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婚成殇左蔓姜正霆小说_久婚成殇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久婚成殇作者:亦离
  • 久婚成殇源于:zzy

久婚成殇左蔓姜正霆小说_久婚成殇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久婚成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久婚成殇》在线阅读

小说《久婚成殇》的主角是左蔓姜正霆,作者:亦离,为您提供久婚成殇左蔓姜正霆小说在线阅读,久婚成殇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久婚成殇》第13章 你该走了

在书房外面踌躇好一会儿,左蔓才鼓足勇气敲响了房门。直到里面传出男人的说话声,她才推门走进去。一眼看到了坐在电脑上的男人,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完美的侧脸像是被上帝亲手雕刻般。许久,姜正霆才掀了掀眼皮,你该走了。

还没开口就被下了逐客令,左蔓垂在双侧的手下意识握紧。嘴唇蠕动了好几次,最后才低低开口:我今天能不能不走?

‘啪——’

姜正霆笔记本电脑猛地合上,狭长的鹰眸阴冷的看向她,你这是在求我吗?

左蔓紧抿了抿紧张到干涩的唇瓣,说: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了。小池生病我现在不能离开,起码让我在这呆一晚上,等他烧退了再走。

如果我说不行呢?姜正霆冰冷的嗓音不带任何情绪。

不行就算了。左蔓转身开门,得到这样的答案本就在意料之中,来这里也是自取其辱。

你为孩子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姜正霆的声音从背后冷冷响起,左蔓放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顿了顿。背对着他吸了吸发酸的鼻子,不着痕迹的擦掉已经落下的泪,道:要我怎么做呢?自尊都早已被你践踏在脚下。

话毕,她淡淡关上门,再回到小池房间,对上孩子那天真欢喜的笑容,心中不忍说出真相。

他同意让你留下了吗?

同意了。左蔓笑着将小池揽在怀里,疼爱的点了点他鼻子,想吃什么,妈妈去给你做好不好。

最喜欢吃妈妈煮的牛肉面了,可香可好吃了。小池兴高采烈的蹦起来,完全是孩子般的童颜。

左蔓笑着将他抓住,佯装不满道:乖乖在这等着,妈妈这就去给你做。

走进厨房,她很礼貌的跟下人要了材料,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动作娴熟的开始做菜。

当年为了抓住姜正霆的心,傻乎乎的跟着别人学了大半年的厨艺。如今厨艺是拿得出手了,那男人的心却从来都没有焐热过。

她不禁发出自嘲的苦笑,尽管都是过去,可如今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心酸。

左小姐,水已经开了。

下人那一句左小姐将她从思绪中拉回来,她不好意思的应了声,忙将面下下去。差点都忘了,自己如今是左小姐而不是姜太太,连这家里的下人都换了一拨又一拨。

做完面之后,她将面盛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习惯性的,把姜正霆那碗也顺手煮了。发现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为这种犯贱的行为感到羞愧,伸手就要将面条倒掉。

手一触碰到那个碗就被烫了回来,只得先将小池这碗端上去让下人帮忙倒一下,正好碰到姜正霆从楼上下来。她低着头侧身过去,像是生怕触碰到这男人一样。

姜正霆眉头不禁紧皱,目视着她进入小池房间后,冷着脸下楼。看到下人正用毛巾捂着碗倒面,他拧眉问:你干什么?

