚的气团被两股巨大的灵力冲击的散开,那些控制气团的灵仙也在这个时候同时吐出一股绿色的血液,或者称做能量更为合适。灵仙们捂着自己的胸口,平息着刚才的震荡,心中充满了惊讶和敬佩。

张宁也微微吐了一口能量,但相对于其他的人也好的多,他歇斯底里的对春杀骂道:你们疯了吗?

春杀,冷笑着:我们没有疯,是拜你们所赐。

那冷笑,是那么熟悉,在风杀的嘴上曾经不也出现过这样的冷笑吗?

段尘风没有什么事,到是春杀,在说完话以后也吐了一口能量,本来春杀的能力在这样的灵力冲击下完全可以自保,但是他却用全身的灵力保护了段尘风。

师傅,你没事吧!这是段尘风第一叫春杀师傅,也是最为心甘情愿的叫出口,春杀保护自己的行为灵他的心灵再一次震颤。

春杀接过段尘风扶过来的手,对段尘风说道:我们走。

张宁这个时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本来到手的‘食物’,却被三个人用灵魂破完全破坏,而且还重伤了他们。灵魂破,也许段尘风不知道是什么,但这里所有的灵仙都明白那代表着什么,用灵魂点燃自己的全身的灵力,转化为比原本强大十倍的能量,做出最后一击,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使用灵魂破的人都无法看到结果。是的,他们的生命已经随着灵魂破而永远的消逝,或许这个代价太打了,灵仙都知道这个强大的法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使用过。

愤怒也只能在心里,段尘风跟着春杀离开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他们不是不想,而是在受到刚才巨大的冲击以后,已经受了重伤,如果再不静下心来调养,体内原本的灵力会成百倍千倍的速度流失,流失着灵力也就等于流失着自己的生命。

张宁见春杀无视自己的伤势,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春杀,你真的想这么死去吗?

春杀回过头来,笑道:刚才的震动已经引起不少灵仙赶来,反正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呢!说完他微微一笑,转过身,继续走着。这样的结果,他在张宁发动绝对空间的是就已经想过,如果自己的生命可以挽救段尘风一命,他会义无返顾的去做。

段尘风扶着春杀,担心的问道:师傅,你真的没事吗?

春杀回答道:真的没事。说着,咳嗽了两下,继续说道:尘风,你要听师傅的话,知道吗?

段尘风扶着春杀迈着拖沓的步伐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放心师傅,徒弟一定听您的话。话说的时候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来到一个湖边,这个时候,段尘风已经拿出幽明石照亮,借着幽明石发出淡淡的绿光走着,他把春杀扶在旁边的石头边坐着,然后向河边走去,河水看起来很清澈,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底,湖中似乎有一种东西震慑着他的心魂,让他情不自禁的往下看,段尘风好奇的往湖水里面看去,可是除了湖水什么都不曾看见,他想,应该是天黑的缘故吧!于是蹲下身体准备洗去身上的灰尘。可是,就在他的指间即将触及到湖水的时候,春杀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是那么无力:别碰湖水。

段尘风停止了向湖水靠近的双手,回过头,不明所以的问道:师傅,怎么了,为什么不能碰湖水?

春杀的话一些喘息,他说道:尘风,你过来。

段尘风听见以后,忙向春杀走去,但是湖水震慑的感觉却没有停止过,它像命令一般告诉自己,应该向湖水走去,心里越来越奇怪,但仔细一想,就不奇怪了,自从来到锁命岛以后,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于今这样的事,又有什么好惊奇的呢?或许奇异的事情还在后面。

怎么了,师傅。段尘风听出春杀的声音有些不对,心里很是担心。

师傅没事,休息一下就好。春杀说着指向湖水,继续说道:那湖水你千万别碰,知道吗?这湖叫做夺命湖,一但碰到湖水就会心神失控,最终入水而亡,没有人知道湖水里面存在着什么秘密,因为下去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修真之人下去以后元神到是可以逃脱出来,但不到片刻便会魂飞魄散,他们也说不出会水里面存在着什么,只说湖水里面有一样震慑心魂的东西让他们窒息而亡。

徒儿知道了。段尘风没有再问什么,见春杀的身上的蓝光越来越淡,担心的问道:师傅,你到底怎么了。

他快魂飞魄散了。回答的声音不是来自春杀,而是来是远方。

春杀听见后先是一惊,而后站了起来,轻声的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好。话声没有结束,一个身影就出现在段尘风的面前,依然是一个灵仙,身上的绿光显得格外耀眼。

岛主。春杀说出了一个让段尘风感到惊讶的两个字,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岛上,还有岛主这样的灵仙存在,本来以为这里都是来到这里死去的修真之人,然后修炼成灵仙,却没有想到还规划的还这么详细。

岛主轻蔑的笑了笑: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岛主?