左小姐做多了一份,说是让倒掉。下人怯生生的回答,姜正霆成日冰冷着脸,强大的气场总是让人畏惧。

不需要。姜正霆徒手端起那碗面,自顾自在餐桌上吃了起来。熟悉的味道仿佛回到了从前,那女人日日为自己洗手做饭的场面。

等左蔓把面喂着小池吃完下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姜正霆优雅的坐在餐桌上,正吃着她的面。

从前求着他回家吃饭都不回来,如今离婚了,反而做出这种百思不得其解的行为。

霆哥哥——

一道清脆欢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周婧雨笑扑进姜正霆怀里,看到姜正霆碗里的面嫌弃的将它推开,霆哥哥,这个吃不饱的,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菜。

周婧雨一边吩咐下人将碗筷准备好,一边斜睨着站在楼梯上的左蔓,心底生出浓浓妒忌,但很快就被笑容掩饰。

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姜正霆笑着将周婧雨的菜推开,余光下意识瞥了眼左蔓。

你再吃点嘛,你不吃就是生我刚才的气了。刚才一声不吭就丢下我走了,人家好伤心呢。周婧雨抱着姜正霆手臂,噘着嘴撒娇。再配上那张清纯无害的脸,足于融化任何一个男人的心。

姜正霆无奈妥协,好吧。

周婧雨撇着还在楼梯的左蔓,故意放大声音:霆哥哥,今天晚上我陪你睡好不好。

乱七八糟的话听得反而污了而,左蔓脸色微变,转身重新上楼,重重的摔门声引得姜正霆抬眸看过去。

他将手臂从周婧雨手中抽回,沉下脸。别胡说,你将来还要嫁人,在这玩会儿就自己回去吧。

霆哥哥你是不是生气我欺负你前妻了,咱们只是睡觉又不干坏事,怎么就不行了啊。周婧雨不满的再次抱紧姜正霆手臂。

四年了,姐姐死后,这男人宠的她无法无天,可就是在男女之事上面毫无进展,更不允许她在这过夜。

平日不见他碰过别的女人,也不见他带的别的女人回家,所以她也不担心有女人把姜正霆勾搭走,自己可以慢慢来。

可唯独左蔓这个女人,不管是因为前妻的身份,还是那可恶的孩子,总能跟她霆哥哥有联系。

光是冲姜正霆刚才在派对上丢下她,领着左蔓回家这一点就足够让她无法容忍。

你再这样,就别来找我了。

姜正霆声音不喜不怒,周婧雨虽然娇纵但也很明白,在这个男人面前什么时候可以放肆,什么时候应该收敛。

要不然,这四年也不能仅凭着姜正霆对姐姐周婧宁的感情,而爱屋及乌到现在。

霆哥哥,我是开玩笑的啦,你不要生气嘛。周婧雨笑着摇晃姜正霆的手臂撒娇,看向小池房门的眼底却露出一抹狠意。

谁也别想抢走我看上的男人。

《久婚成殇》第14章 车祸

深夜。

左蔓抱着怀里的小池讲完最后一个童话故事,才小心翼翼的将早已熟睡的放平稳,细心的为他盖上被子才下床穿上棉袄。

‘咔擦’

门轻轻打开,她被站在面前走廊的男人吓了一跳。楞了片刻才关上门出去,低声说:我回去了。

男人没有回声,她走到楼梯口停下脚步,又道:小池年纪小不懂事,做出今天这些事情,希望你别怪他。

我自己的儿子我有分寸,但我警告你,最好别利用孩子的感情,来试图做些异想天开的事。

左蔓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深吸口气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放心,我有自知之明。将来你要找什么样的女人结婚我也不在乎,但请你无论是今后还是现在,都做好一个做爸爸的责任就行。

多管闲事。姜正霆齿缝中冷冷吐出这四个字。

左蔓走前深深看了眼小池的房门,强忍着不舍走出了大门。

次日清晨。

妈妈——

睡梦中的小池猛地惊醒,才发现枕头旁边早就没了左蔓的身影。他急忙从床上爬下来就往楼下跑,被两条修长的腿挡住去路。

对上姜正霆那双深邃的鹰眸,他稚嫩的小脸瞬间冷了下来,你把我妈妈赶走了是吗?

这是你对爸爸该有的说话态度吗?姜正霆脸色阴沉,看着与自己相似的这张小脸,从未觉得面无表情会这么惹人讨厌。

面对姜正霆已经带有怒意的目光,小池不以为然的冷哼,不然呢,我该对你什么态度?

姜正霆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偏偏这小兔崽子,成天给自己摆着副臭脸,气得他肝疼,自然是对爸爸该有的态度。

从小到大,你既没生我也没养我,仗着有权就把我从妈妈身边抢走。让我叫你爸爸,起码你也要有爸爸该有的付出才值得。

难怪自己儿子这么早熟,成天被人灌了这种思想。姜正霆气得笑出声,他咬牙切齿的一把抓住小池,这都是你那精神病妈妈教你的?教你来如何忤逆我气死我是吗?

小池平静的凝视着姜正霆,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没人教过我,只不过被舅奶奶成天骂。这之类的话听多了,就明白了。你总是把妈妈想象成最恶毒的女人,却不知道自己有多惹人讨厌。

你这个臭小子!姜正霆气急之下,高高举起手。

住手,你快住手!带着人提大包小包的进来姜母,刚好看到这一幕,连忙将小池护在怀里,怒吼:干什么,这可是你亲儿子!

这种连爸爸都不认的儿子,养大了也是白眼狼。姜正霆气得脸色青白交加,一大早就被自己儿子气得快吐血,还真是上天派来收他命的。

跟姜母一同来的周婧雨急急跑进来,跟要出门的姜正霆撞了个正着,忙问:霆哥哥,刚才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我去上班,你帮着点我妈。姜正霆冰冷的脸,浑身被怒火笼罩。

周婧雨楞楞站在原地三秒才跑进去,就看到姜母在那里哄孩子,听到他们提起出去玩这个问题。她也当机立断凑了过来,是啊,外面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有电影院还有游乐场。

小池冷冷看着周婧雨一脸讨好的表情,冷声开口:我不需要你讨好,你讨好他就行了。

我周婧雨哑塞,被一个小孩子怼的没话说,偏偏对这个小祖宗还得罪不得,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姜正霆脸色刚才那么难看了。

在姜母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小池实在被老太太缠的没法子,才同意跟她出去玩,却不允许周婧雨跟上。

姜母对这个唯一的孙子是疼爱到骨子里,对他全部要求都有求必应,遣散了周婧雨跟下人,只带了个司机便带着小羽去游乐场。

小池,咱们要排队买票进去,等会儿就好了。姜母牵着小池来到售票处,让司机去买票她则跟小池站在一边,却接到了小姐妹打麻将的邀请,欢快的在旁边接起了电话。

小池无聊的低着头,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意外看到地上有个硬币。撇到不远处的电话亭,他脑中灵光一动,捡起那硬币投进了旁边的电话亭。

熟练的拨通了左蔓电话号码,那头一响起起左蔓的声音,他眼眶就委屈的泛红,妈妈吃早饭了吗?奶奶今天带我出来玩,我偷偷给你打的电话。

左蔓坐在办公室内正忙得焦头烂额,刚才何以南非要以投资的名义给了一笔钱,这才先将公司的局势稳住。

如今听到小池的声音,握着的笔僵了一下,才愧疚着解释:对不起小池,你爸爸那边,我

你不用再说了妈妈,我都知道。他根本不想让我们在一块,妈妈你工作要注意身体,千万记得吃药。小池说着说着抽泣了起来,虽然是在自己爸爸家里,可他却无比的陌生,也感觉不到亲情,只能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害怕跟孤独。

小池过分的懂事,让左蔓越发心疼,眼中瞬间蒙上一层水雾,小池你放心,妈妈一定会好好吃药,到时候病好了就把你接回来。

‘嗡嗡——’

巨大的车子引擎声响起,小池茫然的寻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一辆车子朝自己开过来。他惊恐的瞪大眼,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过来。

他惊呼一声‘妈妈’,小小的身躯连带着手中的电话,在瞬间被撞得飞了起来。电话随着他的身体缓缓落地,顿时,他身躯溢出大片鲜血