春杀忙恭敬的说道:属下不敢。说完对段尘风说道:还不拜见岛主。

段尘风看见眼前被称做岛主的人就莫名的生出厌恶之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某些人一出现,凭借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反面人物一样。他抬头看了看岛主,越看越觉得猥琐,最终还是对春杀说道:师傅,我又不是灵仙,为什么要拜见他。

岛主笑了,放声的大笑道:是啊!你现在还不是灵仙,但马上你就是灵仙了,哈哈哈哈他的笑声久久的回荡在锁命岛上,回荡在段尘风幼小的心里。

岛主。就在这个时候,春杀意外的跪了下来,沉声道:属下恳请岛主放过他?

岛主这个时候停止了笑声,带着讽刺的声音说道:哼!你说什么,叫我放过他?

段尘风来到春杀的旁边,一边拉他起来,一边说道:师傅不要求他,他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无论如何用力,都拉不起来。他不知道,春杀已经用上了灵力,又怎么是他可以拉的起来的呢!

春杀没有理会段尘风,依然跪着重复着刚才的话:属下恳请岛主放过他。

你凭什么叫我放过他?岛主不满的说道:这个岛上我最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个时候春杀抬起头,冰冷的双眼直视着岛主,说道:岛主真的不放过他吗?

废话,难道还叫我说第二遍。这次岛主话明显没那么张狂,因为他看到春杀的眼神,一种面对着死亡,没有任何气息的双眼。

春杀蓦地站了起来,对岛主说道:以前我敬佩你是一个好岛主,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趁火打劫的卑鄙小人。

哦?这么说你今天才了解我?现在这里就我们三人,即使我杀了你也不会影响我在众人心中的地位的,反正你们都是将死之人,我又何必和你们口舌之争呢!岛主得意的说道。

春杀的双眼变的更加冰冷,身体的灵力也在快速的提升: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放你的阴谋得逞。

哼,就凭你还想在我面前用灵魂破来救他?岛主在说话的时候身体已经闪到春杀的面前,速度之快,旁边的段尘风甚至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来的,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段尘风顿时感觉一股大力推来,当明白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已经被推到十米开外。他看见岛主单手放在春杀的头上,手在与头交接的地方,释放出刺眼的绿光,段尘风一面用手阻挡迎面而来的绿光,一边想靠近,可是在岛主十米以内的地方出现一个透明的结界,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突破。

岛主身上的绿光越来越亮,反之春杀身体表面的绿光也越来越黯淡。就在即将消失的时候,春杀挣脱了岛主的束缚,惊恐的说道:想不到你竟然修炼如此邪恶的法术。

既然你已经发现,那我只好送你一程了。岛主嘲笑着说着,脸上还表现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让远在旁边的段尘风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岛主没有再多说什么,随手挥出一掌向春杀面门拍出,已处于弥留之际的他又怎么可以躲过这风卷残云的一掌呢!转瞬间掌力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转过头,担忧的看着远方段尘风,嘴角嚅动,看着口型,是想说出两个字,可是迎面而来的掌力已不允许他发出声音。

春杀的身体在岛主强大的掌力和段尘风泪流满面的双眸中魂飞魄散。最终化为点点星光融合在漆黑的夜幕中。

段尘风对着师傅羽化的地方深深的凝望着,只有明白他想说的是哪两个字——快逃。

小说《绝世修仙》段尘风许晚晴试读结束。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_免费阅读小说全文_91文学网免费小说阅读

91文学网2020年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推荐,2020年热门的小说大全都在这里啦,看小说免费排行榜记得收藏哦

Copyright ©2012-2020 2020免费小说排行榜大全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